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監視居住令袁氣暈 陳光誠案週五宣判

【大紀元11月30日訊】(自由亞洲電台記者丁小採訪報導)陳光誠的妻子袁偉靜星期二被警察傳喚後神志不清送院後,星期三在醫院接受記者的電話訪問談傳喚事件。警方向袁偉靜發出監視居住令,當事人譴責不合法。另外,律師星期三接到通知陳光誠案將於本週五宣判

陳光誠的妻子袁偉靜星期二被沂南縣刑警大隊帶走傳喚,八個多小時後被扔在東師古村村口地上。其後一直慟哭不止,神志不清,當晚被家人送往蒙陰縣孟良崮醫院。她第二天下午接受記者的訪問時說—-

袁偉靜:「我哭的那個時候還不是很清醒,因為我昨天病了,也許是讓他們氣壞了,心口和肚子非常地疼,幾次叫他們給我看病他們都不給看。他們在公安局沒有打我,在路上拽過我的衣領。只是他們說的話非常氣人,我都不想回憶他們的那種無賴。

因為這個開庭他們可能感到對他們很不利,正好律師想把我帶回北京簽署一些東西(指控公職人員),他們可能也很恐懼,這種壓抑他們都發在我身上。」

記者:「醫生有沒有說您的症狀是什麼原因造成的?」

袁偉靜:「醫生大概意思說我是由於精神的壓力,和氣憤過度造成的(疼痛及暈倒)。我現在頭腦還不是很好,胸口也不大舒服,只是小肚好了些。」

袁偉靜在被送回村時,在車上已是半昏迷狀態,仍然受到辱罵,更曾經被放在半路地上,長達兩個小時再抬上車送回村。

警方在星期二傳訊時,還給了袁偉靜一份監視居住通知書,現在律師手中。星期三下午正在回北京途中的律師李方平對記者說—-

李方平:「這監視居住通知書就是說她仍然會失去自由,最長會達到六個月。」

袁偉靜表示這個通知是令她非常氣憤以至暈倒的主要原因之一,她說—-

袁偉靜:「我說你們非法軟禁我15個月了,你們解釋清楚。他們就很無賴地說,你有什麼證據說我們看著你,就是這樣所以可能到最後他放我走的時候就給我一個監視居住通知書。所以我昨天就很憤恨,不開通知你們看著我,開通知你們又看著我。

他就是口頭告訴我,監視居住是東師古村,不准我出村子,不經他們允許,不準會見任何朋友,不准外出。他就說我涉嫌故意毀壞財物,聚眾擾亂交通。他們給我這些都應該是非法的,因為如果我是光誠的同案犯就應該一起被審,現在不但沒有我還作為證人出庭,同案犯不可以作證的。

這個監視居住通知我覺得法律上講是無效的。但不管有效無效,他還依然這樣,現在我在醫院裡,還是有那麼多人看著我。」

而原本星期二傍晚已經坐車回北京的律師李勁松、李方平以及法學博士滕彪,晚上接到袁偉靜出事的消息,立刻在濟南附近下車,趕往孟良崮醫院探視。直到早上十點袁偉靜稍稍平靜,瞭解了基本情況後才離開,下午2點坐車回北京。滕彪在車上接受記者訪問時說袁偉靜身處的地方依然氣氛緊張—-

滕彪:「我們非常沒有安全感,因為孟良崮醫院附近有很多人在監視跟蹤。至於整個過程中的違法行為,我們肯定要起訴控告。」

袁偉靜自去年八、九月起與丈夫陳光誠一起被軟禁在家,至今超過15個月。陳光誠3月被官方綁架,六月以故意毀壞財物罪,聚眾擾亂交通罪正式逮捕,以及其後的審判過程中,仍處在軟禁之中的袁偉靜努力不懈地發出聲音,要求丈夫的無罪釋放。

陳光誠的律師李方平下午四點接到法院電話通知,該案將於本週五早上八點半在沂南縣法院宣判。律師們表示,屆時他們會再回臨沂。

(據自由亞洲電台錄音整理)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陳光誠案重審在即律師卻被擋村外
陳光誠案重新開庭 三辯護律師勘現場遭阻擋
陳光誠重審案 律師退庭抗議證人被綁架
陳光誠案重審質辯有力律師退庭抗議證人失蹤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中共回應突降調 美日艦圍觀遼寧號
【時事縱橫】英加回擊大外宣 溫家寶諷習遭禁?
【新聞看點】美日捨5G搶攻6G 聯澳建海底電纜
【重播】美前情報總監:中共為何是頭號威脅
【秦鵬直播】美日法英德史上首次軍演 目標是誰
【財商天下】中國龐氏騙局 賈躍亭的樂視帝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