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虹:戰鬥正酣(下)

──愛琴海事件全程回溯

力虹

標籤: ,

【大紀元6月26日訊】3月9日,在《愛琴海》網站被封殺的當天,在北京的著名時政評論家、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劉曉波博士已經通過《蘋果日報》,對這一突發事件作了評論:「最近,胡溫政權打壓媒體和嚴控輿論之不智,倒霉的不管是自由派,也波及左派。自《新京報》和《冰點》被整肅之後,自由派文化網站《愛琴海》也被杭州市網管封殺……」

在這篇《胡錦濤政權左右開弓》一文中,劉曉波說:「『6.4』後,中共的既定方針就是堅定不移地『反自由化』和『反和平演變』,大陸的自由派知識份子和開明媒體、自由主義網站一直是現政權打壓的重點……無論胡溫政權的意識形態高調唱得多麼華麗,但其現實統治卻是極端機會主義的,只要對政權穩定這一最高目標構成挑戰,它才不管挑戰來自何方、意識形態認同如何,只要它覺得且權威遭遇挑戰、政治穩定遭到威脅,內在的權力恐懼就會推動它痛下狠手,管他左右,統統封殺。」

劉曉波,1955年12月生於吉林省長春市,1988年獲文藝學博士學位。在上個世紀80年代中國文藝理論界,劉曉波以其天馬行空般的一系論文,猛烈衝擊了舊有的理論樊籬,被譽為文藝理論界的一匹「黑馬」。1989年六.四之前,正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做訪問學者的他提前回國,全力聲援學生民主運動。

當時,我在參與了北大學運後,因故準備離京。記得6月2日下午,在詩人王家新的陪同下,從西單王家新寓所出來,步行去北京火車站。我們路過天安門廣場時,看見劉曉波與侯德建等人正在英雄紀念碑前的台階上演講、演唱。當時,廣場上的學運高潮已經過去,但劉曉波憑著一位知識份子的良心仍堅守在那裏,繼續鼓勵著人們的鬥志……

這歷史性的一幕過去已經整整17年了。17年後的今天,劉曉波先生與近期崛起的高智晟律師一起,已經成為當代的「中國良心」和批判極權主義暴政、引導中國人民走向自由民主的旗幟。沒想到的是,隨著愛琴海事件的爆發,在「自由寫作」理想的召喚下,我能有機會榮幸地與劉曉波先生站到了一起,為了共同的明天而奮鬥!

2006年3月16日,一直密切關注著愛琴海事件進展的劉曉波在北京的家中,撰寫了《愛琴海 自由的海》這一雄文,給正處於鏖戰之中的廣大網友網民以極大的鼓舞和激勵──

劉曉波: 愛琴海 自由的海

在胡溫政權嚴控互聯網的一片肅殺氣氛之中,大陸網絡上已經找不到幾家敢言的網站了。

經朋友介紹,我游向「愛琴海」。

愛琴海,令人聯想到一望無際的藍色和自由;進入這片網絡之海中的蔚藍色,首先跳入眼簾的是表達網站宗旨的四句箴言,如同一片蔚藍中最醒目的白色浪花:

在麻木中催生覺醒

在謊言中說出真相

在腐朽中孕育重生

在黑幕中尋覓希望

「催生覺醒」是啟蒙愚昧和麻木,「說出真相」是戳穿制度性習慣性謊言,「孕育新生」是化腐朽為神奇,「尋覓希望」是以樂觀的信心面對未來。

再看網站的形式和內容,偏重於文學性和文化性。站長林輝先生介紹說:愛琴海致力於中國新文化力量的凝聚,及時上傳國內文化界的民間活動,發表作家詩人們的優秀作品、提攜新生代文學青年,面向海內外舉辦詩歌、散文的大獎賽。但由於封殺,最近的兩個文化活動將無法繼續,愛琴海網與香港銀河出版社聯手的「中國桂冠詩叢計劃」也被迫擱淺。

同時,愛琴海致力於對社會現實和國家民族命運的關注,設有每週評論、專題專訪、民間立場、思想前沿、時代導讀、漢詩天空等專題;所以,愛琴海並不迴避敏感的時政事件和敏感人士的言論,主頁的重要位置常常留給被封鎖的敏感事件,如劉賓雁辭世、冰點事件;放在最醒目位置的定期更換的文章,大都是尖銳的批評性文字,比如余傑、龍應台、秦暉、何清漣、王怡、劉曉波等人的文章。

總的感覺,嚴肅而溫和,高雅而銳利,活力而包容。更重要的是:獨立。

正因為如此,愛琴海網迅速在中文人文網站中脫穎而出,吸引了大批熱愛文學和關注嚴肅問題的網民們,正處在欣欣向榮的急遽上升時期。自從第一次瀏覽了愛琴海之後,我也像其他喜歡蔚藍色的網民一樣,每天都要上去「暢遊一番」。

然而,愛琴海被封殺了!正如冰點被停刊一樣!

中共當局就連這樣一家相對溫和的人文性民間網站也不允許,讓我再次領教了甚麼叫老大權力的小肚雞腸;浙江省網管部門提供的封殺理由,也讓我再次見識了中共新聞管制部門制定的相關規定的蠻橫。

可恨嗎?當然可恨。這個仇視民意的政權,甚麼時候主動地傾聽過、尊重過民意?甚麼時候在乎過、保護過民權?民意所愛正是官權所仇!民權所爭正是官權所奪!

可笑嗎?當然可笑。但一向自奉為「偉光正」的傲慢官權,天生就患有嚴重的「自我認知障礙綜合症」,它甚麼時候意識到過自己的醜態百出?即便是偶爾意識到了,也要假裝一臉鎮靜、滿不在乎。在官權權威大幅度貶值的今天,它早在遍地開花的民間戲謔中練就了一身「滾刀肉」。正所謂:「我是流氓我怕誰!」

據林輝先生介紹,愛琴海網被當局封殺過三次。第一次封殺是因為官權不喜歡網站關注「冰點事件」;第二次封殺是因為官權特別恐懼「藍色道路論壇」中的部份帖子過於敏感;第三次是新聞辦出面的「終極封殺」。當日,網站總編輯力虹去當局交涉,試圖通過溝通商榷來解決問題,得到的卻是官權的冷酷回應。

執行封殺的浙江有關部門辯解到:愛琴海「在向有關部門備案時所提供的電話和地址均是虛假的」“他從辦站伊始,就在有意逃避有關主管部門的依法監管」和「大量轉發境內外時政新聞報導」。然後拿出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和信息產業部於聯合頒發的《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管理規定》(以下簡稱《規定》),引證其中的第5條來說明是依法關閉。該條規定:「非新聞單位設立的轉載新聞信息、提供時政類電子公告服務、向公眾發送時政類通訊信息的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單位,應當經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審批。」

首先,按照國際互聯網慣例,只要申領到ICP(營運)證,任何一個網站都是合法的,理應受中國憲法的保護。但對中共來說,與國際接軌只意味「要美元而不要自由」,要「大國崛起而不要人權落實」。

其次,時政新聞乃公共信息,與民眾生活、社會公益息息相關。媒體的主要責任就是向社會提供公共信息,每一個公民也應該享有知情權。媒體提供的公共信息大致有兩類,一類是獨家新聞,一類是轉載新聞。獨家新聞非但不怕轉載,反而轉載頻率越高越好!世界上的所有媒體都會「轉發境內外時政新聞報導」,只要在轉載時標明出處即可。

然而,《規定》居然明目張膽地實施信息發佈權的獨家壟斷,把時政新聞的發佈權授予所謂的「新聞單位」,而對所謂的「非新聞單位」則實行嚴格的審批制度。稍微瞭解點中國國情的人都知道,被授權發佈時政新聞的「新聞單位」大都是「黨的喉舌」,而無權發佈時政新聞的「非新聞單位」大都是民間網站。

就在「愛琴海」被封殺一週後,停止滾動將近一個月的「世紀學堂論壇」再次開張,但網站貼出的《世紀學堂公告》稱:

「世紀學堂從即日起參照同類網站的管理方式,實行事先審貼制。根據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信息產業部聯合頒布的《互聯網站從事登載新聞業務管理暫行規定》,世紀中國網(包括世紀中國系列論壇)不屬於有資格登載或轉載時政新聞的網站,請網友們不要將有關時政貼發到學堂。

由於學堂的版主皆非職業版主,不一定隨時在線,主貼審核會有一些時間延誤。因此給網友們帶來的不便,我們深感同情,懇請大家諒解!2006年3月15日」

顯然,《規定》第五條已經變成所有非喉舌媒體和民間網站的殺手,但即便按照中共人大制定的《憲法》、《立法法》和《行政訴訟法》來衡量,這「規定」也是典型的行政違法:一,違反了《憲法》中有關言論自由和出版自由的規定;二,違反了《立法法》第三條:「立法應當遵循憲法的基本原則。」也違反了第九條:「有關犯罪和刑罰、對公民政治權利的剝奪和限制人身自由的強制措施和處罰、司法制度等事項」,國務院無權制定行政法規。三,憲政學者陳永苗指出,審批屬於行政許可,而《規定》第五款違反了《行政許可法》的第十四條、第十七條,是非法之法,不能作為執法的依據。

胡溫政權對大陸的獨立民間網站的封殺力度,已經遠遠超過了江澤民主政時期。最敢言的「不寐之夜」和「民主與自由」,在被關閉幾十次之後,已經在大陸網絡上消失;相對溫和的「憲政論衡」、「一塌糊塗」、「文化先鋒」和「真名網」,也一個個消失在黑幕中;2005年9月30日「燕南網」貼出「整改通知」後,直到今天還沒有整改完畢;就連自律嚴格「關天茶色」也麻煩不斷,動不動就顯示「找不到網頁」,甚至連個人博客也要封殺。

在如此大面積的封殺行動中,「愛琴海」當然在劫難逃。但在這次力量懸殊的官民的對峙中,無權無勢的「愛琴海」同仁並沒有消沉。3月9日,他們在網站被封的第一時間發出公開呼籲《愛琴海網被封殺,緊急呼籲全球華人聲援支持!》;3月13日,愛琴海網友組成「維權聲援團」,發出第一號通告;愛琴海站長林輝和總編輯力虹先後表達公開抗議;憤怒的網友紛紛撰文譴責當局的封殺,境外媒體也跟蹤報導「愛琴海事件」。

在愛琴海同仁的抗爭和海內外輿論聲援的壓力下,浙江省政府新聞辦和省通訊管理局不得不在3月15日對愛琴海事件作出回應。但愛琴海同仁和網友並不認同當局的狡辯。力虹在接受採訪時說:「看完這篇東西,我聞到了一股似曾相識的『克格勃』的氣味!」

同時,民間抗爭的目標也開始指向《規定》本身。署名「天理」的網友發出《「愛琴海」網站被關閉的官方說法與網友的質問!》;憲政學者陳永苗發表《徹底打倒關閉「愛琴海」網站的官方依據》文章;維權人士李健提出《關於審查「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管理規定」的建議書》;林輝先生在《愛琴海,不是圍牆中的海》指出,封殺愛琴海是「不合程序的關閉」、「不合人性的封殺」、「不合情理的舉動」、「不合潮流的規則」,可謂擲地有聲的抗議。

儘管,我對愛琴海在短期內開禁並不樂觀,但我仍然對民間的網絡維權前景抱有樂觀的希望。我認為,發生在互聯網上的一次次官民博弈,必然是一場長期的消耗戰。可喜的是,民間的網絡維權越來越表現出一種平靜、理性、善意、樂觀、明亮的氣質,不追求立竿見影的效果或一夜聚變的革命,而致力於持之以恆的韌性抗爭,一點點地消耗掉寡頭獨裁的殘存合法性資源,一點點地擴大民權運動的道義資源。

以爭取自由權為核心訴求的非暴力民權運動,可以是低調的平和的,卻是堅韌的有力的;儘量爭取以法治化的形式展開,包括不間斷地推動一系列惡法的廢除或修改;儘量激勵「沉默的大多數」敢於發聲,使獨裁政權對人權的每一公然踐踏,皆要遭遇到來自民間的反抗。堅持關注一個個具體案件的維權方式,依靠個案維權的持續積累而逐漸贏得更多的民間支持。

面對黑箱政治和秘密警察式打壓,民權抗爭的最佳方式是堅持公開化原則,這既是挑戰恐怖政治的最有力方式,也是清除厚黑政治和犬儒道德的有效良藥;既是民間的尊嚴和勇氣的展現,也是對民間自身局限性的反省,更是向所有死難者和受害者的懺悔。

也就是說,用公開化的良知來確立民間的尊嚴,來表示對恐怖鎮壓的蔑視,來克服內在恐懼的自戕和地下心態的陰暗。而民間良知的公開化,也是對官方執法者的職業操守和執法水平的考驗。正如林輝在《讓政治還原成每一個人的政治》中所言:「我們當前要做的首先是讓自己成為一個充滿自由、正義精神的強大個體,並以自己的豐滿和真誠去點燃每一個被抑制的個體內心對自由、正義的渴求,讓正義與自由像一條精神的河流在絕大多數人中間流動起來、浩蕩起來,成為無法阻擋的力量和人類精神的美麗景象,同時感化或滌蕩那些想阻撓人類進步、謀求獨斷利益者。」

是的,對於反抗獨裁的自由事業而言,只要獨裁存在,恥辱就不會消失。在獨裁下生活了幾千年的國人,確實已經錯過了太多挽救個體的民間的尊嚴的時刻。但今日的民智已經不再愚昧,民心也正在擺脫自我恐懼,民間勇氣的任何一次爆發,不僅是在洗刷以往的恥辱,而且是在點滴積累地培植具有恥辱感和謙卑感的健全民族精神。

昨天是為冰點吶喊,今天是為愛琴海發聲,每一個體追求自由、捍衛尊嚴和洗刷恥辱的行動,無論何時開始,永遠不會為時已晚!

愛琴海網站是民間詩人的網絡家園之一,總顧問是著名詩人北島,囊括了一大批中國著名詩人,如邵燕祥、芒克、王燕生等。詩人的家園可以被封殺,但詩人心中的蔚藍色不可能被污染。

愛琴海,詩意的名字,讓我想起天才女詩人茨維塔耶娃致帕斯捷爾納克信的一段話:「我不喜歡大海。……那麼大的地方,卻不能行走。」(《老皮緬處的宅子》,蘇杭譯,中國文聯出版社2001年版P341)女詩人對大海的感覺是獨特而奇妙的,我對「愛琴海」的懷念是悲憤而欣慰的。無界的互聯網比大海還寬廣,它為整個世界提供自由流動的信息,也讓公共發言越來越平民化大眾化。蠻橫的官權可以暫時封鎖愛琴海等網站,卻永遠無法封住覺醒靈魂的自由行走。 (完)

此文在《民主中國》首發後,立即被海外數不清的媒體與網站迅速轉載。因為劉曉波先生的權威性和號召力,此文的發表將愛琴海事件提升到了全球華人輿論的制高點,並更多地引起了西方主流媒體及輿論的注意力,對於推動愛琴海事件的後續發展,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2006.6.24.寧波

——轉自《民主論壇》(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力虹:絕地反擊(上)
被封百日 力虹言「愛琴海還會回來」
力虹:浴火重生總有期
力虹:絕地反擊(中)
最熱視頻
【有冇搞錯】馬雲外逃?中國是大重構下個目標
【秦鵬直播】最新民調嚇壞麥康奈爾?
【時事縱橫】馬雲關黑牢?美官員頻會台外交官
【新聞大家談】國務院網鬧烏龍 多國批數字霸權
【時事縱橫】川普快拳擊中共 多國首腦扎堆換人?
【新聞大家談】蓬佩奧連講話 透露未竟之志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