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士:論「講真話」

俗士

人氣 13
標籤: ,

【大紀元9月29日訊】真話說一半常常是彌天大謊。——本傑明‧富蘭克林

如果仔細觀察、思考,就會發現,在生活中有很多耳熟能詳、張嘴即來的詞,你卻很難解釋其真正涵義。這些詞,人們人云亦云地反覆使用,卻很少有人能詮釋其意義。就這樣,這些詞成了某種符號和象徵——「講真話」就是這樣一個詞。

我們知道,講真話是人類最基本的善。就一般意義來說,講真話就是說實話、說真話,就是說自己真心想說的話、對自己觀點的真實表述、對一些人和事的真實看法,以及對某一事件真實、客觀的描述等。這是從小父母就會教給孩子的,從幼兒園到小學,老師也是這樣教的,即使再大一點上中學、大學,乃至工作、結婚生子…… 一般也不會有人公開教育要講假話、不要講真話。

令人費解的是,現實中,這種本應是植根於我們靈魂深處的人類最基本的善,早已缺失,謊言已成為我們生活的一部分,充斥於我們生活、工作、交際的角角落落。謊言氾濫自然真話就會稀缺、就會對真話渴望和講真話的人產生敬仰。弔詭的是,我們不是去努力消除滋生謊言的土壤,而是,連篇累牘地宣揚「講真話」。其間定有別有用心的人,在利用人們的這種渴望和敬仰。

為了弄清其間的奧秘,我們首先有必要明白「講真話」這個詞,及其所包含的意義。我想她的意義一定不是我們一般認為的,應該有特指。通過上網搜索,並沒有得到其明確的定義,只是百度知道有個答案是我認為最貼近「講真話」的真實意義的。摘引如下:

真話不等於是真理。真話還要分為有意義的真話和無意義的真話。「吃飽了不餓」,「白天過了是黑夜」,都是真話,但是卻毫無意義。巴金所倡導的「講真話」是有特定含義的,應該指敢於冒著壓力,說出事實的真相,以有利於人民,有利於國家,有利於受苦受難的民眾。

——百度知道:「講真話」的理解

正如所料,所謂「講真話」是被賦予了特定的意義,是所謂的「有意義的真話」。也就是說,「講真話」是對一般意義上的講真話的意義做了某種拔高和美化。我認為,正是這種拔高和美化,使得「講真話」脫離了她的本意,甚至走向她的反面。從這個理解上看,頌揚「講真話」最終會成為扼殺真話的手段,這是值得深思的。值得警惕的是,現在連篇累牘宣揚的「講真話」的意義恰恰與「『講真話』的理解」的意義相吻合。

事實上,巴金所說的講真話是很普通和低調的,他說:「所謂的講真話不過是把心交給讀者,講自己心裡的話,講自己相信的話,講自己思考過的話。」其實,這句就是一般意義的講真話,巴金本人並沒有刻意拔高講真話的道德內涵。由此看出,百度這個關於「講真話」的解釋是對巴金提倡講真話的曲解。再進一步說,巴金本人說的真話好像也沒達到所謂「講真話」的境界。

我們知道,有意曲解別人的話一定有其不可告人的目的。如果,這種曲解披著華麗的外衣,那就一定是極邪惡的。仔細研讀「敢於冒著壓力,說出事實的真相」這句話,就會發現,其真正含義是恐嚇。它告訴人們,你在講真話以前,要權衡一下自己的利益、勇氣和後果。由於大多數人都是趨利避害的,敢於冒著風險去講真話的少之又少,所以當人們知道講真話是要「敢於冒著壓力」時,自然就不會講一些於自己利益無關的真話的。這樣,無形中,事件的真相就可能會被掩蓋。久而久之,人們就不敢講真話了,「講真話」就成了一種反噬真話的桎梏。

那麼如果有人真的敢冒著危險講了真話會怎樣呢?那等待他的將是牢獄,甚至死亡。具體的例子就不舉了,許多都是大家熟知的。當然,必要的時候也可加以利用,樹立成新的敢「講真話」的英雄,讓民眾頂禮膜拜,同時宣示自己是多麼、多麼的熱愛「講真話」。

稍加留意就會發現,能喊出震撼人心的對講真話的吶喊的都生活在謊言充斥的環境。索爾仁尼琴說:「我一生中苦於不能高聲講出真話。我的一生都在於衝破阻攔而能夠向公眾公開講出真話。」哈維爾則認為:「假如社會的支柱是在謊言中生活,那麼在真話中生活必然是對它最根本的威脅。正因為如此,這種罪行受到的懲罰比任何其他罪行更嚴厲。」……

我想,這是因為他們長期生活在充斥謊言的環境中,對謊言的深惡痛絕、是呼喚真話的吶喊,他們的勇氣是令人尊敬和值得頌揚的。但一面殘酷打壓講真話的人、極盡所能的掩蓋真相,一面大肆製造謊言,那麼宣揚「講真話」就一定是別有用心的。

諷刺的是,高爾基——那位高呼「真話萬歲」的「全世界無產階級最偉大的作家」,在聽完一位14歲小男孩冒著生命危險講出的索洛維茨的真相後,除了滿面淚水以外,卻只有冷漠了。冷漠和恐懼使得他沒有對那個孩子的生死給予絲毫的關心。以他這樣的地位都對講真話都感到如此恐懼,難道他會認為那個小男孩在講出真相之後會是安全的嗎!「尤其令人痛心的是,這只革命的海燕剛剛飛走,和海燕談過話的14歲的男孩就被槍斃了。……或許因為無力,或許他壓根就沒有想過要保護這個說真話的孩子。」(狄馬《高爾基為什麼要說謊》)回到莫斯科他馬上在蘇聯各大報紙上發表了「以雄鷹和海燕的名義宣稱,拿索洛維茨來恐嚇人民是毫無根據的,犯人們在那裡生活得非常之好,改造得也很好。」的謊言。

說到「講真話」,人們也許會說《皇帝的新裝》,不也是在弘揚講真話嗎!不也是在歌頌那個戳破「皇帝的新裝」的謊言的小孩的勇敢嗎!很多時候不也把那些敢於說真話的人比喻為說「皇帝什麼也沒穿」的孩子嗎!我認為這是一個誤會,這則寓言諷刺的是:大人們常常生活在謊言之中不知的愚昧和為了某種利益,比如怕人恥笑,而明知是謊言也不戳穿的虛偽和怯懦。而孩子卻能說出了事情的真相,但這並不是因為勇敢而是童真。

除此之外,真話本身也並不都是值得歌頌的,除了民眾在日常生活的一些瑣事的真話可能不值一提外,有些真話還是邪惡的,甚至是赤裸裸地挑戰人類良知的,如:「寧願我負天下人,不讓天下人負我」(曹操)、「我死後管他洪水滔天」(路易十六)、「我就是流氓」(一名深圳城管)、「我們只講黨性,不講人性」(湖南衡山縣店門鎮鎮長周建國)、「誰影響嘉禾發展一陣子,我影響他一輩子。」(李大倫)、「就是歧視窮人」(茅於軾)、「誰不實行計劃生育,就叫他家破人亡。」(湖南某縣的生育計劃標語)……之類的。

那麼,不宣傳「講真話」,應該如何做才能弘揚講真話呢?其實道理很簡單,就是:剷除滋生謊言的土壤,讓「講真話」回歸到講真話。

道理很簡單,方法也有現成可以學習的,如很多國家,尤其是那些發達國家,都有的誠信體系。這樣做的好處是:不空泛的提倡講真話,也不空泛的批評講假話。它並不干預你講什麼話(我認為,任何對言論的干預都可能會變成言論限制),但如果因你講了假話而造成別人利益受損,則會面臨嚴厲的處罰。這對講假話者的有很強的震懾作用,人們會在講假話前進行利益權衡,久而久之謊言就會被有效地控制,講真話就會是社會的主流。我們知道美國前總統克林頓差點被彈劾,不是因為他和萊溫斯基之間的風流事本身,而是因為他在後來的調查聽證中說了謊。

道理很簡單,方法也有現成可以學習的,但是,從無到有地做起來也是很艱巨的。然而,更大的真正的困難是,執政者是否有勇氣,或者說他們是否願意這麼做。

巴金說:「真話畢竟是存在的。講真話也並不難。」我認為這句話很好。我們應該認識到,在日常生活中養成講真話的習慣會對改變謊言充斥的環境有益的,可能力量是綿薄的,效果也不會顯著,但對此不必妄自菲薄,所謂集腋成裘。至少,我們還可以用保持沉默拒絕說謊。

──轉自《作者博客》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程曉農:中共謊言粉飾繁榮假相
抗議持續高漲 中共被迫逮捕杭州飆車人胡斌
曹維錄:籲請中共當局立即無罪釋放鄧玉嬌
俗士:論十三層大廈的倒掉
最熱視頻
【唐浩視界】學生墜樓扯出案外案 中共統台5部曲
【探索時分】遼寧號出海 海軍副參謀長出事
【拍案驚奇】中共欲房產稅試點 共軍練搶灘登陸
【預告】專訪余茂春:中共統治模式威脅世界
【珍言真語】袁弓夷:襲梁珍應是中共610指使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