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職工被注射不明藥物 現生活無法自理

標籤:

【大紀元12月15日訊】(大紀元記者梁朝陽綜合報導)據明慧網報導,吉林省通化市地質隊的一名叫魏寶霞的退休職工,十餘年來,因堅持修煉法輪功,多次遭抓捕、關押、抄家、勒索。她被關在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的一年中,被迫注射、口服了不明藥物……至今她常視物不清、記憶力衰退,身體虛弱到走路需人攙扶,生活無法自理。

上訪遭關押 被迫交款五千元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魏寶霞去北京上訪。到了天安門廣場,遭到兩名武警盤問,隨後多名便衣衝過來將其帶上警車。在天安門派出所,因魏寶霞不報姓名,當晚被送到懷柔看守所關押五天。魏絕食抗議,她被帶回通化長流看守所繼續關押四十五天後放回。最後,魏寶霞被迫交了累計五千元,沒有得到任何收據。

被關「洗腦班」 強迫放棄信仰

二零零一年二月二十三日,魏寶霞被地質隊保衛科、老站派出所人員抓到通化市黨校開辦的「洗腦班」裡,那次被關的一共有五十二名法輪功學員。他們被強迫看污蔑法輪功的電視和文藝節目;被安排專人看守,陪吃、陪住,強迫寫放棄法輪功信仰的「決裂書、悔過書、保證書」。魏寶霞被關了二十多天,家人擔心她會遭到更殘酷的迫害,就代她寫了「三書」,這樣她才回到家中。期間的三百元費用均由魏寶霞自己承擔。

二零零五年七月的一天,魏寶霞在外面辦事未歸。東昌區國保大隊警察及社區書記宋學增,趕到魏家欲將其抓到「洗腦班」。魏的兒子開門後,幾名警察衝進屋裡,到處亂翻,抄走了法輪功書籍及磁帶等,在這種情況下,魏寶霞被迫白天離家,晚上才能回來。

二零零五年十月十三日早八點左右,東昌區國保大隊隊長荊貴泉等五人,再次到魏寶霞家砸門。魏當時打算走脫,被逼之下從家中三樓窗戶跳出,摔在地上一動不能動。後來魏的家人將其送入醫院。經醫院檢查:兩腳脖粉碎性骨折,腰部壓縮性骨折。當晚,國保大隊人員又來到醫院,看到魏寶霞已躺在床上確實無法動彈後才離開。

魏寶霞在醫院住了三天後回到家裏,在經過繼續看法輪功書才二十多天後她便能坐起,學法煉功四十天就正常走路了,身體奇蹟般的恢復。

被注射不明藥物後 出現頭昏 胸悶 流口水

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四日早上,六、七名警察來到魏寶霞家強行撬門,他們將魏按倒在地後開始抄家,魏寶霞被帶到通化縣看守所,二十八天後被送入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勞教一年。

一次,只因魏寶霞在會上說了一句:「我認為法輪功挺好的」,她就被帶到管教室,管教王秀麗用電棍電她的肚子、胳膊、前胸等處。

魏寶霞在一小隊被強制參加奴役勞動,做出口的手工蝴蝶。從早晨五點半干到到晚九點才收工。兩個月後,她因腰疼無法繼續幹活,魏寶霞要求體檢,但管教王秀麗藉此機會說寫了「決裂書」才能體檢。去醫院檢查後大夫說,需靜養兩個月。回到勞教所後,管教讓魏寶霞在勞動車間裡,鋪個草墊在地上躺著。

後來,魏寶霞的腰疼加重,再一次去醫院檢查,醫生說需手術,魏未同意。就回長春女子勞教所的衛生所打了七天針。自那時起,魏寶霞就開始頭昏,胸悶難受,頭都抬不起來,嘴總流口水,吃什麼食物都覺無味。

被不明設備照射 身體出現病變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五日,魏寶霞感到心難受,她被管教帶到一部機器前,等從機器上下來後,她感到腰部麻木沒有了知覺,從那以後,大便乾燥,逐漸小腹也失去知覺,後來麻木感延伸到後背、後腦。

有一次家裏送來橘子,管教給魏寶霞拿來後,魏發現橘子水水的,吃後,她身體就開始抽搐口吐白沫;還有一次,魏寶霞去廁所大便時,發現便出的是兩寸多長的白色大便,大便的外層像用感冒膠囊包了一層。

釋放前,勞教所體檢,魏寶霞被帶到走廊的一盞不知名的燈下,管教就離開了。當魏寶霞被光照到時,她手背上的血管立即鼓脹起來並出現腰麻、腰緊的反應。

目前,魏寶霞身體每況愈下,已虛弱到走路需人攙扶,生活無法自理。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九年前被注不明藥物  至今生活無法自理
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在王村女子勞教所的經歷
鄭州白廟勞教所酷刑迫害修煉人致死
毒針迫害好人 長林子勞教所欠下人命
最熱視頻
【思想領袖】嚴謹的科學家為何被趕走?
【微視頻】北京封控保衛中南海 常委會出逃否
【未解之謎】瑞典王室認證:最可信的靈界使者
【拍案驚奇】猴痘疫情大爆發 世衛:極不尋常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