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語人生】911恐怖襲擊同一天

人氣 6

【大紀元11月17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細語人生》節目)

驚險、曲折、連鎖反應、扣人心弦
此故事好像還有許多解不開的迷?
也許您正是這一故事的目擊者或知情者。
希望熱心的您能幫助把這個故事畫上一個完滿的句號。

錄像文件下載

七年前的「911」讓劉國華先生這位原東北大學的法學教師記憶猶新。因為就在那一天,在美國紐約的法拉盛,他把一個狂喊「炸得好,所有的美國人都應該給炸死」的華人狂徒打翻在地。事後,他遭到了瘋狂的報復險些喪命,那麼兇手是誰,警局破案了嗎?

宇欣:親愛的觀眾朋友大家好,911恐怖事件已經過去幾年了,這次發生在紐約及華盛頓地區的恐怖襲擊造成了數千人的喪生。這一慘絕人寰的事件帶來了無數家庭的悲劇和精神上的創傷。

有人說911事件改變了美國,改變了美國人的生活,同時也為美國本土的安全敲響了警鐘。就在911事件同一天,在紐約的法拉盛居住的劉國華先生也遇到了一個恐怖份子的襲擊,這是怎麼樣的一個故事,就由劉先生來跟我們講述。劉先生您好。

劉國華:您好,主持人。

宇欣:我在這個網站上有看到您介紹說有這麼一個留園網,這個留園網是怎麼回事呢?

劉國華:對,我舉了一個網站叫留園網,這個材料提出來就是說「神五」和「神六」,劉醇逸他主動的向紐約領事館為「神五」送了賀狀。「神五」和「神六」是支持中共大陸軍方的一種行動,那麼中共軍方發展軍力的一個主要目的是什麼?現在在中國大陸,中共背後控制的那些網站已經毫不隱諱的直接的講,中共發展這個軍力就是為了打美國,已經是公開化了。那個網址也非常好記,是6PARK.COM。

宇欣 :是公園的園。

劉國華:它的服務器是在美國。

宇欣 :服務器是在美國。

劉國華:對,這個網中國大陸的人都看不到,主要是針對海外留學生。那麼全世界的留學生幾乎只要有點興趣,他們都上去。

宇欣 :那這個網站的主導思想是什麼呢?

劉國華:就是運用中共的這個思想去影響海外留學生。

宇欣 :那這個影響面就是很大了,主要針對世界各地的海外留學生。

劉國華:對,那麼我是在兩年前,我是在留園網上看到一篇文章題目就是「轟炸紐約」,是以詩歌的形式講。它說讓解放軍開這個「轟五」,轟五就是轟炸機五型,是解放軍現在一種最新型的轟炸機。然後載著四百磅的炸彈,四百磅炸彈是非常非常大的,一般航空炸彈都是兩百磅以下,然後飛到哪裏?飛到紐約上空。它說不要去炸那個民房,民房人太少了,要炸就直接炸學校、炸醫院,炸那些人最多的地方。

說紐約灣裡面要有很多很多的軍艦,讓軍艦也發射一些炮彈,說要炸死多少人哪!要炸死兩百萬,又說兩百萬不行,炸太少了,要炸死四百萬,說我們要炸就炸得最狠,炸死人最多。

宇欣:這計劃很可怕呢!

劉國華:我下載的時候已經有四百多人看了,這篇文章我是……

宇欣:這什麼時候的事情?

劉國華:兩年前,對。那也就是神五、神六發射的那段時間,他們那就是民族主義的一種高漲嘛!

宇欣:那這個網站大多數都是這樣的文章嗎?

劉國華:這種文章由於公開的宣揚恐怖主義,這篇文章在網站上放了大概一天多時間就被刪掉了。那麼這裡做為一種對比,我在那個留園網上也有註冊,我也在上面發帖子。

我記得美國有一個航天飛機「亞特蘭提斯號」在發射的時候,就發現有一點小的物品脫落下來了,所以那個亞特蘭提斯號發射上去以後,這件事情非常牽動人心。

那麼美國航天署就分析這個畫面,認為這個事情不是很大,那麼後來亞特蘭提斯號就順利的回來了。回來以後,我也感到非常高興,我覺得因為當初發射的時候,有一小小的東西脫落下來,那個事情畢竟沒有造成很大的影響。所以我也很高興,我就在那個留園網上也發了一套帖子,大概有十幾張照片,這個帖子應該說是很正常。

宇欣:也是很高興的一件事。

劉國華:也是很高興的事。可是這個帖子上去以後呢,馬上有人就跟帖說「漢奸」。

宇欣:您在美國本土上發出這樣的帖子,他反說您是漢奸?

劉國華:這個網站可以肯定就是說一定有中共的背景的,所以能夠在這個網站上有赤裸裸的宣揚恐怖主義。而且要解放軍來攻打美國紐約,還要炸死很多很多的人,所以它才能有這樣的文章在那放了好長時間。你像我那個文章放上去以後馬上就被刪掉了,一個很正常的帖子它也可以刪掉。

宇欣:說到這個恐怖事件我們自然就聯想到911,聽說您在那天也同樣經歷了這樣一個恐怖事件,這是怎麼樣的一個經歷呢?

劉國華:這是我親身經歷的一個事件,而且是911當天發生的事件。那麼911當天我們紐約人都有這個體驗,世貿中心被炸毀了。我當時是在法拉盛,曼哈頓這麼遠的距離,炸毀以後那個樓塌了煙霧完全就起來了。而且那個大火燃燒造成的煙霧非常非常的大,那麼在我們這個地方都可以看到。

每個紐約人都為當時現場那種恐怖所震驚,我是下午大概四、五點鐘到那個印刷廠去取報紙,我只是聽到大家講這個事情。

宇欣:您沒有看到電視畫面?

劉國華:沒有,沒有看到電視畫面。我到了那個印刷廠以後,印刷廠裡正好有一台電視正在重播紐約遭受恐怖襲擊的畫面。還包括華盛頓五角大樓被襲擊的一些畫面,我當時看到這個畫面以後,我心裏非常非常感到震驚。

在印刷廠當時有很多人在看這個電視畫面,那麼其中有一個,在觀眾當中有一個人他一面看電視畫面,看到被紐約大樓被飛機炸毀的時候,他就在拍手,說炸得好。他除了這麼樣的歡呼以外,他就站起來了,一面歡呼一面就站起來,他說炸得太好了。他說所有的美國人都是罪犯,都應該給炸死,我當時一聽我就覺得這個事情非常非常的憤怒。

那麼我們可以想像,這個事情就相當於什麼,假如說我們自己家一座樓房著火,那麼我們回去以後看到樓房還在著火,旁邊有個人說,哎呀!燒得好,燒得太好,聽說裡面還燒死人,那麼做為我們一個親屬不能聽到有人說這種話。

那麼實際上做為我們也是一樣,我們來到美國,我們和美國人是一種非常非常親密的關係。我們都知道,美國有一個節日叫感恩節,我們來到美國就要對這個土地和土地上的人民都要有一種感激之情。

宇欣:要去愛這個地方。

劉國華:要去愛他們。

宇欣:您說這個印刷廠是哪一個印刷廠呢?

劉國華:法拉盛的一家印刷廠,在三十二街裡面。

宇欣:這個人是什麼樣的人呀?

劉國華:那麼我也不認識這個人,那麼我就不讓他講,我說你不應該這麼講,我當時還是很客氣,因為我不知道這個人。

宇欣:他長什麼樣子呢?

劉國華:他這個人大概有四十多歲,戴副深度近視眼鏡。他除了這麼講以外,他其中還說了美國入侵格林納達,這是個很小的一個事件。這個事件是怎麼個情況呢?格林納達內部由於反對派政變,那麼這個國家處於一種不安定的狀態。當時那個格林納達的合法政府就邀請美國出兵援助他,在這個情況下美國出兵了格林納達,因為這個事情我當時就確定了這個人是從大陸來的。為什麼呢?因為我以前在大陸我做過老師,大陸大學的反美教材裡面就有談到過這個問題。

宇欣 :對,這個課本裡有談到。

劉國華:對,所以我當時可以肯定他是從大陸來的,這一點我可以確定,那麼我還是制止他。那麼後來沒辦法制止他,沒辦法制止他,後來我和這個歹徒就到了這個工廠外,在工廠外面發生衝突以後,我就把這個歹徒打倒在地上,當時的情況是這個歹徒他吃虧。

宇欣:那他能甘心嗎?

劉國華:他就跑到旁邊還有一家汽車修理場,他找了一根鐵器,這麼長一根鐵器,那個鐵器重量大概有十磅,我一看這個鐵器拿出來了,我就知道他就要殺人了,使用這鐵器的後果每個人都可以想像得到,鐵器拿著打到頭上,一下子就可以把人打死。

宇欣:對呀!那怎麼辦,有沒有人幫助你?

劉國華:我趕緊往印刷廠裡面跑,因為廠裡面沒有華人,他們說外面打架了都出來了,廠裡還有幾個西裔的人,因為我英語不太說得好。我就指這畫面說後面追我的那個人說這個好。他們西裔的人一看到這情況,馬上就理解、就知道,知道這歹徒是為恐怖主義叫好,所以他們馬上出來幫助我,當時有個人叫法藍麒,很高大的一個人青年。

宇欣:西方人?

劉國華:西方人,他是從南美州國家過來的。

宇欣:他拿那兇器打你,打沒打著你?

劉國華:進了工廠以後,我沒有地方再跑,我手裡又沒有東西,我就講這個人支持恐怖主義。法藍麒他就火了,法藍麒到工廠門口去,歹徒就進來了,法藍麒就捉住他胸前的衣服,法藍麒他體形很高大,捉了他就大聲的罵,就把歹徒推到外面去了。

這歹徒在工廠外面幾乎是快摔倒了,歹徒爬起來以後,拿了東西他還要繼續打。這工廠的廠長他也在幫我,他就指這歹徒,你認不認識我是誰?也在指責這歹徒,歹徒一看那麼多人都在幫著我,歹徒一看他又進不去,他就在外面直接把這兇器丟過去。

宇欣:就扔向你了。

劉國華:對,扔向我,我就趕緊躲開,那兇器落在地下很響「砰」一聲,因為它是鐵器嘛!

宇欣:那這件事情後來怎麼樣,您有沒有報警?

劉國華:後面還有一些發展,當天就是這麼一個情況。可以這麼說:我這命是法藍麒救我的,如果沒有法藍麒幫助我,我有可能被這歹徒給打死了。

宇欣:那這歹徒是什麼樣的人,後來您知道嗎?

劉國華:到現在還不知道。

宇欣:說到這兒我又想到911事件過後,各中文論壇上也是一片興災樂禍的聲音,這些人不是表示同情或是表示支持遭受災難的人,反而大聲的叫好為這些恐怖份子,這種心裏實在是令人不解。

劉國華:對,這一些都是很實際的問題。那麼當時發生這事情以後,很多人跟我講,我可能還會遇到別的麻煩,我一想恐怕也不會,我覺得我做得應該是恰如其分的。

宇欣:您只是在制止他。

劉國華:我只是在制止他而已。

話外音:七年後的今天,劉國華先生又一身正氣的站了出來,他和眾多的正義人士一起與法拉盛的中共幫兇進行一場正邪較量,事隔七年,這兩起事件之間有著甚麼內在的連繫呢?

宇欣:後來這事情怎麼樣了呢?

劉國華:大約半個月以後,我在32 大道做生意,每天四點到五點這段時間我就把生意結束,然後到印刷廠取報紙。我從商店出來以後,我沒有準備,我就覺得有東西從後面過來襲擊我,我當時就很自然的兩手抱頭,有個硬物就砸到我頭上,砸到我這邊,我回頭一看就是當天的歹徒,打完以後馬上就跑,我一看,頭已經出血了。

宇欣:他事前就知道您在那工作,還是他有跟蹤盯著您?

劉國華:他是有準備的,他就藏在門的後邊,後來我一些朋友跟我講這事情你必須報警,你要不報警你永遠不知道是誰,必須要透過美國的警方。

我認為說的對,於是我到109 分局去報警,我報警以後,109分局他們對這事情都感到很氣憤。當時負責記錄的是位女警察,這警察當時就給我講,我們一定會幫助你找到歹徒,但由於你不會用英語表達,他說我們會派一個會說漢語的警察來和你聯絡,讓這個人來負責這個案件,我說那很好。第二天我在店裡面,就有一個警察去,這警察去了以後,當時就給了我一張名片,我一看名片,他名叫伍雅倡。

宇欣:說到這兒就有一段故事了。

劉國華:那我就把這案情向他重新做了敘述,伍雅倡應該當時是很重視,就跟我講說,你有沒有歹徒的線索?我當時的確沒有歹徒的線索,我講說我報警也是希望警察幫我找到這個線索,伍雅倡走的時候說,如果你有線索的話,你要打電話告訴我。

宇欣:那後來怎麼樣了呢?

劉國華:後來又過了一段時間,有個朋友他有個線索,那我就和伍雅倡連絡,告訴他給他線索。

宇欣:找到線索了。

劉國華:伍雅倡一聽這個,伍雅倡很重視,伍雅倡就從109分局就到了我朋友那兒去,就把這個線索得到了,這個線索包括歹徒的住址,包括汽車牌號等等都有,伍雅倡拿到這個線索之後,我們可以肯定的說他已經找到這個歹徒。

宇欣:怎麼樣?後來有沒有處理這個事情。

劉國華:伍雅倡突然有一天又找到我,他問我,你是不是繼續保留對這個人在法律上的追溯?我說還繼續保留,那麼伍雅倡這次找我問這句話,就是他從我朋友那得到線索。

宇欣:他問要不要繼續告這個人?

劉國華:就告這個人。但是找到這個之後,沒有下文了,沒有任何結果了,所以我的這個朋友對我講說,這個歹徒可能被遣返回大陸,為什麼呢?我們可以這樣分析,伍雅倡得到這個線索之後就找到他了,找到他了,那警方有可能就逮捕他。

那麼911當天發生這個事情是公開的事情,這個歹徒他不能否認,如果警察抓到他指控他,他不否認,警方有可能當時就處理了,直接就遣返回去,所以我們是這麼分析。

宇欣:距離事情發生多久之後才發現這個歹徒的。

劉國華:差不多是一年以後。一年以後又出現了個情況,又出現了什麼情況?就我這個朋友,有一天又看到我,他就跟我講,911當天那個事件沒有結束,我說怎麼沒有結束?我說他不是遣返回大陸嗎?

他說不對,沒有那麼簡單,他說他昨天晚上碰到那個伍雅倡,他說他正在飯店裡吃飯,看到伍雅倡,所以他上去主動和伍雅倡握手,那伍雅倡當時就有一點想不起來了,就說我覺得很熟,一下想不起來,他說你怎麼忘了,911當天有個壞人打架,不是我給你的線索嗎?伍雅倡說,哦,我想起來了。

宇欣:有沒有處理這個歹徒呢?

劉國華:對,我的朋友就問,那個事情怎麼樣了,怎麼處理?伍雅倡說那是一個「無所謂的案子」,伍雅倡就跟我的朋友講,那是個無所謂的案子。

宇欣:怎麼又無所謂了呢?他當初不是很積極嗎?

劉國華:那這樣回答是不對的。實際上沒有任何回答,這個究竟是怎麼?他當時沒有回答,是我的朋友跟我講,我推測他沒有給你辦這個案子,他可能就把這個人給放掉了。

宇欣:後來您有沒有繼續追究這件事情?

劉國華:所以我就到109分局直接去找伍雅倡,他工作的地方是在二樓,我記得很清楚我是去到了二樓。在一起的還有一個華人警察姓李,而那個華人警察還是伍雅倡的上級,我就連著他的上級一起就講了,說911當天是怎麼一個情況,而這個人到現在還沒有一個結果。

我就問一下伍雅倡,伍雅倡當時就顯得很驚慌,我就問伍雅倡我這個案子在電腦裡到底還有沒有記錄?他說我幫你查查,他就又到了另一個房間。我就把姓名、出生日期都給他,他去查,我說你把那個案件的號碼給記一下,他把那個號碼給我,這個號碼我到現在還保留,伍雅倡當時自己寫下的。

回來以後那個姓李的上級還問他說,你這個案子怎麼搞這麼長時間,你有什麼困難,你要有困難的話你可以跟我提出來,那我們是不是給你一些幫助。

那伍雅倡這個時候他沒有說這是無所謂案,他怎麼說,他說這個案子我需要時間,我還需要一段時間。那麼從這以後過了一段時間,還是沒有消息,到我確認就是這個事情伍雅倡完全沒有處理,是在什麼時候?就是今年08年初過年的時候,我到一個和警察局有一些關係的一個朋友家裏去,提起伍雅倡這個事,他說伍雅倡應該退休了,我說,唉呀!這壞了!

當時馬上我就想到,我說這個事情壞掉,我說伍雅倡怎麼會退休呢?我說退休那我這個案子怎麼弄,應該有個結果,你是沒抓到還是抓到了,你抓到了認為無所謂或是怎麼樣,你總得有個結果,但是沒有任何結果。

所以當時我就和我這個朋友講,我說你能不能幫我問一下我這個案子怎麼樣,他當時打電話,就找109分局裡頭有一個警察,他說幫我查一下這個案子,把我那個號碼給他,那109分局裡頭一個警察就在電腦上幫他查,他說這個案子已經沒有記錄,沒有任何記錄。

宇欣:把記錄抹掉了。

劉國華:那我就可以肯定了,就這個案子已經結束,那麼結束了,他又沒有給我任何結果,那我就認為伍雅倡他肯定是私自把這個案處理了,所以當時我們……

宇欣:怎麼處理的呢?

劉國華:怎麼處理我們現在不知道,但是當時我和朋友就一起推測,就認為伍雅倡肯定是吃回扣,那麼什麼東西可以讓伍雅倡把這個事情結束了,那肯定是得到好處了,那麼我也認為這個可能性是最大。所以我又把這個情況,前前後後這個來龍去脈,把這個情況反映給紐約市警察局。

宇欣:那他們怎麼處理的呢?

劉國華:他過了一個多月,他給我回了一封信,他說你這個案件我們已經收到了,他又給了我一個號碼,他說如果你有什麼新的情況的話,你可以按照這個號碼和我們聯絡。

我當時投訴的什麼呢?說這個伍雅倡是接受賄賂。那麼這個事情發生的轉變在什麼時候?就是「法拉盛事件」,暴徒、歹徒在中共這個背後的指使下,圍攻和攻打法輪功學員。那麼這個事件出現以後,我每天我都在大紀元網站上看消息,當時是什麼情況,當時有一天晚上,我就看到那個照片,最初單單是一張照片,就講說中共指使歹徒圍攻法輪功。

我當時看到照片以後,我當時就想,我說這個人怎麼這麼面熟,這個人就是伍雅倡,但我當時也不能肯定。我說伍雅倡不能這樣,因為伍雅倡是個警察,所以我不能肯定這個事情。

大紀元網站又一次登出來照片,而且就講到了這個戒指環,還把這個戒指環的照片給它放大了,你看到這個人手上戴一個東西。然後你看第二張照片就是這個放大,你看,唉呀!可以看出是那個警察用的一個戒指環,還有第三張照片,第三張照片是在那個紐約市警察局網站下載的戒指環標準照片。

那麼這個標準照片,和伍雅倡戴那個戒指環,一對比一看是完全一樣,那我一看這個,我一說,唉呀!這個人就是伍雅倡。

宇欣:那這個伍雅倡他怎麼又跑去圍攻法輪功呢?而且我們在網上看到他那個照片,他那個形象非常醜陋,而且做出那個不雅之舉。

劉國華:對,我認為伍雅倡當年他放縱這個歹徒,不像我當初分析的那麼簡單,他不是受賄,他不是受賄。

宇欣:是什麼?

劉國華:這裡面有更深層的原因,伍雅倡參加法拉盛圍攻法輪功的事件,不是他自願的,這個事情你一定要搞明白,他不是自願。

宇欣:為什麼這麼說?

劉國華:他是受指使,當然他有自願的這種成分,但是他肯定是受到指使,誰的指使呢?是中共,中共領事館。

宇欣:對,為什麼指使他,為什麼指使他?

劉國華:中共領事館為什麼會指使伍雅倡,那麼這就說明什麼呢?中共領事館和伍雅倡之間有更深層的和更久遠的關係,所以我馬上就想到了,那麼911以後這個歹徒伍雅倡為什麼要放了他,就不是一個簡單的受賄的問題,不是簡單的受賄問題,這背後還有其他,還有更深層的原因。

宇欣:就是裡邊的事情非常複雜,超出了我們平時生活當中的想像。

劉國華:對,那麼這件事情。

宇欣:就說這伍雅倡為什麼後來他退休了,他多大年紀?我們從照片上看好像不是很老嘛!

劉國華:他應該是不到50 歲,伍雅倡退休了,我當時第一個反應就是說可能和我給伍雅倡寫的一封信有關係,我在第二封信當中我提到了,我說911當天這個歹徒這個線索已經有人提供給你了,我說這個人是誰是誰,我都寫得很明,已經把線索給你,我說你為什麼不捉這個人,我說為什麼?這第一個問題。我第二個問題,我說這個案件我絕對不會放鬆,不會放棄,我說我要對這個事情一直追查到底。

話外音:故事到此還沒有完,還有許多解不開的迷,這個伍雅倡為什麼會突然退休?他與那個瘋狂報復劉國華的兇犯之間,到底有著什麼樣的關係,又與今天在法拉盛對法輪功學員行惡的中共幫兇有著什麼必然的連繫?他是不是也像那些被中領館控制的華人社團和學生會一樣,受著中共的指使呢?也許電視機前的您,正是這一故事的目擊者和知情者,希望熱心的觀眾朋友能幫助劉國華先生,把這個故事劃上一個完美的句號,中共恐怖勢力不清除,不僅法拉盛地區不會安寧,一旦形成氣候,就會對整個美國乃至全世界形成威脅,其後果可能遠大於911!

宇欣:非常感謝觀眾朋友您收看今天的節目,我們下次節目時間再見。(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新唐人【細語人生】訴江奇女子(上)
申請成為中國過渡政府公民的公開聲明
心靈隨筆:911後遺症
新唐人【細語人生】訴江奇女子(下)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習大祕或晉升 北京急刪紅歌內幕
【新聞看點】廈門疫情勢猛 武毒所更毒計劃曝光
【遠見快評】新文件再揭武毒所蝙蝠洞可怕祕密
【財商天下】海航易主 方大集團再次「蛇吞象」
【秦鵬直播】立陶宛再發難 建議丟棄中國手機
【思想領袖】沃爾夫:科企審查 侵蝕美國自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