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合峰会闭幕 中共靠金钱和“假装”维持关系

人气 40

【大纪元2012年06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金睛报导)6月7日,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发表新闻公报,宣布上合峰会的闭幕。峰会强硬反对联合国对包括伊朗和叙利亚在内的国家施以军事干预压力,中共再次敦促在中亚地区严打“三种势力”。同时中共大展金元外交,决定向上合组织成员国增加提供一百亿美元贷款,称要把“上海合作组织建设成为和谐和睦的家园。”

然而外界分析,中共的许多援助带有附加条件,不仅令成员国忧心,而且中共倡导的以反恐为名,打击分离主义的做法也为外界所诟病。俄罗斯媒体更称,上合组织主要成员国,中国和俄罗斯的战略伙伴关系的“假装性”越来越明显。

金钱外交 附带条件

中共官媒报导,中共国家主席胡锦涛7日说,为促进成员国发展,支持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经济合作项目,中方决定向其他成员国再提供100亿美元贷款。

今后3年,中方将为其他成员国培训1500名专家。今后10年,中方将为其他成员国提供3万个政府奖学金名额,邀请1万名孔子学院师生来华研修。

胡锦涛在本次会议的讲话中指出,上海合作组织幅员辽阔,资源丰富,发展潜力巨大,因此各国应该利用上海合作组织这一平台,发挥各自优势,推进务实合作;各成员国要努力建成铁路、公路、航空、电信、电网、能源管道互联互通工程;各国应该通过合作获得“实实在在的利益”。

有评论人士说,中共的许多援助带有附加条件。美国华盛顿哈德逊研究院(Hudson Institute)的政治与军事分析中心主任、高级研究员理查德•怀兹博士(Richard Weitz)对美国之音表示,比如获得援助的国家必须从中国购买产品,等等;中国也经常借钱出去修筑公路和铁路等设施,以换取那些国家把原料运到中国。中共从这些援助中应该说是尝到了“甜头”。

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高级国际关系研究学院的学者莎拉•蓝高尔(Sarah Lengauer) 在研究报告《中国外援政策:动机与方式》中指出,根据自己喜欢的条件来增加对最不发达地区的援助;中共在这些国家中最为突出。

蓝高尔在报告中称,中国对外援助的动机有二,一是经济上瞄准自然资源丰富的国家;二是推动地区和全球层面上的政治利益。

在2009年的上海合作组织峰会上,胡锦涛也曾经宣布向各成员国提供100亿美元贷款。

6月8日,中共与阿富汗发表关于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联合宣言。中方宣布,2012年将向阿方提供1.5亿元人民币无偿援助。

高调反恐 无实际行动 上合离心

上海合作组织是中国大陆、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六国组成的一个国际组织。该组织另有四个观察员国:蒙古国、伊朗、巴基斯坦、印度。

六国在上海合作组织成立首次高峰会上签署《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上海公约》。然而,九一一事件发生后,上海合作组织未能针对九一一突发性事件有所作为。

在随后美国发动的阿富汗战争中,尽管中亚国家及俄罗斯纷纷向美国开放机场,军事基地或是领空表达合作和支持,但上海合作组织本身并未如外界原先预期那样对反恐出具实际行动。中亚地区的恐怖主义反而是在美国以军事力量为后盾的全球反恐行动下暂时遭到遏抑。

基于长期反恐、能源和战略多重考量,美国意图在中亚保持长期军事存在,因而全面强化同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的军事合作关系,不但驻军有增无减,更对中亚国家提供军事援助、武器装备、军事技术、军官培训和完善边防设施。

除此之外,美国也同中亚国家强化在维和和反恐方面合作的建制化,二○○二年二月,塔吉克斯坦加入北约“和平伙伴计划”,中亚五国均已成为美国和北约的伙伴,使得美国和中亚国家军事合作的层次和质量不断提高。

通过日益强化的军事合作,美国影响力也外溢至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层面,其中打击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无疑是最重要的一项。美国介入中亚事务明显导致上海合作组织的反恐功能被大幅削弱。

上海合作组织第六个加入成员乌兹别克斯坦就因为在九一一后同美国关系的强化,而拒绝参加二○○三年八月在上海合作组织框架下首次举行的多边反恐联合演习。

上海合作组织的“反恐”功能在无法具体发挥的情况下,不少国际舆论或相关国家因此不看好上海合作组织发展前景,原本欲寻求加入的国家,如印度、土耳其、巴基斯坦、外蒙将因上海合作组织无法确立威信而失去兴趣。

借打击恐怖主义 恐怖对待新疆分离主义

外界认为,作为凝聚上海合作组织形成最大动力的打击三股势力的议题,在本质上涉及各国敏感的国家安全,更何况究竟何谓恐怖主义,如何根绝恐怖主义的方式,如是否采取军事打击,或是武力镇压手段,更是国际争辩的问题。外界普遍认为,将分裂主义视为恐怖主义,并列入中亚跨国合作打击的“三股势力”之一,明显是中共所坚持的。

中共之所以积极主导上海合作组织的目的之一,就是为有效打击新疆分离主义势力。中共为保持在新疆统治稳定,以及全国各地治安,对新疆分离主义在国境内的镇压和打击一向不手软,但此也导致新疆分离主义势力在国境外的活动日趋活跃,此迫使中共强烈渴望通过国际合作来防止新疆分离主义势力日趋坐大。

2012年1月,大约五千名维吾尔人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拉木图集会表达他们对中共在新疆镇压维族的愤怒,并呼喊独立口号。很多维吾尔人在否认能够用武力获得独立的同时,指责西方世界忽视了他们的困境,同时向国际力量申诉、要求谴责中共的暴力。

经济扩张 令哈萨克担忧

2010年年初,在哈萨克主要城市阿拉木图曾爆发抗议中共扩张,以及反对向中国出租哈萨克斯坦土地的大规模示威活动。从事工会活动,属于哈萨克斯坦左翼政治势力的“哈萨克社会抵抗运动”的主要成员阿伊努尔说,哈萨克传统社会、农村地区对所谓的中共扩张非常担心和反感。

他说:“哈萨克斯坦政府从中共政府和中国公司那里获得了许多贷款。去年纳扎尔巴耶夫访华时,中国提供了1百亿美元的贷款。稍后中国又提供了几笔贷款。作为交换,哈萨克斯坦方面向中国出让了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企业的部分股权。当然中国给的这些贷款必须要偿还,所以哈萨克斯坦社会对中国影响力的扩大很担忧。”

2010年6月13日,哈萨克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的中国问题专家卡乌克诺夫说,“中国在哈萨克的投资现在非常不平衡。中国投资的90%都集中在石油和天然气领域。中国在哈萨克其他领域的投资非常少,甚至没有,所以现在双方讨论的是如何让中国的投资能分散开。”

各有所图 中俄伙伴关系“装假”

就俄罗斯而言,固然俄国境内存在反对中俄密切合作的政治力量,不过基于地缘政治,防止北约东扩的冲击,以及镇压车臣独立运动,俄罗斯基本上对中共主导的上海合作组织持积极支持态度。另一方面,俄罗斯也在通过没有中国加入的地区机构,如独联体、欧洲经济共同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巩固自己在中亚的地位和影响。

中俄两国都希望遏制美国,但都认为自己与美国的关系比中俄关系更为重要。更令西方专家惊讶的是,中俄虽然宣布发展战略伙伴关系,但是从未缔结军事同盟。

俄媒称,近期中俄战略伙伴关系的“假装性”越来越明显。另外,中俄关系中开始逐渐出现越来越多的紧张因素。比如,俄军“东方-2010”战略演习就具有公开反华指向。俄军个别高官甚至声称,应当开始考虑把中国视作潜在敌人。

莫斯科扩大对印度和越南最先进武器供应的做法也越来越令北京愤怒,比如中国对俄罗斯向越南追加供应一批“堡垒”岸防反舰导弹系统及其导弹极为不满。因为这种武器的作战半径能覆盖南海大部分区域,中国海军目前没有任何兵器能够对抗这种导弹,这令中方特别担忧。而且不久前中越关系正是因为南海争端而激化。现在越南拥有这种岸防导弹系统后,能在较大程度上削弱中国海军对越南海军的绝对优势。

俄媒称,另外,俄罗斯还拒绝与中国在第5代歼击机研制领域进行任何形式的合作,却与印度联合研制这种飞机,甚至在不久前还向韩国推销T-50。

(责任编辑:贝利)

相关新闻
上海峰会中共打伊朗牌 美国反制
中俄利用上合组织控制中亚能源?
沧海一叶:面子问题
上合峰会及联合军演 :顺路友谊没人当真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旅行健身都可派上 WONHOX 亚马逊5折优惠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