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體》首季影評:藉外星之名 探人性善惡

文/曾蓮

人氣 520

【大紀元2024年04月11日訊】「我們不能與騙子共存⋯⋯」舊式揚聲筒傳來遙遠星系三體人對人類說的最後一句話,隨後進入無盡的沉默,引發了人類與外星人之間400年的糾纏。

Netflix全新推出的8集科幻懸疑片《三體》(3 Body Problem)改編自中國同名暢銷科幻小說,耗資2億美金製作,自3月21日上映以來,收視高居排行榜前幾名。劇集節奏快、覆蓋知識面廣、角色形象鮮明,筆者認為,故事藉外星題材,探人性善惡和智慧的源泉,才是本片最為成功之處。

尖端科學家「牛津五人組」。(Netflix提供)

《三體》的故事從全世界「粒子加速器」都出現異常反應開始,這詭異的現象打破了人們對科學理論的信賴,與此同時世界各地資深科學家頻頻遇難,不是自殺就是死於神祕的他殺,警方對此一無所獲。英國5位天資聰穎的科學家「牛津五人組」著手開始尋找事件的真相,這一切的發生要追溯到「文化大革命」時期的中國。

Netflix版本的《三體》與中文小說原著最大的不同之處在於,影片的開頭就單刀直入血腥瘋狂的1966年清華大學「文革」批鬥鏡頭,物理系教授葉哲泰在妻子的背叛和女兒的目睹下被活活打死,數年後,女兒葉文潔成為引發世界危機的關鍵人物。

《三體》故事開篇從殘酷的「文革」批鬥開始。(Netflix提供)

《三體》的小說作者劉慈欣,原著有三本,包括《三體I:地球往事》、《三體 II:黑暗森林》和《三體 III:死神永生》,2015年得到「雨果獎」長篇小說獎,為獲該榮譽的首部亞洲作品,同時也獲得美國科幻奇幻作家協會2014年「星雲獎」提名,更是中國最暢銷的科幻小說之一,全球熱銷三千萬套。

年輕時期的葉文潔(Zine Tseng 飾)。(Netflix提供)

Netflix的影集版本將故事內容作了一定的整合,主人公的形象也更加國際化,「牛津五人組」加入了不同膚色、種族扮演。影集中Auggie(原角色:汪淼)的「奈米材料研究」、Saul(原角色:羅輯)的「面壁者計劃」、程慬Jin(原角色:程心)的「階梯計劃」均出自小說系列的不同的篇幅。Will(原角色:雲天明)其實是在小說第三本《死神永生》才出現。筆者認為Netflix的版本改編得較為流暢,大致上保留了原著的精華。(以下內容涉及劇透)

《三體》Netflix的影集版本主人公的形象更加國際化。(Netflix提供)

「童話」竟變成導火線

科幻、打鬥、懸疑場面是《三體》作為大製作的影集中吸引觀眾眼球的部分,而串連其中的一個個「童話」在推動情節發展中起到了關鍵作用。從影片開始,Will常常翻閱程慬大學時送他的一本故事書《Fairy tales for young and old》,展示程慬手繪的《小紅帽》中的野狼與獵人,為隨後情節的發展埋下伏筆。

Will Downing(Alex Sharp 飾)常常翻閱程慬大學時送他的一本故事書《Fairy tales for young and old》。(Netflix提供)

筆者認為,影集最令人玩味的橋段,是郵輪「審判日號」麥克伊文斯與三體人溝通的過程,他作為地球人與外星人之間的橋梁,他嘗試向外星人介紹人類的文明,讓外星人了解人類的特點,沒想到「禍從口出」,充滿社會隱喻的童話故事竟然變成引發戰爭的導火線。

能與三體人直接溝通的麥克伊文斯(Jonathan Pryce飾)。(Netflix提供)

原本三體人與麥克溝通順暢,麥克認為自己對外星人建立了良好的關係,然而第一次引起三體人對人類產生懷疑的是《格林童話》中的《糖果屋》,故事講述兩個孩子在森林中迷路,找到一間奇怪的糖果屋,怪屋中的老婆婆熱情招呼他們,孩子們發現這個老婆婆其實是個女巫,暗中想吃掉他們,兩個孩子憑著機智與勇氣,設計了圈套,將女巫打敗燙死了,最後孩子們平安回了家。當麥克向三體人講述這個故事後,三體人理解成人類充滿了計謀,不再害怕力量比自己強大的對手。

另一個麥克講給三體人關鍵的故事是《小紅帽》,當大灰狼穿上外婆的衣服,偽裝成外婆,小紅帽沒有發現,後來被吃掉了。三體人多次表示無法理解這個故事,質疑小紅帽為何發現不了大灰狼裝扮成外婆,從而得出人類會撒謊的結論,這讓他們感覺到更加危險,從而不再信任人類,並不再保護「審判日號」。麥克還向三體人形容敵人就像蟲子,卑微又惱人,這個比喻直接引發了三體人向人類宣戰,在全世界的電子設備中顯示「你們是蟲子」的字眼。

外星人無法理解的人性

在影片的第七集,葉文潔在離開英國前約Saul會面,講了一個愛因斯坦跟上帝的「笑話」,警告「千萬不要招惹上帝」,特別以麥克的例子跟他強調「禍從口出」的道理。此時的她對未來充滿了絕望,一方面是「文革」對她影響深遠,紅衛兵心狠手辣打死父親,多年後遭到報應手臂截斷,再次見面卻道出「沒有人會懺悔」的話,令她心寒,不再信任身邊的人,也堅定了她要「幫助外星人獲得這個世界」的想法;另一方面,她明白已經打開潘朵拉的盒子,沒有回頭之路,自知無法自保,能預見未來人類將面臨著艱難的星際之戰。

三體人的AI形象,以「三體遊戲」與人類溝通。(Netflix提供)

筆者認為,《三體》雖然是以外星人計劃入侵地球為背景,但最吸引人的部分其實並非外星人,而是過程中反映出來的時代背景及探討人性中的善惡。

從影片開篇「文革」慘劇帶來對人性的扭曲,共產政權帶來「假、惡、暴」的一面將人的善念打擊殆盡,到童話故事反映出來外星人對人類的謊言和欺騙的恐懼,與外星人聯絡的遊艇「審判日號」這一名字也讓人浮想聯翩,究竟哪些人需要被「審判」?

外星人的入侵也非無緣無故,當人的道德被敗壞之時,人類發明再強的武器也保護不了自己,外星人在科技上比人先進很多,但它們覺得最難以突破的是人的智慧及理解人的複雜情感。

「三體遊戲」頭盔。(Netflix提供)

這一招可擺脫外星人控制

三體人雖然有400年才能到達地球,但已經派出超級電腦「智子」濃縮成質子大小,擁有百變形象,可以鑽入任何縫隙,超高速閱讀人的資料、書籍和計算機的儲存,相當於人已經沒有任何隱私,外星人可以全方位監控人的一舉一動。

筆者認為這段描述與當下各大網絡公司透過各種各樣方式滲透人們的日常生活如出一轍,只要生活中使用過手機、電腦留下的記錄,都被利用到各種市場研究和商業模式中,而人們也因此而更加依賴科技和網絡,從而被人工智能控制,甚至感官功能都會被其影響。

三體人還帶來「三體遊戲」AR頭盔,讓科學家深陷其中,超逼真的虛擬實境可以引導人按照三體人的思維去思考,讓人分不清究竟是遊戲還是真實。

Saul(左)被選為「面壁者計劃」中的「面壁者」。(Netflix提供)

看到這個部份時,筆者不禁想到當下急速發展的人工智能(AI),像極了三體人為了控制人類,從而滲透人類生活的方方面面。而人對AI漸漸產生的依賴,看起來是方便了自己的生活,實際上是開始放棄人本身的智慧,主動去接受外星人對自己的控制。

《三體》的最後一集埋下伏筆,為了應對外星人入侵,人類開始實施「面壁計劃」,被選為「面壁者」的人,在人類中擔任智者的角色,其思維是不能被外星人左右的。雖然該部份在首季《三體》中並未詳細描述,但已經釋放了一個信號,當人能保持獨立思考,不被當下科技影響時,其實就是在擺脫外星人的控制了。

領導力十足的Thomas Wade(Liam Cunningham 飾),是人類與外星人對抗的領導人物。(Netflix提供)

綜合來看,Netflix版《三體》值得細細咀嚼,比大陸版的電視劇更加具有國際視角,能夠直面中共「文革」的真實歷史,又延伸至未來,所表現的故事也更有深度。不少觀眾已經留言說期待第二季,未來走向如何,就拭目以待吧!

「階梯計劃」靈魂人物程慬(Jess Hong飾)。(Netflix提供)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拍案驚奇】《三體》故事正發生 肯尼迪知道?
科幻片《三體》展現瘋狂文革 共產危害引深思
【菁英論壇】「三體」火爆 地球毀滅源自中共
《刀劍亂舞 燃燒的本能寺-前篇》影評:守護歷史的要角 前世都是刀劍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