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村長張富強脅迫村民代表簽字賣地

標籤:

【大紀元3月18日訊】(大紀元記者馮長樂採訪報導)去年遼寧瀋陽市蘇家屯區紅菱鎮張良村傳出村長張富強擅自賣出集體村地,並雇用黑社會逼迫村民按手印簽約,此事引發村民強烈反彈。昨天3月17日上午11點該村長等人,在沒有事先通知村民代表開會的情況下,突然挨家叫村民代表上車,說是到區裏去開會,由於有部分代表沒有事沒有得到開會先通知,來不急前往,拉到區裏後,村長讓村民代表方知,是讓他們到這裏來簽字畫押,同意出賣村裏的80畝地的事情。簽字了的代表每人發500元現金。20人簽字。村土地辦公佈,過了半數,土地可以出賣了。村民知道這個決定非常生氣著急,稱這次會議是“黑會”,根本不代表村民意願。

600-700萬的政府撥下的資金去無蹤

據被曾經遭受黑社會毒打被非法關押目前流離失所的該村原村長劉華女士講:瀋陽市蘇家屯區紅菱鎮張良村是近郊區,附近的土地基本都賣光了,開發完了。就我們這個村的地還沒有賣,我當年一直頂著,不讓賣,我出來維權也是爲了村們的土地問題。可是現在全鎮8個大隊都在賣地,其中有四個大隊的村民都在集體上訪不讓賣地。都瘋了都在撈錢呀。我們公社書記王奎張(音)公然說,“我們不是買地,我們就是搶地,不賣就拿大批片刀砍去,不賣也的賣”。他們已經瘋狂到極點了。

在2002年12月28日,我們專門到審計署審計村裏20多年來的帳目,涉及金額達上千萬之多,其中600-700萬的政府撥下的資金,應發放到村民的水災救濟款、道路補償款等多種款項,沒有發到村民手上,也不知去向。這筆錢哪去了?村民記著這筆帳。如今老帳沒交代清楚,今天他們又盯上了村民賴以生存的土地,不擇手段逼村民賣地,真是壞了良心。
了。
村民代表告訴記者:現任村長張富強是非法選舉上來的,拿錢買的官,副省長張新鄉(音)搞黑社會把他給提拔上來的,任命的,根本不是老百姓依法選舉的。他們一上來就搞腐敗,要搜刮更多的民脂民膏,他們沒有錢花,就打起村民土地的主意,偷偷賣地,以達到滿足他們的私利的目的。

記者:昨天的簽字情形是怎樣的?請談談經過。

簽字就給500元,賣地協定有效還是無效?
村民:昨天在“黑會”上,區裏土地辦段科長說:“只要你們村裏村民代表有20%的人同意簽字,你們就可以賣地,其他的事情我們不管。”,區裏都支援賣地,要真是地沒有了,往後我們怎樣生活?村民無不焦慮。

村民代表:我作爲村民代表,我參加了這個會,區土地辦有四個幹部直接將我們村民代表拉到縣政府四樓開會,到那裏,他們啥也沒說,就是讓我們簽字,說是國家都同意賣地了,大夥簽個字,我是不同意賣地的,我覺得他們這是拉幫派簽字,好多村民代表都是不同意賣地的,可是沒有來簽字,來簽字的大部分是跟村長關係好的那些個人,都是當初被村長買通的,他們人多,20個人簽字,每人給500元。這些人是頭天晚上就得到通知了,我們這些個反對的人,正義的村民代表,都是當天中午11點,他們到家門口接人來了,才知道開會簽字的事情,是突然襲擊,好多人還沒有在家。結果他們說過了三分之二了,同意了,可以賣地了。協定生效了。我們質問村長:爲什麽不頭天通知我們?爲什麽不在我們村政府開會?不是村裏的事情嗎?爲什麽拉到外邊去?實際上,我們村裏有360多戶村民,200多戶不同意賣地。村民是敢怒不個敢言。他們不安什麽好心。貪完就,就撒手不幹了。撈吧。

20和1000是什麽比例

村民乙:他們說有三分之二的村民代表同意了,賣地協定生效了。這個村民代表他們代表誰?都是他們收買的代表他們小集團利益的代表。村民85%以上都不同意賣地,這些人都聯名簽字按手印表示不同意村裏出賣土地。你門這20個人就可以代表全村1000多人?你的簽字按手印就是代表我們的意願?哪有這樣的事情。什麽是村民代表簽字在法律上生效?1000多人聯名就不生效嗎?20和1000是什麽比例?20個人他代表得了我們1000多村民的利益嗎?這不是無理取鬧嗎?而且這個村民代表根本就是非法操作選舉出來的,村長都是非法選出來的,根本就是上頭任命的,這個賣地跟選舉是一樣的,都是他們做好了套,硬往我們頭上套,收買的形式,連給錢帶給好處,讓一部分人同意,不同意就打擊報複。軟硬兼施、抄作、暗箱操作不擇手段吧。你要不同意村長說的事情,他就象土匪一樣在大會,小會上罵你。

記者:村裏目前有多少土地?已經出賣了多少?他們急於出賣的目的?
村民:這次他們打算賣80畝地。村裏有2000多畝地。村裏欠村民的錢,想把地買出後,給村民補償一些。羊毛出在羊身上吧。他們已經瘋狂了,無論如何這個他們是賣定了。這個土地要賣給一個液化氣站。撐死這個液化氣站占10畝地,其他的就要倒賣了。就是要倒賣這個地,不然搞腐敗沒有錢咋搞?上酒店找小姐得有錢呀?

土地的利潤太大,利益也多

2003年我們原村長劉華他們,就是頂著,不賣地。這些人沒有得逞。所以他們懷恨在心,打擊報復她,省鄉鎮村都聯合起來報復她,村書記打劉華,還把劉華送到勞教所關押20多天,就這麽黑暗,壞人當道,好人難活命。村民都怕他們,當面就順從他們。他們在搞鬼。能合理合法嗎?跟他好的就早通知,不跟他們一個鼻孔出氣的就晚通知,這本身就有不可告人的目的。簽字給錢利益誘惑。有的村民代表就是糊塗。我們這裏的地原先說是一畝一萬六千元,現在有提到一畝兩萬四,可是其他地區就賣到九萬,有的達到12萬沒畝,土地的利潤太大,利益也多。

倒賣土地來添窟窿?

過去有審計署審計出來有貪污的錢,有800萬,但是真正損失的錢遠遠超過這個數目。比這個嚴重的多。很多事情村民不知道,也不可能什麽事情都寫在帳上。比如高速公路補償款,直接就沒了,95年漲大水,政府給的救災的錢,影也沒見到。那時候我們這裏是重災區呀。都讓大水給沖了。可是我們還交了公糧,農業稅也沒有給減免。後來我們才知道,哪個時候農業稅是免收的。我們都交了,交到誰手上了,查不清楚。95年的帳全毀了。原村長做的那樣好,查帳,護地受迫害,現在老百姓想起來,都覺得對不住她。心理和難受了。如果當初村民再努力堅持一下,劉華可能還能連任村長的。但他們在操控村民的選舉。現在他們就想通過賣地把這個窟窿添上。這就不合理,被貪污的錢應該是誰拿了誰還,可是政府不查不退,用這樣方式補償虧空,怎麽能犧牲集體的土地,倒賣土地來添這個窟窿?這是違法的。

現任村長張富強吃喝嫖賭

提起現任的村長村民告訴記者:這個叫張富強的村長,他家是土匪出身,地痞流氓不學無術。自己的名字都寫不好。張口罵人舉手打人。95年發大水遭難時,他偷竊國家的救災物資,把汽車的電瓶偷去賣,原本上死罪,風口浪尖上作案,有人保,就沒判死罪。這些年從監獄裏出來了,就是這樣一個有前科、胡作非爲的人他周圍有一夥人象打手黑社會一樣,背後還有人支援他,把他給舉上去了當村長,可是個禍害。自恃有錢有權,酒店呀小姐呀吃喝嫖賭,村民說他在村裏幹上兩年,全村完蛋,整個一個敗家子。他就象土匪一樣在大會,小會上罵人。就這樣的人,怎麽配當我們的村長?政府利用他,把劉華搞下去,搞腐敗。有村民提出,罷免他。罷免這個地痞村長。

土地農民有承包權,使用權,沒有轉賣權

村民丙:段科長說:不許賣地補窟窿。希望能把錢存他那裏。這不是謊言嗎?那不就是村長書記要多少拿多少嗎?我們村長和書記,這個兩個人成天不幹正經事情,在酒店裏灌,喝的酩酊大醉。他們不是村民選的。不做任何事情。我們拿著聯名單信訪,他們也不理。說什麽你們村民代表超過20%了,不舉行群衆大會也生效。他們是違法的,強行的,土地是集體的,個人只有承包權,使用權,沒有轉賣權。他們倒賣國家土地犯法。拿這筆錢補其他所需,有人又得地有拿錢,這合理嗎?我們明天打算去市里去。聯名有700-800人。

記者:不簽字的是什麽樣的人?

村民:不同意賣地。不簽字的是那些腐敗分子家屬、死黨、有地的人、得好處的人。

狗打連環,全買通了

村民說:這裏太黑暗了。我當初親眼目睹原村長劉華被黑社會毒打的場面。好人不好活。她絕不是爲了個人的私利,她維護村民利益,命可以不要,也不能賣集體的土地,可是她的下場多慘,三年了,她被逼的無家可歸,孩子就要高考了,她就管不了,孩子住學校,學習成績特好。有的時候回村裏,東家一口,西家一口的,真可憐。爲了老百姓家都給撇了。回了就抓她。你說她這麽個好人,你抓他做什麽嗎?國家現在咋著了?打人的人當官發財,被打的人是好人,結果被送到勞教所。地痞流氓當村長。我們村的這些個事情國家能給解決嗎?我們盼著快點解決,好讓俺們的劉華村長回家來,大夥現在可惦記她了。她走後村裏人都沒有了主意,也沒了主心骨。她在的時候村裏可好了。現在這個地痞村長,他家是土匪出身,把村裏搞的太不像樣了。村民知道什麽呢。很多人正在被收買,將來沒有了地,我們吃什麽呢?祖祖輩輩的就完了。現在三級政府都支援他們,我們這裏省長、市長、縣長都換了,咋形勢還沒變呢?現在沒有包公了。我們感覺沒活路了。我去過兩次北京上訪,整個一個是狗打連環,全買通了。錢是萬能的。怎麽告也告不下來,太難了。共產黨太壞了。你們新聞媒體幫幫忙吧。呼籲吧。

相關新聞
「人民大會」政府如此草木皆兵
孫家灣礦難到底死了多少人?
爲礦血刃  趙家店村民遭黑社會槍殺
如此盛世﹕礦難如麻﹐人命如草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中共回應突降調 美日艦圍觀遼寧號
【時事縱橫】英加回擊大外宣 溫家寶諷習遭禁?
【新聞看點】美日捨5G搶攻6G 聯澳建海底電纜
【重播】美前情報總監:中共為何是頭號威脅
【秦鵬直播】美日法英德史上首次軍演 目標是誰
【財商天下】中國龐氏騙局 賈躍亭的樂視帝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