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慶獨立日 開自由女神王冠 煙花秀

人氣 212

【大紀元7月5日報導】(大紀元記者黎新、徐竹思紐約報導)昨日(7月4日)美國「獨立日」,紐約市許多政府與民間團體都在五個區舉辦各種紀念活動。紐約市長彭博與州長帕特森都參加了自由島清晨的自由女神像王冠對公眾開放典禮,彭博還參加了史坦登島的第99屆獨立日遊行(Travis Fourth of July Parade),以及當晚在哈德遜河旁燃放的梅西(Macy’s)煙花秀。


獨立日梅西煙火(攝影:文忠∕大紀元)

獨立日自由女神像皇冠重開放

象徵自由和民主的自由女神像的皇冠部分於獨立日重新向遊客開放。紐約民主黨聯邦眾議員韋納 (Anthony Weiner) 出席了在炮台公園 (Battery Park) 舉行的自由女神像皇冠重新開放典禮,對重新開放自由女神像皇冠表示歡迎。


自由女神像皇冠於昨日(7月4日)美國獨立日重新向遊客開放(Getty Images)

自由女神像曾是無數移民抵達紐約港後首先映入眼簾的景觀之一,但在2001年9.11恐怖襲擊後,出於安全考慮而對公眾關閉。自由女神像基座和觀景台已於2004年重新向公眾開放,但皇冠部分直至7月4日才重新開放。

目前,每天只允許少量遊客在特定時段進入參觀。儘管參觀自由女神像的遊客人數在過去八年中有所減少,但近來又出現上升趨勢。國家公園管理局稱,2007年自由女神像的參觀人數達320萬,高於2006年的250萬,但低於2000年的360萬人。

韋納說:「這是送給我們國家的最好的生日禮物。重新開放自由女神像的皇冠將重塑紐約和美國歷史的精髓。」

贏得「紐約每日新聞」舉辦的向自由女神致意的愛國徵文比賽的5名小讀者,成為自由女神像獨立日重新向公眾開放皇冠遊覽的第一批遊客。獲獎小讀者、生日恰巧為7月4日的莫娜 (Mona Platt) 在文中寫道,自由女神的手向空中高舉著火炬,象徵我們為贏得自由而戰鬥。一天前莫娜已經興奮難耐,她說這將是她的派對、不需要另外一個生日禮物。

10歲的Juliet得悉獲獎時激動地說不出話,她寫到自己的祖先在18世紀末從意大利和愛爾蘭乘船來到美國時就是在埃里斯島登陸,十分想登上自由女神的皇冠俯視該島全貌。笑得合不攏嘴的5個孩子在作客「早安美國」節目時,Juliet面對一群攝像機和記者時說自己「感覺就像個電影明星」。

國家公園管理局之所以關閉皇冠部分,是因為通向雕塑頂部僅有一段狹窄的樓梯,而且樓梯只有一側有扶手,如果遇到緊急狀況也沒有快速疏散口。自由女神像是1886年法國送給美國的禮物。

獨立日煙火燦放 百萬人觀賞

上百萬人於獨立日晚間9點多觀賞了在哈德遜河上空燃放的煙花。在26街西邊,許多人提前一兩小時就來到了西邊高速公路前,坐著等候。男女老幼一邊等候一邊野餐談天。9點時,大家蜂擁上前,迫切等待煙花秀的開始。主辦單位有意等天徹底黑下來才發射第一炮。煙花的爆炸聲與掌聲交融,歡呼聲和讚嘆聲匯成一片歡騰的場面。

蒙特雷居民鄧晶感到很驚喜,在經濟不景氣之時,有這麼多人出來歡慶獨立日,欣賞煙花。8點鐘到場的她說,等了好一會兒。她和男友Alex Werrender趁著長週末到紐約來旅遊。她說,紐約市較多元化,紐約客也相對較冷漠。20多年前從菲律賓移民到北美的鄧小姐感覺美國更自由和摩登。

居住在曼哈頓西部的日裔美術家Tomie Arai和華裔公務員王先生 (Legan Wong) 說,有十年沒觀賞梅西煙花了,因為前幾年都在東河那兒,較不方便。王先生覺得今年的煙花比十年前壯觀多了。在美國土生土長的夫婦倆說獨立日是個大家歡慶的節日,是家人歡聚的佳節。

唐先生與女友7點半就來到26街西邊等候觀看煙花。這是他第二次觀賞梅西煙花,他覺得很漂亮。正在尋找工作的唐先生說,經濟不景氣,工作難找。幾十年前從香港移民來美的唐先生表示看了煙花後心情開朗。


獨立日梅西煙火(攝影:余曉∕大紀元)


獨立日梅西煙火(攝影:余曉∕大紀元)


獨立日梅西煙火(攝影:余曉∕大紀元)


獨立日梅西煙火(攝影:黎新∕大紀元)

獨立日重溫「獨立宣言」 珍惜自由

4日中午,以「祖母和平旅」(Granny Peace Brigade)為首的幾個當地民間團體於中央公園的「草莓田」進行第三屆集會,在人權律師斯格爾(Norman Siegel)的帶領下朗讀《獨立宣言》。

斯格爾表示,《獨立宣言》來之不易,她代表了美國自由民主的治國精神。如果人人都能遵守,那是理想的社會。然而現實是有些人在做一些有違憲法和法律的事,小到紐約市長在任期滿後設法改變規則再參選,大到美國參與戰爭的決定。

「不過,」他說:「我們還是要在每年的獨立日重溫《獨立宣言》,牢記我們需要自由和民主。」


7月4日,一些紐約民眾在中央公園集會,人權律師斯格爾(Norman Siegel,右)帶領大家念《獨立宣言》。(攝影:徐竹思/大紀元)

4日,紐約歷史協會(New York Historical Society)舉辦全天的活動紀念獨立日。門外1775年代士兵的扮演者們也在接受採訪時表示了對中國民主的關心。Jack Klix和Denis Jones表示,記憶猶新的是20年前中共在北京天安門廣場對學生和市民進行的屠殺。聽說目前中國人民都對中共不滿,不知何時中共才能解體,那將是最大快人心的時刻。


7月4日紐約歷史協會門外,民眾與「獨立戰爭士兵」Jack Klix(右)和Denis Jones(左)交談。(攝影:徐竹思/大紀元)

「獨立日」之際,許多美國人在思考美國及其未來的世界角色,也不能不思考中國。紐約時報專欄作家David Brooks日前以「關於中國的激辯」為題探討美中的經濟關係及美國對中國應有的政策。

他引述哈佛的弗格森(Niall Ferguson)話說:「中國的民族主義也在上漲。互聯網讓中國年輕人更加民族主義。中國人在全世界收購資源,並憑此成就一個威脅美國利益的海外帝國。中國人正在打造他們的海軍,這是野心擴張及全球衝突的歷史先兆。可以把中國視為一戰之前的威廉德國︰一股成長中的、好鬥的、民族主義的勢力,其野心將撕破原先存在的商業關係和歷史友誼。」

紐約歷史協會當天的活動召集了許多著十八世紀服飾的「歷史人物」,他們與遊客合影並回答問題,很多帶孩子的家庭參加這一活動,小朋友自己動手製作與獨立日相關的手工,並免費享用小吃和飲料。

相關新聞
真正物超所值  澤西市頂級公寓割愛
艾麗斯島-美國移民史的見證地
自由女神像 – 美國的象徵圖標
客機及戰機紐約低空繞行 引發市民恐慌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恆大債務衝擊 最大受害者是誰?
【十字路口】立陶宛率先抵制冬奧 中共3黑招反撲
【馬克時空】7國助台潛艦國造 安倍晉三挺台抗中
【軍事熱點】韓國打造藍水海軍 朝鮮已非唯一防禦目標
【車評】開拓者重生 2022 Chevrolet Trailblazer RS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