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祖祥:王千源——陳少敏——林昭

蘇祖祥

人氣 1
標籤:

【大紀元5月7日訊】王千源,女,1988年生,青島二中高中畢業,現為美國杜克大學留學生。在有關西藏問題的遊行和辯論中,王千源因為自己用頭腦思考問題,說了一些與CCTV、日人民報等主流媒體的口徑不一致的話,並試圖勸告遊行雙方理性對話,先是被中國留美學生學者聯誼會惡意公佈私人詳細情況,接著被指責為漢奸、賣國賊,接著被CCTV網站扣上賣國賊的帽子,被國內眾多網民臭罵,還有的憤青製作視頻聲稱要對其發出宇宙一號通緝令、進行肉體消滅,接著青島二中取消其畢業生資格,並且據說有憤青往王千源在青島的父母住處張貼大字報、扣屎盆子。

王千源的主要言論和行為如下:對西藏問題,不應抱持大漢族沙文主義,而應在弄清事實真相的前提下,在獨立、客觀、公正的媒體均可報導的前提下,在尊敬其信仰而非用漢族人的唯物主義、享樂主義的視角理解藏人的前提下,用理性的語言進行探討,以平和的方式解決問題;在支持、同情藏人訴求(並不等於支持藏獨)的遊行者(主要為美國人,極少數僧侶)和堅決擁護黨中央的留學生(90%以上為官員和商人的後代?)之間將要爆發肢體衝突時,王千源試圖進行調解,希望緩和一觸即發的矛盾。

古人云:「偏聽則偏信。」現代人則認為:在信息對稱的情況下才有可能做出正確的判斷。偏聽、偏信的結果是偏執,信息對稱的結果則是理性、平和、公允。在 CCTV、日人民報的第n次、第n+1次、第n+n次的宣傳之下,在新華社通稿的統一口徑的蠱惑之下,在絕大多數愚昧勢利、欺軟怕硬的大中小學教師十幾年的教「愚」之下,在漢語自身的曖昧混沌、偏見無知、充滿等級意識等特性的3000多年的熏陶之下,能夠有王千源這樣的奇女子棒喝昏聵懦弱的國人,這不能不說是一個奇蹟,不能不說是「中國女子的勇毅,雖遭陰謀秘計,壓抑至數千年,而終於沒有消亡的明證」(魯迅語),不能不說是絞肉機般的現行教育體制下的堅強存活者。

絞肉機般的現行教育體制最大的危害是混淆人的是非觀,摧殘人的道德感,往一個個大腦裡植入蠱毒一樣的欺善怕惡、欺軟怕硬、欺弱怕強的狼羊合一毒劑,使得國人成為孱弱和殘暴的代名詞。前人曾一針見血的指出:八股文之所以釀成千古浩劫,在於其馴化文人的訣竅是磨滅自我、代聖賢立言。代聖賢立言的實質就是揣摩上級意圖,迎合上意。如果說八股文還有些羞羞答答,那麼今天的作文訓練要求則是明明白白的和盤托出:考生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揣摩出捲著的意圖,揣摩改卷者心理。在如此這般的訓練之後,我們就可以毫不費力的揣摩出CCTV的意圖,迎合日人民報特約評論員的上意。經過這樣的工藝流程生產出來的學生,在表情上面目呆滯、兩眼無神,在倫理道德上墮落卑賤,在認知方式上偏執迷狂,在行為舉止上乖張偏僻,在言語交流上不講道理,在人格架構上分裂變態。於是,就像我的一位朋友梁衛星說的那樣,就算是十三億頭豬也有可能發出不同的哼哼聲,而十三億人民則與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這也可以算得上是人類史上的奇蹟了。

在追求獨立、自由、創新諸方面,我們十三億人比不過那些紅毛番鬼;在體察上意、欺凌弱小、比傻比慘方面我們十三億人則可以獨步宇內。即使是為數有限的海外愛國人士——這些被我們派出去的第五縱隊,也大有把五星紅旗插上CNN大樓的趨勢。如此一來,力量強大的十三億人民在成功的把鳳凰衛視改造成港版CCTV (縱使如此,大陸淫民還是無法享受)之後,在不遠的將來一定會把《紐約時報》改造成美國版的日人民報,把《費加羅報》改造成法國版的日人民報,把CNN改造成美國版的CCTV。正是在這一點上,王力雄有關黃禍的憂慮,秦暉的有關「雙低」(低自由、低福利)做法將在全球範圍內傳播的憂慮,似乎在不幸變成現實。而文明世界對此似乎缺乏足夠的警惕、勇氣、智慧和道義擔當,來避免重蹈張伯倫綏靖政策的覆轍。

從1920年代開始,我黨就有領導學運的光榮歷史,把學生以及其他青年煽動起來從來是我黨的拿手好戲。得鼎之前,學運是我黨摧垮國民黨的重要手段;得鼎之後,學運是我d的重要籌碼——借此向美帝、日帝、法帝等表達中國人民的憤怒,並進而在談判桌上佔據主動權。愛國(其實應該把「國」換成某個集團)青年們也相當配合,總是召之即來,揮之即去。我黨真可以說是玩弄青年於股掌之間——收放自如,導之有術。青年們不敢去思考諸如就業問題、農民問題、失業問題、物價問題、腐敗問題,更不敢去表達自己的意見,而體內的利比多卻在不斷滋生,急需找一個宣洩的渠道——我黨就來充當治水的大禹,引導愛國青年們 把洪水向國內和國外的敵人衝去。運用之妙,存乎一心:這股洪水的大小既可以沖毀敵人的船隻,又不至於沖毀我黨的堤壩。少數不識相的青年如果在奉旨遊行示威時鬧得過分,就判幾個刑。遠的如蒯大富、韓愛晶之類,近的如湯曄。一收一放,一打一壓,一導一壅,都掌控得妙到毫巔——執政能力就這樣提高到宇宙級別的水平。

我的朋友阿肯在一篇文章寫道,這是一場重要的思想觀念的對決。阿肯本人也認為這個說法高估理性的力量。我則認為這根本就是一場不對稱的較量。在百度「王千源吧」,一個支持王千源的帖子(http://tieba.baidu.com/f?kz=363062010)裡,共有34條回覆,其中有25條是對王千源和發帖者進行下流惡毒的咒罵和恐嚇,還有幾條語義不明,姑且看作是中立。如此看來,即使樂觀一點,支持王千源的人也就是20%的樣子。雖然這個數據不具有統計學上的意義,但以我在天涯社區、貓眼看人、中軍網瀏覽過的帖子來看,20%這個印象性的數據是能夠成立的。這裡,我們還把我黨的強大力量、平面媒體的傳播效應等重大因素放到一邊,把沉默的大多數(支持與反對的比例可能更令人悲觀)放到一邊,如果說這是一場較量的話,那麼這場較量的結局不言而喻。可見我黨近60年的教「愚」多麼成功,而公民教育又顯得多麼艱巨,多麼任重而道遠。

陳少敏(1902-1977), 女,原名孫肇修。山東壽光縣孫家集鎮范於村人。她在本縣黃家小學畢業後,升入濰縣文美女中。1915年入青島日本紗廠做童工,後回鄉從事手工業勞動。1921年再入紗廠做紡織工人,參加了秘密工會。1925年進山東濰縣文美女中學習。1927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不久擔任共青團壽光縣委婦女部長。1928年春因領導學生運動被學校開除。同年11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49 年以後,陳少敏擔任全國紡織工會主席。在黨的八大上,她當選為中央委員。”文革”中,她受到衝擊,不過因威信高,1968年末,還被允許參加中央八屆十二中全會。會上最後表決”永遠開除”劉少奇出黨的決議時,她伏在桌上拒絕舉手。當時發表的全會公報雖宣佈”一致通過”,歷史事實卻是缺了陳少敏一票。康生於會後向她質問:「你為什麼不舉手?」得到的只是一句正氣凜然的答覆:「這是我的權利!」

林昭(1932年12月16日—1968年4月29日),女,原名彭令昭,蘇州人,基督教徒。林昭因為發表了一些「大逆不道」的言論,被長期關押,最終以「現行反革命」罪被槍決。

林昭出生於蘇州,林昭是其筆名。受家庭的影響,年幼的林昭對革命有很大的熱情,在景海中學高中畢業後,林昭不顧母親反對,於1949年7月考入了「革命搖籃」蘇南新聞專科學校,決心「與家庭生不來往,死不弔孝」,投身到革命中去,甚至曾經無中生有地揭發過自己的母親,多年後,林昭對此感到很不安:「他們要我井裡死也好,河裡死也好,逼得我沒辦法,寫了些自己也不知道的東西,我不得不滿足他們……我沒存心誣陷你」。

1954年,林昭以江蘇省第一名的成績考入了北京大學中文系新聞專業。1957年5月19日,張元勳等貼出大字報《是時候了!》,這是為了響應中央的鳴放號召,隨後幾天,北大的大字報越來越多,學生互相辯論,有人認為大字報中的右傾言論是反革命煽動。5月22日,林昭在辯論中,公開反對那些上綱上線的批評,並說:「我料到一旦說話也就會遭到像今晚這樣的討伐!我一直覺得組織性與良心在矛盾著。」1957年秋,張元勳、林昭等人被打成右派分子,林昭吞服大量安眠藥自殺,但被及時搶救過來。於是她被加重處分:勞動教養三年。林昭不服,跑到團中央質問:「當年蔡元培先生在北大任校長時,曾慨然向北洋軍閥政府去保釋『五四』被捕的學生,現在他們(指北大領導)卻把學生送進去,良知何在?」後因新聞專業副系主任羅列憐其體弱多病,冒險為之說情,林昭得以留在新聞專業資料室接受群眾「監督改造」。

1958年6月起,林昭在人大新聞系資料室監督勞動,期間與同在資料室「勞動考察」的人大學生「右派分子」甘粹產生愛情,他們提出結婚申請,但上級批評他們談情說愛是抗拒改造,不准他們結婚。

1959年9月,甘粹被發配到新疆進行勞動改造。林昭病情加重,冬天咳血加劇,請假要求回上海休養。

1960年春,人大校長吳玉章先生批示准假,林昭由母親接回上海。

通過調養,林昭病情漸有好轉,並在上海認識了蘭州大學的研究生顧雁、徐誠,當時蘭大的張春元等人,正在準備籌辦針砭時弊的《星火》雜誌,隨後林昭的長詩《海鷗之歌》和《普魯米修斯受難之日》,在《星火》第一期上發表。但很快涉及《星火》的人員,都被抓捕。1960年10月,林昭被逮捕入獄。

1962年初,林昭得以保外就醫。期間曾要求上海的無國籍僑民阿諾,將《我們是無罪的》、《給北大校長陸平的信》等帶到海外發表。

1962年12月,林昭又被捕入獄。在獄中林昭曾多次絕食、自殺,並分別兩次給當時的上海市長柯慶施、《人民日報》寫信,反映案情並表達政治見解,都沒有回音。林昭在獄中,沒有筆和紙,竟然都是用血在白色的被單上寫作。另外,由於林昭拒絕違心地服從,被獄卒視為表現惡劣,遭受嚴虐待,林昭在血書中寫到:「光是鐐銬一事人們就玩出了不知多少花樣來:一副反銬,兩副反銬;時而平行,時而交叉,等等不一。臂肘之上至今創痕猶在不消說了,最最慘無人道酷無人理的是:不論在我絕食之中,在我胃炎發病痛得死去活來之時,乃至在婦女生理特殊情況—月經期間,不僅從未為我解除過鐐銬,甚至從未有所減輕!—比如在兩副鐐銬中暫且除去一副」。

1965年3月23日,林昭開始寫《告人類》。

1965年5月31日,開庭審判,林昭被判有期徒刑20年。林昭隨後血書《判決後的申明》.

1965年下半年,第三次給《人民日報》寫信。

1966年5月6日,北大同學張元勳來到上海,同林昭母親許憲民到上海提籃橋監獄看望她。

1968年4月29日,林昭接到改判的死刑判決書,隨即在上海龍華被槍決,年僅36歲。5月1日,公安人員來到林昭母親家,索取5分錢子彈費。

林昭父親在女兒被捕後,服藥自殺。林昭母親則精神失常,後死於上海街頭。

1980年8月22日,上海高級法院「滬高刑復字435號判決書」,宣佈林昭無罪,結論為「這是一次冤殺無辜」。

2004年4月22日,林昭骨灰被安葬在蘇州靈岩山。

林昭的檔案,包括在獄中寫的大量血書,1980年代曾一度開放,但不久又被封存。(以上有關陳少敏、林昭的資料來源於網絡)

縱觀秋瑾、林昭、陳少敏、李九蓮、張志新、王千源的精神脈絡,可以看出傳統文化的道義資源(威武不能屈的精神之於陳少敏)和外來文化資源(基督教的獻身精神之於林昭)對她們的滋養。這些英雄在道義擔當、智識資源、行動勇氣方面豐富著我們民族的精神世界。他們鼓舞著我們不斷地豐富我們民族的道義資源、知識資源,拓展行動空間。

她們的意義在於:

培植元氣,為公民社會做準備;

摒棄矇昧,與臣服人格相揖別。

化解乖戾之氣,促進朝野達成底線共識;

彌合左右分歧,形成合力推動社會轉型。

──轉自蘇祖祥博客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古風:「神韻」讓中共大外宣無地自容
盲測調查:讀者如何評價各大媒體的偏見
【名家專欄】對生命的熱愛和對健康的熱愛
【名家專欄】「毅力號」和火星計劃背後的英雄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美中天津過招 李克強發話洩密?
【新聞看點】煙花再襲如末日?江浙滬撤200萬人
【遠見快評】瘋狂圍攻外媒 中共文宣失控?
【拍案驚奇】美副卿訪華遭挑釁 中國「紅災遍地」
【探索時分】澳大利亞也要協防台灣?
【有冇搞錯】習近平視察西藏 誰在騙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