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刘少奇长子刘允斌自杀之谜

人气 105
标签:

【大纪元2013年08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平综合报导)1969年,前中共国家主席刘少奇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而两年之前,1967年11月21日,刘少奇长子刘允斌因“文革”中受到迫害,深夜离家横卧在铁轨自杀,半个头颅被碾碎;年仅43岁。

刘允斌,1924年生于江西萍乡安源煤矿,原籍湖南宁乡。刘少奇长子。1939年14岁时从延安出发到苏联。1952年,考取莫斯科大学化学系研究生,继续攻读核放化专业。1955年,获得副博士学位。后进入莫斯科大学化学研究所担任高级研究员。1957年10月,回到北京。在国家二机部所属中国原子能研究所工作。

据《解放军生活杂志》报导,刘允斌回国后,在二机部成为核化学研究室的一室之长、核化学专家。“文革”一开始,刘允斌就首当其冲,成为“革命”的对象。因他在厂里是领导干部、技术权威,又是苏联培养出来的“修”字号人物。“造反派”对他大声叱喝:过去你们高高在上,今天老老实实下来劳动。

刘允斌不明白自己过去在实验室里搞科研工作为什么不算劳动。但有一点他很清楚:劳动最光荣,劳动是第一需要。他下去劳动了。打扫卫生时,他不改认真负责的本色,对每个角落都不放过,都打扫得干干净净。挖阴沟时,别人偷着休息,他一个人弓着腰,挥汗如雨地把淤泥一杓一杓地掏得清清爽爽。

当刘少奇成了资产阶级的“黑司令”。刘允斌就成了替罪羊,各派无不以揪斗刘允斌为荣,批斗得愈狠,愈独具匠心。最使刘允斌感到难过的是,过去一些受过他帮助的老工人、老同事,看到他就把头扭到一边;一些平时相处得很好、经常来串门的人,现在充当起打手来了。有人揪住他的头发,要他做“喷气式”,往死里整他,要他揭发刘少奇。

造反派要刘允斌喊打倒刘少奇,他不喊;要他断绝与刘少奇的父子关系,他不为所动;要他揭发刘少奇的罪行,他也说不出。

1967年11月21日晚上九时许,刘允斌被批斗了一整天之后,带着满身的伤痕,一步一拐地回到家里。他草草地洗了一把脸, 就和衣躺在床上。当晚刘允斌讲了许多话,李妙秀以为他白天受了委屈,心中痛苦有感而发,并未引起注意。

李妙秀感到分外疲乏,就沉沉地睡着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李妙秀在睡梦中惊醒,发现丈夫不在了,急忙冲出家门,四处寻找。一直找到东方发白,才在家属区西北方向的路轨上找到了刘允斌的尸体。他横卧在铁轨上,半个头颅已经碾碎……

刘允斌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没有留只言片语。

刘少奇瘫痪后被绑在床上的最后六个月

而刘少奇这个中共的国家主席在“文革”中被“打倒”之后,数十万北京的学生和市民,在中南外举行 了一个月的“揪刘”行动,这一行动得到文革高层人的鼓励支持。

刘少奇在他70岁生日那天,毛泽东和周恩来特意嘱咐汪东兴带给刘少奇一个生日礼物“收音机”,目的是让他听中共八届十二中全会的公报:把叛徒、内奸、工贼刘少奇永远开除出党,并继续清算刘少奇及其同伙“叛党叛国”的罪行!

刘少奇一下子就从精神上被击垮了,他的病情急剧恶化。由于他长期被固定捆绑在床上,一动也不能动,他的颈部、背部、臀部、脚后跟都是流脓水的褥疮,疼痛难忍。由于他疼起来时一旦抓住衣物或他人手臂就不撒手,人们干脆就在他每只手中塞一个硬塑料瓶子。到他临去世时,两个硬塑料瓶子都被握成了葫芦形。

到1969年10月,刘少奇已经浑身糜烂腥臭,骨瘦如柴,气息奄奄。中共中央特派员既不让洗澡,也不准翻身换衣服。而是把他扒个精光,包在一床被子中用飞机从北京空运到开封,监禁在一个坚固的碉堡地下室里。在他发高烧时不但不给用药,还把医护人员全部调走,临死时,刘少奇已经没有人形,蓬乱的白发有二尺长。

两天后的半夜按烈性传染病处理火化,用过的被褥枕头等遗物均被焚化一空。刘的死亡卡片上这样写着:姓名:刘卫黄;职业:无业;死因:病死。

刘少奇结过六次婚,最后一位妻子是王光美;一生共养育了9个子女:长子刘允斌、长女刘爱琴、次子刘允若;次女刘涛、三子刘允真;三女刘平平(王晴)、四子刘源、四女刘亭亭、五女刘潇潇。

(责任编辑:肖笙)

相关新闻
【史海】揭周恩来不倒翁之谜
【史海】揭周恩来文革抛弃刘少奇之谜
【林辉】:刘少奇的悲惨结局是谁造成的?
【史海】刘少奇1949年后最臭的一次讲话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习博鳌逞强 川普一语点穿台乌迷局
【时事纵横】拜习将同场 美推全面抗共法案
【微视频】江苏医生坚称:非法摘取器官是公派
【秦鹏直播】澳洲废一带一路 战狼扮奶牛被骂翻
【新闻看点】肖文罪成背后 美国防业遭骇涉中共
【思想领袖】希金斯:如何应对科技巨头审查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