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六四現場
6月4日晚支聯會舉辦的燭光悼念活動,數以萬計的市民無懼「限制令」和「港版國安法」前來參與。港府今天態度突然軟化,由康文署釋「放行」信息,並且警方今晚不會入園。
「小強,你們香港人為我們做的已經夠多了,你必須活著回去,把這一切告訴全世界。」1989年六四當晚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見證軍隊開真槍殺人,並在北京同學肉身掩護下而活著逃出來的人權律師林洋鋐(即前學聯領袖林耀強),31年來,每每談起當年一幕,仍忍不住掉眼淚。今年六四燭光悼念在持續30年後首度熄燈,林洋鋐表示,六四當晚,只要維園不封,一定會去。
林洋鋐接受《珍言真語》專訪時表示,六四與反送中抗爭「出奇地相同」,讓他同時見證了人性的「美麗與醜陋」,但他認為,「極權的統治無法粉碎人性美麗光輝的一面。」
不論時間是否久遠,有些事會永遠儲存在人的記憶中,比如我在北京經歷的「八九六四」屠殺。儘管中共31年來一直在封鎖真相,但相信每一個碎片,終能幫助人們拼出事件的全貌。 一、「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 1989年6月3日晚,我和朋友們來到木樨地一帶,人們把幾輛大公交車橫在了寬闊的大街上,希望能阻止部隊開進天安門廣場,因為那裡還聚集著幾千的學生和市民。 繞...
香港反送中運動已經進行了兩月有餘,六四學運領袖吾爾開希表示,中共如果和港人對話,是可以解決目前問題的;但中共血債太多,所以恐懼一旦妥協,就會導致其垮台;他還揭露了30年前中共政府與學生代表的「假談判」,欺騙世人的往事。
在6月4日「北京大屠殺」受難者30周年紀念日,加拿大《環球郵報》(The Globe and Mail)重新刊出了當年該報記者黃明珍(Jan Wong)的一篇報導,記錄她在北京飯店目擊六四當天、中共軍隊屠殺學生的過程。中共以暴力結束了那場學生和平民主抗議活動。下文是該篇報導的翻譯。
「我記得一切。」「我強迫自己記住他們的面孔,他們的聲音,他們的哭喊,他們的淚水,甚至是他們生命的最後一口氣息。」1989年6月4日當晚發生的那一切,李蘭菊(Liane Lee)記憶猶新。
在加州15號公路沿線,洛杉磯前往拉斯維加斯方向、距離Yermo出口大約1000米的土地上,座落著全球首個由華人民主人士出資籌建的公益項目「自由雕塑公園」。他們雄心勃勃,希望將該公園建成一個揭露一切共產主義罪惡的藝術教育基地。這座獨特的公園吸引了一位曾經在東德生活過的美國退伍軍人,他就是VETfilms.org的創辦人克里斯·蓋爾(Chris Gahr)。 ...
今天(6月4日)是中共天安門大屠殺30週年,六四親歷者方政表示,「我遭坦克碾壓,失去雙腿」。他認為,唯有公布真相、釐清責任,六四才能當作歷史傷痕,被共同放下。
「一座座帳篷、一面面旗幟」,1989年春天,中國北京、清華等眾多大學的師生、各媒體從業人員與其他市民等數十萬人,聚集在天安門廣場近兩個月,熱切表達訴求卻遭中共殘酷鎮壓的場景,於30年後的6月3日(週一),被重現在加州聖貝納迪諾縣的自由雕塑公園,上空同時飄揚起「勿忘64」的標語。 數百位關心人士聚集在一起,強烈表達「勿忘六四、建立民主中國...
隨著六四天安門屠殺三十周年的到來,洛杉磯紀念六四活動紛紛登場,並將於6月4日當日達到高潮。首先,6月3日下午5點,加州自由雕塑公園將舉辦「坦克人雕塑」落成儀式,地址在:37570 Yermo Rd., Yermo, CA 92388。與此同時,有兩位華人出資在租飛機在雕塑公園上空拉「勿忘64」的橫幅。6月4日晚,由香港論壇等組織主辦的一年一度的六四燭光晚會將...
一位讀者近日向大紀元報社披露收藏的六四照片,希望幫助更多人了解當時的歷史真相。這位讀者1989年是駐北京科研機構的一位工程師,現在美國工作的高級工程師。   這些照片是1989年六四前的5月拍攝的。他表示,當時學生們的民主運動是上百萬人參與的歷史事件,必定會給社會帶來改變,也會產生影響。學生們真誠的用心...
旅居美國廿餘年、1989年六四學運的親歷者,同時也是「人道中國」創辦人的周鋒鎖,於5月26日接受大紀元專訪,回顧這三十年來,中美兩國關係的變化。長期在海外關注中國民主發展的周鋒鎖說:「美國政府改弦更張,現在這樣全面對抗黑暗政權才是應該做的。這也意味著全世界會有新的變化。」 周鋒鎖認為,過去三十年中國民主運動難以推展有個根本的問題:美國與中國採取接觸(E...
中共六四屠城30周年之際,中共官二代、時任中共《解放軍報》記者的江林披露,她當時和中共上將張愛萍的兒子張勝一家親眼目睹了中共軍隊在長安街、天安門廣場向民眾掃射,槍聲大作、「一片火光」的場景,他們也遭到武警用上萬伏的警棍圍毆,張愛萍的孫子被抓。
現在的佛羅里達居民王珍在1989年時是住在天安門附近的北京市民,她晚上常常和她先生一起到天安門廣場遛彎。王珍回憶道:“ 1989年6月3日,是個星期六。像往常一樣,我和先生一起去住在京城西邊的婆婆家。” 他們一路上見證了要求民主自由的學生運動。
在大屠殺30周年之際,加拿大的資深記者亞瑟·肯特(Arthur Kent)製作了一部名為「六月黑夜」(Black Night in June)的短片,這部短片以他自己當時拍攝的錄像組成,展示了中共解放軍進軍天安門廣場的情況,以及學生們的反應。
視覺藝術家協會負責人劉雅雅說:「30年前的人不會忘記;30年過去,新的一代人長大了,慢慢認識中國當初發生了什麼,漸漸地不再懼怕,敢說出自己真正的追求——民主自由。」5月26日,「六四紀念暨慶祝柏林牆倒塌30周年」活動吸引了近兩百人前往阿罕布拉市(Alhambra)參與。 紀念會場入口展示了一張30年前兩名小女孩與「民主女神像」合照的照片...
「啪啪啪」的槍聲,「我看到好多人倒下,耳朵有一點熱」。1989年6月4日上午,35歲的香港文匯報駐北京辦事處主任劉銳紹,被共軍的子彈劃過了耳際,領教了天安門廣場上的血腥。
89六四事件30周年,當年的坦克人照片已經深深刻在全世界人們的腦海中,成為個人抵抗強權的象徵。5月24日,給坦克人拍照的攝影師出現在洛杉磯視覺藝術家協會(Visual Artists Guild)的記者會上,回憶了這一歷史照片的拍攝過程。 「坦克人」攝影師傑夫·懷登(Jeff Widener)說,1989年6月5日,天安門事件發生的翌日,他在拍...
2019年5月5日,《北京之春》雜誌主編陳維健接受大紀元專訪。他說:「中國人心沸騰,總有一個引爆點會釋放出壓力,中共遲早會倒。」
近日,一名六四親歷者、網名「不再沉默」的讀者發來1989年六四現場的原創照片,授權大紀元發表。這是繼原北京大學生劉建,拿出沉寂了三十年的兩千張「六四」照片後,大紀元發布的又一批六四現場照。
六四民運30周年前夕,六四鎮壓倖存者齊聚台北,探討中共對全球民主、自由的威脅。被坦克碾軋後失去雙腿的方政呼籲,世人要謹記中共血腥鎮壓民眾的歷史;前民運領袖們呼籲,西方國家不能對中共採取綏靖政策。
中共屠殺六四民運30周年前夕,美聯社前攝影師韋德納(Jeff Widener)講述了他當時在槍林彈雨中差點丟了性命,以及他如何拍下六四「坦克人」並把照片傳到美國的過程。
中共屠殺六四愛國學生運動30周年之際,當年的受害者、見證者、甚至中共的戒嚴部隊軍官,都在不斷揭露中共鎮壓六四民運的歷史真相。曾參與戒嚴部隊的一名中尉回憶六四鎮壓後他第二天到現場看到的真相,他都兩度哽咽。
近日,一名六四親歷者、網名「不再沉默」的讀者發來1989年六四現場的原創照片,授權大紀元發表。這是繼原北京大學生劉建,拿出沉寂了三十年的兩千張「六四」照片後,大紀元發布的又一批六四現場照。
1989年春夏之間,從首都北京開始,中國爆發了一場震驚中外的愛國學生「自由民主運動」,一位北京大學生全程參與並用相機記錄了這個歷史時刻,見證了北京的學生和市民的愛國熱情,以及隨後發生的「六四大屠殺」。
曾捲入六四民主運動的紅二代商人萬潤南披露,當時中共高層對待這次民運分為兩派,中共高層權鬥激烈,加之知識分子要求打倒中共獨裁者、太上皇,中共最終開槍鎮壓了這場民運。
1989年春夏之間,從首都北京開始,中國爆發了一場震驚中外的愛國學生「自由民主運動」,一位北京大學生全程參與並用相機記錄了這個歷史時刻,見證了北京的學生和市民的愛國熱情,以及隨後中共殘忍的「六四大屠殺」。近日,他拿出塵封30年的圖片,首次面世。
「其他人都死了,我這點付出算什麼呢?」六四雕塑家陳維明靦腆地說。2019年5月初,陳維明終於克服種種艱難條件,完成了自己三十年來的宿願——坦克人(Tank Man)雕像。他從歐洲購得坦克,計畫在民主雕塑公園「再現」1989年6月5日北京長安街上隻身阻擋中共坦克車前進的男子。
近日,繼一位當年的北京大學生劉建接受大紀元專訪,拿出沉寂了三十年的兩千張「六四」照片,授權大紀元和新唐人發表之後,又有一位當年的親身經歷者網友「不再沉默」 也發來原創照片,授權大紀元發表。
共有約 63 條記錄
今日頭條
NEWS HEADLINES
美國司法部長威廉·巴爾(William Barr)週四(6月4日)宣布,針對近期由抗議活動引發的暴力事件,司法部的調查證據顯示,各「極端主義」組織利用動亂來達到其目的,而且「外來因素」也參與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