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加强监控 中共逼藏人大举搬迁

人气 1348

【大纪元2024年05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王君宜编译报导)为了加强监控,中共在西藏实行系统性“同化”政策,灭绝藏族的语言、文化和宗教。国际非政府组织“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HRW)周二(21日)发表的一份报告显示,为此,中共实施了大规模的强制搬迁和人口安置计划,几乎涉及西藏自治区的全部藏族人口。

“人权观察”这份71页的报告《“教育群众改变思维”:中国(中共)政府胁迫西藏农牧民搬迁》显示,自2016年以来,即党魁习近平执政期间,中共大幅加快了对西藏农牧民的搬迁,通常是搬迁到数百公里以外的地区。中共官媒的报导显示,搬迁者受到当局胁迫,并非如中共官方宣称的搬迁是“完全自愿的”。

该报告主要参考了2016年至2023年间发表的一千多篇中共官媒文章、官方出版物和学术研究报告。其中包括有关搬迁行动、搬迁实施、搬迁人数、居民最初不愿搬迁、官员登门劝说、居民搬迁等报导。

官方媒体的报导显示,官员使用了极端的“劝说”方式,包括侵入性的家庭访问——“挨家挨户做思想工作”,胁迫和施压,迫使农牧民同意整村搬迁、威胁说不同意将受到各种惩罚,包括被切断水电等基本服务。当局还公开威胁对搬迁表示异议的村民,命令官员实施“迅速坚决”打击,动用行政和刑事处罚。

报告指出,“这些强制手段可以追溯到上级部门对各级地方官员施加的压力。上级部门往往将搬迁计划说成是直接来自中共中央或地区首府的一项不容讨价还价、政治上至关重要的政策。这使得地方官员在执行中没有任何灵活性,他们必须获得村民全村一致的搬迁同意。……官员们必须对村民施加越来越大的压力,直到他们同意为止。”

93万人被迫搬迁、336万人被迫定居

自2017年以来,西藏自治区整村搬迁涉及500多个村庄、逾14万居民。除了整村搬迁外,还有第二种搬迁形式“分散安置”。根据官方定义,这种做法是将当局认定的藏族贫困户搬迁至“更适合创收”的新地点。2016年至2020年间,西藏有约56.7万人在此类计划下搬迁。

当局统计数据显示,从2000年2025年,中共的搬迁计划涉及超过93万农村藏民。其中,70.9万人(约占76%)的搬迁发生在2016年之后。

无论是整村搬迁还是分散安置,当局都要求搬迁户必须拆除旧房,以阻止他们返回。从以往的大多数项目来看,许多搬迁的农村人口无法在新环境中找到可持续的生计。

2014年对西藏东部早期搬迁项目的审查发现,即使在10年后,69%的搬迁户仍面临经济困难,49%的人希望能搬回他们在草原上的原居地。

除了强制搬迁,中共还推行所谓“农房改造”“游牧民定居”等人口安置计划。该计划总涉及全国450万藏人,其中336万农牧民被迫在中共指定地点定居,放弃了世世代代以放牧和农业为基础的传统农牧生活方式。其中许多人不止一次地搬迁或重建家园。

据中共官媒报导,2006年启动的西藏农牧民安居工程截止2013年底,已完成230万西藏牧民的定居工作。根据2021年人口普查,西藏自治区常住人口约为364万,其中藏族人口约313万。其中,城镇人口约为130万人,占总人口的35.7%;乡村人口约为230万人,

中共在西藏的政策几乎影响了整个西藏人口。通过改变住房和生活条件,藏人的生计和生活方式被颠覆性地强行改变。

中共西藏政策的目的

中共当局以“扶贫计划”为借口,在西藏农村实施所谓“农牧民安居工程”。在大多情况下,强行搬迁和安置导致了“更加贫困”。对此,中共当局既没有反思,也没有停止这一计划,更没有为陷入困境的藏人提供经济援助。

报告说,中共的搬迁计划旨在“加强对西藏的政治控制”。当局在西藏开展搬迁运动的同时,还扩大了大规模的数据收集和其它行政与技术控制。与此同时,当局加强了藏区村一级的警务工作。在许多村庄设立了“枫桥式”派出所。

2011年,香港政论杂志《争鸣》发表了一篇题为“西藏‘安居工程’的破坏性使命”文章,其中引用了一位中共藏族官员向海外藏人私下透露的一段话,“以前牧民在高原广大的土地上流动,中共的政治措施推行不力,无法管束宗教信仰虔诚的藏民,现在让藏民搬到交通方便的城镇定居,把他们圈起来便于管理,中共的公安可以随心所欲地监视他们。”

文章还引用中共御用学者、西藏社会科学院张佳丽在“西藏农牧民安居工程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地位”一文中说,藏民迁居后“求神拜佛的少了”,西藏农牧民能“听到党中央的声音”了。中共利用搬迁这一手段消除藏传佛教在藏民心中的影响,以达到意识形态控制的目的。

文章还指出,除政治目的外,中共的另一个重要目的是掠夺土地。一位藏人说,“我们的土地非常有价值而且自然资源丰富,他们想获得这些资源”。搬迁使藏民陷入贫困,但中共当局和各级官员却从土地交易中赚得盆满钵满。

“人权观察”还在报告中还指出,此次报告不同于“人权观察”2007年和2013年关于西藏搬迁安置的前两份报告。前两份报告主要基于对参加搬迁项目后逃离西藏的藏人的采访信息。这一次,主要从大量中共官方报告、报导和数据中收集信息。

中共当局严格限制对西藏人权状况的研究。他们不允许独立研究人员进入西藏,即使在极少数情况下获得许可,也严格限制在非敏感或不批评中共的领域。在现党魁执政期间,这样的限制变得更加严厉。

责任编辑:李琳#

相关新闻
厄瓜多尔不免签 对中国走线客影响几何
胡塞宣称击中艾森豪威尔航母 美司令部驳斥
美中俄高层轮番来访 越南为何举足轻重
法轮功学员应邀前往印度大学传功 师生欢迎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