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母亲被非法拘捕 父亲流离失所 三儿女喊冤

贾彬、赵春霞夫妇的儿女,身披“我要妈妈,我要吃饭”的条幅,手里举着“我妈妈因炼法轮功被警察抓走了,爸爸躲避抓捕不知去哪了,家里的钱也被抢走了,我们无家可归了”的大牌子,为父母喊冤。(图片来源:明慧网)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3年03月09日讯】2012年8月14日上午,三个孩子身披“我要妈妈,我要吃饭”的条幅,手里举着“我妈妈因炼法轮功被警察抓走了,爸爸躲避抓捕不知去哪了,家里的钱也被抢走了,我们无家可归了”的大牌子,走在中国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林东镇最繁华的街道上,抗议中共当地当局非法抓捕母亲、非法掠夺他们家财产,要求中共当局立即释放其母亲。

《明慧网》通讯员内蒙2013年3月9日报导称,家住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农村的现年43岁的法轮功学员贾彬、妻子赵春霞,除了种植属于自己的那点土地外,还在巴林左旗林东镇租房住,做着小本生意来维持一家人的生活和供养3个子女上学。

贾彬和妻子赵春霞自炼法轮功以来,按“真、善、忍”的原则,与人为善,遇到矛盾能从别人的角度考虑问题,坚持做好人、道德高尚的人,然而在中共这个地地道道的邪教独裁统治下,做好人真的太难了。

赤峰当局野蛮绑架、抢劫贾彬一家 孩子无家可归

2012年6月4日早5点多,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六一零”(凌驾法律之上专 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王立新、林西县公安局、左旗公安局、国保大队教导员李宏柱、大队长田立成、高树军、齐柏林等十多名恶警、便衣闯到贾彬家中,见大门上锁,就像土匪一样跳墙入院,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非法抄家,翻箱倒柜,将家翻得一片狼藉,抢走电脑、打印机等价值2万多元的私人物品, 抢走现金1万4千多元,总计高达3万4千多元。

然后他们又去赵春霞的姐姐家,也没出示任何证件就打家劫舍,上房顶将卫星电视接收器(大锅)用脚踹碎,将房东家的卫星电视接收器给拆了下来,并将门上的对联和福字全部撕了下来;还抢走人民币680元;同时还非法绑架了赵春霞的二姐赵福霞。由于贾彬当时没在家,从而躲过了一劫。贾彬被迫流离失所,赵春霞的二姐赵福霞于当日晚被放回。

母亲被绑架,父亲不知去向,活命钱被抢走,贾彬、赵春霞夫妇的三个未成年的孩子顿失生活来源和亲人的照顾。当时贾彬、赵春霞夫妇的大女儿在上大学,家中留下了11岁的小女儿和9岁的儿子,只有靠祖辈照顾。孩子的奶奶、姥姥、姥爷都是70多岁的农村老人,每天到3、4里以外的学校接送孩子上学,老人年迈体弱行动迟缓,每天如此往返接送非常辛苦。

2012年7月16日,田立成、高建军二人又到贾彬家骚扰,妄图绑架贾彬,他们看到家中只有11岁的小女儿和9岁的儿子。

父母遭迫害 三子女喊冤救母

2012年8月14日上午,上大学放暑假回家的贾彬、赵春霞夫妇的大女儿心里惦记着爸爸,又担心着妈妈,还要照顾两个未成年的弟弟妹妹,她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在万般无奈下带着弟弟、妹妹去政府请求放了她们的妈妈。

三个孩子身披“我要妈妈,我要吃饭”的条幅,手里举着“我妈妈因炼法轮功被警察抓走了,爸爸躲避抓捕不知去 哪了,家里的钱也被抢走了,我们无家可归了”的大牌子,走在赤峰市巴林左旗林东镇最繁华的街道上,一直走到巴林左旗政府大楼前。

当三个孩子要进政府大楼时,巴林左旗“六一零”、国安大队队长田立成、教导员李宏柱、成员高树军等带领30多名警察包括特警、多辆警车,把三个孩子团团围住,抢走三个孩子手里的牌子,撕扯孩子们身上的条幅、衣服,并把三个孩子强行拖进政府大楼的警务室。三个孩子从未见过这样的阵势,吓得哆哆嗦嗦,哭作一团。围观的人议论纷纷,好多人都流下了同情的泪水。

三子女被关押 表叔挺身救人

三个孩子被关押后,警察不给水喝、不给饭吃,而警察们却轮班吃饭。当有人问到三个孩子给关到哪了时,李宏柱等人撤谎说,在信访办呢,但信访办的人说:“孩子没在我们这,这个事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

当日下午5点多,孩子们的表叔知道了这件事,急忙赶来,据理力争,强烈要求释放三个孩子和赵春霞。田立成、李宏柱、高树军等却只同意放两个小的,要继续关押赵春霞的大女儿,孩子的表叔坚决不同意,最后才将三个孩子接出。田立成、李宏柱等又拿出一张纸,说这是赵春霞父母答应抚养三个孩子,上面有他们按的手印。赵春霞快80岁的父母得知这个情况后说,他们根本就没有见过田立成、李宏柱等,“造假都造到家了。”

为交学费 租住房被迫转租给别人

2012年暑期开学,三个孩子的下学期的学费、生活费还没有着落,没办法,被迫将自己家租住的房子转租给别人了,三个孩子暂住在亲戚家。孩子搬家时哭着说:“父母不在,家也没了!”

三个孩子暂住进了赵春霞的二姐赵福霞家。赵福霞家也是租房住的,房屋窄小(约30多平米小房)、破旧,有时住不开,就得孩子睡炕上,大人睡地下。

夫妻双双遭中共非法批捕

三个孩子多次去公安局、看守所要人,想见妈妈一面,警察一直百般刁难,不让见。2012年7月26日,孩子们等到的却是从邻居家里转来的父母亲的批捕通知书。9岁的儿子接到了母亲赵春霞被批捕的通知书,吓的不敢看,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善良的妈妈会被当作坏人判刑关进监狱。

2012年12月21日,贾彬在内蒙古赤峰市敖汉旗安装卫星电视接收器过程中,遭人恶告,被赤峰市敖汉旗公安局国保大队宫传兴、新惠城区派出所等人绑架,拘禁在敖汉旗看守所遭受迫害。

2013年2月17日,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公安局国保大队教导员李宏柱、大队长田立成又将贾彬从敖汉旗看守所劫持到林东看守所关押。

姐姐营救妹妹遭围殴

2013年1月,赵春霞被非法关押在左旗看守所七个多月了。赵春霞的姐姐赵福霞带着赵春霞的两个孩子去巴林左旗检察院、法院等处要人。巴林左旗法院接待她的人说让她星期五来,到了星期 五,也就是2013年1月11日上午9点多,赵福霞领着赵春霞的两个孩子来到法院门口,把门人不让进,赵福霞和他们理论,冲出5个男人,都是法院人员,拖着赵福霞拳打脚踢。光天化日之下,5个男人打一个女人,吓得两个孩子哆嗦成一团,不敢哭不敢叫。赵福霞大声抗议:“法轮功没犯法!”引来了不少围观的人,法院的人一看人多了,才赶紧跑回去。

只因做好人 竟被迫害的无家可归

2013年1月25日下午,赵春霞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迫害231个黑暗日夜后,以“取保候审”被放回家。

由于贾彬夫妇遭受迫害期间,家中房子因无人修复倒塌了,所以回来后身无分文的她,也得和子女同时寄住在姐姐家。而她姐姐还给自己女儿照看两个孩子(5、6岁)。一家老小挤在约30多平米的小屋里。两张小床上是五个孩子,水泥地上是大人。因买不起煤取暖,屋里很冷,孩子哭,老人哭。见到此景的人都止不住的流泪。

索要被抢钱物 当局互相推诿否认

2013年2月1日,赵春霞领着两个孩子去公安局国保大队找李宏柱、田立成等人,要求归还被抢走的1万4千多元钱。李宏柱否认有1万4千多元钱,说只有4千多元,并让赵春霞去找田立成要。田立成不在,赵春霞又找到高树军,高树军称转到他手时就4千多元钱。赵春霞再找齐柏林,齐柏林说他不管,要赵春霞找李宏柱、田立成去。就这样,几个参与非法抄家的警察推来推去。

2月4日,赵春霞又领着两个孩子再次去公安局国保大队找田立成。田立成威胁赵春霞说:“你正在取保中,还没完事呢,你领着两个孩子来闹事!以后不许再来说那一万元钱的事。有困难我帮找有关部门,那一万元钱的事再不要说了,到此为止。”

家人再次要求无条件释放贾彬 遭当局恐吓、录像

2013年2月22日早8点,赵春霞带着婆婆和三个孩子去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公安局要求无条件释放贾彬。国保大队长田立成说,他说了不算,贾彬被市检察院批捕了。赵春霞问:“为什么抓贾彬?”田立成说他炼法轮功。赵春霞说:“炼法轮功不违法。”田立成说:“违法不违法不是公安机关说了算,是检察院批捕的。你不要在这闹事。”说完便赶她们走。赵春霞不走,田立成就叫人给赵春霞等人录音、录像。

国保大队教导员李宏柱指着赵春霞吼:“赵春霞我告诉你,你是取保候审,把你放回家,是照顾你,别不知好歹。再不走,再让孩子在这哭,再把你抓起来,把你的大女儿也刑拘。现在不拘留等到她开学后去学校也把她抓回来。还敢来公安局要人闹事,还敢说炼法轮功不违法?你还敢给我上《明慧网》。我现在搜查你的证据,说不定哪天再把你抓起来!”赵春霞说:“贾彬被你们关押,我不找你们找谁?难道说我孩子哭也犯法吗?我要请律师告你们。你们必须放人。”李宏柱暴跳如雷,不断地重复他说的话。

《明慧网》报导称,贾彬与妻子赵春霞就因为修炼法轮功,坚持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多年来一家人被迫害的如此凄惨。中共邪党假、恶、斗的邪恶本性不让人们做好人,它颠倒黑白, 把好的说成坏的。在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的十四年里,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们遭受了惨无人道的邪恶迫害。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迫害致死、打伤打残、活摘器官、流离失所、精神失常等比比皆是。而中国大陆的公、检、法、司系统的警察们在这场迫害中,被中共利用变成了绑架好人、抢劫财产、冤判好人入狱的流氓恶棍。内蒙古赤峰市巴林左旗法轮功学员贾彬和妻子赵春霞一家的苦难遭遇只是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遭受残酷迫害的一个小小的缩影。

在此呼吁全世界正义人士伸出援助之手,共同营救法轮功学员贾彬回家,还给三个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责任编辑:张顿)

评论
2013-03-09 11:0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