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千年一遇》影評:良善的信仰能夠歸正人心

文/蔡宜霖

《千年一遇》海報。(新世紀影視提供)
人氣: 76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4年07月10日訊】一家工廠或公司若長期績效低落,要扭轉困境通常並非易事,不過電影《千年一遇》給出了一個有力的可能性,法輪功的宗教信仰力量有很大的潛力成為改變契機,以好的故事讓人切身體會到法輪功對社會的正面幫助。

故事背景為,中國有家工廠因為員工長期怠工、工作態度極差,陷入經營績效低落的困境,有些員工甚至在家中也是問題人物。不過,工廠裡有工人開始修煉法輪功則成為改變契機,工廠的眾多問題人物因緣際會跟著修煉後,生活態度大幅改善,工廠風氣與績效自然也大不同;過程中雖然也面臨過人為因素干擾,不過最終只成為無關大局的插曲,無法阻礙法輪功的良善力量所帶動的正面變化。

《千年一遇》劇照。(新世紀影視提供)

人事物若能往好的方向改變,往往是影視作品塑造故事的要素,可以是一個人由非常不長進,到蛻變為好人;也可以是一個團隊從成績低落,到逐漸成長為優質隊伍。《千年一遇》便是以這類成長曲線作為基礎,來塑造故事觀賞性的作品,而且能同時涵蓋整體與個人的改變兩大層面,讓故事性更為飽滿。

工廠為何處境低落 員工是問題根本

工廠的處境很低落,便是故事開端的重要面向。此類戲碼涵蓋的內容也較完整,有的橋段僅幾個鏡頭或演員之間的寥寥數語,就能體現工人普遍怠工的問題;有的戲碼能突顯問題員工的為人品行極差,能藉著角色的負面行徑,讓人深刻感受到工廠處境低落,人和因素是重要原因。

《千年一遇》劇照。(新世紀影視提供)

部分戲碼雖與工廠營運較缺少直接關聯,諸如外號「小霸王」的員工在家中的不孝作風,能深化問題員工為人品行低落的負面特質;部分戲碼則能藉著問題員工對於藝術娛樂的低落品味,側面突顯人的喜好往往與個人品行息息相關的道理,深化故事內涵。

有的劇情則能體現環境格局,諸如在中共統治下的中國社會,企業內部都有黨幹部、政治學習課程等中共黨文化陋習;而員工們對此意興闌珊的態度,則是對人心的最真實詮釋,能貼近當今中國早已沒多少人真心相信共產主義的現況。這類戲碼讓《千年一遇》除了塑造由人心壞變好的轉變外,還能帶給觀眾更廣闊的視野,使中國民心所向也得到體現。

《千年一遇》劇照。(新世紀影視提供)

法輪功的良善價值 得到有力體現

任何變化都會有個契機,法輪功的良善力量便在本片擔綱此項重任。此類內容的詮釋同樣十分完整,部分劇情屬於角色個人層面,能藉著堅持無功不受祿,彰顯修煉法輪功的人德行較良好的情形;部分內容屬於健康層面,能突顯法輪功對祛病健身的奇效;部分情節則體現好的修煉功法本身的神奇色彩,能讓有緣之人自然而然被吸引過來。

當問題工人紛紛踏上修煉之路後,帶來的變化自然顯而易見,演員對角色的演繹、當下情境的塑造,都能盡顯人格形象大幅改變的正面風貌,也能有效營造員工變好後對工廠帶來的正面影響。部分與家庭、私人紛爭有關的橋段,同樣能藉著誠心悔改、謹守打不還手的修煉人原則,有效刻劃角色已經徹底從良的優質變化。

《千年一遇》劇照。(新世紀影視提供)

廠長的態度變化 能提升電影觀賞性

不過,良善的變化有時難免不會順風順水,《千年一遇》也能適度安排此類面向,確保故事不會缺少波折起伏。工廠的廠長何建平便是其中的代表人物,在故事中,他對法輪功的態度歷經從負面到正面的過程,在負面心態下的諸多行為,能為故事帶來許多戲劇張力;其與堅定修煉法輪功的妻子的紛爭,也能營造出廠長此時心態過於狹隘的情境,並讓夫妻關係走向帶來一定的可塑性。

一個人的心態會面臨轉變,自然少不了關鍵契機。對於此類情節的安排,《千年一遇》採取的方式有著較強烈的神奇色彩,能為奠基於當代中國的故事增添一些古典意象,同時突顯貴人指點的可貴性質,使故事的看點得到拓展;而較有神奇色彩的內容,也能跟強調科學的當代主流作風做出鮮明區隔,讓作品別具一番意義。

《千年一遇》劇照。(新世紀影視提供)

工廠的中共黨書記擔綱反派角色

除了廠長從阻礙到支持的個人變化外,電影也有安排反派定位的角色,即工廠內的中共黨書記。其負面的面貌亦涵蓋多種層面,從堅持擁護中共的執迷不悟態度,到私生活中對人妻有不當妄念,以及對法輪功的態度始終毫不理智,均能將角色的負面形象,層層堆疊得較為完整。書記一角也成為貫穿全片的麻煩製造者,成為襯托好人的照妖鏡,其最終遭遇也能發揚警世效果,在整體氛圍上,讓本片相當貼近邪不壓正的普世價值。

《千年一遇》聚焦在人心朝正面轉變的過程,而且能藉著變化的過程,合理地彰顯法輪功的良善力量,充分體現好的宗教信仰能夠歸正人心,良好的正面意義,也能讓本片別具價值。◇

《千年一遇》劇照。(新世紀影視提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