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告:加強監控 中共逼藏人大舉搬遷

人氣 1348

【大紀元2024年05月22日訊】(大紀元記者王君宜編譯報導)為了加強監控,中共在西藏實行系統性「同化」政策,滅絕藏族的語言、文化和宗教。國際非政府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HRW)週二(21日)發表的一份報告顯示,為此,中共實施了大規模的強制搬遷和人口安置計劃,幾乎涉及西藏自治區的全部藏族人口。

「人權觀察」這份71頁的報告《「教育群眾改變思維」:中國(中共)政府脅迫西藏農牧民搬遷》顯示,自2016年以來,即黨魁習近平執政期間,中共大幅加快了對西藏農牧民的搬遷,通常是搬遷到數百公里以外的地區。中共官媒的報導顯示,搬遷者受到當局脅迫,並非如中共官方宣稱的搬遷是「完全自願的」。

該報告主要參考了2016年至2023年間發表的一千多篇中共官媒文章、官方出版物和學術研究報告。其中包括有關搬遷行動、搬遷實施、搬遷人數、居民最初不願搬遷、官員登門勸說、居民搬遷等報導。

官方媒體的報導顯示,官員使用了極端的「勸說」方式,包括侵入性的家庭訪問——「挨家挨戶做思想工作」,脅迫和施壓,迫使農牧民同意整村搬遷、威脅說不同意將受到各種懲罰,包括被切斷水電等基本服務。當局還公開威脅對搬遷表示異議的村民,命令官員實施「迅速堅決」打擊,動用行政和刑事處罰。

報告指出,「這些強制手段可以追溯到上級部門對各級地方官員施加的壓力。上級部門往往將搬遷計劃說成是直接來自中共中央或地區首府的一項不容討價還價、政治上至關重要的政策。這使得地方官員在執行中沒有任何靈活性,他們必須獲得村民全村一致的搬遷同意。……官員們必須對村民施加越來越大的壓力,直到他們同意為止。」

93萬人被迫搬遷、336萬人被迫定居

自2017年以來,西藏自治區整村搬遷涉及500多個村莊、逾14萬居民。除了整村搬遷外,還有第二種搬遷形式「分散安置」。根據官方定義,這種做法是將當局認定的藏族貧困戶搬遷至「更適合創收」的新地點。2016年至2020年間,西藏有約56.7萬人在此類計劃下搬遷。

當局統計數據顯示,從2000年2025年,中共的搬遷計劃涉及超過93萬農村藏民。其中,70.9萬人(約占76%)的搬遷發生在2016年之後。

無論是整村搬遷還是分散安置,當局都要求搬遷戶必須拆除舊房,以阻止他們返回。從以往的大多數項目來看,許多搬遷的農村人口無法在新環境中找到可持續的生計。

2014年對西藏東部早期搬遷項目的審查發現,即使在10年後,69%的搬遷戶仍面臨經濟困難,49%的人希望能搬回他們在草原上的原居地。

除了強制搬遷,中共還推行所謂「農房改造」「遊牧民定居」等人口安置計劃。該計劃總涉及全國450萬藏人,其中336萬農牧民被迫在中共指定地點定居,放棄了世世代代以放牧和農業為基礎的傳統農牧生活方式。其中許多人不止一次地搬遷或重建家園。

據中共官媒報導,2006年啟動的西藏農牧民安居工程截止2013年底,已完成230萬西藏牧民的定居工作。根據2021年人口普查,西藏自治區常住人口約為364萬,其中藏族人口約313萬。其中,城鎮人口約為130萬人,占總人口的35.7%;鄉村人口約為230萬人,

中共在西藏的政策幾乎影響了整個西藏人口。通過改變住房和生活條件,藏人的生計和生活方式被顛覆性地強行改變。

中共西藏政策的目的

中共當局以「扶貧計劃」為藉口,在西藏農村實施所謂「農牧民安居工程」。在大多情況下,強行搬遷和安置導致了「更加貧困」。對此,中共當局既沒有反思,也沒有停止這一計劃,更沒有為陷入困境的藏人提供經濟援助。

報告說,中共的搬遷計劃旨在「加強對西藏的政治控制」。當局在西藏開展搬遷運動的同時,還擴大了大規模的數據收集和其它行政與技術控制。與此同時,當局加強了藏區村一級的警務工作。在許多村莊設立了「楓橋式」派出所。

2011年,香港政論雜誌《爭鳴》發表了一篇題為「西藏『安居工程』的破壞性使命」文章,其中引用了一位中共藏族官員向海外藏人私下透露的一段話,「以前牧民在高原廣大的土地上流動,中共的政治措施推行不力,無法管束宗教信仰虔誠的藏民,現在讓藏民搬到交通方便的城鎮定居,把他們圈起來便於管理,中共的公安可以隨心所欲地監視他們。」

文章還引用中共御用學者、西藏社會科學院張佳麗在「西藏農牧民安居工程在經濟社會發展中的地位」一文中說,藏民遷居後「求神拜佛的少了」,西藏農牧民能「聽到黨中央的聲音」了。中共利用搬遷這一手段消除藏傳佛教在藏民心中的影響,以達到意識形態控制的目的。

文章還指出,除政治目的外,中共的另一個重要目的是掠奪土地。一位藏人說,「我們的土地非常有價值而且自然資源豐富,他們想獲得這些資源」。搬遷使藏民陷入貧困,但中共當局和各級官員卻從土地交易中賺得盆滿缽滿。

「人權觀察」還在報告中還指出,此次報告不同於「人權觀察」2007年和2013年關於西藏搬遷安置的前兩份報告。前兩份報告主要基於對參加搬遷項目後逃離西藏的藏人的採訪信息。這一次,主要從大量中共官方報告、報導和數據中收集信息。

中共當局嚴格限制對西藏人權狀況的研究。他們不允許獨立研究人員進入西藏,即使在極少數情況下獲得許可,也嚴格限制在非敏感或不批評中共的領域。在現黨魁執政期間,這樣的限制變得更加嚴厲。

責任編輯:李琳#

相關新聞
歐盟對中國電動汽車的調查 下一步是什麼
「邊境和平是關鍵」印度拒恢復對中共通航
調查:中國又開始向墨西哥熱銷芬太尼前體
中國公司退出俄羅斯北極液化天然氣2號項目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