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大基金三期難有效 專家析六大原因

人氣 1482

【大紀元2024年05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章洪、易如報導)在美國對中國芯片和人工智能(AI)產業技術管控升級的背景下,中共近日設立了史上最大的半導體投資基金。不過專家分析,有六大原因顯示,中共集資數千億元扶持半導體產業的成效不大。

難成功原因一:沒有具足半導體生成環境

據中共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中國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簡稱:國家大基金)三期於5月24日正式成立,註冊資本達3440億人民幣,是中共發起的三支國家大基金中規模最大的一支。

「天眼查」的數據顯示,大基金三期由19個股東共同持股。中共財政部是最大的股東,持股17%,實收資本600億元。國家開發銀行資本公司是第二大股東,持股10.5%。五家中共國有銀行首次被列為投資者,各出資約6%。

台灣勵志協會(TIA)執行長賴榮偉對大紀元表示,大基金一期比較針對半導體產業的下游,從第二期開始轉向中上游。之所以成立第三期,很有可能是因為首二期成效不佳。

「你國家有多少的資本可以耗在蓋一個晶圓廠?一個晶圓廠蓋成之後,還不代表有好的設備,不代表就可以做真正的晶片出來。」

他說,晶片製造的門檻很高,要經過六七百道的工序,生產環境要無塵、耐潮,「台灣的一個社會學者去看過中國的半導體晶圓代工製造廠,他發現了根本就沒有穿無塵衣,東西亂丟,附近都是垃圾,都是混雜物。」

「這不就是土法煉鋼嗎?土法煉鋼的東西的成品哪有辦法上得了檯面?」

台灣大學電機系教授林宗男對大紀元表示,「它這個(大基金三期)也不會成功,因為像半導體產業並不是砸大錢就能夠成功的。」

「所以我們會預期說中共大基金三期仍然不會有它原先規劃的成效。因為它並沒有具足半導體生成的環境,所以造成資源的浪費。」他說。

難成功原因二:晶片產業已全球化分工

賴榮偉認為全球化分工是一個更重要的原因,「晶片產業是全球化分工的結果。(中共)沒有辦法可以短時間短期超車,那是不可能的,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是三四十年的演變,全球化各國按照各自的優勢,分工負責而達成的。」他說,「一個國家自己要搞一條供應鏈,從上游到下游,完全自力更生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它(中共)沒有辦法可以短時間超車。」

林宗男表示,「過去歐美說製造就讓中國製造。但當歐美日認知到芯片生產的戰略意義時,他們就是在加緊地投資,使得他們國家也能夠扮演在自由世界裡面的生產角色。唯一的不同就是,所有主要的技術,都是由這些自由世界的國家所掌握的。」

晶片製造是全球分工最廣的產業,有39個國家直接參與其供應鏈環節,34個國家為其提供市場支持,包括光刻設備、蝕刻和清潔工具、鍍膜設備和生產製造裝置。此外,還有12個國家直接參與晶片設計,25個國家從事產品測試和包裝製造。

德邦證券2023 年 3 月 10 日刊發的專題報告《全球半導體產業研究框架與市場現狀》分析,全球半導體產業鏈價值量分布上,中國大陸處於產業鏈末端,主導的是封裝測試等資本開支和勞動力密集型環節;而處於產業鏈頂端的設計、設備等研發密集型環節,主要由美國、歐洲等區域主導。

近年,處於產業鏈頂端的美日韓也相繼採取相關措施,支援本國的晶片產業。美國總統拜登2022年8月簽署《芯片和科技法案》,包括對芯片行業527億美元的補貼、對半導體和設備製造25%的投資稅收抵免等扶持政策。

韓國總統尹錫悅5月23日宣布一項創紀錄的26萬億韓元(約190.6億美元)計劃,用於支持該國半導體業。

難成功原因三:政治領導

對於中共國家大基金三期難以成功,賴榮偉認為,政治領導是最大的問題之一。

他說,「中共用政治領導一切,所有掌握這麼多基金跟企業的人本身是沒有專業的、沒有經濟意識的,沒有市場模型的人。全部都是用政治任命、政治銷售的。它不是面向市場,它是面向習近平。」

「你這麼多錢,然而主事者都是政治任命,都是政治效忠的,專業人員在這些以政治為導向的決定者前面都被迫要聽話。」他說,「在這樣一個情況之下,請問一下,它有辦法切中真正的高質量的、高創新的晶片?有辦法產生出來嗎?」

大基金第三期法定代表人、董事長為張新。公開信息顯示,張新非技術官員,曾任工業和信息化部網絡安全管理局副局長、工信部電子司司長、工業和信息化部規劃司一級巡視員等職。

賴榮偉說,「這樣的人來主導這個半導體產業,你發包給人家做的東西、投標的東西,以一個政治角度去決定要投資什麼?你沒有那個眼光。這是黨國體制的一個(弊端)。」

「現在整個中國的經濟的布局從一開始就是具有計劃命令的色彩。決定在中國的真正掌權的那一小撮人手中。這些領導人沒有選舉、改朝換代的威脅,怎麼可能會面向市場、面向社會。」

難成功原因四:腐敗問題

近日成立的國家大基金第三期規模幾乎是前兩期的綜合。中共國家大基金一期在2014年成立,註冊資本為1387億元人民幣;二期成立於2019年,註冊資本為2040億元人民幣。

賴榮偉表示,由政治官員來領導資金發放,「非經濟的外行人士會來領導內行人士,所以所有的晶片投資最後就會產生腐敗。這麼多錢充滿了誘惑。」

「黨國裡面有位置的這些政治人物,每個都貪污腐敗。」他說。

腐敗是大基金一二期出現的突出問題。大基金一期、二期總經理丁文武於2022年7月30日落馬。在2022年7月至9月大基金內部的反腐風暴中,陸續有7名高管被查,包括華芯投資總裁、國家開發銀行國開發展基金管理部原副主任路軍,國家製造業轉型升級基金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高松濤等人。

2022年7月25日晚間,紫光集團董事長趙偉國落馬。國家大基金成立以來進行的首個大規模投資是向紫光集團旗下的晶元業務投資100億元,占大基金一期的近10%。但2020年11月開始,紫光集團便爆出債務違約。

難成功原因五:坑騙補助資金問題

外界用「一地雞毛」來形容國家大基金的成果。中共設立大基金之後,中國掀起了一場「芯片大躍進運動」,截至2020年10月初,中國共有與芯片相關的企業超過5萬家,但幾年後爛尾消息不斷傳出。據DigiTimes報導,自2019年以來,已有超過2.2萬家芯片相關公司消失,2023年的公司消失數量更是創歷史新高,約1.09萬家。

美國經濟學者黃大衛(Davy J. Wong)認為,在一二期,絕大部分的芯片廠基本上都是靠忽悠、靠吹、靠騙的,「每次都是抓住一個產業有補助、有補貼、有支持的時候,大量去坑騙補助資金。往往都是打擦邊球的方式,沾邊的趁熱度的方式去忽悠。」

「真正去搞研發的話,在中國非常難成功,往往是搞研發出來還不夠人家騙錢的快拿錢。」

對於大基金一二期出現的這個問題,第三期是否可以解決,黃大衛認為,「這種非常難以解決」。

「雖然有可能在未來的這些腐敗問題可以有一部分的沒有過去這麼猖狂,但是新的騙局肯定會有發生。只是換個名字,玩(騙)的東西都是一樣的方式。」

「因為它的監管體制,無論是政府職能還是資金的落實使用,到整個官僚體系的提拔問題,這是跟它的用人機制、跟它的整個管理經濟的機制有關係的。」他說,「它要在整個經濟架構跟提拔任用官員、監管方面有一個大的功夫去改變,但這可能性不太大。」

「目前的體制決定了它還是走回原來(大基金一二期)的路。」

難成功原因六:歐美加大管控

中共設立的三期大基金都有各自的特殊時間點。中共國家大基金第一期成立時間正值中共2015年要搞「2025中國製造」計劃,在川普(特朗普)貿易戰時中共加推第二期。中共推出大基金第三期則在美國對尖端芯片和芯片製造設備向中國出口實施幾輪管制之際。

大基金一期和二期資金主要投資於集成電路產業,包括但不限於半導體設備,以支持中國半導體產業快速發展和自主創新。大基金第三期重點投資高頻寬記憶體(HBM)和高附加價值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DRAM)等相關領域。

賴榮偉認為,北京集資數千億元扶持半導體產業,終極目的並不是發展經濟,而是確保政治穩定,「國家發展這個產業最後目的是為了自己的政權穩定。這些產業對它的軍事有幫助,對它的政權穩定有幫助。」

「它花了這麼多錢在高科技產業,無非是利用更多高科技武器,一方面對付國外的那些敵人,二方面,就對付國內的反習近平的人不是嗎?搞更多的監控,搞更多的設備,希望老百姓不要造反。」

他說,第三期涉及到AI,因為AI需要很強的記憶體,「因為中國(中共)把AI(人工智能)武器化,那AI武器化、生成式AI的一個結果就是,可能會影響到全世界的民主價值跟市場安全。」他說,「中國生成式AI可以做很多假消息,可以深入民主國家的校園裡去,甚至民間老百姓啊,然後散播一些對民主制度不利的、對當地國的政府不利的訊息。」

對中共高科技帶來的國安威脅,他說,「對AI現在是美國最近正在出手的,所以說現在AI的相關的禁令一條一條,我覺得它還會陸續再出來。」

5月8日,美國聯邦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麥考爾(Michael McCaul)聯合另外三位眾議院代表,共同發起了一項新的立法提案旨在進一步修訂《2018年出口管制改革法案》,以防止包括中共國在內的外國競爭對手開發和利用美國的人工智能及其它關鍵技術。

此外,美國與日本、荷蘭1月就限制向中國出口先進芯片製造設備達成協議。荷蘭芯片設備製造商阿斯麥(ASML)1月1日宣布,荷蘭政府撤銷了部分向中國出口設備的許可證,其中包括先進光刻機。

責任編輯:孫芸#

相關新聞
消息:中共將設3000億國家基金發展芯片產業
獲美66億補貼 台積電在美生產高端芯片
三星獲64億美元 在德州研發生產先進芯片
中國大學和研究機構被曝獲得高端英偉達芯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