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法无天 挑动群众斗群众 文革再现

投书:成都市区暴力拆迁 中共走狗无视法律

投书人:晓林

人气 68
标签: , ,

【大纪元2013年12月05日讯】今年8月开展的成都市金牛区新华印刷厂南片区拆迁工程是成都市政府自称的最大民生工程—“北改工程”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这个成都市民人尽皆知的“惠民工程”却一如既往的延续了中共拆迁欺骗、掠夺、挑拨离间的本质,打着“公开、公平、公正、阳光、规范”的旗号,行霸王拆迁之实。更可恶的是拆迁办利用部分老旧房屋业主想尽早迁入新房的心理,和一些没有头脑、盲目拥护共产党的所有政策的业主,撺掇利诱这部分群众攻击对此次拆迁赔偿提出质疑的业主(此次拆迁对居住面积窄小,只有公共卫生间的老砖房赔偿尚可,而对于2000年才新建的房屋、地段较好的住户赔偿则多有不公),群众斗群众,其暴力和荒唐恍若文革再现。

据悉,此项目位于一环路内,属成都市中心城区。拆迁户反映此项目问题很多,如:拆迁办在不公布各种房型的具体尺寸,不公布小区容积率、楼间距、物管费等情况下就硬性让居民排队选房签约;很多返迁房的房间太小、通风很差、设计不合理;返迁小区为商住楼没有花园无居住环境、没有大门安全得不到保障、38层的超高楼层有消防隐患;反迁房公摊高达26%左右;拆迁办找的测量公司测量的拆迁房面积小于实际面积,等于变相降低赔偿费用损害住户利益等等。为此,居民们多次与拆迁办沟通无果。一些居民只好自发到街道办事处门口拉横幅抗议,街道办事处不但不予理睬还找来警察给维权的居民摄像恐吓。街道办事处在接到居民们提交的拆迁诉求后找来金牛区政府一位姓苏的领导给居民答复。居民们耐着三十几度的高温好不容易等来了迟到多时的苏领导(等待的居民中不乏白发苍苍的老人),得到的回复却是:“不予商量”。更不可思议的是面对冒着酷暑前来表达诉求的群众,街道工作人员居然在苏领导到来前反反复复提醒大家:千万不能打断领导讲话,领导发言要鼓掌等等。除此之外没有听到该工作人员对居民的半点关怀之词。社区工作人员提醒完大家要“尊重”领导后又找片区武装部部长出来做自我介绍……

由于居民们的合理诉求均被否决,只好在小区内贴出请愿书和抗议条幅,拆迁办污蔑贴请愿书的居民搞煽动破坏,还找托制作了“我们要求搬迁”之类的横幅挂上,并对部分居民宣称“有小部分人由于自身利益膨胀影响了大家的拆迁进程,离间群众,制造矛盾”。不仅如此,居民们自发捐款20元/人,用于准备上访材料、请愿条幅、上访交通费等等,拆迁方竟然诬陷居民非法集资;维权居民们建立的微博第二天也被“和谐”了。

在这次拆迁过程中,政府拆迁办的工作组还采取了其他很多阴毒下流的手段来达到他们的目的,如:

一、利诱挑动群众斗群众的“文革”式手段:

如在赔偿方案中设计了一个所谓的“栋奖”:即以一栋楼为单位,该栋楼的所有住户在签约期内签订合同的每户予以2万元奖励。一些居民真的就被利诱伙同拆迁办整自己不愿签约的邻居,手段恶劣卑鄙。又煽动部分签了字的居民敲锣打鼓,拿着高音喇叭,多次到没有签完约的楼栋去长时间喊话,喊话内容全是无视法纪的威胁恐吓,如:“不签约只有死路一条、不签约就打死你”等等,又指使拉拢部分居民写类似文革的大字报到处张贴,内容涉及暴力恐吓,如:“谁让我们住不成新房,我们就让谁不得安宁”,有些签了约的住户不堪骚扰,要求喊话的人安静一点不要影响大家的正常生活,结果当场就被暴打了,警察来后不备案也不主持公道还对受害者大呼小叫。(上级部门给公检法司都“打过招呼”:有不满拆迁条款的公民报警一律不管,110只出警不备案。)

二、明里一套,暗地一套的欺骗手段:

此次拆迁,拆迁办冠冕堂皇的对外宣称要充分尊重群众意愿,坚持所谓“阳光、公开、公平”的原则,严格执行签约率达100%才启动项目的政策,如果100天内签约率如达不到100%,项目“铁定终止”。这样一方面可以极大地煽动部分急盼住新房的原有住房条件较差群众与不满拆迁赔偿条件与拆迁办暗箱操作不愿签约群众的对立情绪,另一方面则据内部人士透露,下一步即使到期没有达到100%签约率,拆迁办也还会再抛出“应广大住户的强烈要求,签约期再延迟多少天”之类的阴险伎俩。

三、打砸抢的暴力胁迫手段:

大概在离公布的最后期限前约30天左右时,拆迁办便开始对尚未签约的100多住户采用殴打,入室打砸或构陷住户将其关押在派出所里威胁等暴力下流手段逼迫其签字。同时他们还暗中破坏未签约人家的私人财产,比如堵锁眼(签了字拆迁办就给换新锁)、砸烂玻璃窗、拆掉住户搭建的遮雨棚屋等等,搞得乌烟瘴气,住户们不得安宁。当一住户指出拆迁办的扰民行为时,家里的花盆当场被恶人砸了。拆迁办做打砸抢的事一般不直接出面,都是找他们串通好的居民等人出手,打着“支持北改,坚决抵制少数人的无理要求”的幌子对不签约者下毒手。现在没签约的住户大都不敢在家住了,合理要求得不到满足的住户们有家不能回,有的住户肋骨被打断住进医院;甚至对某些家住其他地方的业主,拆迁办如果知道了他们现住址就会上门打人,其中一个业主就被打了两次。一不肯屈从签约的居民额头被打得鲜血直流,报警后警察故意指着这个居民凶狠的大喊:“谁打了你你指出来!”由于此次是拆迁市中心的房屋,拆迁办怕白天公然打、砸、抢引来众人围观破坏北改面子工程的形象,所以统统阴毒地选择晚上关掉小区内的路灯后打人,这样影响面小,别人也无法摄像取证。在这种情况下该居民当然指不出具体凶手,警察不立案……

几天前有个没签约暂住外面的女住户刚一走进小区,还没来得及回家,被拆迁办看到了,立即指使几个住在小区里的中年妇女将该住户强行抬到拆迁办公室,然后众人一拥而上,将其摁在地上,拉住手强行签了约。还有些人家明明丈夫或父亲是户主,拆迁办找不到户主就硬拉户主的妻子或儿子签字凑数,漠视法律。有户主因不满配偶替自己签字生气得要和配偶离婚,搞得家庭濒临破裂。

有一晚拆迁办带了多达100人左右把一未签约人家团团围住,拳打脚踢地狠命砸门,住户提出工作人员需逐一登记身份证方可进门,还拨打了“市长热线”但也不管用,拆迁办自称:上面打过招呼,可以不择手段让住户签字,就算住户报案或上访也无济于事。结果拆迁办工作人员并未出示身份证明而是找来警察强行入了户。有一户3楼的人家在拆迁办闯入家门后,被一个受拆迁办指使名叫张伟(音)家住人民北路一段16号22栋的人,砸烂了很多东西,并放走了养在笼子里的鸟,那次恶人谩骂声音之大几栋楼的住户都听得一清二楚,当被骚扰住户提出地下室的赔偿问题时,他们穷凶极恶的对其叫嚣:“地下室是印刷厂的,你这是在敲诈共产党,敲诈人民政府。”(地下室的所属问题印刷厂早就表明过拆迁赔偿时全部归住户所有,而且早在住户们开始与拆迁办签订合同之前,拆迁办也私下对住户允诺地下室要赔给广大住户。)该住户最后在巨大压力下被迫签约。

四、“步步为营,稳扎稳打”的流氓手段

以上手段都用尽后,目前还有部分坚持维权的住户被这帮暴徒般的拆迁办人员逼得流离失所,有家不敢回,或者极力避免与拆迁办正面接触,他们就又出一招,在当地报纸上刊登启示,表示政府已经尽力而为,却一直无法与某某某住户取得联系,希望他们尽快自行前来解决问题。据说登报三次住户不出面他们就有理由说是户主自动同意拆迁。有知情者透露,下一步拆迁办正准备撬开这部分住户的大门,对里面的物品进行拍照,然后把物品抬出房间,为下一步强行拆迁创造条件。

他们不但在多年充当政府打手的过程中练就了丰富而完备的一整套对付老百姓的“实战经验”,而且还有一条看似冠冕堂皇,实则极不公正的政府规定为他们撑腰:只需有80%的住户同意就可对未签约业主的室内物品进行强行入户征收。目前这一政策已在拆迁小区的公告栏内贴出。

以上仅仅是部分例子。不少有正义感的居民私下都说:这哪是居民自主拆迁啊,根本就是共匪入室抢劫嘛,这不就是文化大革命那一套又搬出来了吗,这就是政府行为吗!太不要脸了,太坏了。最傻的就是那帮被拆迁办利用整自己邻居的业主,为着一点蝇头小利,昧着良心黑整自己的老邻居和老同事,不相信一报还一报的古训,不了解共产党卸磨杀驴的一贯作风。太可悲了!

成都这种特大型中心城市涉及近2000户住户的大型拆迁尚且如此,可想而知小地方的拆迁有多么黑暗了。

(责任编辑:魏敏)

相关新闻
成都七位遭暴力强拆居民联署致人大公开信
成都郫县郫筒镇双柏村民遭暴力强拆
当局暴力强拆 成都村民联名投诉
成都公安拘留农妇 黑道跟进暴力强拆
最热视频
【直播】3.28疫情追踪:全球确诊逾六十万
【直播】3.28纽约州每日疫情发布会
【珍言真语】杨健兴:中共瞒疫 各国抗疫后算账
【十字路口】赣鄂警察冲突 4大挑战冲击中共
【一线采访视频版】武汉为何用垃圾车运菜肉
【纪元播报】红二代转发建议书吁高层问责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