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當今中共最大的罪惡是什麼?

人氣 3216

【大紀元2024年04月17日訊】4月10日晚,在美國特拉華州戈爾迪-比康學院(Goldey-Beacom College,GBC)放映了紀錄片《醫療種族滅絕:中國器官移植行業隱藏的大屠殺》。

特拉華州脫口秀主持人Rick Jensen主持了放映活動,並主持了放映後的討論,觀眾反響強烈。

影片中,以色列移植協會主席雅各布-拉維教授說:「我想在你相信之前,或者決定是否相信之前,首先必須了解事實,事實在那裡,出版的書在那裡,調查研究的結果也在那裡,讀一讀,一旦你讀了之後,我敢肯定,你除了相信,別無選擇。」

影片談到了中國大規模器官移植的許多事實,這裡擇要介紹如下:

(1)加拿大前亞太國務卿大衛-喬高談到了一個令他無法忘卻的例子:「有個病人兩次赴中國,第一次,醫院先後找來四對腎臟,無一匹配;三四個月後,他再次去中國,他們又給他弄來四對腎臟,第八對腎臟終於匹配成功。我們看到這個病人時,他看上去手術結果倒是不錯,但是,卻有8個人因此被殺害。」

(2)以色列移植協會主席雅各布-拉維教授說,2005年,我的一名患者被列在急需心臟移植的首要名單上。有一天,他告訴我,以色列一家保險公司通知他,兩週後到中國去,那裡已經安排好了給他做心臟移植手術。我問他:「這樣的手術怎麼可能預先安排呢?你知道,在手術當天必須得有人死去。」他說,他不知道。但他去了中國,在預約好的那天,真的做了心臟移植手術。

(3)在「國際移植(中國)網絡支援中心」網站上,有提供給外國人的器官移植價格表:腎臟移植6.2萬美元,肝臟移植9.8~13萬美元,肝腎移植16~18萬美元,腎-胰腺移植15萬美元,肺移植15~17萬美元,心臟移植13~16萬美元,眼角膜移植3萬美元……

大衛-喬高在詳細研究了中共產業化的器官移植後說:「(這套系統)運作至今,每年營收90億~100億美元;這一產業化的器官移植已遍布全中國,這是一棵巨大的搖錢樹,大量醫院將器官移植作為其經濟支柱。」

(4)2009年腎移植的平均等待時間:英國是1191天,美國是1314天,中國等待時間基本以週計算。2006年中國的肝移植登記報告顯示:登記的肝移植樣本中,27%是「急診肝移植」,也就是說在幾天或幾小時內找到肝臟供體。

(5)2006年,河南中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的一位主刀醫生發表論文《再次腎移植影響因素探討》,作者研究了50個病例。其中,做過兩次腎移植的有46例;做過三次腎移植的有3例;做過四次腎移植的有1例。

(6)中共最著名的警察王立軍領導的中國唯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因為發明一種新的注射死亡的方法,獲「光華創新特別貢獻獎」,他承認做過幾千例器官移植。

(7)中共從1999年7月20日開始迫害法輪功。中國人體器官捐獻委員會專家組成員、中山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副院長何曉順接受媒體採訪時說:2000年全國的肝移植比1999年翻了10倍,2005年又翻了5倍。六年之內增長了30倍。這正好與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時間相吻合。

(8)2016年6月22日,在華盛頓,三位國際獨立調查員共同發布了一份長達680頁的調查報告《血腥的活摘器官/大屠殺:更新版》。

三位獨立調查員分別是:加拿大前亞太國務卿大衛-喬高、國際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和美國獨立調查記者伊森-葛特曼。

他們從2006年開始,對中共活摘器官,進行了持續十年的調查。他們詳細研究了中國數百家器官移植醫院的公開發表的大量資料,得出的結論是:中國器官移植手術數量每年約為6萬~10萬例,2000年至2016年,可能高達150萬例;這些器官的主要來源可能是法輪功學員。

麥塔斯說:「我們報告中的2,200多個註腳都來源於他們(中共)的數據。」

三位調查者在影片中談了他們研究中共大規模活摘器官後的感想。

大衛-喬高說:「據我所知,中國是全世界唯一一個由政府運作、以產業化規模、虐殺自己的人民並出售他們的器官的國家。」

大衛-麥塔斯說:「我一直在研究(納粹對猶太人的)大屠殺,我覺得,從某種程度上說,我們(在中國)看到的是另一種形式的大屠殺。這是人性毫無休止、毫無底線的墮落,邪惡至極。」

伊森-葛特曼說:「當我開始寫作《大屠殺》這本書時,我說過我是在書寫歷史,但是當我寫到結尾的時候,我意識到,那並非歷史,事實上,活摘器官仍在持續進行中。這是一種新的群體滅絕方式……這是我們這個時代的一個核心考驗,我們無可迴避。」

2006年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暴行首次在國際上曝光之後,最早對這個問題進行獨立調查的兩個大衛,即大衛-喬高、大衛-麥塔斯,他們因此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之後越來越多的組織和專家加入其中。

18年來,反對強摘器官醫生組織、中共強摘器官研究中心、終止中國濫用器官移植國際聯盟、國際種族滅絕研究協會、共產主義受難者基金會、倫敦獨立人民法庭、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等,都對這個問題做了大量、深入、細緻的調查研究。得出的結論是:

中共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是一場由中共獨裁者江澤民下令進行的,由中共政法委、610辦公室、公安、法院、監獄、醫院、武警、軍隊等共同參與的大屠殺。

關於中共大規模活摘器官,近些年來,海外不少關注中國人權的專業人士拍攝了許多影片。其中主要有:

(1)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拍攝的系列紀錄片《鐵證如山》(1-32集);

(2)2017年,韓國最大日報社《朝鮮日報》旗下的「朝鮮TV」推出的紀錄片《殺了才能活》;

(3)2015年,艾美獎得主肯・史東(Ken Stone)導演、美國紐約Swoop電影公司製作的紀錄片《難以置信》;

(4)2023年,加拿大華裔導演章勇進執導的紀錄片《國有器官》(State Organs);

(5)2014年,加拿大華裔導演李雲翔執導的紀錄片《活摘》(Human Harvest),又名《大衛戰紅魔》(Davids and Goliath)。

這些影片與上述影片《醫療種族滅絕:中國器官移植行業隱藏的大屠殺》一起,給我們展示了當今中共黑幕背後最凶險醜惡的真面目。

回顧歷史,百年中共,一直在殺人。

上世紀30年代,中共搞肅反,據中共上將蕭克回憶錄,僅在中央蘇區,就殺了10萬人。

上世紀40年代,僅長春圍城一戰,據《長春餓殍戰》的作者杜斌調查,中共活活餓死37萬~46萬人。

上世紀50年代末60年代初,由於毛澤東的極左政策,導致中國出現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大饑荒。據原新華社高級記者楊繼繩的《墓碑》一書考證,在此期間,中共活活餓死3600萬人,許多地方出現人吃人的現象。

十年文革期間,用鄧小平的話說,「文化大革命真正死了多少人,那可是天文數字,永遠都無法估算的數字」。

1989年,中共製造六四天安門屠殺,據英國解密文檔,至少殺了1萬人。

1999年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之後,以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方式殺人,其邪惡程度超越了歷史上所有的殺人暴行,被稱為「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惡」。

這是上世紀30年代希特勒屠殺猶太人以來最血腥、最殘暴、最瘋狂的暴行。這根本不是人幹的事,而是披著人皮的魔鬼的行為。這些魔鬼共同犯下了群體滅絕罪、酷刑罪、反人類罪。

尤其是,法輪功不是一般的氣功,而是佛法。

自古以來,迫害佛法罪大無邊。

從這個意義上講,中共大規模活摘法輪國學員器官,是百年中共對中國人民犯下的最大的罪惡。

善惡有報是天理。

中共犯下的這個最大罪惡必將遭到最大的惡報。這個最大的惡報是什麼?就是「天滅中共」,所有背負這累累血債的中共惡人,都將在「天譴」中墮入萬劫不復的地獄中。

中共活摘罪行曝光18年來,許多中國人明白了真相,從心靈深處切斷與中共的一切關係,選擇公開聲明退出中共黨、團、隊。據大紀元退黨網站統計,至今已有4.28億中國人三退,給自己,給家人,給子孫選擇了一個光明、美好的未來。

對於現在仍然不明白真相的人來說,應該儘快了解真相,在是與非、善與惡、正與邪之間做出正確抉擇,遠離中共,遠離險惡。

對於已經明白真相卻認為與己無關的人,我想,這裡重溫一下美國黑人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的一段話,或許會有警醒作用。

美國黑人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曾經講:「當一個人接受罪惡,縱然是被動的,但他的責任,跟那些主動參與的人,沒什麼兩樣。當一個人接受罪惡而沒有伸張正義,他實際上成了幫凶。」

所有不願淪為中共幫凶的人,也應該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與手上沾滿中國人民鮮血的殺人魔鬼徹底決裂;這樣,在上天對中共進行最後的大淘汰時能倖免於難,逢凶化吉。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王友群:唐一軍還是走了傅政華的死路
王友群:中紀委書記李希與趙樂際幹上了?
王友群:如何看待蔡奇強推「黨紀教育」?
王友群:趙樂際是不是嚴重腐敗分子?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