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恐惧民主 中俄等国结成专制轴心

人气 39

【大纪元2012年07月13日讯】《外交学者》近日发表文章《一个专制轴心正在崛起?》(An Authoritarian Axis Rising?)说,国际社会最近出现了一个新的大国集团,他们形成一个专制轴心,可能给国际社会带来动乱。这个集团的成员包括中国俄罗斯伊朗、朝鲜、叙利亚委内瑞拉。这个专制轴心出现的原因是因为恐惧民主与自由,害怕美国和西方的实力与影响。

恐惧民主 形成专制轴心

文章说,这些国家站在了历史、政治和经济的错误一边,对此,它们自己心知肚明。出于对民主和自由的明显恐惧,这些国家全都千方百计压制民主与自由。鉴于此,这些专制政权对美国和西方的实力及影响力也非常恐惧。美国作为从经济、军事和技术角度讲惟一的最强大国家,它是专制社会最深恶痛绝的自由社会成功典范。简而言之,民主价值观、特别是政府与社会的透明给这些专制、压制性政府的生存带来了威胁。

普京促成了专制轴心的形成

面对自由社会取得的成功,专制轴心完全处于守势。美国、欧洲(德国、英国和法国)、日本和新兴经济体印度及巴西等国,尽管受到经济衰退的影响,但它们仍然具有很强的经济和技术实力。相比之下,专制轴心国家(除中国之外)在世界经济中不能真正发挥多少作用。

这些国家结盟的另一个原因是俄罗斯。普京重新担任俄罗斯总统后,便开始发表刺耳的反美言论,目的是加强自己在国内的影响力和在国际上的“声誉”,后者是为了说服其它国家加入反美轴心。普京在中共的协助下能建立起这样的反美轴心,正因为如此,尽管俄罗斯经济目前非常疲弱,却依然能成为重要的地缘政治对手,在亚太地区具有重要影响:如果中共和俄罗斯加强在经济和军事上的合作,那么整个地区都会感受到它们的影响力,让美国正在增加力量存在的这一地区的局势变得更加紧张。

在建立这一轴心的过程中,一个关键的策略是普京决定不参加在戴维营举行的八国集团峰会,而是去访问德国、法国、中国和阿富汗,之后才会晤美国总统奥巴马。这一精心筹划的举动提升了普京的地位,也迫使奥巴马采取守势。

专制轴心国家的政治不稳定

由于害怕透明和民主,这些国家在国内面临着强烈的反对,从根本上说是不稳定的。专制而且压制性的政府为了确保自己的生存,向本国人民施以重压。比如,俄罗斯就逮捕了一些反对派领导人,使得有人说俄罗斯已经回到了斯大林时期的镇压氛围。同样,中国也逮捕或侵扰异见人士,有些异见人士不得不逃到美国使馆,就像陈光诚事件。朝鲜设立了众多集中营,死在这里的政治反对派成千上万,伊朗向抗议者开火,并试图压制媒体的声音。叙利亚动用直升机、坦克和大炮来对付政治反对派,打死了可能多达一万人。

专制轴心国家的经济疲弱

专制轴心的成员国(除中国外,最近的数据表明中国也面临着问题),经济都非常疲弱。俄罗斯50%的国民收入都源自石油和天然气。俄罗斯净资本外流正在加速,而且自普京去年夏天宣布打算重新竞选总统以来,俄罗斯股市下跌了1/3。

几十年来,朝鲜一直处于经济崩溃的状态。另外,只要它一宣布试射导弹或核弹,整个东北亚地区都受其挟持。朝鲜生产的电能不足以让老百姓在夜里用上电灯。朝鲜社会极具压制性,而且运转不良,它之所以能够”生存”,完全是因为中国提供的食品与石油。

专制轴心国家的经济从来都是由政府控制的指令性经济。在查韦斯统治期间,委内瑞拉一度欣欣向荣的石油业出现衰退。尽管拥有石油带来的财富,委内瑞拉经济仍存在匮乏问题,电力不足,通胀水平为该地区最高,而且在2011年世界银行营商环境调查报告中排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后面。

伊朗尽管石油储量丰富,但石油出口却因经济制裁而出现大幅下降,给伊朗经济带来了数十亿美元的损失。同时消费价格暴涨,货币币值却出现跳水。最近有人猜测说,中国可能会介入,通过购买伊朗的石油来帮助专制集团的成员。如果德黑兰的局面变得越来越危急,它可能会向北京提供非常优惠的石油价格,它知道北京依赖外国石油。这样的举动会巩固专制轴心。

惟一的例外是中国,中国经济规模庞大,不过如果目前的经济数据持续下去,那么它的这种例外可能也不会长久。中国的专制政治体制严重拖累了经济,据说北京领导人担心中国一旦经济失去了强劲增长,就会出现严重的社会和政治动荡,破坏中共对权力的掌控。

专制轴心国家的外交原则

专制轴心国家的外交政策受一些原则的支配。首先是本能的反对美国,只要一有机会就要抵制和抑制美国的实力与影响力,这比什么原则都重要,对俄罗斯而言尤其如此。

专制轴心的成员国以一种高度协调的方式抑制、抵制联合国,并让它陷入瘫痪。中国和俄罗斯通过否决票让联合国安理会无法通过旨在制止叙利亚政府杀戮本国人民的决议。北京和莫斯科一致反对因伊朗的核计划而加大对其制裁力度。

另外一个原则表面上看是按照原则办事。不管是在联合国还是其他国际机构,专制轴心成员国都声称支持国际规则,但事实上,它们千方百计反对旨在落实这些规则的努力。对遏制叙利亚内战的行动加以反对就是一个例证。

不管在什么问题上,专制轴心的成员国相互支持和保护。俄罗斯为巩固自己的影响力而保护伊朗和叙利亚,削弱美国的影响或分散其注意力。同样,俄罗斯和中国通过反对联合国决议来保护叙利亚,同时通过反对联合国制裁来保护伊朗。

西方应对三原则

专制轴心国家对世界安全会产生影响,但西方社会有充分的理由对未来感到乐观。事实上,专制轴心成员国在经济和政治上都很薄弱,而且不稳定。这样的政权可能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崩溃,就像苏联、塞尔维亚、乌克兰和格鲁吉亚一样。

文章说,西方的应对之策要依据三方面原则。首先,确定专制国家通常做什么、支持什么。透明是消除专制主义的有效方法。其次,强调民主价值观、自由、自由市场以及人权的力量,把它们作为真正的繁荣与实力的基础。第三,准备在民主和自由的“竞技场”上任何指导意义的话,那么这些专制政权从长远来讲不大可能生存下来——它们自己可能也明白这样的现实。

如果西方国家联合起来,有效应对这一挑战,专制国家会走上穷途末路。

(责任编辑:李晓宇)

相关新闻
今日中国和崩溃前的苏联很相似
叙反对派:俄罗斯对阿萨德的支持未变
俄罗斯战舰驶向叙利亚
东盟有关南中国海声明为拖延与分歧所困扰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严谨的科学家为何被赶走?
【飞天大学学生娱乐作品】三十年的传奇
【未解之谜】瑞典王室认证:最可信的灵界使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