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纪元】弹指卅年: 第一批访问中国的西人

潘美拉(美国)

人气 1

【大纪元3月13日讯】一九七九年,当中国开始“对外开放”的时候,美国最大的非营利国际事务组“世界事务协会”费城分会前往中国制作旅行节目“周游世界”,成为第一批访问中国的西方人士。抚触三十年前拍摄、泛黄相片上的中国女孩,费城世界事务协会的前副主席玛格丽特.罗赛特、负责“周游世界”的项目主任琼.瑞瑟尔,及协会成员盖尔.尼尔森娓娓道来他们各自的中国印象……

“在一九七九年踏上中国之旅之前,我对中国没有什么了解。”二零一零年二月八日,费城一场大雪过后的下午,罗赛特在市区一家星巴克咖啡厅,翻开封尘三十年之久的相册、日记,带着笔者回忆起她第一次进入中国的旅行,“这是我经历过的最有意义,最让我回味的旅行。”


最先进入现代中国旅游的费城人玛格丽特.罗赛特(右)和前美国国务卿赖斯。(罗赛特提供)

玛格丽特.罗赛特(Margaret Lonzette)是费城世界事务协会的前副主席,也是最早一批进入中国大陆旅游的西方人。罗赛特一九六四年毕业于费城著名的贵族学校罗斯蒙学院(Rosemont College),这是一所由英国传统的“耶稣圣子社团”主办的天主教学校。在那里,罗赛特主修历史和法语。毕业后,她进入美国国防部工作八年,后来回到费城,就职于世界事务协会,再工作三十五年之后,于前年退休。

“世界事务协会”(World Affairs Council)是美国最大的非营利国际事务组织,有九十个分会的大约五十三万五千名会员,遍布三十九个州和华盛顿特区。世界事务协会费城分会成立于一九四九年,其“周游世界”的旅行节目最负盛名。“周游世界”旨在为会员提供游历山水、增长见识、了解国际事务和风土人情的机会。

负责“周游世界”的项目主任琼.瑞瑟尔(Joan Russell)是一位美籍英国人,在世界事务协会就职已经十七年了。她说:“我们的‘周游世界’跟一般的旅游不同之处在于,我们给会员提供深入了解当地社会的机会,比如,参观走访当地的学校、医院,到当地人家里做客等等。”

瑞瑟尔说,费城世界事务协会跟中国有很深的渊源,“我们组织的第一个‘周游世界’的旅行就是去中国,那是在一九七七年。中国刚刚开始‘对外开放’的时候,我们是最先踏上现代中国的西方人。”

帝王的国度,田园诗,红色中国

“我们坐飞机先到香港,再从香港坐火车进入大陆。在火车行进中,我看到了想像中的中国——田园般的中国:水牛、稻田,和稻田里耕作的农民。”罗赛特回忆说,他们一行人到达的第一站是桂林,然后是上海、西安,最后是北京。

“那时候,中国没有现在这么多人,路上的行人很少,有穿着军装的士兵,到处是政治标语和宣传画、毛像、周恩来像,人们穿着‘毛式’衣服。早上起来,在住的酒店里可以听得到外面大喇叭放的音乐声。”

“在上海,我们去了豫园,参观了上海少年宫,看到很多聪慧的学生。”罗赛特指着一张她和两个孩子的合影,发黄的照片上,两个小学生(女孩)灿烂地笑着。罗赛特指着照片上孩子脖子上戴的红领巾问道:“这个东西,现在中国的小学生还戴吗?”

“在陕西,我们去了兵马俑、大雁塔,我喜欢陕西的古迹和历史。我们还去了陕西师范大学。”罗赛特的相册里有一张她和几个陕西师大学生的合影,照片上,几个大学生年轻朝气的面庞上露出纯真的笑容,照片上的罗赛特端庄地坐着,也像个青年学生一样,一个陕西师大的女生像姐妹一样,把头倚在罗赛特的肩头。


费城人玛格丽特.罗赛特在陕西师范大学。(罗赛特提供)

“在北京,我们住在前门饭店,去了紫禁城。那时候,紫禁城里没有现在这么多游客,人很少,外国人更少。我最喜欢的是天坛,气势恢弘,很有帝王的气度,古代中国的建筑师竟然没有用一个钉子。”


费城世界事务协会成员在北京紫禁城(左八为罗赛特)。(罗赛特提供)

对罗赛特来说,她看到的中国好像一个被割裂的两极(dichotomy),一端是她想像中的那个神秘、古老、田园诗般的中国,是帝王的国度,还有孩子纯真的笑容,年轻人的朝气;另一端是充满了政治标语、毛像、压迫、扭曲,红色集权的象征。这两者是这样的不可调和,却又如此生硬地被捆绑在一起。

70年代的可乐和90年代的星巴克

“那次中国之旅,我们居然有可乐喝,”罗赛特微笑着说道:“五年后再去北京,看到了美国牌的轿车Plymouth。再后来,紫禁城里面出现了星巴克咖啡店。人们也变得时髦、现代了。”

我问她:“您觉得,这些变化让中国更接近一个自由的社会了吗?”罗赛特若有所思,然后摇了摇头。

“二零零五年我再去中国旅行,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看到员警在抓捕法轮功学员。”“一个朋友告诉我,她在北京下榻的酒店,看到给外国人的英文杂志里,有一本英国出版的《经济学人》,里面有关中国的报导的页面被人剪掉,不落痕迹。你知道,《经济学人》的新闻报导比较客观。”罗赛特补充说:“在中国,你会感到一种无形的控制。你知道,那里不是一个和世界其他自由国家一样的地方。”

中国大陆三十年的改革开放、经济发展,和西方资本及商业化的引进,在罗赛特眼里,似乎也都没有改变她在一九七九年看到的那个红色的中国,没有本质上的改变。

依然扑朔迷离的中国

在最近的一次中国之旅(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中,费城世界事务协会邀请了一位居住在中国的美国人与旅行者们分享他在中国与龙共舞的经历,他是来自新泽西州的杰克.普科斯基(Jack Perkowski)。普科斯基一九九三年定居北京,任一家中国汽车零部件公司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去中国之前,普科斯基在华尔街工作了二十年,他在耶鲁大学获文学学士,在哈佛大学获工商管理硕士学位。普科斯基把他在中国经商的经历写在了一本自传体的书中《与龙共舞》。

普科斯基在个人的博客上经常发表对他对中国问题的评论。当谷歌宣布退出中国大陆时,普科斯基在一月十七日的博客中写道:“我从没预料到一场网路战争会演变成一个威胁中美关系稳定的因素。我也从没料到,对英特网的纷争会导致两国在对伊朗问题上的分歧。但是,这些没预料到的都在这两个星期内变成现实,成为新一年的开端。”他说,作为一个美国人,“我无法反对言论自由、自由资讯的传播,和保护个人的隐私。无论如何,这些最基本的价值观都是美国之所以强大的基础。”在普科斯基的眼里,似乎西方企业在中国无论如何与龙共舞,都无法摆脱对自由的痛苦挣扎。


中国最大汽车配件厂之一亚新科工业技术公司董事长兼执行总裁杰克.普科斯基,二零零六年在新西兰一场论坛上提及如何在中国经商。(Getty Images)

罗赛特的另一个朋友,费城世界事务协会的成员盖尔.尼尔森(Gail Nelson)与罗赛特有同样的感受。尼尔森和家人参加了二零零九年十一月的中国之旅,“这是我第一次去中国,我从小就喜欢中国这个古老而神秘的国度,非常向往能看到她。当我看到她时,她是一个两级分化和对立的矛盾体:古老和现代、道德和金钱、自由和强权……”

三十年前,罗赛特在中国结识的那些天真烂漫的小学生和意气风发的大学生,现在都应该步入知命之年、耳顺之年,他们现在怎么样?在哪里?玛格丽特.罗赛特抚摸着微微发黄的相片,想知道他们是怎样与现代的中国在起伏和挣扎中一起走过了这三十年,而这些真实的故事,会完整和忠实地呈现给外面的世界吗?西方人如何“翻墙”接触到一个真实的中国?这些问题,对罗赛特来说,都像手中的那杯星巴克咖啡一样,耐人寻味……◇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162期【西方看中国】栏目 (2010/03/04刊)

本文连结: http://mag.epochtimes.com/gb/164/7628.htm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新纪元】季达:北京面临的经济难题
【新纪元】摩根士丹利之星在中国陨落
【新纪元】美中关系四个不实观点
【新纪元】矗立中国的另一道柏林围墙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山西洪灾 无预警泄洪内幕
【思想领袖】用正义判断 不做有用的白痴
【未解之谜】神探李昌钰 前世竟是他
【拍案惊奇】拜登喊军事护台是口误吗?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