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昆明市收譴站 一座人間地獄

人氣 2
標籤: , ,

【大紀元2月26日訊】 本文講述的是1998年2月19日至3月20日我在昆明市收容遣送站真實的可怕的經歷。在98年的年底我寫好了這篇文章。在99年的4月17號,因為在我的包裡發現了這篇文章,我被帶到了蘭州市公安局城關分局的政保科(兩年後我去那裏找人,政保科已改名為政保大隊),從那天下午的四點多到次日的凌晨我被兩個人輪番審問,各做了長達十幾頁的筆錄,每頁上都要我按了多個指印。直到99年的5月5號,我才被放了出來。後來我回到家裏,聽父親說,4月17號的晚上半夜三更,當地派出所的幾個人幾乎將我家的大門抬開,索要一千元的贖金。

往事不堪回首,隨著雲南省一些貪官的落馬,以及收譴制度的瓦解,如今本文才有機會浮出水面。不知今天的昆明市救助站是否還依舊?畢竟有報道的有積極變化的收譴站還是極少數。(或許我沒有看到所有的極積的報導,但對於每天看電視新聞、讀報紙、上網的我來說,我相信我漏掉的報導是不會很多的)

雲南省是一個有豐富旅遊資源和五光十色民族風情的地區。每天都有許多外國友人來到它的省會城市昆明,而每天有許多失業的人來到昆明謀生。這些失業的人大多衣衫不整,目光茫然,當局視這些人為風景上的污點,為保全面子而犧牲他們的自由。

那是在98年2月19號晚上9點多,為找工作而忙了一天的我,剛躺在北京路街邊的長椅上,可誰知禍從天降,就這樣被送到昆明市收譴站。昆明市收譴站的大名以前我早就聽說過,可看了電視上那麼多關於彩雲之南的宣傳,我還是去了,只是天不隨人願。一進去身上所有的錢和值錢東西都被以安全檢查的名義洗劫一空,然後被送進「閒人隊」,在被問過為甚麼來昆明,來昆明多長時間等問題後,年輕人就被送進「勞動隊」做強迫勞動,其餘的人則被繼續關在「閒人隊」。

在「閒人隊」裡面,大多都是些老弱病殘。每間「牢房」裡都塞滿了人,有時候在不到20平方米的房間裡竟塞下上百人。有一次一個雙腿殘疾的人想小便,可便桶在屋角,地上坐滿了人無法爬過去,後來經過人們的勸說,從人們的頭上爬過去才得以方便,在這之前他已憋了近一個小時,我知道他是不想從人們的頭上爬過去。這些「閒人隊」的隊員通常要被關幾十天,每天兩碗米飯加一點青菜。每天午飯後通常有一個被稱為「管教」的警察給「閒人隊」的「隊員」上一小時法律課,一想起這些往事就覺得太可笑了,是一個罪犯在給一群無辜的人上「法律」課呀!

在「勞動隊」裡面,要換上一身稱之為黃皮的衣服,好的衣服都被那些打手據為己有。「勞動隊」的隊員每天三碗米飯加一點鹹菜或青菜。每天到開飯的時間你 會看到數百人剛從建築工地回來,渾身上下都是泥或土,一擁而上搶飯碗的情景。剛進來的晚上睡在牢房裡的水泥地上,其餘的睡在牢房裡的水泥檯子上,數十人擠在不到20平方米的房間裡,「不老實」的晚上要睡到馬桶邊。舖蓋卷裡全是虱子和傳染性皮膚病的病菌。每間「牢房」有兩個「班長」,每兩間「牢房」有3至7個「帶班」和一個被稱為「管教」的警察,這個警察負責帶他所管的「隊員」去建築工地。我在裡面的時候,這樣的「管教」共有五個。從這些「班長」到「管教」都是打手。他們強迫「隊員」去建築工地做沒人願做的重體力活,比如說從幾十深的基礎坑裡往上用背兜背泥巴,踩著小木條從垂直度超過70度的幾塊木版上上到地面後還要跑步前進。我曾看到一個少年背著滿滿一筐泥巴,搖搖晃晃,突然失去重心,太陽穴的位置一下碰到一個突起的鋼管上,頓時頭破血流,不省人事。幹活稍微慢一點 就會招來警棍和腳踢,不小心摔倒也會招來一頓暴打,通過加快幹活的速度,「管教」可以從工地老闆那裏得到更多的私人利益,這從「管教」每天從工地老闆那裏得來的雲南省的高級香煙就可以看出。打手們分佈在工地四周以防止「隊員」們逃跑或私自於外界聯繫。「勞動隊」的「隊員」們陷入了深深的苦難中,但也有人不惜用生命的代價來換取自由,再我呆在裡面的期間,就有一個少年因為逃跑而被活活打死,過了幾天又有一個小伙子因為逃跑被打成雙腿殘疾。這些打手最多被關15天禁閉就沒事了。死者的家屬會接到一個領取骨灰的書面通知,另外還要交納骨灰存放的費用。當然,死者的家屬是永遠也不會知到真相的。「隊員」們要干多久才能自由呢?整整三個月。可是大多數干了100多天還在干。收譴站聲稱讓你幹活是為了讓你掙回家的路費,可三個月以後,最遠的比如說黑龍江的,只能得到不到300元人民币,最近的,比如說雲南省昭通地區的,只能得到8元錢。而收譴站從工地老闆以及其它方面得到多少錢呢?

還有另外一個瘋狂斂財的路徑,收譴站可以在任何時候放人,當然贖金最底是100元,最高是2000元。派出所每送過來一個人可以從收譴站得到50元。在金錢的刺激下,派出所瘋狂地抓人,在三天之內可一送過來3000人,這3000人中有的是工人正在上班,有的是剛到昆明的旅客,可是禍從天降,即使甚麼證件都有也沒用的。這3000人中也有窮兇極惡的犯罪嫌疑人,這些犯罪嫌疑人到收譴站後,要麼充當打手,要麼被同夥很快贖出。

昆明市收譴站位於昆明市的西北,離黃土坡汽車站很近,也叫做黃土坡收譴站,黃土坡的大名在下層如雷貫耳。當你流連在世博園的花叢裡時,你有沒有想到眼前的美景是用成百上千人的自由甚至生命換來的?你有沒有想到昆明市那一座座高樓,一條條道路建設中間的一些環節?你肯定不會想到那些徘徊在生死線左右的「勞動隊」的隊員。你有沒有想過在昆明這座美麗的城市下面有一座人間地獄?靠近這座人間地獄,你或許會聽到裡面傳出的 「救命!救命!救命!」的聲音。類似的收譴站在當時的中國還有很多。不知道現在那裏怎樣?

楊烈 2006 02 26(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阿哲說故事】天堂與地獄
中國法制教育基地大揭秘(一)
詩:天威
自慚形穢做蠢賊 垃圾政權末日近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董經緯官媒露面?武毒所連爆醜聞
【拍案驚奇】遭威脅再抓百人 蘋果最後社論火了
【財商天下】三萬重兵入京?美籲重金賞投誠
【秦鵬直播】蘋果絕唱感動華人 中共刪基因數據
【新聞看點】武漢多種病毒早傳播?NIH為何刪資料
【有冇搞錯】中共的「土豬拱白菜」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