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日菲携手抗共 打造网格状围堵联盟

人气 2353

【大纪元2024年04月11日讯】(大纪元记者宋唐、易如采访报导)本周在华盛顿DC先后举行的美日峰会、美菲日峰会,两个历史性峰会释放强烈信号,即随着中共挑战现有世界秩序的野心越来越无法掩盖,美国及其盟友打造出的围堵中共的网格防御系统,也变得越来越密不透风。

在峰会开始前,美国总统拜登表示,致力于“深化与日本和菲律宾的海上和安全关系”。

根据周四(11日)晚间白宫发布的一份声明,在回顾已经进行的三边海岸警卫队演习后,三国领导人同意加强军事演习,包括计划让菲律宾和日本海岸警卫队成员在印太地区一艘美国海岸警卫队船只上巡逻,“以进一步训练和同步我们的工作”。

三国还计划在海上进行更多训练演习。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周四在美国国会演讲时表示,美国不必独自承担维护国际秩序的责任,日本已准备好成为这项努力的“同船伙伴”。

“你们并不孤单。我们和你们在一起。”他说。

三国领导人均承诺,未来将多次举办此类峰会,并聚焦印太。拜登表示,未来世界的大量历史将在印太地区书写。

美日菲历史性峰会聚焦中共

周四(4月11日),当美日菲三国领导人在白宫面对面坐下时,对中共的共同担忧是一个最为关键的话题。在此前的美日峰会上,为了应对中共军事威胁,美国有史以来第一次改变驻日美军的指挥结构、建立美日联合指挥中心。

菲律宾总统小费迪南德‧马科斯(Ferdinand Marcos Jr)10日表示,三国对近期发生的事情会达成一致的看法,在美菲日三边峰会将会达成一项维护南海安全和航行自由的协议。

2024年3月5日,南海,一艘中共海警船向菲律宾海军租用的“Unaizah May 4”号船发射水炮,该船当时正在为驻扎在仁爱礁(Second Thomas Shoal,第二托马斯浅滩)的部队执行例行补给任务。(Ezra Acayan/Getty Images)

拜登在白宫举行的峰会上确认,“美国对日本和菲律宾的防务承诺是铁定的。”

峰会首要议题是中共在南海日益增加的侵略性行动。作为第一岛链的南轴,台海与南海其实一体相联,中共如果在台海发动攻势,绕不开菲律宾。马科斯去年在接受《日经亚洲》采访时表示:“如果该地区(台海)确实发生冲突……很难想像菲律宾不会以某种方式介入的情况。”菲律宾首次与美日举行三国峰会,其象征意义也远大于单纯的南海争端问题。

周四峰会后,白宫强调加强和菲律宾的海上合作活动。白宫说,过去一年,美国和菲律宾在南海的合作达到历史水平,其中包括澳大利亚、日本、菲律宾和美国之间复杂的多边海上合作活动。此外,美国和菲律宾军队在南海执行了首次联合情报、监视和侦察任务。“我们的共同努力表明了决心,加强双边安全关系,扩大志同道合的伙伴之间的多边合作和培训。”

中共媒体对此的反应是:菲律宾正走上“危险道路”,不应低估菲律宾的破坏力等等悚人标题,体现出一种恐慌心理。

淡江大学外交系副教授郑钦模。(郑钦模提供)

淡江大学外交系副教授郑钦模对大纪元表示,目前南海跟台海都遭受中共强烈的挑衅和威胁。在台海,中共的军机、军舰不断地在对台湾进行骚扰;在南海,针对仁爱礁的补给,中共跟菲律宾发生冲突。这次美日菲峰会,其实就是把整个印太地区的盟友团结起来,共同围堵中共。

他说,像美日峰会调整了驻日美军指挥体系,加强美日协同作战能力,如果在台海发生战争的时候,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做出反击。南海的情况也是一样,中共把南海内海化的野心非常明显,中共2002年就签署的南海行为准则,2016年国际法院对南海的仲裁案,但中共完全不理。为了防止南海局势升高,美日菲峰会就是升高对中共的吓阻。

郑钦模表示,独裁者或独裁国家因为权力不受制约,不可预测性很高。像2022年当时其实看不出来普京要发动这样的战争。

他指出,独裁者可能更多考虑是个人的利益,像习近平现在内外交困的情况下,特别是他对权力有一种无可救药的迷恋,或者说他有极大的不安全感,都可能导致他做不理性的决策跟判断。所以为了防止独裁者去对外发动战争,唯一的办法就是用实力去吓阻它。对独裁者的姑息只会换来战争,只有用实力去吓阻,才能达到和平。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研究员兼所长沈明室。(沈明室提供)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研究员兼所长沈明室对大纪元表示,现在不用再强调中共会不会把南海或台海变成内海这种话了,因为它现在正在行动,所以各个国家才会预先防范中共扩张行为。不管是美日或美日菲三边协议,都是要应对中共的威胁。

“对菲律宾而言,南海是个重大问题,菲律宾在巴拉望岛或仁爱礁这些地方的冲突看起来不会消弥,如果有一天擦枪走火的话,周边国家还有澳洲、日本、美国都会卷入。”

他分析说,菲律宾没法单独抗衡中共,但只有美菲还是不够,当然也可以加上韩国,但日本是最适合国家。最近美日菲澳四国海军演习及过去日菲澳的海巡演习,主要的考量就是如果在南海因为海巡船只碰撞冲突,要去支援的话应该怎么做。怎么让已建构的机制常态化,这是美日菲三国要开高峰会的主要原因。

美国和盟友组建网格联盟 吓阻中共野心

近几年来,美国与其亚太最重要的安全伙伴日本,已与周边国家达成了多项安全协议。除了美日同盟外,还有美日韩、日菲、菲日澳、美菲日澳这样双边和多边安全合作。

去年夏天,美国、日本和韩国达成安全协议,承诺就各自面临的安全威胁进行磋商、在弹道导弹防御方面开展合作、每年举行联合军事演习,建立了更稳固的三方联盟,共同应对来自中共的威胁。

日本与菲律宾今年也即将签署《互惠准入协定》(RAA),以方便部队访问和联合军事训练的进行。此前,日本已与英国和澳大利亚签订了《互惠准入协定》。

日本和澳大利亚自2022年确定《互惠准入协定》后,之后不断深化防务合作,包括在两国周边出现突发事态时,日本自卫队和澳大利亚军队能共享情报,签署水下战机器人和自主系统研究协议等。

去年越南与美国的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后,去年11月日本与越南将双方关系提升为“致力于亚洲和世界和平与繁荣的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并进行定期的防务政策对话。

美国、英国和澳大利亚将开始就引入新成员加入AUKUS安全协议进行磋商。图为2023年3月13日,在加州举行的AUKUS高峰会上,美国总统拜登(中)与英国首相苏纳克(右)和澳洲总理阿尔巴尼斯(左)参加了三边会议。(Jim Watson/AFP)

“美国所拥有中国(中共)难以匹敌的一种战略优势,就是盟邦伙伴多。”台湾国家智库“国防安全研究院”钟志东博士对大纪元表示,美国在“整合吓阻战略”(Integrated deterrence strategy)里面,不断强调要充分地来发挥美国盟邦伙伴上面的优势,来反制中共在区域以及在全球的一种野心。

国立政治大学国际事务学院教授、台湾日本研究院理事长李世晖。(李世晖提供)

国立政治大学国际事务学院教授、台湾日本研究院理事长李世晖告诉大纪元,美国在冷战时期在东亚签订了很多双方协议,比如美韩、美日,美台、美菲共同协议条约来围堵共产主义。

现在美国的做法不一样,采取是多边、多层次结盟,比如说AUKUS是三边、四方会谈是四边、五眼联盟是五边。美国还希望多边之外也能够层层叠加,对于中国威胁做层层防御,比如说AUKUS要加日本,美日安保要加菲律宾等。

郑钦模表示,亚太的几个安全合作机制从去年就已经相当具体了,包括去年日美韩三国签订协定,接下来是美菲,这次是把东北亚跟东南亚整个连起来,韩国也很快会被拉进来,在西太平洋形成一个围堵。

他说,AUKUS防卫也在升级,除了协助澳洲把柴油动力潜艇升级为核子动力潜艇的第一支柱外,也积极邀请日本加入包括人工智能、海底能力、超高音速武器研发的第二支柱。现在的AUKUS绝对有第二岛链的效果,第一岛链跟第二岛链已经形成一个立体的防御姿态,形成一个网格状防御联盟,很明显是针对中共的野心。

“美日菲峰会及美国主导对中共防御网络的建构,透过实力来防止独裁者的挑衅及对自由世界的侵略,其实可以看到一个新冷战的国际格局隐约出现。”他说。

沈明室表示,像五眼联盟这样过去在冷战时期为了反制共产党势力扩张而建构的西方联盟,冷战结束后依然存在,原因就是虽然苏联已经垮台了,但还有中共,如果有一天中共向外扩张的时候,同样可以起到一些作用。

现在中共军备扩张后,这些机制慢慢得到强化:美日韩三边同盟建构了;美英澳成立AUKUS,现在也在讨论AUKUS第二个支柱要不要加上日本;美日印澳成立了四方对话,也有可能加上日本、韩国或台湾等等,虽然四方对话因为印度不太像军事同盟,但是可以在中国周边产生威慑吓阻作用。

这种网格状同盟或安全机制,主要的目标当然就是中共,表明所有同样价值国家都连在一起,中共不要轻举妄动、侵略民主国家。因为你只要侵略一个民主国家,其它连动的民主同盟国家都会起来反制你,这样的话,就能够产生一种吓阻作用。

军事、地缘政治、科技和经济综合反制

美国及其盟邦之间不仅仅是军事合作,在地缘政治、科技、经济方面也是联合起来,多管齐下。

周四,拜登在白宫会见菲律宾总统小马科斯,两人对美菲关系前所未有的势头表示欢迎,一起回顾了加强经济和能源安全的新举措;承诺加强海上合作,投资关键基础设施,加强对促进民主、人权和劳工权利的共同承诺。

白宫发布资料显示,周四,日本、菲律宾和美国宣布建立印太地区首个全球基础设施和投资伙伴关系(PGI)走廊——吕宋经济走廊,该走廊将支持菲律宾苏比克湾(Subic Bay)、克拉克(Clark)、马尼拉(Manila)和八打雁(Batangas)之间的互联互通。作为PGI-IPEF投资加速器的一部分,通过这一走廊,日本、菲律宾和美国承诺加速对高影响力基础设施项目(包括铁路)、港口现代化、清洁能源和半导体供应链和部署、农业综合企业,以及苏比克湾民用港口升级的协调投资。

白宫表示,美日还一起投资,帮助菲律宾建立安全可靠的网络。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国防战略与资源研究所助理研究员钟志东。(钟志东提供)

钟志东表示,美中关系未来的发展,竞争的关系是持续的,未来还有升高的态势。从经贸、科技、外交、军事、安全领域上面都可以呈现出这种竞争态势。在科技上面,美国现在对中国的这种科技的限制越来越多,甚至于到民间对中国留学生到美国的这些签证,还有这些交流都越来越严格。所以这是对中共的一种综合性、全面性的反制。

沈明室表示,当周边国家都依照一定的价值连结在一起的时候,自然会给中共压力。他说:“第一个压力地缘战略压力,周边国家都与中共唱反调,比如这些国家连在一起,透过海洋法或国际法院宣示,说南海主权是属于谁的等等,就会给中共压力。

“第二个就是面对中共的军事威胁,会促使这些国家想办法结成军事同盟,强化安全合作;或透过美国提升自己的军事能力,譬如说澳洲想购买核动力潜舰,日本想购买长程巡弋飞弹,韩国想分享核武等等。

“首先在安全上面中共要承受很大的压力,然后让中共的经济或者军事实力发展落后或变慢,不要超越美国。这种情况之下,周边国家当然是配合美国的行为,因为被围堵或其它国家的制裁让中共内部政治不稳定,导致经济方面发展落后,使它的经济没办法像改革开放刚开始一样,吸引着许多外国的资本进来投资。”

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大陆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处在爆雷边缘之际。(Feng Li/Getty Images)

郑钦模表示,除了在印太地区透过第一岛链、第二岛链深化对中共进行战略围堵之外,经济上面其实也是一个全球性围堵。

在这样的政治经济双管齐下的情况下,中共会走向越来越孤立,它会加强跟朝鲜、俄罗斯、伊朗这些极权体制合作,但这些国家的经济表现都不如预期。再加上中共自己内部信心全失,内需急剧下降。中共还能撑多久,应该已经是一个可以预期的数字。

钟志东表示,现在感觉是不断地在累积能量,但引爆点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现在可以看到一个态势,从经贸、科技外交到军事,这些全面性的竞争关系,什么时候会从竞争发展到所谓的冲突?可能一个意外的擦枪走火事件,就很有可能会变成一个全面性的冲突爆发。

“未来大量历史将在印太地区书写”

美日菲三位领导人都表示未来几年还将举行更多会议。拜登在会议开始时表示:“未来几年,我们世界的大量历史将在印太地区书写。”

他指出,这三个国家将共同书写这个故事。

拜登说:“我期待第一次峰会以及未来几年的更多峰会。”

接下来发言的菲律宾总统小马科斯表示,“这次会议可能只是一个开始。”

小马科斯表示,三边峰会的诞生并非出于方便或权宜之计,而是合作伙伴之间的“自然进展”,“通过对民主、善政和法治的深刻尊重联系在一起”。

“今天的峰会是一个机会,来定义我们想要的未来以及我们打算如何共同实现它。”他说。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表示,盟友和志同道合国家之间的“多层次合作”,对于维护和加强基于法治的自由开放国际秩序至关重要。

他说:“今天的会议将创造历史,成为显著推动这一举措的机会。”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应对中共灰色地带威胁 美日菲峰会商讨策略
白宫将办两历史性峰会 向中共释强硬信号
美日菲领导人首次峰会 为何聚焦台海冲突
菲总统:美日菲峰会将讨论南海安全议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