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博社:斯诺登没有回答的五个问题

人气 3
标签:

【大纪元2013年06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秦雨霏编译报导)斯诺登周一在线聊天,在卫报网站上现场答问。彭博社6月18日报导说,不止一个人指出,斯诺登留下一系列重要问题没有回答。或许部分原因是因为卫报想要截留这些信息以作将来的故事,卫报记者Glenn Greenwald承诺将有进一步爆料。

留下一些没有回答的问题

彭博社报导说,在问答会议上,斯诺登谈论有关为什么他选择披露有关针对中共目标的黑客企图的某些信息给香港记者,讨论了有关他的薪水报导不一致,并争论说“被(前副总统)迪克•切尼称为卖国贼是美国人的最高荣誉。”但是这位前中情局职员也避免某些问题,或者没有正面回答。这里是一些他没有回答的问题。

 为什么他选择去香港?
卫报记者Greenwald问斯诺登,他为什么选择香港作为藏身地?斯诺登说美国政府已经“摧毁了在国内任何公正审判的可能性,公开宣布我有叛国罪”。但是他没有真正回答问题。有阴谋论说他跟中共勾结(斯诺登后来在讨论中否认)。

 他有没有复印文件?
Greenwald也问,是否斯诺登复印任何他提供给卫报的国安局文件,如果是这样,是否他把它们交给一系列不同的人以保安全,或者是否把它们存在其他某个地方,以防万一他发生什么事情其他人可以找到。斯诺登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 到底“直接获取”是什么意思?
Circa主编和前路透社社交媒体编辑Anthony De Rosa要求斯诺登给出“直接获取”的定义—这个名词,斯诺登曾经用来形容棱镜计划和技术公司比如谷歌,脸书和雅虎再三否认提供的一些东西。斯诺登只是说“更多的有关国安局直接获取的细节将给出。”

 是否特工可以监听电话?
De Rosa也问是否国安局特工可以监听国内电话的内容而不需要授权,而不是仅仅收集和过滤这些电话的“元数据”,比如地点和时间长度。有指控说国安局能够监听特定电话而不需要授权,但是斯诺登没有说这是不是真的。

 下一步将发生什么?
斯诺登没有谈论太多有关他现在计划做什么,除了说他没有打算披露秘密信息给中共政府以换取政治庇护。他谈论在他泄漏信息之前,曾经考虑把冰岛作为潜在的目的地,但是他说这个国家可能屈服于美国压力而把他交出去。

斯诺登的讨论受到一些人的批评,说他更多的是进行公关活动而不是提供很多信息。ProPublica编辑Scott Klein说问答是“像俄国体操运动员的新闻发布会一样”,而新闻教授Jeff Jarvis在推特上说,这个讨论“注重言辞,不注重细节。”

记者Tom Watson说问答是一个“新闻闹剧”,指控卫报“出售一个故事而不是讲述一个故事”。

彭博社报导说,斯诺登的问答会议似乎有点经过排练,他的回答似乎在某些地方经过编辑。作者认为如果讨论是完全没有中介的,它将更加有趣。

(责任编辑:林诗远)

相关新闻
美国会议员列举斯诺登为中共间谍五大疑点
福克斯:斯诺登是泄密者还是双面间谍?
手机成破案神器 留下电子脚印引隐私担忧
何清涟:中国“硬币”的两面:独裁之罪与平庸之恶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川普快拳击中共 多国首脑扎堆换人?
【唐青看时事】川普猛打中共 习近平拜登如何接招
【横河直播】三起诉讼不简单 美国文革由来
【秦鹏直播】中朝争秀肌肉 蓬佩奥连番打击中共
【财商天下】投资中企角力激烈 川普斩吸金触角
【西岸观察】推特内部讲话外泄 称关更多账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