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景端﹕中共邪教的三大特徵

在“聲援百萬中國同胞退出中共”餐會上的發言

人氣 5
標籤:

【大紀元5月2日訊】我主要想講兩個問題。我們大家有的時候對中國人﹐特別是大陸的中國人很灰心。因為跟他們講事情的時候﹐他們好像很不願意聽﹐或者是不願意理解。我作為一個精神科醫生﹐想給大家一點樂觀的建議。中國大陸的人處在一個非常非常特殊的環境中﹐一個完全處在邪教控制下的環境。

有個美國人到深圳去﹐跟朋友在一起吃飯﹐這些朋友都是比較富有的中產階級。吃飯的時候﹐他就談了一個最禁忌的問題﹐就是法輪功問題。大家談得熱火朝天﹐都表達了對法輪功的同情。這個美國人感覺很好。第二天他請另一桌中國人吃飯﹐吃飯的時候他又把這個話題提出來了﹐結果大家嚇得一句話都不敢講。他就很不明白﹐這兩桌人到底有什麼區別﹖後來他想明白了﹐第一天是在包間裡吃飯。

共產黨在控制中國人的精神當中使用了三個手段。第一個手段是宣傳﹐就是洗腦。拼命給你灌﹐謊言重複千遍就成了真理。但是中國人都不傻﹐就是灌一千遍﹐他們也不會相信的。那就需要第二個手段﹐就是把你所有的生活資料﹐生存的基礎﹐社會的關係全都給你控制起來。讓你住的房子沒有﹐看病的權利沒有﹐連親戚朋友都讓你沒有。這基本上就把百分之八十的人卡住了。還有百分之二十的人不怕﹐那就用第三個手段﹐從肉體上消滅你﹐讓你根本不存在﹐這就是恐怖手段。人一生下來都有求生的本能﹐在這樣的條件下﹐只有極少數﹐極少數特殊材料製成的人﹐才敢於不相信它。這三個手段一起作用的時候﹐對人的精神將起什麼影響呢﹖

每個人生下來都是有良知的﹐有良心的﹐至少我相信這點。當他們看到別人受欺負的時候﹐同胞被屠殺的時候﹐他們能不動心嗎﹖人心都是肉長的﹐所以心都會動。可是心一動會帶來什麼後果呢﹖他自己的生存都會受到危害。在這種情況下是非常痛苦的。在這點上我們對大陸同胞要有同情心﹐哪怕他們不能理解我們﹐不願意替我們說話。因為他們沒有選擇。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只能做一件事﹐就是去相信中共的謊言。只有這樣﹐他們的內心才能得到一種暫時的平靜﹐才能在那樣的環境下生存下來。

所以我們對大陸同胞一定要同情﹐要樂觀。即便是他們跟你辯論的時候﹐我們都應該知道﹐這不是他們的選擇﹐是中共強加給他們的。這三個手段加在一起﹐就是邪教的特徵。什麼是邪教﹐什麼不是邪教﹐既不是一個人有信仰﹐也不是一個人崇拜誰﹐更不是一群人去相信另一群人所不相信的東西﹐這些都不構成邪教。邪教就這三條。第一﹐損害人類﹐損害人的利益﹐藐視生命﹔第二﹐控制人的生活資料和生活權力﹔第三﹐用恐怖手段控制人的精神。這就是為什麼中共是徹頭徹尾的邪教。

第二個問題﹐徐文立先生今天講了一句話﹐令我非常感動。他在談到自己將來有什麼樣的抱負時說﹐希望能在中國推動制定一部憲法﹐而制定這部憲法的人﹐是不應該有政治訴求的人。只有這樣的人在制定中國憲法的時候﹐才能充份考慮到中國人民的利益﹐考慮到中國的未來。他自己就願意做這樣的人﹐而不是將來去競選什麼總統。

我很感動。剛纔凌鋒先生談到法輪功學員好像能做成一些其他朋友做不成的事﹐其實我不這麼看。作為一個人﹐都是有個人利益的﹐都是有考慮的。徐先生的話提醒了我﹐就是為什麼法輪功學員能一步一步地做下來﹐做成一些事。恰恰是法輪功學員沒有政治訴求。正如老子所說﹐無為則無不為。因為我們沒有政治上的企圖﹐所以我們什麼都能做﹐什麼都會做。

特別感謝非法輪功學員的人士﹐他們的奉獻﹐他們在推動中國的民主運動當中所承受的﹐在某種意義上講﹐比我們還大。正因為我們有一些無所求的東西﹐所以我們就沒有什麼壓力。他們肩負着重要的使命﹐將來中共垮臺了﹐正是他們﹐將對中國的未來承擔起重大責任。(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全美醫保欺詐大掃蕩 紐約兩華人在193名被告中
莊文怡社區會 西人居民抱怨86街髒亂差
紐約市府恢復圖書館預算 週日可望重新開放
布碌崙火災四人受傷 鋰電池又是罪魁禍首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