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林达:湖州织里抗税事件的实质是抗暴

方林达

人气 19
标签:

【大纪元2011年10月28日讯】据媒体报导,因不堪赋税加重,10月26、27两日,浙江省湖州吴兴区织里镇安徽籍服装业主连续爆发群体抗议事件,27日冲突升级失控。数千愤怒的安徽籍业主们围堵镇政府、各主要路口甚至银行、焚烧警车、砸毁数百辆轿车。当局纠集大量武警和特警到场镇压民众、封路戒严并大批抓人。市面一片狼藉,店铺关张。微博中织里事件直播部分发帖被删除。

织里镇是中国最大的童装生产基地,几乎家家户户从事与童装相关的产业,外来的安徽籍民工租房缝纫衣物谋生。据报导,当地政府发明“机头税”,一个缝纫机头去年收税300元,今年要收600元,且当地人与外地人有别。

26日上午,织里税务部门人员到农村服装加工点收机头税,有夫妻二人做加工,因每人要交600元,发生争执,4位税务人员当场毒打妇女,直至打晕。引起所有加工点民愤,几千民工闹到政府讨说法,结果闹事人员在富民路对过路的一辆奥迪车进行打砸,奥迪车主逃离时造成重大伤亡。

文化学者叶匡政对此事件评论道:在税赋奇高的中国,到今天才爆发一起影响力较大的抗税事件,已是奇迹。湖州织里抗税,只是一个信号,表明民众已不堪高额税负,极可能成蔓延之势。前三季度,税收是GDP增速的三倍,中国税赋已近GDP的四成,举世罕见。温商跑路、湖商抗税,真正根源都是过高的税负,中小民营企业生存之路越来越窄!

西汉文帝时期,实行十五税一,到了景帝时代,一度实行三十税一。文帝生活简朴,出行连四匹一样颜色的马都很难凑齐。虽然“薄赋税、轻徭役”,因为与民休息,国家逐渐富强。景帝末期,国库很长时间没有动用,穿钱的绳子都烂掉了。

2010年,中国税收增长两倍于GDP速度,国民人均收入在世界排第127名,赋税痛苦指数排世界第二。国家纳税想征多少征多少,之外还要收费,可以为所欲为。中国企业赋税之重堪达世界之最,可以说是税上加税,17%的增值税,25%的企业所得税再加上教育附加、城建、印花税等,国家几乎拿走毛利的一半。剩下的部分还需交掉工资33%左右的社保,企业负担之重可见一斑。

在中国历史上,每一个朝代走向终结时,无不是民众不堪忍受赋税压身、横征暴敛,而被迫揭竿而起的。

清咸丰年间,赋税繁重,福建邱二娘在惠北杀死一个粮胥,旗书“顺天命邱二娘”宣布起义。后被捕,邱被押往泉州南校场执行凌迟之刑。后来,惠安一带塑像奉祀,称之为“仙姑妈”。

明朝万历29年,苏州织工爆发了大规模反矿税使暴动,史称“织佣之变”。这年水灾,物价很高,织造太监孙隆把税加到织户头上,每机一张,税银三钱。于是,先是佣工徐元、顾元等集众二千余人抗议。织工从葑门开始,见到税官就殴杀。投靠过税监的乡绅和富户,也在所难免。打死税官税棍17人,烧毁税房12家,苏州知府被迫宣布撤销新增各项税改,撤走各处税卡。

湖州织里抗税民变发生后,织里大批武警前往并封锁信号,官方媒体浙江台东方台新闻和新闻联播,都只字不提,湖州台也完全没消息。当地民众称,现在织里的手机只能打进去打不出,一个朋友开店的,店铺里电话根本没信号,车子也是只能出来不能进去,小镇上到处都是军车,有南京军区的车。据称大街上武警在喊:抵抗者当场击毙。

对于这几年来频频发生的民众大规模群体事件,官方媒体和官方评论经常用“社会转型期间的矛盾凸显”等论调,此论有意无意转移了事情的实质,并把参与的民众称为“不明真相”或是“暴徒”。

不论是不久前广州增城群体事件,还是现在的湖州织里抗税事件,以及发生在全国各地的类似事件,以湖州抗税为例,事情的起因是所谓的“暴力抗税”,真正的背景是“横征暴敛”,其实质是社会各种矛盾交织的缩影,是社会不公到了一个爆发的临界点,意见表达和解决通道被堵死后的必然。

当然,和以往一样,暴力机器当然可以驱散所谓的“暴徒”,可以用同样的镇压方式解决,我们目前所看到的事实也正是这样,当局用枪口和流血解决矛盾的方式从来没有改变过。但是,仅从数字上来说,全国有3千多个县,当局的200多万军队平均到每个县还不到100人,军队管用吗?

湖州织里民众暴力抗税事件,是抗税,本质上是抗暴。民心思变,民众以暴抗暴,这也是一个对民众横征暴敛、无恶不作的政权解体前的必然结果和表现。

相关新闻
【维权征文】风起云涌的内地商人罢市抗税事件
山东抗税农民出狱后继续上访
过渡政府:抗税,也是强力制止迫害
抗税 抗暴 起义 - 向南康民众致敬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总统发表告别演说
【秦鹏直播】川普告别演讲 释放何信息?
【重播】布林肯参议院听证:誓言战胜中共
【时事纵横】拜登对华政策?中共极端防疫惹怒
【西岸观察】川普告别演讲:最好的还在前面
【财商天下】写字楼空置二手房涨价 大陆房地产怪事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