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一杵:米氏多行不義必自斃

楚一杵

標籤:

【大紀元3月15日訊】3月12日,前南聯盟總統米洛捨維奇(以下簡稱米氏)在海牙監獄裡,為了得到一張到莫斯科的單程機票故意服錯藥物,從而導致心肌梗塞結束了他罪惡的一生。按照宗教的說法:他走了,請上帝寬恕他!但是在巴爾幹地區、在世界人民面前,他的罪行不可饒恕,他的死,只能是逃避了審判與懲罰,按照中國老祖宗的說法:他是多行不義必自斃!

現年六十四歲的米氏被世界人民稱為「巴爾幹屠夫」,他是冷戰時代結束後的瘋狂民族主義者,為了實現「建立大塞爾維亞」目標,米洛塞維奇針對克羅埃西亞人與回教徒展開「種族淨化」,身為塞爾維亞的總統與南斯拉夫的領袖,米氏利用手裡控制的國家媒體激發塞人的熱情,打壓異議份子,並決心將克羅埃西亞人與回教徒人斬草除根,在克羅埃西亞、波士尼亞與柯索伏發動一連串殘酷的大屠殺,他一手煽動了巴爾幹衝突情勢,造成至少二十五萬人死亡,高達三百萬人無家可歸,南斯拉夫經濟全面崩潰。

一九九九年,米氏下令鎮壓柯索伏的阿爾巴尼亞裔人,各地不斷發生的示威抗議與罷工浪潮,讓米洛塞維奇爭取連任更為艱辛,各種參加競選的手段都無法發揮功效,在國院社會監督之下的選舉中,他敗給柯斯杜尼查。競選失敗後,米氏表面上承認失敗,並於2000年10月7日做出了「請辭」的表面行動,但是,行動上並不這樣做,他不擇手段地煸動民族情緒、製造民族仇恨,並親自導演了克羅埃西亞與波士尼亞戰爭爆發,他的「種族淨化」以及隨之而來的北約十一週轟炸,成為二十世紀戰爭的絕響,六個月後,米氏因涉及濫權與挪用公款,在貝爾格勒的住所遭到逮捕;米洛塞維奇一度頑強抵抗,最後在警方持槍抵住他的頭部,揚言要擊斃他後才束手就擒。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八日,米洛塞維奇被移交海牙國際戰犯法庭,在先後五年的審判中,他態度強硬,死不認錯,國際戰爭法庭傷透了腦筋。

自從巴爾幹流血衝突爆發以來,中共控制的媒體從未全面、如實地報導事情發生的真相,更多的片面報導將米氏描述成為民族英雄、敢於與西方作對的鬥士,從而混淆了人們的認識,誤導了中國民眾對米氏所作所為的全面瞭解。

米氏在海牙國際戰爭法庭去逝後,中國官方的媒體添油加醋地進行報導,一方面對米氏的死因持懷疑態度,另一方面歪曲事實真相。現任海牙聯合國國際法院中國法官助手史濟元大放厥詞。他在接受採訪時說:「前蘇聯解體及其陣營瓦解後,中、東歐諸國紛紛倒向西方,唯獨南斯拉夫仍在維護獨立並在政治上親近俄羅斯,被美國和西方視為在節制俄羅斯過程中的『眼中釘』而必須除掉。美國等西方國家為了打擊以米洛捨維奇為首的塞爾維亞族,支持穆斯林族、克羅地亞族,並介入南國內戰,成立聯合國前南國際法庭以反人類罪來起訴並審判米洛捨維奇等前南國家領導人。」他對米氏的惡行,簡單地解釋為是西方的「眼中盯」,他對米氏所製造了民族仇恨解釋為「支持穆斯林族、克羅地亞族」。

對於嚴格認真的審判程序,這位海牙聯合國國際法院中國法官法官認為「程序繁雜」:「審判程序相當繁雜,任何一點指控都需要當事人作證,而對當事人的作證還要別的當事人對其作證。為了對作證證明,還需要去現場核對,整個過程相當複雜煩瑣,耗費驚人。」對於法庭審判是否公正,這位法官信口開河地說:「這一點是毫無疑義的,法庭完全就是西方的政治工具。從法庭的人員配備到經費劃撥都是聯合國中其他機構所無法比擬的,要知道,聯合國前南國際法庭只是安理會下屬的一個臨時機構。」似乎在他看來,只要實行中國法院的所謂「簡易程序」,就不會造成米氏死於獄中了。

最後,他大發感慨說:「法院、法官,顧名思義代表著公平、正義,但就一個干涉別國內政的法庭來說,其正義性、公平性不能不引起質疑,充其量其正義和公平只是體現在表面上。對米洛捨維奇的審判,在未審之前就已經定性為反人類罪,能說法官所謂的獨立是非常獨立嗎?」

由於代表官方的媒體及中共禦用文人誤導性宣傳,再加上南聯盟大使館被炸事件,從而激發出中國人最為原始的民族情緒與仇恨,混淆了中國民眾的認知觀念,米氏「不幸」去逝後,很多網民認為米氏是「中國人民的朋友」,是心目中的「英雄」。

有一位愛國憤青在新浪網上寫道:「米洛捨維奇不愧為鐵托的共產主義事業接班人,他不畏強權,堅持自己的共產主義信念,中國人民將永遠支持你, 你是南斯拉夫人民的好兒子。」有一位熱血青年在網上寫道:「他生的偉大,死的光榮,他死了,倒在了北約和美國佬無恥的陰謀下,但他成了一個巴爾幹的強人,成了南斯拉夫的民族英雄,成了塞族人民偉大的領導人,他將永遠活在人民心中。」

還有一位富有激情的網友作詩一首,他寫道:「怎麼?一顆鋼鐵的心臟停止了跳動?/怎麼?一縷倔強的幽靈升上了天空?/米洛捨維其啊/你來到人間,讓大地震撼/你回歸天堂,讓眾生嗚咽/米洛捨維其啊,/你不是邪惡,更不是暴君,/你是巴耳干半島上的雄鷹/你是塞爾維亞民族的驕子/你是共產主義運動的巨人!」

看到這些單純而無知的思想認識,筆者深感無奈與痛心——為我的同胞被矇騙、被誤導後不能自拔而無奈,為我的國民被愚弄、被黨魁流毒「強姦」後的思想觀念扭曲而痛心。

歷史的真實性是不容扼殺的,正義必將戰勝邪惡,春秋時期莊公一席話就是明鏡:「多行不義必自斃,汝可拭目以待。」 (2006-3-14)

大紀元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楚一杵:中國面臨「四農」問題的威脅
楚一杵:劉賓雁留給我們的遺產
新華社報導汕尾血案與六四慘案如出一轍
楚一杵:當局採取暴力鎮壓的後果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五中會場突增軍警 美提前投票火爆
【珍言真語】王岸然:川普借「硬盤門」助選
車評:美式豪華轎跑 2020 Cadillac CT5-V
【重播】川普新罕布什爾州演講:空軍一號故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