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 競技體育與心態

標籤:

【大紀元8月31日訊】(新唐人熱點互動報導)觀眾朋友們大家好,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節目,我是主持人安娜。雅典奧運已經進入最後的階段,這過程中冷門跌暴,很多人把它歸咎於心理因素,今天我們就請特約評論員韋實先生和我們談一談競技體育與心態問題。

在線觀看
下載觀看

安娜:韋實,你好。

韋實:安娜你好,觀眾朋友大家好。

安娜:韋實能不能為我們觀眾朋友介紹一下,奧運最新的狀況和中國的表現。

韋實:這到了我們談話的時候最新的狀況是美國排行榜第一23塊金牌,中國也是23塊金牌,但是因為整個獎牌總數沒有美國多,所以中國暫居第二位,到現在為止,美國在田徑有很大的優勢,這個差距可能將來會拉大,中國從第一塊金牌打下了一個射擊金牌,到現在已經23塊了,那麼照悉尼奧運會的輝煌是28塊金牌,還有5塊,但是按這個目標來講,應該不太難實現,就是說整體的表現還中規中矩,那麼你剛才講的冷門那就是說很多不被人看好的弱勢項目反倒得了金牌,而且很多得了銀牌,而這些在賽前沒有人想到能進入決賽,而像有一些傳統的優勢項目,比如說羽毛球、乒乓球、跳水、體操都出現一些大的失誤,該得金牌沒有得到,就成為一個總數沒有變,但是成為一個跌盪起伏的故事。

安娜:你說到這就是說有很多我們認為該得牌沒有拿到,有些沒想到他會得金牌反而得到金牌了,很多人把它歸咎於心理素質問題和心理狀態的問題,那你能不能談這個體育競技中的心理狀態。

韋實:像競技體育到了比較高的水平,尤其到奧運會的程度比賽最近,選手的實力已經相差不大了,而且在決賽裏面,在某種程度上來講,你能發揮出多少,中國代表團總講句話,就是說如何能發揮訓練中的水平?思就是說運動員完全可以做的更好。甚至有些比賽型的運動員,他能夠發揮超自己的水平,比如說最近舉重比賽有一位女運動員,挺舉一下舉起比別人高15米,就是說這個在某種程度來講,你的心裡想要什麼程度?你能發揮出多少?就決定了這個金牌的歸屬.,從某種程度上說,這個心態比實力在這個層面上更重要,心態在這個特殊的時候非常重要。

安娜:那你能不能給我們舉兩個例子,就是這次中國隊在雅典奧運會他們心態的反應。

韋實:這個我們先講心態失衡好了,首先從男子三米板跳水講起,到最後一輪的時候,中國選手高居第一,最後一跳只要能跳出來一個很正常中規中矩的動作,馬上就是金牌,結果一位選手跳出來就是一個很匪夷所思的動作,是一個業餘都很難跳出來的動作,結果被打了零分,金牌沒有了,那男團的時候,被寄於很大的希望的新秀,兩次從上面掉下來,那麼男團金牌也是飛掉了,從某種程度上來講,男團本來在四年前是冠軍的,這些都是意料之中卻沒有了,包括乒乓球單打、羽毛球的單打都失守了。那麼像有一些女子網球,中國是一點優勢都沒有,相反這些年輕選手淘汰了威廉姆斯這種世界一流的女子選手,而且從這個資格賽一直打到決賽,這誰都沒有想到,結果得了一塊網球金牌,這是一個很突出的例子。

安娜:這暴了一個大冷門。

韋實:因為中國網球近幾年來不要說是在奧運中得金牌了,在進入世界大賽之中,進入前幾名是從來沒有的事。

安娜:你剛才談到中國體操隊一個失誤,我想到美國體操隊也有一個運動員,她也是有很大的失誤,她甚至倒在裁判的身上了,可是她最後居然拿到得了一個金牌,你認為是不是她的心理素質很好?

韋實:她心理素質呢,我也不能說是很好,但是她的態度很好,因為她當時就是講,很多人跟我說你一定要堅持到最後一刻,那我也就這麼做了,但是她說她是從跳馬上跳下來之後,本來你就知道體操選手最好是站穩,再差一點就是走一步,差一點蹦一下,她直接就翻了跟斗,翻到裁判的懷裡去了,站也沒站住,她當時就想我最多也拿了一塊銅牌,那我就把比賽比完吧!沒想到她在後兩個項目裏邊超常發揮,因為憋了一口氣嘛!反倒拿了一個金牌。那麼這就是說誰也沒想到,那麼重大失誤一般來講不可能,那我們的選手楊威掉了下來,也是被打了很低的分,但是到最後沒有反彈成功,這是很典型的例子。

安娜:很多人認為就是在逆境中能够繼續堅忍的往前走,這樣的心理素質很好,那麼這一次在中國隊的表現中有沒有這樣的隊員?

韋實:這樣的隊員不少,比如說舉重就有一位隊員,他是很大的歲數才拿了奧運金牌,在這之前練舉重把自己的脊椎都練得變形,曾經骨折過,但是憑意志力打到這一屆,還有一個就是說不是得金牌了,而且可能成績並不好,就是男藍的姚明,姚明就是這次男籃進入了八強,居然在最後一個小賭生死戰中,贏了世界冠軍隊一分,而在這之前沒有人認為中國男籃能夠出線了,姚明甚至說,如果出不了線,我就留上半年的鬍子,沒想到三軍用命,到最後關頭逆轉了,嬴了人家一分,男籃而言,某種程度來講,比我們得金牌還難,就是說這樣的運動員還不少。

安娜:那我們剛才都談了一些比較年輕的運動員,那在這次參加奧運比賽的這些老將裏面,你認為有沒有誰他們的運動心理素質比較好?

韋實:我欣賞兩個人,一位是中國的王易夫,一個是瓦爾德內爾,我們稱為長青樹,老瓦,這兩個人都是,像王易夫參加六次奧運,前兩次都是銀牌,這屆打了一個金牌,已經到40多歲的運動員,這樣一種堅忍不拔的精神支持他,這很不容易了,因為中國這種幾朝元老已經很少了,那瓦爾德內爾,他是完全享受乒乓球那種快樂,這回淘汱我們的選手,之後瓦爾德內爾講了一個發人深省的話,我沒有什麼可輸的,但是我知道他們那邊有很多的負擔,他對我們的心態也了解的很清楚,而且老瓦自己就很風趣的在講,我這次之後要退役了,不管打不打得動也要退役了,不然觀眾看膩我了,王易夫也是一個悲喜交加的故事,得了金牌之後接受採訪,就講他歸結於毛澤東思想他看了很多毛澤東論的書,他拿這個來指導自己的射擊生涯,但是結果王易夫還有一場比賽,但被召回國,第二項比賽沒參加。

安娜:為什麼被召回國?

韋實:這個講法很多,很多評論都說因為他沒有講三個代表好,他講毛澤東思想,那毛澤東思想沒有什麼錯,可是在這個時候,洽洽應該,就是我們有一些想他應該講是三個代表指導我打出這個成績,而很多運動員沒有說什麼,就是簡簡單單得了金牌,反倒沒受這種方面的傷害。

安娜:那談到像奧運這種重大比賽,我們都知道這種比賽的成績跟領導的業績是息息相關的,你覺得在中國這些領導,他們跟比賽之間是一種什麼樣的關係?他們心態是什麼樣?

韋實:一開始,我們就講體育是一種娛樂領導,從八幾年開始,中國剛剛重返洛杉磯奧運會的時候,中國當時的體育是是群眾性的體育,因為當年那個年代是講全民都要鍛鍊身體,這個時候體育經費是很少的,到了後來金牌工程和國家的形象連成一塊了,跟體育領導的政績,和各個省份管體育的這個領導的政績都掛在一塊了,比如說奧運得一塊金牌,全運會得幾塊金牌,而全運會裡面一個省,一個是經濟,剩下就是比體育了,以這些領導來講,就是很大的投入在這項目上,比如說言次雅典奧運會,體育總局自己公布的官方數字是多少?一年的經費是50億人民幣,四年是200億,如果中國隊得了30塊金牌,1塊金牌是7億人民幣。

安娜:那麼大的投入,他值得嗎?為了什麼呢?

韋實:值得,官員一個心態問題,如果這個情況下,你不給點經費,你不把這個項目搞上去,我們舉個例子,比如說體操,你成績越好,你越有可能向國家要錢,要了錢之後,又需要體力好,就要成績好,那麼我們官員的心態只有錦上添花,而不是雪中送炭,他就要運動員的成績嘛!所以你看男團失利之後,運動員們就被扔在更衣室裡,沒有人過問了,就是哪個人得了金牌以後,當地的領導,企業啊各方面,鄉政府的領導,都要去慰問表示一下,這是我們的成績嘛!

安娜:像這種當地領導對所有參加奧運的選手是否有了解?知道他們是做什麼的?

韋實:不見得,最近有一個例子,有一位射箭選手,姓王,王磊,他是上海的選手,得了一塊銀牌,這是很大的突破,因為男子射箭,我們國家基本一片空白,事先誰都沒想到王磊能夠進入決賽,區領導覺得決賽的時候應該表示一下,到場和老父親一起看,結果當時評論說有五驚,第一驚就是進不去門,他那個樓房就是很破的,上海裡面那種供堂,它是樓房,電視的攝像進去了,燈光進不去。

安娜:它是像那種小閣樓?

韋實:對,然後進去了三位領導,結果這個攝像又進不去了,只好站在牀上拍,那你說領導來了,總得拍拍和這個老父親一塊看電視的畫面吧,發現電視很破,而且沒有聲音,領導就問他,你這電視怎麼看?老父親拿出一個收音機說我一邊看電視,一邊打開聽,這時候領導覺得這個也不太像話,只好自己打了一個手機,弄來一台彩電,結果這個彩電進不了屋,就是說你像平時沒沒無聞,政府根本就不管,甚至不知道這個選手在哪,到了家裡這麼落魄,而已經快到披金掛銀的時候,才要來給自己臉上抹粉,這種行為我覺得也反應出心態問題。

安娜:那你說這個領導當時看到這些情況,他會有什麼感受?

韋實:我覺得感受也很正常,因為畢竟那個制度就是這麼運作的,平時也只有運動員出人頭地的時候,因為這個競技體育,尤其在中國就是成者為王,敗者為寇的,成了以後有鮮花,有掌聲,不成以後,根本沒有人知道,他們被遺忘在角落,某種程度來講,運動員也太多了。

安娜:那你覺得中國老百姓對奧運是怎麼看?對這些運動員的成敗,他們是一個什麼樣的心理狀態?

韋實:到現在來講,我也在關心這方面的情況,看到各方面的帖子,大部份中國人來講,得金牌都是很高興的一件事,畢竟是好事,因為以前講東亞病夫的時候,中國人得不到金牌,到現在來講,不管你全民如何,起碼面子上是金牌很多了,而且有一些海外的人都以這個為自豪,因為好像中國有一個大國的地位,這是一類人,

安娜:也為台灣人臉上增光。

韋實:起碼就是中國人拿了很多,外國人也知道。那中間這一類就是說他還比較理智的,就是說,尤其是大陸網民,他就講金牌拿的挺多倒是挺好,可是這個錢都被拿去修場館了,我們進不去,那我全民健身,我想運動要去哪?這是一個比較理智的。再有一些,就是對這個金牌的工程提出一些質疑,我們是很系統的,就是一個社會型成一個工程,用錢來堆塑金牌,而西方國家很多是職業運動員,他自己的政府很多就不管了,他洽洽就有一個全民健身為基礎之後,各人負責自己的比賽,所以心理素質就很好,一般不會出再太大的問題。還有人覺得就是金牌投入產出的問題,就是說如果這個錢錢能夠投在比如說教育,衛生,的其他領域上,會不會更好?各種各樣的人都有各種各樣的看法,而且現在很多人一有必要兼課的時候就講,中國得很多金牌啊,我覺得這個柏林城牆到底會不會倒?比方說民主德國甚至比美國金牌都多,而東德人專往西德跑,就是有的人就說如果我們只以金牌來衡量我們是不是成功,我們這個中國好像也是可憐了一點,就是說我們本來應該比這個做得好得多了。

安娜:你覺得中國人和西方人在看待這重大比賽有何不同?

韋實:不同很大了,比如說中國運動員得了金牌以後,臉上基本上也比較木了,我們也不是批評運動員,一旦得不了金牌或者是失手了,回國第一句話:我對不起大家,還有的說我對不起全國人民,你看西方運動員得了金牌以後,有的人就哭,因為他覺得他這個已經很不容易,還有更可樂的,就美國一個運動員得了第八,他對觀眾又是笑,又是招手的,就是他真的很多人是依個人喜好參加的,所以在奧運會上得了第八還能夠笑得出來,這是看法上不一樣。

安娜:從觀眾的心態看有什不同?

韋實:從觀眾的心態,就是說我們國家更注意金牌,很多其他國家的觀眾,他2已經過了這一步了,有一些就是他喜歡這個比賽,他才去看,比如說美國現在在轉播奧運,可是還是很多人在職業棒球,他還是有他各有各的欣賞層面,在某種程度來講,奧運在我們心中的著重程度和其他國家的著重程度,好像不能完全劃一個等號。

安娜:那你覺得這個運動員如何能提高自己的心理素質呢?

韋實:我覺得心態往往和體制有關係的,比如說西方的運動員選拔了,很多就是說沒有一個統一的體制,國家舉辦選拔賽,這個完全就是誰成績好誰上,跟名氣沒有什麼關係,運動員經過了一層層的選拔,到奧運自然也就不緊張了,因為他是打出來的,他不是人為的提出來的,我們國家這個制度,如果說相對而言,從運動員的選拔上引入更多競爭,平時給它大的壓力,讓他來面對這個挫折的問題的話,我想到了比賽,自然而然成績就好起來了。

安娜:謝謝韋實。觀眾朋友們,謝謝您收看這一次的「熱點互動」節目,歡迎您繼續關注我們的奧運點評,再見。

希望您對我們的節目提出寶貴意見,並參與我們的熱線節目。
聯繫電話:1-(212)736-8535
聯繫郵件:feedback@ntdtv.com

(據新唐人熱點互動錄音整理)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給自己一個微笑
網站拍賣二手車連環騙  警方:小心上當
選手業余評委苛刻 愛看洋相成全“超級女聲”
基金經理人認為台股與港股前景略為好轉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李克強為何去三星堆 印度疫情海嘯
【有冇搞錯】博鰲論壇越來越冷 習近平言不由衷
【唐浩視界】海外餐館爆竊密 習自曝7致命弱點
【探索時分】蝙蝠俠戰艦:朱姆沃爾特號驅逐艦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