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佳案
6月5日中央電視台著名的播音員羅京因癌症治療無效去世了,在廣大的民眾中引起了很大的反響和關注。也有消息稱,中央電視台會藉此機會對新聞聯播和一些主幹節目做一些調整...
納粹制定殺猶太人的法律,有道德與正義感的德國人需要遵守嗎?納粹屠殺了6百萬的猶太人,共產黨屠殺了超過8千萬的東亞大陸人,什麼樣的人會認為這樣殺人的政權具有存在的合法性?什麼樣的人會跟這樣殺人的政權談法律與改革呢?
(大紀元記者洪峰報導】5月27日下午,山東省菏澤市東明縣農機局局長徐富強被人殺死在辦公室內。據報導,當日下午3點30分左右,一男子持刀進入東明縣農機中心辦公室,捅傷徐富強導致其身亡。死因眾說紛紜,不過據當地反映行兇者是因為與徐富強有男女關係方面的糾葛。事件再度引髮網民熱議,不過相關內容跟快遭到刪除及封鎖。
現在支持鄧玉嬌的比支持楊佳的時候更多,下一次再有類似鄧玉嬌的事件發生的時候,將有更多的老百姓站出來,而且以更激烈和更果斷的措施來進行反抗。
湖北恩施巴東娛樂場所服務員鄧玉嬌刺死強行要求特別服務的官員案件,近期受到大陸網絡輿論高度關注。被關在精神病院內的鄧玉嬌的家人已委託北京的律師代理案件。而巴東公安週一就案件進行的新聞發佈被批評有為涉案官員開脫之嫌。
中國湖北省巴東縣一名鄉鎮官員在娛樂場所被女服務員刺死一案近來引發中國網民的強烈反響。
(中央社記者張靜茹苗栗27日電)旺旺文教基金會為鼓勵弱勢家庭子女努力向學,今天到苗栗縣政府捐助30名貧困家庭兒童、每人新台幣3000元獎助學金;縣府感謝基金會善行義舉,也呼籲大眾響應,讓社會得到溫暖。
(大紀元綜合報導)自從發生震驚全中國的楊佳襲警案件之後,類似事件引發人們的廣泛關注。3月30號,新疆烏魯木齊市二工派出所的3名中共公安身著便裝駕駛地方牌照的車輛,行至東泉路時,與正在橫穿馬路的市民發生口角,導致上百人圍觀,路段交通也被嚴重阻塞事件,顯示中國大陸普通民眾與中共政府機器間的矛盾對立日益尖銳。
重慶兩天消滅三名中共士兵和楊佳殺警事件,說明老百姓完全有能力。如果他們不願作奴隸的話,完全能夠反對那些對他們欺壓的中共基層官員,包括黨支部書記等等,如果他們受到嚴重的傷害,比如說下崗、被打等等,他們就可以選擇與這些人同歸於盡,反正現在中國的生活是痛苦比快樂多。
3月19日下午,楊先生給我打來電話說,王靜梅女士有事想向我諮詢。
中共最怕什麼就去做什麼,與其去自焚,不如像法輪功學員那樣去勸一百個人退黨,加速中共的瓦解,爭取過上沒有中共的日子。
江蘇省地方政府官員被指控在考察小康達標情況的民意調查中公開造假。評論人士指出,這一事件玷污了政府的形象和公信力,建議採取古代暗訪的方式,通過擴大考核內容,考核官員的政績。 (w2009-02-13-voa66.cfm)
1980年8月27日,在北京東城區前圓恩寺胡同內,一個普通男孩降生在一個老北京普通四合院裡,這個男孩名叫楊佳。當這名男孩降生時,他的家人以及他自己可能都沒有想到,他之生死會與整個司法體系之生死聯繫在一起。
奧地利作家卡夫卡曾說過:「凡是我寫過的事將真的發生。」在經歷過德國法西斯的殘暴、斯大林的恐怖統治以及中國可怕的文革之後,世人都不能不承認,卡夫卡的作品貌似荒誕不經,卻具有驚人準確的預言性,因此他被視為極權主義的預言家。
我們去看看最近震驚全國的處決楊佳事件,這一事件給媒體出了一個尷尬的問題,因為它涉及到法律訴訟程序、動機以及其可能性。
在十几个小时前,一个生命消逝了。每时每刻都有消逝的生命,然而,这样一个特别的生命的消逝,似乎是沿着一个注定的弧线走向了结尾,在无数人的目光注视下。当然,在这些目光的背后,是不同的思维、观点和立场。但是无论如何,你不可否认,以一个历史的维度,以一个国家的范畴,以无数光辉灿烂的法学术语和价值体系来看,这个人的离去,留下了印记。
2009年,在中國民間稱為「逢九之年」,很多人相信「逢九」必有大事發生。我們遠的不說,從上一個九,1999年中共開始鎮壓法輪功;再往前一個逢九,1989年,大家都知道,中共鎮壓六四民主運動。這些事情在中國人來說還是記憶猶新的。那麼2008年從年初開始的大風雪、大風暴席捲了大半個中國;到了3月份鎮壓西藏僧侶;到了後來的奧運、汶川大地震;還有三鹿的毒奶粉事件。都...
(自由亞洲電台駐香港特約記者心語的採訪報導)上海楊佳襲警案的主角楊佳被處死刑一個多月之後,其母親王靜梅首次於新浪網上註冊博客並發表文章,點擊量不到一天內就有幾千次。不到24小時,此博客便遭到新浪的封殺,顯示博客地址不存在。
共產黨不是一個組織,也不是一個人,它是一種絞肉機,大家都知道,它是把好人變成壞人,把壞人變成魔鬼的一部絞肉機。
編者按: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上海襲警案被告人楊佳被執行注射死刑。 這樁刑事案雖已了結,但它所引發的一連串對中國司法公正的質疑、對中共統治合法的思考卻正甦醒,楊佳雖然死了,但是他維權的精神,成為中國民眾抗中共暴政的象徵。
多災多難、雲譎波詭的2008年即將逝去,前景未卜、步履沉重的2009年正在向我們走來。在這辭舊迎新之際,我格外懷念兩位大無畏的優秀青年:一位是身陷囹圄的胡佳,一位是已被獨裁制度殺害的楊佳。
在法制健全的社會,不管你殺過人也好,得過精神病也好,你的權益該被保障時,法律真能替你撐腰,哪怕你的「對手」是有權有勢的交通廳。而在中共國,法律是共產邪黨的私器,它與精神病院一樣,可以隨時變成鎮壓民眾的工具。
這些反民眾暴力論者中有些人提出這樣的質疑:「如果你的孩子像揚佳一樣的準備殺人,你是否會鼓勵?」這是偽善地裝作站道德至高點並設下陷阱。偽善在於警察不但「準備殺人」,而且已經殺了千千萬萬人,現在還在天天辱人、傷人、殺人。為什麼不問一下自己:「如果你的孩子像警察一樣的天天辱人、傷人、殺人,你是否會鼓勵?」對殺千千萬萬人的警察粒聲不出,對被迫上絕路而殺「殺千千萬萬人...
(大紀元記者肖楠悉尼報導)澳洲頂級主流雜誌《外交家》(The Diplomat)在其最新一期中,邀請法輪功學員、華人作家曾錚點評2008年中國大事。雜誌編輯表示,此文具有強烈衝擊力,因此安排它為雜誌首篇,編輯部為文章題圖所加說明為:「前政府工作人員、異議作家曾錚問:2008年是否會作為中共開始失去控制力的一年而被載入史冊。」
春申故郡,趙政新府。利分中外,權接荼毒。襟鄧江而帶溫胡,控鮮非而淫歐美。窮山惡水,憤青盈牛尻之虛;人詐心詭,劉餘下含淚之榻。中州霧鎖,舉國塵馳,崛起枕子孫之絕,和諧盡地獄之美。敢負閻王之雅望,巴蜀飄搖;燕南公司之懿範,毒奶暫住。三旬鐵巢,舐痔如雲;千里逢迎,高貪滿座。芙蓉起鳳,孟學士之詞宗;藝謀毗霜,王將軍之武庫。壟南饑寒,兵在陳吳;楊子何罪,躬逢盛世。
楊佳死了,他像英雄一般死去,他如英雄一般被紀念。我們是他被紀念的見證人。我們應當記住記牢這一段歷史,記住楊佳就義之前前後後前因後果。若干年之後,楊佳就是「抽刀出鞘天為搖、日月星辰芒驟韜」的秋瑾,就是「我自橫刀向天笑、去留肝膽兩崑崙」的譚嗣同。一個人狂殺十幾名政府公務之後,為何民眾們會如此的歡呼與鼓舞?這值得思考也需要記住。我們要記住這段歷史,也就是要記住貪婪...
這就是我們的城市的警察,這就是我們人民。許許多多年輕人就是這樣被送去勞動的,如果但有反抗的,當然是一頓毒打。楊佳就是這群人中的出鞘者,警察怎麼會想的到呢?打他一頓,又有什麼了不起,在他們看來這種人不打是不行的,打了才能管好他們。楊佳是眾多苦難者中泛起的浪花,如果每一個中國人都不要那樣說:反正關三個月。那麼,我們的今天就不會是這個樣子了
中國的楊佳襲警案在有關動機、背景、證據、律師權利、審理過程、家屬被綁架、證人失蹤等一大堆亂七八糟的疑問中,和外界一片質疑聲中毅然決然地落幕了。楊佳案讓中國人對中國的司法再次感到絕望。
共有約 282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川普(特朗普)總統週四(4月27日)簽署一項備忘錄,下令調查來自中國等國家的進口廉價鋁材是否威脅到美國的國家安全。調查結果或導致美國對進口鋁增加關稅或者實行其他限制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