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對移民問題的關注提昇

人氣 5
標籤:

【大紀元4月4日訊】(大紀元記者容宇編譯報導) 美聯社消息﹐想遷入英國的移民將不只是填好表格就行了。他們可能也必須知道一些份外的問題﹐如倫敦東區佬住哪裡﹐有多少英國家庭有養寵物﹐以及傳統的耶誕晚餐有些什麼改變。

政府正計劃設立針對移民的“大不列顛式考試”﹐這也反映出選民希望政府控制移民潮﹐以及歸化那些已經進入英國的人。

歐洲政治家們在關注移民問題﹐英國只是其中之一。首相布萊爾 (Tony Blair) 的工黨高喊著競選口號 “受保衛的國家邊界“﹐反對黨則說移民應當接受愛滋病病毒HIV檢測。在荷蘭﹐數千名尋求政治避難者等著被驅逐出境﹔而在法國﹐ 政府正仕途建立一種特殊移民警力﹔而德國政府正奮力主張控管草率馬虎的VISA申請程序。

民意測驗暗示﹐政治家所為反應了一個風行的反移民潮。但他們已處於困境中﹐ 大部份的研究指出歐洲相當需要移民來彌補人口老化以及低出生率。然而這可能是難以執行的事﹐ 許多歐聯國家失業率長期超過10%﹐福利體制負擔日益加重﹐許多人歸罪于移民。

而倫敦大學(University of London)的馬利皇后學院(Queen Mary College)移民研究中心主任安 科山(Anne Kershen) 說那樣的認知是錯誤的。“太多無知的人說英國已經有太多移民了”﹐她說﹐“(但是)假如把所有非法移民趕出倫敦﹐ 經濟大概會崩潰。”

總的來講西歐人口大約有8%是生於國外的。其中德國約是9%﹐ 英國大約8%。但是民意測驗大部份的應答者猜的數字高出許多。一份2000年的英國民意測驗指出平均預估的國家移民人口是20%。

這使移民問題成了五月舉行的英國大選的初期競選的主要議題。反對的保守黨要求對移民者做HIV以及結核病的檢測﹐ 並預估國家容許的每年人口數。布萊爾的工黨提倡以技能來選擇移民﹐ 並讓新移民學習英語並做大不列顛式測驗。這個測驗已經在執行﹐ 將以 “生活在英國﹕市民之旅”為基礎﹐作為一本給新移民的官方手冊﹐ 囊括了從諾曼的入侵(1066年)﹐ 到如何設定銀行帳號﹐ 以及付電話費。

布萊爾二月份在一場工黨會議上面對支持者的演說中隊移民問題表態強硬﹐“太多人在操作這個系統﹐而不是被操作”。一位致力於倫敦移民史的董事蘇西‧欣斯(Susie Symes) 說“移民被認定是一個社會的負擔已不是一個新了”﹐ “無論從法律﹐ 社會﹐以及經濟角度講﹐這一個的國家–一個歷經了2000年移民歷史的國家﹐但那卻沒有能夠被認同為我們國家的特點。

“當三百年前法國難民涌入時情形很緊張﹐(當時的)下院議員會站起來說‘我們應該把移民趕出國門’”她指的是在17世紀時﹐法國新教徒從迫害中逃離。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 大規模的移民湧入歐洲﹐ 如土耳其人來到德國協助重建戰後殘破的國家﹐ 數千名來自英國殖民地的工人﹐ 許多戰爭抵禦德國納粹黨的老兵 – 回到祖國來尋找更好的人生。 其他像是從前殖民地阿爾及利亞以及印尼來的人則回到法國和荷蘭。

2001年9月11日的恐怖攻擊 – 以及2004年3月11日發生在馬德里造成191個人喪生的火車炸彈事件 – 刺激了歐洲人長期以來對置身其中的外國人的恐懼。 去年秋天一份針對25﹐000名歐盟居民所做的民意測驗中發現﹐ 54%的應答者不同意歐洲需要移民。 然而43%的應答者則表示同意。

經濟學者認為歐洲需要移民。 人口逐漸的老化﹐ 出生率下降。聯合國的一份研究估計﹐接下來的45年﹐ 歐洲需要每年160萬的移居者來維持目前水準下的工作力在英國﹐ 飯店﹐ 醫院﹐ 酒吧﹐ 工程地點以及農園皆倚賴移民工人來做這些艱難但是低薪的工作。這在許多歐洲國家是一樣的事實。

每年有數千個來自像是阿富汗(Afghanistan)﹐ 伊拉克(Iraq )﹐ 索馬利(Somalia )等國家的移民者嚐試進入歐洲。 搭著超載的船隻越過直布羅陀海峽來到西班牙﹔從土耳其越過愛琴海來到希臘群島﹔從阿爾巴尼亞(Albania)越過亞得里亞海來到義大利﹔撘載於貨車後方來往於法國和英國之間的英倫海峽海底隧道。

在歐盟﹐ 來自相當貧困會員國的移民對富有的國家而言是一個逐漸升高的擔憂﹐ 儘管聯盟享有勞工和產品的廣闊自由市場之名聲。去年﹐ 15國聯盟承認了10個新會員國﹐ 大部份是之前窮困的中東歐共產國家。 小報報導將有自東方的數百萬移民﹐這使大部份的國家對來自新會員國的工人提出了限制的規定。

在25國歐盟間的移民協調策略正緩慢進行著。 歐盟部長正思索一種美國式的“綠卡“體系﹐來吸引有技能的移民者﹐並於去年同意在2010年之前設立一個一般避難所以及移民政策。

但是橫跨整個歐洲大陸﹐極端民族主義黨派﹐ 像是比利時的法蘭德斯人聯盟﹐以及法國的民族陣線已經在民意測驗中利用對於移民和難民上升的潮流造成的恐懼而獲利。法國的民族陣線的帶領人強‧馬億 (Jean-Marie Le Pen)﹐在2002年的總統大選贏得了同總統席哈克對陣﹐ 震驚了全國。 他六度被判因種族主義或反猶太主義而有罪 – 較最近的一次是二月份的時候﹐ 在一份報紙採訪中﹐ 他說成長中的回教人口意謂著很快的法國人將會低下他們的頭﹐眼也不抬的走在人行道上。

當溫和派人士避開對外國人無理仇視的語言時﹐也附和了極右派。它們認為要阻止反外國人浪潮﹐就必須採取嚴厲的政策來阻止非法移民﹐並停止移民向最慷慨的地主國購買“政治避難”。

布萊爾最近說 “除非我們有嚴格的控制﹐否則我們將無法保持我們感到自豪的包容性。”在法國﹐ 中心偏右派的政府提議建立一個移民政策強迫停止移民進入國家。 在德國﹐ 上個月一個設計來鼓勵更多高等級移民的新移民法正式生效。新進來的人必須上官方的德語課以及公民課﹐ 或冒著可能失去政府補助金的風險。在荷蘭﹐五個人中就有一個人是第一或第二代的移民﹐ 一份反移民的傷感浪潮被十一月謀殺引起–一個是激進的回教徒刺殺影片製作人陶‧梵高(Theo van Gogh)所做。

荷蘭的右派政府已經實行政策來威懾移民﹐包括急劇調升簽證費用﹐外籍婚姻的限制﹐ 以及義務的課程。 政府已宣告在2007年夏天以前將驅逐26000名被拒絕的尋求政治避難者出境。丹麥也一樣﹐ 在2002年時緊縮了移民法﹐使外國人更難取得居留許可﹐並且把想帶配偶過來的移民最低年齡從18歲提高到24歲。上週﹐ 新當選的首相安德斯 佛 拉斯牧森 (Anders Fogh Rasmussen)說“其他國家已經跟進﹐而且也將步我們的後塵”

薩西克斯郡大學(University of Sussex) 的政治科學教授 莎密 沙卡(Shamit Saggar)研究對歐洲移民的看法﹐ 說反移民情緒將持續在許多歐洲國家支配控制政治。但在英國情況更錯綜複雜。 她說“大體上移民已經在國內更廣為受歡迎了﹐ 然而民意測驗顯示許多人對未來的移民懷著敵意﹐ 他們大致上對過去的移民感到樂觀。 因為已經習以為常了。”(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因應人口老化  日本邁向接納非技術外勞
冰島吸引移民遠離塵囂
南澳拘留中心外暴力衝突示威活動16人被捕
澳洲移民律師強烈批評新移民法案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拜登後院起火?開除福奇成熱詞
【十字路口】北京五計襲美 中共家族決戰?
【時事縱橫】川普人氣超夯 臉書遭群攻認慫?
【解密時分】殉爆之王——蘇式坦克T-72
【財商天下】污染王變身環保王 中共奪氣候霸權
【十字路口】透視共產黨:謊言謀霸5套騙術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