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紀元專訪】歷史的今天

訪99年“4‧25”事件見證人之一——陶月芳女士

【字號】    
   標籤: tags:

(http://www.epochtimes.com)
【大紀元4月24日訊】澳洲大紀元記者羅娜雪梨報道/SARS病從中國傳出,并在香港大規模地爆發,已經引起了全世界的恐慌与關注。全世界各衛生組織普遍認為,SARS病在世界范圍內的失控是因為中國政府故意隱瞞疫情在中國起源的狀況与后來虛假的疫情報告有著直接的關聯。

人命關天的事都可這般的儿戲,那中國政府對于信仰自由方面的論述是否也同樣的不真實呢?眼看又到4月25日了,“4‧25”在中國政府來看是一個相當敏感的日子,四年前的今天,上万名法輪功修煉者為表達自己心聲去中南海上訪,而中國政府官方媒體則描述此事件為法輪功搞政治,糾集無知百姓圍攻中南海。聚眾鬧事,也成為几月后開始對法輪功殘酷鎮壓的理由之一。

那“4‧25”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呢?是不是合法的呢?我們采訪了當年“4‧25”事件的見證人,家住雪梨的陶月芳女士。

陶女士 :“當時知道是由天津的一份雜志上登了一篇文章何XX寫的《青少年不宜煉法輪功》,誹謗法輪功。天津學員去澄清,但是在過程中不能正确對待這些學員,持續了4—5天,而且強行驅散這些學員,還打了學員、抓了45名學員,事態相當嚴峻。在這個緊急情況下,寫信向上面反映來不及,就想直接去去國務院信訪辦去反映情況,讓政府了解法輪功給我們帶來身心上的巨大益處。

這次去的主要目的有三個:
第一:要求澄清事實真相,立刻釋放天津無辜被抓學員。
第二:要求合法的煉功環境 (雖然北京的煉功環境當時沒有那么嚴重,但其它一些地方發生了一些情況,煉功時,有的煉功點遭到了噴水、大喇叭廣播車故意把煉功音樂蓋住、其它車輛占用練功場地。。。。。。)
第三:要求合法出版大法書藉
(當時的新華書店不在出售大法的書籍,書籍相當緊張,而盜版盛行)

“4‧25”那天早上5點多鐘,我和附近工友4-5個人約好,一塊騎單車往北海去。就在北海看到好多人已經在那儿,有許多是從外地赶來的,象石家庄的是在前一天的晚上出發的剛赶到那儿。馬路上有好多警察,武警指揮車來回穿梭,頗有一點緊張气氛。警察引導人們從在北海公園的大街上穿過馬路,站在中南海對面的人行道上,肩挨肩站三排人。一點也沒有影響福佑街上的來往車輛,就是在人行道上都留下了盲人道,行人可以方便通過。學員在那里很有秩序,也沒有人大聲喧嘩。站的時間長了,就把年輕人換到前排,把年紀大一點的換到后排,坐在地上看書或煉功。到吃飯的時間,我們就在附近的店鋪買一點吃的,那店里的人都說:看人家法輪功多了不起,這么多人在哪里都靜靜的煉一點聲音都沒有。

上午9點多鐘,朱總理出來要求學員派代表進去談話,一共有三批代表參加座談。晚上10點多鐘,通過人傳人傳話過來說,朱總理同意立即釋放天津學員就散了。

整個“4‧25”全天大法學員都在警察指定的國務院信訪辦外邊整齊地站著,大家靜默不語。地上沒有一點垃圾,一直有學員傳塑料袋放垃圾, 就連警察抽煙扔的煙頭都被學員撿起來,散掉之后就象沒有人來過一樣。中途武警吉普車架設著大口徑攝像机,反复對著學員隊伍拍攝。

這次“4‧25”大上訪,即沒有擾亂社會秩序也沒有影響居民休息。居民也非常同情、也了解法輪功。

26日、27日警察上門調查是誰組織的,我告訴他們法輪功是松散管理,上訪也是自愿的,沒有人硬性要求,想去就去,不想去就不去。法輪功當時有七千万人,才去了一万人,要是有組織,那去的人遠遠不止這數。

過后,報紙、電台和電視台播出“兩辦公告”,重申對气功的“三不”政策,說從來沒有禁止過任何功派,人人都有相信和不相信的自由。” (注:陶女士話完)

据法輪功网站提供的信息顯示,自“4‧25”之后,長時間、大規模地對法輪功的鎮壓行動已經造成:2001年10月底中共官方內部統計,拘捕中的法輪功學員死亡人數已經高達1600人,全國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6000人,被非法勞教的人數超過10万人,數千人被強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坏中樞神經藥物的摧殘,大批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各地“洗腦班”遭受精神折磨,更多人受到所謂“執法人員”的毒打、體罰和經濟敲詐。

一個世界大國,以殘酷手段壓制人們對信仰与真理的追求,卻對處理危害全人類的SARS 病毒如此輕率与漠視,中國政府的非理智行為給國家社會帶來了恐慌与不安,再次引起世界各國的關注。(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3-04-24 9:1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