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德國同事就這樣被吊銷10年

人氣: 4
【字號】    
   標籤: tags: ,

離開那些在德國一起共事的德國同事好多年了,大部分的他們已在腦海中漸漸淡忘,惟有小K讓我始終難從記憶中抹去。

K是小K姓的的第一個字母,但只有在中國同事之間,而且背地裏才稱他小K。當面與其他人一樣,叫他Young. 他姓的發音與德國很有名、口味獨特的一種啤酒的名字相似。而小K恰恰特別能喝啤酒,據說還從未喝醉過。是否巧合不得而知。

但這個發生在10多年前故事,是與小K喝啤酒有關卻是實實在在的。

10年前的那個晚上,他和一幫哥們為其中的一個哥們過生日Party。與他們過往的party一樣,照例是啤酒伺候,而且是大量的啤酒。Party一直延續到午夜才結束。結束後,小K就歪歪扭扭的騎自行車往家趕。那天的確喝了不少,但我絕對沒醉,小K一直都堅持這一點。小K和大部分德國人一樣,守法的意識是深入骨髓。只要小K與朋友聚會、喝酒的話,路遠的話,就乘公共交通,近的話,騎自行車。

小K沒汽車,小K是超級摩托車迷。上班騎摩托。

此時,小K 騎著自行車已到了市中心附近的一個小廣場。小廣場的環行機動車道與人行道、自行車車道(在德國,機動車道窄的、危險的路段等等,自行車道就並到人行道上)用水泥墩和鐵鏈聯接作為隔離。恰在這時,而且極為巧合的是,一輛夜間巡邏警車也進入廣場。小K自知喝酒騎自行車也是違章,何況還喝了很多酒。所以,一看到警車,立馬緊張,也不下車,坐在自行車上,就想把腳踏到就近的水泥墩上,稍作停靠,鎮定一下。不但巧合,更不順的是,那水泥墩的頂部是坡面,他恰好僅僅踏在水泥墩邊上小小的一點面積,摩擦力顯然不夠,當即腳下一滑,整個人連同自行車就摔倒在行車到上。這麼晚的深夜,在那一刻,小廣場內除小K和警車外,別無其他。員警顯然早已注意到這樣孤獨的夜行人,所以,小K甫一摔到地上,警燈立馬閃爍,員警也旋即打開車門沖了過來,將小K扶起。緊接著就是問話、測試,確認小K是否摔傷。在確認並無大礙,也無需就醫後。員警此時已經發現小K的摔倒是喝酒過量所致,遂要求小K出示證件,據此開具罰單。(在德國不但酒後騎自行車要承擔責任。沒有車頭燈、尾燈,以及夜間騎行固定在後座向左方向探出的附加尾燈都屬違章。)但不知在這個過程中,小K的哪一句話,或是何種舉動,竟讓員警懷疑小K有精神障礙,不但判罰臨時吊扣他的摩托車駕駛執照,還約定日期做是否有精神障礙的檢查。當晚,小K是被員警送回家的。

對要求做精神檢查,小K認為是對他的人格莫大侮辱,拒絕配合。以判罰錯誤為由與員警打起了官司,遂每每以失敗告終,但小K始終堅持不做精神鑒定。最終以駕照吊銷,且十年內不得考取駕照的結果瞭解。十年來,小K偶爾起自行車上班,大部分時間是公交車。

後來小K又考取了新的駕照,仍是摩托的。那已經是10年以後的前年。

再補充一點:發生故事的那年,小K的母親是當時綠黨(德國前外交部長費舍爾的那個黨)在那個地區的首腦;而那時正是CDU(基民盟)與綠党聯合執政的時候。

而小K的哥哥當時是相鄰另一個州的司法部長。文章來源:【看中國報導】

評論
2007-04-09 10: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