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

打壓法輪功的包袱 中共還能背多久?(3)

人氣 14

【大紀元4月29日訊】(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主持人:各位觀眾,今天我們的話題是「打壓法輪功的包袱,中共還能背多久」,歡迎您打我們的熱線號碼646-519-2879發表您的意見。剛才有兩位觀眾發表他們的意見。我們現在再接一位觀眾朋友的電話,休士頓的汪先生您請講。

下載收看

汪先生:我是想說中國人的劣根性,很會坳。因為它不會退縮的,只要你是和平抗爭的話,永遠沒有用。台灣陳水扁也是很好的例子,他說他是合法的他也合法,你就不能說從監獄裡把他抓出來幹掉,所以他就讓你去亂。

但是你去抗爭的話,幾個月下來或幾天下來、幾個禮拜下來,你就吃你的、喝你的、你睡和拉撒都成問題,久了你自然就疲了。他吃定你不敢武力造反,就讓你去搞。韓國的總統曾經問過,陳水扁像這樣的情況他怎麼能不下台,就是硬坳。我覺得共產黨也是一樣。共產黨你看它迫害中華文化、中國的傳統,它到今天還抱著馬列思想不放,它就這樣子硬坳,所以我覺得不用革命的手段是沒有辦法把它推翻的。

主持人:謝謝汪先生。那剛才三位觀眾都發表他們的意見,能不能先回應一下剛才他們三位的意見。楊醫師。

楊景端:我是覺得中共它作為一個本質上比較邪惡,崇尚暴力和謊言的這樣一個組織,的確是像觀眾朋友所說的,儘管法輪功學員明明知道它們的本質,明明知道它們有可能幹出什麼樣的事情,但是還是本著最大的善意,抱著最大的犧牲精神勸善,也就是「4.25」的上訪。

希望共產黨能夠改邪歸正、希望它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確是給它一個機會,而且在這之後很多年來都是一直希望中共能夠放棄它的邪惡的本質,能夠改邪歸正。

那麼你想修行是為了救度眾生,修煉的人他也是希望一個不好的生命、不好的東西變成好東西。所以法輪功學員從上訪到後來的反迫害,整個的過程都是這樣的一個過程。所以希望大家能夠理解法輪功學員為什麼這樣堅持不懈的去上訪、去講真相,表面上看他們是在反迫害,但實際上他們在勸善,希望共產黨不要做害己、害人,做禍國殃民的事情。

主持人:那很多人說法輪功這樣做是為了喚醒中國人人性中好的一面,那麼都認識了共產黨之後,也許共產黨就被解體了也就不存在了。您怎麼看剛才幾位觀眾朋友的提問?

章天亮:其實共產黨裡面的黨員,他們也有他們人性的一面,也就是說他們也是勸善的對象。其實法輪功學員在2004年之前就應該已經認識到共產黨的邪惡就是不可救藥的,但是還是一直在給共產黨機會。

那麼到2004年的時候,我們看到大紀元時報開始發表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這時候的話就不再給共產黨這樣一個意識型態或者是共產黨這樣一個組織機會,而是把這樣的機會給了共產黨員。給了他們什麼樣的機會?就是讓他們通過退黨的方式達到一種自我良心的救贖。

共產黨再怎麼樣的話是由黨員組成的,如果它的黨員都已經離開它了,那麼共產黨它這個組織的話也就和平的解體了。

所以我其實比較同意剛才洛杉磯王女士的說法,她說共產黨打壓法輪功的包袱,包括其它別的政治運動的包袱會一直背到死,這個我們毫不懷疑。

所以《九評共產黨》其實已經指出了這個問題。所以共產黨是不可改良的,但是我覺得休士頓的汪先生可能有點悲觀,他就是說好像只要你和平抗爭的話就永遠不會有結果,不是這樣的。

我們看到就是說像古羅馬帝國迫害基督徒迫害了300年的時間,你只要一直堅持下去就會有希望。因為我覺得就是說一個人他對這種信仰的堅貞,他不是說世俗的東西能夠改變的,剛才他提到說沒有吃、沒有喝,你過2天就疲了,那是因為你在爭取一個個人的利益。

那麼有的時候你就想我為了這個利益我幹麼吃這麼大的苦,這個利益得不到就算了。但是那個信仰是不一樣的,因為信仰的話他爭取的是精神上的自由,所以他就是願意為這個信仰來付出,我們看到基督徒被迫害300年,為什麼能堅持?因為他就是一種信仰。

中國古時候也有三武一宗滅佛的時候,為什麼佛教還能傳下來?就是因為他是一種信仰。所以說我覺得法輪功他做為一種信仰的話,他的這種生命力是非常旺盛的,他肯定會長過共產黨的。我們覺得共產黨現在已經到了一個風雨飄搖的時候了。

楊景端:其實我還想說,就是說很多人認為要暴力革命或什麼的,其實你想想,共產黨它就是暴力的老祖宗,它就是搞暴力、謊言,你幹這些東西你是幹不過它的。但是恰恰是信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讓它日子越來越不好過,那就說明你真正必須要解體共產黨或者你必須有一個更高的道德的準則才能夠達到這樣一個作用。

主持人:我們先接兩位觀眾朋友的電話。第一位是紐約何先生,何先生您請講。

何先生:主持人好。

主持人:您好。

何先生:為什麼這個共產黨要鎮壓這個法輪功,我記得去年關貴敏先生在電視台講過,他跑過世界很多地方,中國人是一盤散沙。那麼這個一盤散沙是共產黨最歡迎了,看到4.25法輪功這些人在那裡上訪以後,看到法輪功的很齊心,不是一盤散沙,所以才要鎮壓,他就怕你們齊心。剛才嘉賓講,當時鎮壓因為江澤民是個獨裁,那麼江澤民都下台了,現在胡錦濤上台了,為什麼現在還要鎮壓呢?胡錦濤也是個獨裁。

主持人:好。謝謝何先生。我們再接德國陳先生的電話,陳先生您請講。

陳先生:您好,主持人好,兩位嘉賓好。我有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就是說在江澤民時代有很多這個常委不贊同鎮壓,現在胡、溫兩位對法輪功的態度怎麼樣,還有第二個問題就是高智晟律師為法輪功說話,胡、溫兩位對高智晟律師態度怎麼樣,有沒有打算什麼時候釋放高智晟律師,這是我的問題。

主持人:謝謝陳先生。可不可以請章博士先回答一下陳先生的這個問題。

章天亮:當時江澤民鎮壓的時候,胡錦濤確實是不贊成鎮壓的。但是到胡錦濤做總書記的時候,這個事情就有一些變化。因為我覺得因為江澤民在鎮壓法輪功的這個過程中,使用的手段太殘忍了,犯的罪太大了。

胡錦濤若是承認江澤民做的這個錯誤的話,結束的就不僅僅是江澤民的問題,不僅僅是江澤民個人政治生命的問題,還有共產黨整個都會因為江澤民鎮壓法輪功而被葬送掉。那麼我想人在利益當中的時候,有時候就很難權衡,就是說到底你是用你的良知來做主導,或者是說在這個時候你能夠果斷的拋棄共產黨,還是說要把這個罪惡延續下去。

那麼在胡、溫剛剛上台的時候,江澤民雖然下去,但是他的這個勢力還很強勢,所以迫害法輪功的這個事情一直延續著。那麼等到江澤民勢力越來越弱的時候呢,就是這個事情已經到了病入膏肓不可挽救的時候,所以我想如果胡溫想要結束鎮壓的話,只有一種可能,就是他們能夠下決心拋棄共產黨,否則的話他們是不可能去結束這種迫害的。

楊景端:我同意這樣觀點。共產黨就像是一個金箍咒一樣,罩在他每個人的腦袋上,他如果不拋棄共產黨的話,他無論想做什麼,他都做不成。

主持人:那麼我們看在4.25的時候,法輪功學員是到國務院去上訪,等於還是相信政府,信任政府能夠去解決這個問題。那麼最近我們看這幾年來,法輪功學員開始傳《九評共產黨》這本書,而且就是勸人去「退黨、退團、退隊」。那麼這之間發生什麼樣的變化呢?

章天亮:其實這中間沒有什麼變化,法輪功從1996年當時,就是說中宣部副部長徐光春在光明日報上誣衊法輪功那天開始,一直到今天已經十幾年的時間。

你看法輪功學員做了很多事情,比如說辦報紙或者辦電視,或者是做很多事情,包括法律起訴。其實概括起來就是三個字「講真相」,96年的時候他們就是說有幾十萬封信的群眾寫信給光明日報,後來這個事情就被停下來了。否則的話從96年開始,可能中共對法輪功大批判就開始了。

那麼到97、98年一直到99年4.25都是這樣一個情況,只不過是法輪功去講真相,有的時候是面對面的,有的時候是通過媒體來做這個事情。

到今天為止,到了2004年出《九評》的時候也是為了講真相,因為對共產黨這種邪惡,很多人還對它抱有幻想,比如說有很多人還有一種黨文化的思維,就是指望共產黨平反,或者指望共產黨內部出了某個開明的人士可以做些什麼樣的好事。但是法輪功學員也告訴世人,共產黨是沒有任何希望的。

這麼多年以來,共產黨的迫害,它的罪惡已經到了不可饒恕的程度,因為有的時候並不是說一個大家讓一步的問題,而是在正義面前的話,必須要匡扶人類最基本的正義。所以說到了這一步的時候,共產黨是沒有什麼希望,因此法輪功傳《九評》也是在講真相。

主持人:章博士談到了法輪功講真相,我們知道從4.25一直到現在,法輪功學員如果在國內講真相的話,風險是很大的,可能被抓或者被關到派出所,甚至被判刑或者被勞教、被虐待等等。那麼您覺得對法輪功來說,或者對中國人來說,甚至在國際上來說,講真相起到什麼樣的作用,它有什麼樣的意義呢?

楊景端:其實法輪功學員他之所以是法輪功學員,就是因為他信奉「真,善,忍」這樣一個原則。「真是」什麼?講真話。政府褒獎的時候、鼓勵的時候,他說法輪功好;政府說要鎮壓的時候,他也在說法輪功好。他是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他都不會改變的。

第二個就是「善」,善是什麼?善不是說你好我好大家好,善就是說這樣一個好的修煉方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事情,你一個國家要傾全國之力來迫害他,來禍害他,你犯了這麼大一個罪,你不是害人害己嗎?所以他有這樣一個善心善念在裡面,他當然是不顧一切的要跟你講。

最後就是「忍」,很多人對這個「忍」字,有誤解。說你這個法輪功不是忍嗎?在家待著吧!人家誣衊你啦,說你不好啦,你就別吭聲,就算啦。他不理解這個「忍」的涵義,不是說你是為了保護自己忍氣吞聲。

因為他修真、善、忍,他更多想的是別人,所以這種情況他的忍是放棄個人利益和舒適,甚至犧牲自己的生命,為了讓這麼好的一個修煉的功法,能夠讓所有的人,特別是那些還沒有機會認識他的人,體會他的人得到。

所以在這種情況下,「真、善、忍」這樣一個念頭下,他才這麼做的。剛才天亮說的是無論是4.25上訪也好,到後來的講真相也好,到後來的傳《九評》促三退也好,他做的沒有別的,就是三個字「真、善、忍」。他完完全全是為了別人在做。

主持人:好,我們再接下舊金山方先生一個電話,方先生您請講。

方先生:我覺得你們評論員有些講話都不太公理,我覺得一個國家你要就維持著,你不要一再過分的傷害它。我生長在日本,我們沒有一個日本人在外面過分批評日本,我在韓國也待過,沒有一個韓國人批評自己國家。我想每個國家都有問題,美國更有問題,美國表示說是現在一家民主國家,完全完全都和我們一般想像都不一樣。

主持人:好,謝謝方先生。聽懂您的的意思了。他剛談到說每個國家都有問題,中國有問題,美國更有問題,您能不能回應一下剛才方先生所說的意見。

章天亮:方先生這個問題很有意思,說一個國家要維持它,不要過份傷害它,其實真正傷害我們國家的是共產黨,如果你要看共產黨的所作所為的話,共產黨的獨立政權之後,中國失去300萬平方公里的領土,一個是外蒙150萬平方公里,這是當時毛澤東割讓出去。而且毛的御用文人還在人民日報上寫了大量的文章,鼓吹外蒙獨立。

再有一個的話,就是中國共產黨對中國人民的殺害,大概有8千萬到1億人是被共產黨迫害致死的,這個也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反人類的罪行。

共產黨從領土到人民已經傷害夠嚴重了,其實更嚴重的是共產黨對我們文化和道德的破壞。今天大陸為什麼會出現毒奶粉?為什麼會出現那麼多的有毒食品?為什麼那麼多的孩子死在豆腐渣工程,在四川地震,多少個孩子被豆腐渣學校壓死。因為什麼?就是因為人道德不行了,道德敗壞了。

這些事情其實不用別人告訴你,你自己難道不知道做一個毒奶粉,會吃死人嗎?他為什麼敢做,就是因為在共產黨這種沒有任何約束,放縱人惡的一面,讓人不擇手段去致富。同時,共產黨本身又是黑社會性質的這樣一個組織,縱容人惡的一面。我覺得這是共產黨對中國人民造成最大傷害的地方。

所以當法輪功指出共產黨這些罪惡的時候,並不是為了仇恨,也並不僅僅只為了爭取個人權益的問題,我覺得深層原因是框扶正義,就像剛才楊景端醫生講的,完全是為了別人好。

所以方先生如果去看一看共產黨罪惡的話,你就會知道法輪功學員才真正在維護這個國家,在愛護這個民族,也在傳承我們的文化,重建我們的道德。

楊景端:對,我也是這麼想,因為方先生看來就是說,我們實際上在這裡批評的是共產黨的政策和共產黨對迫害中國人民的這樣一個做法,並不是在批評中國或中國這個國家,因為我們愛護這個國家,所以我們要把共產黨在這個國家對這個國家的人民,對這個國家做的有害的事情,我們要把它揭露出來,所以我想我們這樣做呢,是真正的愛護中國。

章天亮:其實我覺得從法輪功十年的堅持,我們真的看到了一個希望,就是中國人是有良知的,中國人是有勇氣的,中國人是能夠堅持自己的信念的,中國人是可以堅守自己的道德的。前兩天我看到明慧網上公布法輪功的一個網站,公布了明慧網對國內法輪功學員一些情況的統計,我真的非常感動。

因為在共產黨這樣一個嚴厲的制度下,哪怕當時在「六‧四」之前百萬人天安門大遊行,「六‧四」槍聲一響起,三天之內所有人銷聲匿跡,基本上聽不到反抗的聲音。

但是法輪功經過十年的迫害,在今天依然屹立,明慧網上說每天大陸就有4千萬的人可以直接看到明慧網的消息,大陸有20萬個的真相資料點,每天都在運作,不斷的把真相傳播出去,讓周圍的人能夠看到真相,所以我覺得在十年的過程中,我們看到共產黨越來越衰弱,真理的力量已經越來越清楚的顯現出來。

主持人:您認為法輪功對中國人,乃至世界有什麼樣的影響呢?

楊景端:我覺得法輪功學員所提倡的和提供的,恰恰是中國社會和乃至於全世界需要的一個方向。今天的世界為什麼有這麼多的問題?就是因為他們背離了「真、善、忍」這樣的一個道德準則。

主持人:好,謝謝二位,今天我們是一個關於4.25的特別的節目。非常感謝各位收看我們這一期的節目,如果你有什麼意見的話,也可以寫我們的反饋郵箱jiuping_feedback@ntdtv.com,謝謝各位的收看。

(據新唐人電視台《熱點互動》節目錄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他從固執高傲 變為踏實有責任
佛家故事:高僧耆域的歎息
須寅:「四‧二五」的見證
唐恩:欣聞歐洲議會的正義呼聲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日本停40年援助 中日關係惡化之謎
【橫河觀點】歐洲將結束大流行 輝瑞開發疫苗?
【方菲訪談】桑普:重手壓制香港 中共內部不穩
【拍案驚奇】 薄熙來大祕被「雙開」
【菁英論壇】美中防疫政策背道而馳 專家解析
【新聞看點】汪洋喊「促統」美雙航母南海演習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