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

白毛女為什麼不嫁黃世仁?(2)

人氣 11

【大紀元10月27日訊】 (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好,我們有一位觀眾朋友在線上,我們接一下中國江蘇趙先生的電話,趙先生您好。

FLV下載收看
WMV下載收看

趙先生:主持人好,嘉賓好,中共的黨文化為了達到它們的政治目的,可以不擇手段,特別是為了打倒什麼團體,打倒什麼人,不顧天理良心,特別是煽動仇恨,也就是說它通常都是靠「扣帽子」、「大批判」、「打棍子」。文革時期我們還小,經常搞一口私田,這些老農在一口私田的時候就說反了,就是為了還能吃得上,其實都吃不著了,然後再改回來,造假。

我家就在北方,我家就是個大財主,在反潮流的時候,要跟自己的老子決裂,當時我就到北方的家鄉去弔唁,就問一些人,我家的祖上是非常和善的先生,然後搭橋,維持治安,成立所謂的維持會,還救過孤兒、放過糧,人家就對我感恩戴德的,說你不要替共產黨宣傳。

那時候我就知道了,唉呀!我們家的(祖上)沒有欺壓人民,沒有欺壓農民,那我就很感激我的祖上,否則我還聽它的宣傳,我也跟我家決裂,要插一腳批判什麼的,後來我就沒有參與這件事情。

但到我逐漸長大了就知道中共竊權,從它竊國以來,製造一系列的政治運動,一系列的冤假案,中華民族的傳統道德體系被完全破壞掉了,同時它這種黨文化,扭曲的歪理學說也滲透到人的心靈,人的心靈被中共的黨文化毒化、妖魔化。

這些人對於一時的政治風浪,追求嫁給解放軍,追求嫁給農民,嫁給貧下中農,這樣就是給自己的婚姻,這世世代代的造成痛苦,那種畸形的婚姻就是非常的不幸的,有些地主資本家的女孩子、男孩子,特別是女孩子,漂亮女孩,家教又好,那麼都給貧下中農痞子給搶去了,沒有一個自由的婚姻。

這種政治迫害滲透到方方面面,不僅是像目前對法輪功的迫害,對上訪人的迫害,對各種各類的人都存在著迫害,現在你要說你是法輪功學員沒結婚,在中國大陸就不好找對象了,因為這是一個很大的事情了,這就屬於政治迫害,人們的心裡也都知道真善忍好,可是共產黨施加壓力,這個女孩子要考慮了。你是不是要放棄我才給你一個對象,或者我給你一個對象,你一旦堅持煉功,或者是再申訴,受到傷害,我這家庭不是面臨著危難嗎?

中共對人民,對中華民族傳統的迫害,從小到大,從大到小,都是一系列的,每個人也沒逃脫它這個大環境,中共對中華民族,對我們家族,對每個人造成的傷害相當的嚴重。

主持人:好,謝謝趙先生,各位觀眾朋友,今天我們的話題是為什麼90女大學生會發出一個問題,就是說當時白毛女為什麼不嫁給黃世仁?您怎麼看這個事情呢?您認為現在的道德水準是不是一落千丈,人心不古呢?另外什麼才是幸福的概念?一個幸福的家庭應該是什麼樣的?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646-519-2879。剛才中國江蘇趙先生談了一些他的看法,您怎麼看他這些觀點呢?

陳破空:剛才趙先生講得很好,說中共煽動仇恨,一口私田,道德體系淪喪。我就想到一個問題,中共塑造了黃世仁這麼一個形象,就是這麼一個為富不仁的、有權有勢的這麼一個惡霸地主的形象,但中共本身,特別中共的高幹本身扮演了黃世仁,他們自己一直就是黃世仁。

它們塑造了黃世仁的形象,來控訴萬惡的舊社會,但中共本身它的高幹,我剛才講的毛澤東的表現,還有它們其他幹部的表現,本身就是黃世仁。包括今天的包二奶、養二奶是從毛澤東那時開始的。所以這是一個非常具有諷刺意義的一件事情,就這個道德體系的崩盤有它深層的一些根由。

杰森:對,其實是這樣子一個概念。很多我知道的人,他懷念50年代,他說50年代怎麼樣子好,官員怎麼好,其實不是這樣的。

事實上是50年代時,中共當時是有權威的,高層有權威的,不管是從權力上,它有個人威信,所以說它的權力,就是享受各種資源,事實上是被高層最少的那群人佔有了,而那時候又生活在高牆之內,很多人看不見,同時它對外宣傳的是你要為民服務,所以說給人感覺整個社會好像沒有被中共那個毒素侵蝕了。

後來因為中央的所謂強人越來越少,那麼權力逐漸向中共的各個階層的官員滲透,特別是到現在,幾乎大大小小的官員他都有權力,而中央的權力反倒在疏鬆,所以中共那一些極端道德敗壞的毒素,在全社會開始鋪散開了。這個時候大家會說這時的黨員不如那時好,其實不是的。

中共的本質,最核心的本質一直沒有變,只是它的影響面隨著這幾年在逐漸逐漸向社會各個層次滲透,讓人看到整個中共的現實,其實中共一直都是這個樣子。

主持人:但是我想年齡比較大一點的,比如現在60歲的人,五十多歲的人,或是年齡更大一點的人會說,至少在毛澤東時代,你沒有看到遍地娼妓這種現象,而且那時候一個叫劉青山的,他只貪污了幾萬塊錢,最後是被槍斃;那麼現在人貪污幾萬、幾千萬、幾億可能也不會被槍斃的,所以大家就覺得說,現在的整個社會的這種風氣,跟當時比還是差了很多。

如果按照當時的階級來劃分,你的階級好,我的階級不好,那我為了保全自己的家庭,比如為了今後子女能夠有一個好的出路,嫁一個階級好的人等,有這麼一個標準。而現在,好像完全不用這種階級的概念,而是說你有沒有權、有沒有勢,你有沒有車和房子,你海外有沒有關係,這種標準。您怎麼看這種變遷呢?如果您說都是中共的宣傳造成的,那為什麼那時候用階級,現在用錢用財勢呢?

杰森:首先得清楚一個概念,為幾萬塊錢槍斃劉青山,是不是符合法律,這個我一直都沒有搞明白。中共從以前給中國人灌輸的概念就是,它只要殺人,好像就是在做對的事情一樣,事實上這不是的。如果當時毛澤東一句話這個人要殺,就把這個人殺了,不管他貪污多少錢就殺了,事實上這是違法的,我們不應該推崇他那樣的做法。

當然現在中共官員貪污的數量很大,就是貪官的數量增大。當時的擇偶標準是要找貧下中農,現在變成了要找資本家。事實上在我看來的話,其實都是給中共這個階層。

因為當時它們是貧下中農的代表,是革命先鋒份子,所以說它把自己標榜成無產階級,標榜成最優秀的,把它自己塑造成所有女孩追求的對象。現在它們一轉身全都變成了中國最富的階層了,這時候一定要是讓富人最好呀!所以說你要是看中國現在的電視,哇!你一個月沒有個5、6萬,你生活不到電視上的人生活的那個標準,又是車,又是房子的,一天到晚無憂無慮的,這是在塑造它們的形象。

現在整個社會房價漲到那個程度,方方面面你可以感覺到如果不是一個有錢人,你孩子不可能到一個好的學校,那麼你孩子輸在起跑線上,然後你的家裡頭會為最基本的生活奔波。這時候你會看到,最有錢的人他可能會佔有最優勢的地位,這時候最有錢又變成了中共這個體系了。

中共總是把自己這個利益集團,描述成社會最優秀的一個狀態,所以說某種意義上講,很多女孩子追求對象,就總是圍繞著中共,或者是中共的家屬,中共的這個利益集團來走。整個社會也就是按照它的輿論導向,這個時候它不會再宣傳階級了,因為它本身就代表著這樣一個富有階級。

主持人:它無產階級現在變成有產階級。

杰森:對呀,你要是按黃世仁那個標準,現在中共官員其實都那樣,你完全可以把黃世仁換成現在一個村長,就是那樣一個狀態。

主持人:他剛才談到這種宣傳,您覺得宣傳對人的這種觀念,它起到一個什麼樣的作用?

陳破空:我們要回顧一下,中共的宣傳一個是靠筆桿子、一個是靠槍桿子,它的宣傳是非常巨大。我想回顧一下你剛才提到的這個變遷,他的確是一個道德的(變遷)。中共執政以來,它的道德一直在淪喪,而淪喪的程度是越來越嚴重。我們看看這個所謂的擇偶標準,就女人的擇偶標準,在中國當時有個變遷,主流的一個擇偶標準。在50年代,就中共剛剛建政初期的時候,她們選的的確就是老幹部,比如老紅軍、老八路,高幹。

主持人:年歲相差很大,文化的差距也很大。

陳破空:對,年歲相差很大都不管,因為那是一個非常恐怖的階級鬥爭的年代,那只有攀上了高枝,那才有可能取得了安全感,同時取得物質生活的優越。

到第二個階段,我記得是60年代左右,60年的時候,應該是當軍人或軍官比較吃香,因為那個時候中國天下大亂,餓殍遍野,很多人餓死,經濟崩潰,生活都很貧困,但相對來說軍隊裡面的人比較有保障,因為軍隊還有幾塊錢的補貼。另外這個軍隊的制服也是軍隊裡面發的,看上去比較威風。再一個,農村裡邊如果是軍屬或是列屬是比較受優待的,所以那個時候嫁給軍人是比較時髦。

到了後來70、80年代,到了80年代有一個短暫的好的時期,就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因為恢復高考制度,受過高等教育的人比較吃香,那都還比較正常,看重的是受過良好教育的,有好的工作技能,人也朝氣蓬勃的,那麼短暫的吸引過一些女性,這麼一個階段,那算是一個比較好的階段,一個復甦的階段。

但隨後,又被另一種東西取代了。比如個體戶、萬元戶等這種又佔上風了,就開始引起了(追求風潮)。到了90年代之後,道德就全面的崩盤,整個(擇偶條件)是追求錢,而共產黨在早期是要打擊所謂舊社會的娼妓、要讓他們滅籍,本來是個很極端的手段,是滅絕人性的手段。用這樣一個滅籍的手段,實際上可能導致更多的其他的一些性犯罪。

但是到了80年代,特別90年的這種(情況)回升,甚至死灰復燃,遍地是娼妓,無「娼」不富、繁榮「娼」盛等等這些情況完全是一下子就死灰復燃,非常不得了,把全國各地從南到北,從東到西,讓一個人住一個賓館都不得安寧,住個賓館都不停的打電話問要不要小姐,到那麼樣一個地步。

整個社會就完全的道德顛倒,就是找有錢的,找不到有錢的,甚至不惜賣身,所以在90年代中國就流行幾句話,一句是「你什麼都可以有,就是不能有病」,另一句話是「你什麼都可以沒有,但不能沒有錢」。還有一句話說「男人因為有錢而變壞,女人因為變壞而有錢」等等,最後這個社會就亂套了。

現在看到的反而是那些年輕的,可能是男大學生比較找不到對象,為什麼呢?因為長得好的女大學生都傍大款去了,到校外傍大款,就成了整個社會的另一個景象。像剛才的武漢大學那個大學生發出那樣的感慨,是完全不奇怪的。她只不過是千百個追求虛榮,追求財富,追求金錢的其中之一。

甚至最近很驚人的一個事情,一個12歲的小女孩在中國,人家測試她,問她長大的理想是什麼?她長大的理想是嫁給貪官污吏,她居然就這麼講。

主持人:她說貪官污吏,用這個詞嗎?

陳破空:貪官,對,公開說,用了貪官。她長大的理想就是嫁給貪官,為什麼?因為貪官有錢,她根本沒想到這個犯罪不犯罪,沒有犯罪意識了,沒有道德意識了,也沒有什麼風險意識了,反正就是追求錢,這是一個12歲的小女孩發出的感慨,這實在是很震動,就是太離譜了,她長大的理想就是這個了。

現在在中國,人格的自相矛盾也是很突出的,比如前幾年克林頓去訪問中國的時候,在北大演講,專門有一個女大學生站起來挑戰克林頓,挑戰美國的價值,質問克林頓,當時(大家)就認為這個北大女學生真了不起,覺得(她)反美又愛國。結果,過幾年,看到另外一個新聞說,反美的女大學生嫁給了美國人,結果她還是崇洋媚外,追求一個遠渡他鄉的虛榮,衣錦還鄉的虛榮,嫁個洋人這麼一個虛榮,黃皮白心的這些東西。

而在這位女大學生(身上)所發現的也是一些人格分裂,甚至這個女大學生說要嫁給黃世仁的話,引起了一些不太好的效果的時候,她甚至講了一句假話,她說如果我嫁給了有錢人黃世仁,可以拿他的錢捐給慈善事業,幫助有需要的人,這完全是句假話,因為中國根本沒有什麼慈善心可言,因為沒有宗教。沒有宗教哪有什麼幫他人之心,助他人之心,這種人是非常少的。我們可以說這個女大學生不僅她是道德淪喪,人格分裂,而且是非常的虛偽,講起假話來了,這個在中國是太普遍了,完全是見怪不怪。

主持人:我們有一位觀眾朋友在線上,我們接一下北京倪先生的電話,倪先生您好。

倪先生:大家好。 我說這個90後的(女大學生)說白毛女為什麼不嫁黃世仁?現在的白毛女,她已經沒有資格嫁黃世仁了。因為現在這些農村的喜兒們,他們高攀不上黃世仁,他們只能去當什麼髮廊妹等,連二奶都攀不上。你看現在有多少髮廊裡頭根本沒有理髮工具,全是髮廊妹,也就是說現在的喜兒們都去當髮廊妹了,她們高攀不上黃世仁。所以這90後(女大學生),她是還沒進入社會,沒有社會經驗,有社會經驗就知道。

再說,這白毛女當初也沒有說是嫁給這個大春。大春參加革命回來了,他們把黃世仁的女兒給娶了,他們根本就沒有遇到這喜兒,所以這種相變是當初就發生了。

現在這個社會,在滿清民國的時候,他還有道統,還有這種傳統的倫理道德,現在根本就沒有了。現在是中國特色,什麼是中國「特色」?中國「特色」就是特權,特權就是特色。現在這個黃世仁跟以前的黃世仁不一樣了,他不光得有錢,還得有權,也就是這是中國特色。今天的黃世仁是黃世仁加黑社會。

海外說中國黑社會化,黑社會化現在都晚了,經過這回「十一」已經成為黑手黨化了,所以現在的黃世仁是又有權又有錢的黑手黨,整個國家黑手黨化,就是說中國的道德淪喪在中國幾千年的歷史上空前,前所未有,所以那個90後簡直是太幼稚了。

再說今天的大春,你已經娶不了黃世仁的女兒了,今天的大春只能打光棍,有幾千萬農村的這些大春們都出來當民工,這些民工注定了他一輩子打光棍,這就是中國現在的社會型態,謝謝大家。

主持人:好,謝謝倪先生,我們現在再接一下曼哈頓何先生的電話,何先生您好。

何先生:今天這個題目我並不感興趣,我感興趣是當前發生的事情。郭泉判12年徒刑,什麼罪名呢?三條。第一條是說他批評了豆腐渣工程和四川地震。

主持人:對不起何先生,您今天跑題了,如果您要是說和今天話題有關的,您一會再打過來。

(待續)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白毛女為什麼不嫁黃世仁?(上)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熱點互動】白毛女為什麼不嫁黃世仁?(下)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台灣電視被蓋台 意味著什麼?
法蘭克福國際書展透露什麼信息?
每日退黨團隊聲明精選(2009/10/22)
【熱點互動】中國冤民談維權之苦(1)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東風-26瞄準美國航母的後果
【秦鵬直播】財政危機來臨 中共政府出陰招斂財
【財商天下】李克強下死命令 高喊「救經濟」!
【微視頻】互聯網國有化不順 大佬頻換人
【橫河觀點】習北上李南下 跛足改革大勢已去
【十字路口】一帶一路遺毒 東南亞人口販賣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