從銀行世襲到行業壟斷 中共體制被指畸形

人氣 2303
PlayListen to More News

【大紀元2024年04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李圓明採訪報導)近日,一個小學生填詞造句的視頻引發熱議。男童的理想是長大了要當農業發展銀行的行長,「繼承我的爸爸」,「繼承我們的家產」。為此,業內人士解讀了當下中國的社會生態。

「農行小行長」童言無忌,卻引起一場軒然大波。有消息稱,農業發展銀行總行在內部下發了緊急通知,要求「各行部迅速組織排查是哪家的孩子,儘快溯源,消除輿情萌芽」。

4月7日,安徽省分行新聞發言人做出回應,稱中國農業發展銀行(以下簡稱「農發行」)共設四級機構,總行、省分行、地市分行、縣支行。經排查,視頻中的學生確實是該行員工的孩子。其父親是某縣支行行長,母親是某市分行機關部門副主管,孩子的爺爺、外公曾經是農發行員工,均已退休多年,外公曾擔任過另一縣支行行長。

該發言人表示,孩子父母目前的工作崗位符合監管要求和農發行任職迴避制度規定,為此他們處於異地工作狀態。孩子父母是學校畢業後通過招聘進入農發行工作的,此後相互認識結婚。

2019年,農發行總行出台了嚴格的禁止准入規定,無論是校招還是社招等各類形式招聘,應聘人必須承諾在農發行沒有組織人事部門規定的近親屬,否則一律不予錄用。

網民則認為,它赤裸呈現了一個權力近親繁殖的關係網絡,且「大概能夠看出某個地級市的權力結構」。

網民表示,「關鍵字是家產……這是誰給他的概念?」「從小就有把國有資產變家產的意識,多麼有『錢(前)途』的少年。」「有個成語叫耳濡目染,還有個成語叫童言無忌。」「確實是家產,孩子說了實話。」

「與前次一官二代在群裡炫富,有部門馬上出台通知讓員工管好自己家屬言行、自媒體內容……有異曲同工之妙。」「他只是個縮影。」

中國數字時代編輯留意到,2022年6月,《河南日報》發布了一篇名為「三代菸草人的傳承與守望」的文章,被網民們一眼看出了其中的裙帶勾結、家族腐敗,最終低級紅高級黑的宣傳慘遭翻車。

之後,又有許多類似的報導被扒出。例如「祖孫三代稅務人/電力人/警察」的故事,其中最誇張的是由鐵道部旗下媒體「人民鐵道網」所發的《一家三代出了21個鐵路人》。曾有網民如此評價中國社會的階層固化、權力通吃現象——「有些工作崗位,跟愛滋病一樣,通過血液、母嬰、性傳播。」

繞過監管紅線 權位世襲代代相傳

前河北某銀行支行會計主管李女士告訴大紀元記者,親屬在同一個銀行機構這種情況挺普遍的。因為銀行企業比較好,一般只要有機會,都會想辦法進到這個行業裡。內招很明顯就是針對銀行的一些親屬有招收的名額,把一些名額分配給內部人的親屬或者子女。

李女士介紹說,早在2019年之前,為了防範銀行業出現一些金融風險,就有一些親屬迴避制度類似的規定。畢竟銀行是金融行業,它有資金方面的監管要求;同時迫於上面央行監管政策的要求,下面不同的銀行也會制定相應銀行的規定。

「比如,支行裡頭,行長底下的信貸(發放貸款的部門)以及營業室,假如這一條線上都有自己的親屬,就很容易監守自盜。銀行行長要發放一個違規貸款,管理人員不願去承擔這個風險,有可能會阻止行長去做這件事。如果說他們一家聯合起來想做什麼案的話,那就有這個可能。」她解釋說。

但李女士指出,制定制度並不能從根本上去避免親屬進入銀行。因為「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他們都會想方設法地避免碰觸監管的紅線,或者是換一家支行,或者換異地等等,甚至有的權力非常大的話,即便在同一家行,那誰也惹不起、管不了。

對於「銀行小行長」事件,李女士認為,可能他們家裡人在家關起門來說話的時候比較隨意。一般爺爺都已經是行長的情況下,其實屬於銀行機構裡的高管了,他說話就比較有權威,他想進個人、招個什麼人,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包括招自己的親屬,子女、兒媳其實是挺容易的事情。

她說,「中國人在這個行業有了一定的人脈、有一定權威的時候,就包括我自己都聽過,『這個地方就是咱家的啊,你有啥事說話,我什麼都能辦……』,我聽過類似的話。大人有這種心態,孩子耳濡目染聽的多了,可能大人的一種誇張的話語他就會理解成那個(銀行)就是他家的,他想怎樣就怎樣,那個就是他的家產,這是我理解的因素之一。」

「另外,中國整體的環境就是拜金主義,大家追求金錢、追求權勢,都是這種風氣。尤其是在(銀行)那種行業出來的人,他說話辦事很難免都是那樣的。所以這個環境對很多小孩子都是一個負面的影響。只是這個小孩的視頻暴露出來了,引起了大家的關注和討論呀。其實應該說,這樣的孩子並不少見。」

李女士特意提到前一陣中國比較熱議的「縣城婆羅門」。

今年新年期間,中國網絡上出現了一個在年輕人中間引起熱議的新詞彙——縣城婆羅門。「婆羅門」是指印度最高種姓。而「縣城婆羅門」,是說現在縣城級別的地域城市,已經形成了一股利益群體,構建出了隱形的階級。

「它大概意思就是,這個縣城裡頭有幾個大戶人家,官階比較高,他壟斷了這個縣城的某些個命脈的行業,那麼這些家族就成了當地縣城的婆羅門。相當於把縣城裡頭的各個行業、權威機構都給世襲了,可以代代相傳。相較小孩世襲銀行這個事件,其實是另外一種表現形式。」李女士說。

她認為,中共的這種體制絕對沒有公平可言。對普通老百姓來講,都在想著孩子能夠考學,考出一條出路來,將來出人頭地。這種體制也是造成中國高考比較畸形的原因之一。

由「銀行小行長」看中國的教育模式

原山東濰坊學院歷史系教授劉因全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中國現行的體制,已經造成了紅色權貴階層這種既成的事實。誰當了什麼官,他管轄的這個地方就像他家裡一樣,所以孩子他很單純,他就認為將來當了行長,這個銀行就像他的家產。(相關文章:專家:教育不取消黨控 中國就沒希望

他舉例說,銀行行長家裡需要錢,他可以通過一些方式,貪污犯罪不說了。他用借貸,或者是以別的方式,把銀行的錢轉來轉去,能轉到他家裡;當市委書記的也是,這個市裡的大小事,這個市長、市委書記都說了算。他可以變著花樣,弄一個招標項目,招給他親戚的建築公司,然後把款撥到公司,這個市就像他家裡一樣。

劉因全認為,確實教育是非常重要的。共產黨從幼兒園開始就給孩子洗腦,所以它就培養出一些怪物來,到了世界上哪個地方,都是哪個地方的毒瘤,就像癌細胞一樣擴散到哪裡,就禍害哪個地方。這確實是一個大問題。

他表示,接觸過三教九流的人物,觀察發現,有一些幹部子女、紅二代的、太子黨在海外,骨子裡就有一種傲慢,他根本不把平民百姓家庭出身的孩子當回事。他認為他們是高貴的,他們的血統也是高貴的。「有時候他們談話,流露出一些觀念來,感覺非常的可笑。」

「幾代人被共產黨洗腦,六七十歲的當爺爺的,都是毛澤東時代被洗腦的這些人。他們的孫子一代一代洗腦下來,已經真是很難扭轉了。特別是紅色權貴,他們已經把享受當成一種自然的、應該的,所以他不感覺心理上有什麼障礙。」

在中國大陸,孩子被過早地灌輸中共政治宣傳。從家庭教育方面,劉因全認為,培養孩子還是要用正確的價值觀和人生觀。比如儒家的「仁、義、禮、智、信」,這些基本的人類道德,與人為善,謙卑隱讓,人類共同的這些美德,無論什麼時候,還是要從小教給孩子,儘量地給孩子糾正社會上一些不好的東西。

「看上去,像有些孩子,共產黨體制內那些當權的、順風順水的,以為現在已經很成功,很得意,是人上人了。那些人看上去,他們已經很風光,但不定什麼時候他們就倒楣了。」他說,「我覺得教育後代還得叫他們腳踏實地,走正路。」◇

責任編輯:孫芸#

推薦閱讀

中共印鈔54萬億仍陷通縮 錢哪去了?

大陸多家銀行反向追薪 員工吐出績效工資

南京儲戶243萬存款被挪用 銀行只肯賠一半

相關新聞
想當行長繼承家產男孩的父親確是農發行行長
FBI警告中共正傾力破壞世界安全和經濟
三退聲明精選(2024/05/18)
荔枝難求 兩廣產量腰斬 價格暴漲成定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