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導:警惕中共之垂死掙扎

--蘇家屯是中共之垂死掙扎的最新里程碑 垂死的中共比稀特勒還稀特勒

北導

標籤: ,

【大紀元4月2日訊】貴州平塘掌布河谷從天而降的巨石,從中裂開的六個大字,筆力雄琿,對於善良人是喜從天降,人人奔走相告,對於中共的鐵桿黨徒們則是觸目驚心,個個啞口禁聲。天要滅中共,已成家喻戶曉的事,中共要員都在悄悄地做善後準備,而那批作惡多端在第一線,又似乎注定要當替罪羊的邪惡之徒則變本加厲地喪心病狂,海外的長期潛伏特務也紛紛出籠,法輪功在美國的技術總監—華裔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普林斯頓大學教授崔琦的得意門生李淵被毆打致重傷,香港大紀元印刷廠被砸,日本,台中部的大紀元辦公室計算機被盜,大陸又爆出瀋陽蘇家屯秘密集中營的新聞:6000名法輪功學員,從東北各地區秘密向這裡集中,有四千多人已被活剖活殺,取走心臟腎臟眼角膜等器官,活人被醫生活剖,活剖至死,然後不管死活送進焚屍爐,這樣的惡行創人類文明史之最,是可忍,孰不可忍?說中共比稀特勒還稀特勒難道有何不對嗎?!……若不是有人擔心事後被滅口而出逃,中共依舊還可以黑箱作業黑到底。

一位老華僑對我說,語帶愕然,「真沒想到共產黨會變成這樣」,筆者認為,他講錯了,不是變成這樣了,中共歷史上一貫如此,現在只不過是把幕後的邪惡行徑搬到了幕前,正如中共軍方發言人遲浩田所說,中共絕不自動退出歷史舞台,怎麼也得掙個魚死網破。有些人以為當權的目前不是他,核叫囂只是個別人的極端想法。又錯了,中共在另外空間裡本屬於獸類,根本沒有人性,死前豈有善罷甘休之理。

有人寄希望於胡錦濤,希望他成為戈爾巴喬夫第二,立下千秋功業,—-但願如此,從曾慶紅為首的太子黨不理睬胡之政令看或許有一線希望,然而種種跡象表明,似乎胡無此魄力,原因是缺少雄才大略,非常時得有非常手段,目前軍方似乎不太服從這樣一個從共青團中央靠救了鄧樸方一命而被欽點上來的角色,雖然據說過目不忘,卻缺少創見。政治上尤其缺少創見。從其當年鎮壓藏人的經歷來看,到也是個心狠手辣的角色,只怕他也因黨文化的多年薰染,沾染了共產黨的流氓脾氣:欺軟怕硬,缺少那種臨危不亂,當機立斷的將帥氣概;因黨文化的束縛,缺少那種以少勝多,出奇制勝的智慧。

中共鐵桿黨徒的惡行,因整個社會的道德風氣下滑而能猖獗一時,現在它的同盟軍也降到了統戰對象的地位,廣東汕尾,中山村,中共武警槍殺農民就是鐵證,靠一白毛女就能騙幾百萬炮灰的日子早已一去不復返了。兩會會場外圍軍警便衣密佈,超過了往來的遊客,似乎也是史無前例,其實領袖赤膊上陣就證明,滅亡的威脅在中共領導人心理一直沒有解除,毛澤東因不願死前下台而赤膊上陣發動文化大革命,鄧小平在怕中共撐不住時赤膊上陣,下令六四屠城,江澤民是又害怕又妒嫉,力排眾議,親自發動了對法輪功的鎮壓,到胡錦濤這裡,只剩下保鮮的份了。—-共產黨員根本不相信共產主義的鬼話,重溫黨員入黨的誓言又有何益?徒造笑柄耳!保鮮活動中笑話百出,但過場還是要走。以往中共黑箱作業,老百姓斥之謂老鼠蟑螂之行,保鮮之舉,在目下尚未退出中共的黨員群落裡也遭人心煩,成了碰壁蒼蠅之嗡嗡,淒勵抽泣,正讓當年的老毛說中了,袁紅冰先生稱老毛為帝王詩人,不管做甚麼壞事,總是語帶詩意,他的狂妄贍語竟應在他的第三代接班人身上,現代詩人黃翔的『亡共者胡』恐怕真要一語成鑯呢。

縱觀整個共產主義運動,從發生發展到覆滅,頗有戲劇性,從共產幽靈在歐洲上空遊蕩開始,到中共竊取政權,可謂一路順風,中蘇同盟互助條約簽定,『東風壓倒西風』的口號喊的震天響,可算是共產帝國的全盛時期,全盛時期共產王朝的版圖堪與蒙古王朝比擬。當時蘇共一句話,英國乖乖地從埃及撤軍,之後便開始走下坡路了,中共策動的印尼共產政變失手,艾地被殺,老毛真掉了幾滴眼淚,之後波蘭出現了團結工會,匈牙利出現了悲多菲俱樂部,捷克斯洛伐克出現了布拉格之春,南斯拉夫似乎走的更遠,東歐的自由思潮因中共的力主蘇聯出兵干涉被鎮壓了下去,但是美國出現了里根總統,他抓住了共產主義體系的致命弱點—窮!是他的智慧,硬是把蘇聯拖進了那場矌日持久的冷戰軍備競賽,拖垮了蘇聯的經濟,是他的遠見卓識及鐵腕助成了東歐的多明尼骨牌效應和蘇聯的解體,戈爾巴喬夫的出現只是歷史的必然。中共在那次風潮中奇蹟般的存活下來,然而共產主義的旗幟是不得不放棄了,蘇共這只死豹的皮被中共繼承過來,中共痛下思痛,元老們怒斥那些當時希望在體制外改革的太子黨徒,把各國共產黨倒台後太子黨們的境遇,錄成錄像帶,給那些元老們寄予厚望的年輕人反復播放,終算暫時穩住了陣腳,長安出現了邵雍所說的『最佳秋色』,然而這秋色中又出現了法輪功精神運動,元老們對於這一精神運動大多數認可,唯邪教掌門人江氏說,中共會因此而亡,錯誤決策終於因江氏赤膊上陣,而付諸實際運作,中共這架專政機器,全面開動起來,以空前的規模,抓捕打壓洗腦酷型株連,甚至活剖活殺,活人送進焚化爐,無所不用其極,就這一點而論,中共今日之邪惡已超越了當年的納粹,蘇家屯已超越了當年的奧斯維辛集中營,奧斯維辛集中營中的納粹黨徒只不過是從死屍身上摘取金牙,中共黨徒是從活人身上摘取器官!中共提供活腎優質服務之速度創世界之最!—只腎需要兩天!由此可見中國大陸的人權狀況!

與此相輔的全民動員,始於天安門自焚偽火,繼而又有精神病患者傅怡彬血濺西城樓台,甚而出現了捕風捉夢文學,黨文化在鎮壓法輪功運動中達到了其歷史顛蜂,400多篇SARS文學更顯現代黨文化之精彫細刻。

值得深思的是中共在蘇家屯表現出來的瘋狂於當年的納粹黨徒們的相似性,他們在瘋狂地,不擇手段地斂財!今天他們對法輪功學員下手,明天你就難保他們不對其他無辜的人下手,他們是一幫沒有道德底線的獸類。這種瘋狂性應當引起主流社會的注意:你能說張伯倫們對於稀特勒的幻想與二次大戰的災難無關?今日之中共與當年的納粹相比,是一個用核武器武裝起來的,掌握了現代科學技術的瘋人集團,它既有發動三次大戰的動機又有發動三次大戰的實力,全世界的金融巨頭們是不是應考慮向伊森葛特曼先生學點智慧,在妖艷的蒙古妓女懷抱中迷醉的代表們是不是該清醒一下,檢驗一下投資的初衷,通商果然能改變一切?能改變狼的本性?你們餵肥的可不止是一頭中山狼呀,中共大陸的人權狀況確實是每況愈下呀!你們幫助中共建立起來的網路警察系統可是在破壞自由市場經濟繁榮的基礎呀!

有趣的是,中共的黨文化,以及由它驅動的2000家報紙,200家雜誌,上百個電視台竟然不敵一份《大紀元時報》,《九評共產黨》之理論威力以催枯拉朽之勢,引發了退黨大潮,因九評之長篇大論,邪教的帽子飛到了中共頭上,中共在海外收買的眾多華文媒體,竟也顯的蒼白無力,退黨團的人數扶搖直上,豈非天意!僅十六個月,勇士隊伍已經直逼一千萬,而本年度二月份的日平均退出人數為 30195,按此計算,勢頭不再上升,七千萬黨員也只夠退六年,蝴碟效應自是指日可待,為甚麼?一個沒有理念沒有靈魂的政黨,單靠金錢收買,能維持多久?美國著名人士馬克帕瑪2025年結束全世界專制統治的計劃可能會提前十到十五年實現。

以筆者之見,退到一千或一千二百萬,恐怕就會天下大變,最保守的估計,假設退黨是一個以30195為基數的勻速運動,中共也頂多撐到 2012年。形影相吊的中共難兄難弟日子也不好過,北韓不是寧可餓死人,也一直在玩弄核武器嗎,布什發話了,可能先發制人,中共造的婊子牌坊早已倒了,死豬不怕開水燙,當然要掙扎到底,玩一把螳臂擋車的遊戲。筆者前天去了一家中資書店,在那裏呆了足足三個小時。這家店的磁帶光碟便宜得驚人,即便如此,專門巴歌唱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歌星的光碟幾乎無人問津,與中共高官勾搭成奸的宋祖英,彭麗媛的OK 唱碟才賣一兩塊美金,豈不可憐。—並不是她們不漂亮,而是她們捧著黑心演唱的妖艷媚姿與中共屠殺同胞的血腥事實相連,總而言之,中共當局的人心喪失殆盡,勢頭遠不如當年了,這個全世界的黑道老大現在唯一能玩的也就是金錢外交了,中共鎮壓法輪功的元兇們在多國被起訴,看來繩之以法只是一個時間問題了,面對未來公堂對薄的難堪,江氏恐怕有時真想早點夭於暴病,然而求生又是人的本能,特別是這些無神論中共鐵桿黨徒們的信條中,生命只有一回呀,當然比有神論者更怕死,丟不開的金銀財寶,豪宅名車,美姬小蜜。以江氏當初舖天蓋地鎮壓之勢,三個月搞定法輪功,似乎真的可能,如今江氏的狂言譫語,已經成了笑柄,法輪功就講清真相這一招就把中共治了。

扯下紳士的面具,打人偷搶砸明火,破壞印刷廠,砸報社,取活人的器官…典型的流氓垂死掙扎,表面的繁榮,貨真價實的迴光反照,中共快完了,或許明年後年就可以為它搞週年祭。有些腦筋不開竅的人,還在問『沒了中共中國會怎樣?』有位偽裝成歷史教授的中共特務揚言,沒有了中共,中國會大亂,會死幾億人。恐怕是嚇唬人吧,除中共太子黨自己在中南海引爆原子彈或發動世界大戰,恐怕沒有人相信死幾億人之說,死人記錄是中共五十六年暴政創造的,冤死的八千萬中國人對於中共特務這類恐嚇會如何感受?—-套用一句北京方言:別逗悶子了,該幹啥幹啥去吧。準備後事,免得措手不及。

中共真的快完了,以筆者之見,退黨而垮,是最好的善解方式,蘇共退到四百二十萬時便垮了,中共按比例也就挺到一千二百萬。蘇共之後塵,不見得是壞事,就這一點而論,中共黨徒們還真得好好感謝《九評共產黨》的作者。

2006年3月26日於北加州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神話時代(22)
師濤家屬控告雅虎違反隱私條例
萬生:胡孫入袋 (人)權錢外交
關於北朝鮮難民問題的聲明
最熱視頻
【拍案驚奇】港共暴政下相約 照片中只剩她
【時事軍事】囂張的轟-6 實戰中將淪為笑柄
一週軍情速遞:台產教練機試飛 美伊衝突不斷
【橫河直播】佛州德州拒言論審查 波蘭也受夠了
【財商天下】外星經濟產物?比特幣身世之謎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