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共第一個世界冠軍為什麼自殺?

人氣 1702

【大紀元2024年04月12日訊】在北京天壇東面,有一條幸福大街。幸福大街9號樓12號,曾住著一個四口之家。1968年6月19日晚,從這個四口之家走出一個人。他低頭無語,默默地向北走,再向東走,最後走到一個公社的養鴨場。

這個養鴨場成了他人生的終點。第二天,他被發現吊死在一棵槐樹上。

他就是中共第一個世界冠軍容國團,死時年僅31歲。

1959年4月5日,容國團在第25屆世乒賽上獲得男子單打冠軍。這是中共建政後獲得的第一個世界冠軍。

當時,中共的報紙、雜誌、廣播電台、電視台對此做了大量報道。容國團回國後,分別受到中共國務院總理周恩來,中共國家主席劉少奇,中共中央主席毛澤東的接見。一時間,容國團成為中國家喻戶曉的名人,鮮花、掌聲、讚揚紛至沓來。

但是,曾經風光無限的容國團,到了1968年卻走上了一條自殺的不歸路。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可能有以下五個原因:

第一,他的老領導賀龍被打倒。

1966年5月,文化大革命爆發。不久,中共第二號人物劉少奇被當成「黨內最大的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打倒。隨後,從中央到地方,一批黨政軍高官相繼被打倒,其中包括中共元帥、中央軍委副主席、國務院副總理、國家體委主任賀龍。

1968年5月12日,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中央文革領導小組發布《關於軍管國家體委的命令》,決定對全國體育系統由軍隊接管。命令稱:國家體委是黨內頭號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劉少奇,夥同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賀龍等,完全按照蘇修的辦法炮製起來的。長期脫離黨的領導,脫離無產階級政治,鑽進了不少壞人,成了獨立王國。

賀龍從1952年起擔任國家體委主任,直到文革被打倒前,他一直都是國家體委主任。容國團1958年從廣州隊調到國家隊,長期處於賀龍的領導之下。

1959年容國團得世界冠軍回國,賀龍親自到北京機場迎接;回到駐地後,賀龍特意為容國團和他的隊友舉辦一場招待舞會。之後,容國團成了賀龍的「金字招牌」,到處帶著他「顯擺」。比如,他曾帶容國團到中南海給中央領導表演;凡有重要外賓來訪,他常帶著容國團出席國宴等。

總之,在容國團成長的路上,賀龍給了他很多鼓勵與支持。

賀龍在文革中被扣上「莫須有」的罪名打倒後,容國團被劃到賀龍「黑線」上去了。

第二,他的兩個教練、來自香港的乒乓球名將被逼自殺。

傅其芳、姜永寧、容國團,是上世紀50年代從英國統治下的香港回到大陸報效祖國的乒壇三傑。

他們都是非常優秀的乒乓球運動員,從香港到大陸,獲得過許多乒乓球大賽的冠軍。他們也都是傑出的乒乓球教練員,帶出了不少世界冠軍。

傅其芳、姜永寧比容國團年長,他們兩人都當過容國團的教練,為容國團1959年奪得世界冠軍傾注了大量心血。

1960,傅其芳擔任國家乒乒乓球隊總教練、男隊主教練後,帶領國乒男隊連奪第26屆、27屆、28屆男團冠軍、男單冠軍。他指導的莊則棟連續奪得第26屆、27屆、28屆男單三連冠。

但是,在賀龍等國家體委領導被打倒後,作為國家乒乓球隊的總教練,傅其芳首當其衝。他被誣陷為「潛伏特務」、「資產階級分子」、「賀龍修正主義集團紅人」,被關進小屋裡日夜批鬥,遭受精神和肉體的雙重摺磨。

1968年4月15日,傅其芳被造反派痛毆,打得渾身是傷。4月16日,不堪折磨的傅其芳,用一根繩子將自己吊死在窗台上,年僅45歲,當時,他的兒子不滿10歲。

姜永寧是賀龍專門託人請他從香港到大陸打球的。到國家乒乓球隊之後,無論是在教練中,還是在隊員中,他的工資都是最高的。1957年退役後,他在國乒隊執教七年多。1965年調任北京乒乓球隊總教練。

賀龍等國家體委領導被打倒後,姜永寧被誣陷為「大漢奸」、「日本特務」,被關押,被抄家。

在關押地,他被四個彪形大漢拳打腳踢,打得鼻青臉腫,滿臉是血。他鑽到床底下,又被拖出來繼續打,直到打得昏死過去。

1968年5月16日,他被勒令打掃廁所。完事後,他悄悄去了四樓的一個房間,再也沒有出來。

當人們發現他時,他已吊死在窗戶上,年僅41歲。當時,他的小女兒出生才50多天。

傅其芳、姜永寧之死,對容國團的刺激非常大。他的老隊友徐寅生說:「容國團確實受不了。受不了之後,想不開。所以,最後走了。」

第三,他被批是「特務嫌疑」。

1937年8月10日,容國團出生在香港一個工人家庭。他從小愛打乒乓球,他的舅父是他的啟蒙教練。他15歲代表香港工會聯合會乒乓球隊參加比賽;17歲在香港乒乓球埠標賽獲得冠軍;19歲奪得全港公開賽男單、男雙和男團三項冠軍;這一年,他還以2:0擊敗兩屆世乒賽男單冠軍、日本乒乓球名將荻村伊智朗。

就因為他來自當時仍處於英國統治下的香港,賀龍倒台後,他被當成「特務嫌疑」,受到追查。造反派頭頭找他談話,要他老實交代「特嫌」問題,不交代就要採取革命行動。

此前,造反派已經對傅其芳、姜永寧採取了「革命行動」,兩人都被逼自殺。下一個就要輪到容國團了。

容國團的妻子黃秀珍說:「容國團在香港生活十幾年,從沒有經歷過任何政治鬥爭,當運動來臨時,就好像大禍臨頭,根本找不著出路。一個把全部經歷都投入到乒乓球事業的人,一個生活很簡單的人非要給扣上『特嫌』這個大帽子,心裡的冤屈憋的實在喘不過氣來。」

第四,他對「冠軍越多越反動」不理解。

文革爆發,群魔亂舞,人妖顛倒,不僅「知識越多越反動」,而且「冠軍越多也越反動」。

容國團的妻子黃秀珍說:「拿冠軍越多啊,罪惡就越大;這個他是想不通的。」

1957年11月29日,容國團從香港到廣州,進入廣州體育學院學習。從此,無論是代表廣州隊,還是代表國家隊,他拿了很多冠軍。

1958年3月,作為廣州乒乓球隊的主力,他參加在上海舉行的北京、天津、上海、廣州、武漢等「九城市乒乓球賽」,以3:0擊敗國家隊主力、世界排名第八的王傳耀,奪得冠軍。

同年,他代表廣東隊參加全國乒乓球錦標賽,獲男子單打冠軍;隨後被選入國家隊。

1959年,他在德國多特蒙德舉辦的世錦賽上,以3:1的絕對優勢,打敗匈牙利老將西多,為中共贏得第一個世界冠軍。

1961年4月9日,容國團和他的隊友們在北京舉行的第26屆世乒賽上獲得男子團體冠軍。

1965年,容國團作為中國女子乒乓球隊的教練,帶領女隊贏得第28屆世乒賽團體冠軍。他訓練的兩個隊員鄭敏之、林慧卿還贏得女子雙打冠軍。

容國團去世後的第二天,鄭敏之說:「容指導我理解他。他是尊嚴高於一切,我覺得他是這麼一個人,他是一個有骨氣的人。不用你斗我,因為他認為自己沒有罪。」

第五,他參加第30屆世乒賽的夢想破滅。

1969年,第30屆世乒賽在德國慕尼黑舉行。

作為一名教練員,容國團很想帶他的隊員參加這次國際大賽,希望能夠用實際行動證明他是一心一意為中共爭光的,不是什麼「特務嫌疑」。1968年5月,他給國家體委寫了「請戰書」。結果卻是,不僅請戰書石沉大海,而且更大的風暴降臨。

1968年5月國家體委被軍管後,全國體育界開始進一步「清理階級隊伍」。對於容國團的請戰書,國家體委軍管會不僅不批准,還責令他寫檢查,質問他為何要寫請戰書。

這意味著他帶領球隊參加世錦賽的可能性歸零。眼前的政治運動正如火如荼,不知道何時才能結束。對於以乒乓球為生命的人來說,不能打球,又看不到任何希望,加上他的亦師亦友的兩個教練被逼自殺,他感到活著沒有意義了。

結語

從香港回到大陸的乒壇三傑——傅其芳、姜永寧、容國團,是真心相信共產黨,擁護共產黨,熱愛共產黨,才到大陸為中共的乒乓球事業奮力拚搏的。在這個過程中,他們都加入了中共。

容國團的好友張五常在回憶文章中寫道,他從朋友那裡得知,容國團「變得很崇拜毛主席,對共產主義有萬分熱情」。

容國團應召進入國家乒乓球隊後不久,把父母也從香港接到北京,自斷了回香港的退路。

但是,在文革中,三位中共黨員傅其芳、姜永寧、容國團,都被中共逼上了絕路。

何故?容國團崇拜的毛澤東講過:「與天斗,其樂無窮;與地斗,其樂無窮;與人斗,其樂無窮。」

毛一生就是這麼斗過來的。特別是「與人斗」,沒完沒了。有敵人要斗;沒有敵人,要幻想出一個敵人來與之斗。

毛當政27年打倒後又被平反的許多黨政軍高官,都是毛幻想出來的「敵人」。傅、姜、容也是文革中積極追隨毛的造反派幻想出來的敵人。

「沒有敵人,要幻想出一個敵人來與之斗」,百年中共一直在這麼幹?為什麼?

2004年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揭開謎底:中共是一個反天、反地、反人類、反神佛的邪教。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金岳

相關新聞
王友群:毛澤東為什麼打倒代總參謀長楊成武?
王友群:一對高級間諜 兩個秦城囚徒
王友群:被中共割喉槍殺的張志新
王友群:中共最高級別的右派沙文漢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