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菲攜手抗共 打造網格狀圍堵聯盟

人氣 2349

【大紀元2024年04月11日訊】(大紀元記者宋唐、易如採訪報導)本週在華盛頓DC先後舉行的美日峰會、美菲日峰會,兩個歷史性峰會釋放強烈信號,即隨著中共挑戰現有世界秩序的野心越來越無法掩蓋,美國及其盟友打造出的圍堵中共的網格防禦系統,也變得越來越密不透風。

在峰會開始前,美國總統拜登表示,致力於「深化與日本和菲律賓的海上和安全關係」。

根據週四(11日)晚間白宮發布的一份聲明,在回顧已經進行的三邊海岸警衛隊演習後,三國領導人同意加強軍事演習,包括計劃讓菲律賓和日本海岸警衛隊成員在印太地區一艘美國海岸警衛隊船隻上巡邏,「以進一步訓練和同步我們的工作」。

三國還計劃在海上進行更多訓練演習。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週四在美國國會演講時表示,美國不必獨自承擔維護國際秩序的責任,日本已準備好成為這項努力的「同船夥伴」。

「你們並不孤單。我們和你們在一起。」他說。

三國領導人均承諾,未來將多次舉辦此類峰會,並聚焦印太。拜登表示,未來世界的大量歷史將在印太地區書寫。

美日菲歷史性峰會聚焦中共

週四(4月11日),當美日菲三國領導人在白宮面對面坐下時,對中共的共同擔憂是一個最為關鍵的話題。在此前的美日峰會上,為了應對中共軍事威脅,美國有史以來第一次改變駐日美軍的指揮結構、建立美日聯合指揮中心。

菲律賓總統小費迪南德‧馬科斯(Ferdinand Marcos Jr)10日表示,三國對近期發生的事情會達成一致的看法,在美菲日三邊峰會將會達成一項維護南海安全和航行自由的協議。

2024年3月5日,南海,一艘中共海警船向菲律賓海軍租用的「Unaizah May 4」號船發射水炮,該船當時正在為駐紮在仁愛礁(Second Thomas Shoal,第二托馬斯淺灘)的部隊執行例行補給任務。(Ezra Acayan/Getty Images)

拜登在白宮舉行的峰會上確認,「美國對日本和菲律賓的防務承諾是鐵定的。」

峰會首要議題是中共在南海日益增加的侵略性行動。作為第一島鏈的南軸,台海與南海其實一體相聯,中共如果在台海發動攻勢,繞不開菲律賓。馬科斯去年在接受《日經亞洲》採訪時表示:「如果該地區(台海)確實發生衝突……很難想像菲律賓不會以某種方式介入的情況。」菲律賓首次與美日舉行三國峰會,其象徵意義也遠大於單純的南海爭端問題。

週四峰會後,白宮強調加強和菲律賓的海上合作活動。白宮說,過去一年,美國和菲律賓在南海的合作達到歷史水平,其中包括澳大利亞、日本、菲律賓和美國之間複雜的多邊海上合作活動。此外,美國和菲律賓軍隊在南海執行了首次聯合情報、監視和偵察任務。「我們的共同努力表明了決心,加強雙邊安全關係,擴大志同道合的夥伴之間的多邊合作和培訓。」

中共媒體對此的反應是:菲律賓正走上「危險道路」,不應低估菲律賓的破壞力等等悚人標題,體現出一種恐慌心理。

淡江大學外交系副教授鄭欽模。(鄭欽模提供)

淡江大學外交系副教授鄭欽模對大紀元表示,目前南海跟台海都遭受中共強烈的挑釁和威脅。在台海,中共的軍機、軍艦不斷地在對台灣進行騷擾;在南海,針對仁愛礁的補給,中共跟菲律賓發生衝突。這次美日菲峰會,其實就是把整個印太地區的盟友團結起來,共同圍堵中共。

他說,像美日峰會調整了駐日美軍指揮體系,加強美日協同作戰能力,如果在台海發生戰爭的時候,可以在最短的時間裡做出反擊。南海的情況也是一樣,中共把南海內海化的野心非常明顯,中共2002年就簽署的南海行為準則,2016年國際法院對南海的仲裁案,但中共完全不理。為了防止南海局勢升高,美日菲峰會就是升高對中共的嚇阻。

鄭欽模表示,獨裁者或獨裁國家因為權力不受制約,不可預測性很高。像2022年當時其實看不出來普京要發動這樣的戰爭。

他指出,獨裁者可能更多考慮是個人的利益,像習近平現在內外交困的情況下,特別是他對權力有一種無可救藥的迷戀,或者說他有極大的不安全感,都可能導致他做不理性的決策跟判斷。所以為了防止獨裁者去對外發動戰爭,唯一的辦法就是用實力去嚇阻它。對獨裁者的姑息只會換來戰爭,只有用實力去嚇阻,才能達到和平。

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研究員兼所長沈明室。(沈明室提供)

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研究員兼所長沈明室對大紀元表示,現在不用再強調中共會不會把南海或台海變成內海這種話了,因為它現在正在行動,所以各個國家才會預先防範中共擴張行為。不管是美日或美日菲三邊協議,都是要應對中共的威脅。

「對菲律賓而言,南海是個重大問題,菲律賓在巴拉望島或仁愛礁這些地方的衝突看起來不會消彌,如果有一天擦槍走火的話,周邊國家還有澳洲、日本、美國都會捲入。」

他分析說,菲律賓沒法單獨抗衡中共,但只有美菲還是不夠,當然也可以加上韓國,但日本是最適合國家。最近美日菲澳四國海軍演習及過去日菲澳的海巡演習,主要的考量就是如果在南海因為海巡船隻碰撞衝突,要去支援的話應該怎麼做。怎麼讓已建構的機制常態化,這是美日菲三國要開高峰會的主要原因。

美國和盟友組建網格聯盟 嚇阻中共野心

近幾年來,美國與其亞太最重要的安全夥伴日本,已與周邊國家達成了多項安全協議。除了美日同盟外,還有美日韓、日菲、菲日澳、美菲日澳這樣雙邊和多邊安全合作。

去年夏天,美國、日本和韓國達成安全協議,承諾就各自面臨的安全威脅進行磋商、在彈道導彈防禦方面開展合作、每年舉行聯合軍事演習,建立了更穩固的三方聯盟,共同應對來自中共的威脅。

日本與菲律賓今年也即將簽署《互惠准入協定》(RAA),以方便部隊訪問和聯合軍事訓練的進行。此前,日本已與英國和澳大利亞簽訂了《互惠准入協定》。

日本和澳大利亞自2022年確定《互惠准入協定》後,之後不斷深化防務合作,包括在兩國周邊出現突發事態時,日本自衛隊和澳大利亞軍隊能共享情報,簽署水下戰機器人和自主系統研究協議等。

去年越南與美國的關係提升為「全面戰略夥伴關係」後,去年11月日本與越南將雙方關係提升為「致力於亞洲和世界和平與繁榮的全面戰略夥伴關係」,並進行定期的防務政策對話。

美國、英國和澳大利亞將開始就引入新成員加入AUKUS安全協議進行磋商。圖為2023年3月13日,在加州舉行的AUKUS高峰會上,美國總統拜登(中)與英國首相蘇納克(右)和澳洲總理阿爾巴尼斯(左)參加了三邊會議。(Jim Watson/AFP)

「美國所擁有中國(中共)難以匹敵的一種戰略優勢,就是盟邦夥伴多。」台灣國家智庫「國防安全研究院」鍾志東博士對大紀元表示,美國在「整合嚇阻戰略」(Integrated deterrence strategy)裡面,不斷強調要充分地來發揮美國盟邦夥伴上面的優勢,來反制中共在區域以及在全球的一種野心。

國立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教授、台灣日本研究院理事長李世暉。(李世暉提供)

國立政治大學國際事務學院教授、台灣日本研究院理事長李世暉告訴大紀元,美國在冷戰時期在東亞簽訂了很多雙方協議,比如美韓、美日,美台、美菲共同協議條約來圍堵共產主義。

現在美國的做法不一樣,採取是多邊、多層次結盟,比如說AUKUS是三邊、四方會談是四邊、五眼聯盟是五邊。美國還希望多邊之外也能夠層層疊加,對於中國威脅做層層防禦,比如說AUKUS要加日本,美日安保要加菲律賓等。

鄭欽模表示,亞太的幾個安全合作機制從去年就已經相當具體了,包括去年日美韓三國簽訂協定,接下來是美菲,這次是把東北亞跟東南亞整個連起來,韓國也很快會被拉進來,在西太平洋形成一個圍堵。

他說,AUKUS防衛也在升級,除了協助澳洲把柴油動力潛艇升級為核子動力潛艇的第一支柱外,也積極邀請日本加入包括人工智能、海底能力、超高音速武器研發的第二支柱。現在的AUKUS絕對有第二島鏈的效果,第一島鏈跟第二島鏈已經形成一個立體的防禦姿態,形成一個網格狀防禦聯盟,很明顯是針對中共的野心。

「美日菲峰會及美國主導對中共防禦網絡的建構,透過實力來防止獨裁者的挑釁及對自由世界的侵略,其實可以看到一個新冷戰的國際格局隱約出現。」他說。

沈明室表示,像五眼聯盟這樣過去在冷戰時期為了反制共產黨勢力擴張而建構的西方聯盟,冷戰結束後依然存在,原因就是雖然蘇聯已經垮台了,但還有中共,如果有一天中共向外擴張的時候,同樣可以起到一些作用。

現在中共軍備擴張後,這些機制慢慢得到強化:美日韓三邊同盟建構了;美英澳成立AUKUS,現在也在討論AUKUS第二個支柱要不要加上日本;美日印澳成立了四方對話,也有可能加上日本、韓國或台灣等等,雖然四方對話因為印度不太像軍事同盟,但是可以在中國周邊產生威懾嚇阻作用。

這種網格狀同盟或安全機制,主要的目標當然就是中共,表明所有同樣價值國家都連在一起,中共不要輕舉妄動、侵略民主國家。因為你只要侵略一個民主國家,其它連動的民主同盟國家都會起來反制你,這樣的話,就能夠產生一種嚇阻作用。

軍事、地緣政治、科技和經濟綜合反制

美國及其盟邦之間不僅僅是軍事合作,在地緣政治、科技、經濟方面也是聯合起來,多管齊下。

週四,拜登在白宮會見菲律賓總統小馬科斯,兩人對美菲關係前所未有的勢頭表示歡迎,一起回顧了加強經濟和能源安全的新舉措;承諾加強海上合作,投資關鍵基礎設施,加強對促進民主、人權和勞工權利的共同承諾。

白宮發布資料顯示,週四,日本、菲律賓和美國宣布建立印太地區首個全球基礎設施和投資夥伴關係(PGI)走廊——呂宋經濟走廊,該走廊將支持菲律賓蘇比克灣(Subic Bay)、克拉克(Clark)、馬尼拉(Manila)和八打雁(Batangas)之間的互聯互通。作為PGI-IPEF投資加速器的一部分,通過這一走廊,日本、菲律賓和美國承諾加速對高影響力基礎設施項目(包括鐵路)、港口現代化、清潔能源和半導體供應鏈和部署、農業綜合企業,以及蘇比克灣民用港口升級的協調投資。

白宮表示,美日還一起投資,幫助菲律賓建立安全可靠的網絡。

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國防戰略與資源研究所助理研究員鍾志東。(鍾志東提供)

鍾志東表示,美中關係未來的發展,競爭的關係是持續的,未來還有升高的態勢。從經貿、科技、外交、軍事、安全領域上面都可以呈現出這種競爭態勢。在科技上面,美國現在對中國的這種科技的限制越來越多,甚至於到民間對中國留學生到美國的這些簽證,還有這些交流都越來越嚴格。所以這是對中共的一種綜合性、全面性的反制。

沈明室表示,當周邊國家都依照一定的價值連結在一起的時候,自然會給中共壓力。他說:「第一個壓力地緣戰略壓力,周邊國家都與中共唱反調,比如這些國家連在一起,透過海洋法或國際法院宣示,說南海主權是屬於誰的等等,就會給中共壓力。

「第二個就是面對中共的軍事威脅,會促使這些國家想辦法結成軍事同盟,強化安全合作;或透過美國提升自己的軍事能力,譬如說澳洲想購買核動力潛艦,日本想購買長程巡弋飛彈,韓國想分享核武等等。

「首先在安全上面中共要承受很大的壓力,然後讓中共的經濟或者軍事實力發展落後或變慢,不要超越美國。這種情況之下,周邊國家當然是配合美國的行為,因為被圍堵或其它國家的制裁讓中共內部政治不穩定,導致經濟方面發展落後,使它的經濟沒辦法像改革開放剛開始一樣,吸引著許多外國的資本進來投資。」

中國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大陸地方政府債務風險處在爆雷邊緣之際。(Feng Li/Getty Images)

鄭欽模表示,除了在印太地區透過第一島鏈、第二島鏈深化對中共進行戰略圍堵之外,經濟上面其實也是一個全球性圍堵。

在這樣的政治經濟雙管齊下的情況下,中共會走向越來越孤立,它會加強跟朝鮮、俄羅斯、伊朗這些極權體制合作,但這些國家的經濟表現都不如預期。再加上中共自己內部信心全失,內需急劇下降。中共還能撐多久,應該已經是一個可以預期的數字。

鍾志東表示,現在感覺是不斷地在累積能量,但引爆點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現在可以看到一個態勢,從經貿、科技外交到軍事,這些全面性的競爭關係,什麼時候會從競爭發展到所謂的衝突?可能一個意外的擦槍走火事件,就很有可能會變成一個全面性的衝突爆發。

「未來大量歷史將在印太地區書寫」

美日菲三位領導人都表示未來幾年還將舉行更多會議。拜登在會議開始時表示:「未來幾年,我們世界的大量歷史將在印太地區書寫。」

他指出,這三個國家將共同書寫這個故事。

拜登說:「我期待第一次峰會以及未來幾年的更多峰會。」

接下來發言的菲律賓總統小馬科斯表示,「這次會議可能只是一個開始。」

小馬科斯表示,三邊峰會的誕生並非出於方便或權宜之計,而是合作夥伴之間的「自然進展」,「通過對民主、善政和法治的深刻尊重聯繫在一起」。

「今天的峰會是一個機會,來定義我們想要的未來以及我們打算如何共同實現它。」他說。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表示,盟友和志同道合國家之間的「多層次合作」,對於維護和加強基於法治的自由開放國際秩序至關重要。

他說:「今天的會議將創造歷史,成為顯著推動這一舉措的機會。」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應對中共灰色地帶威脅 美日菲峰會商討策略
白宮將辦兩歷史性峰會 向中共釋強硬信號
美日菲領導人首次峰會 為何聚焦台海衝突
菲總統:美日菲峰會將討論南海安全議題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