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宋紫凤:故国之晚秋

宋紫凤

遥望故国,于彼秋色之尽头,俨然见有五千年文明之休光,如旭日之将升,喷薄焕然,昭明天表。(图片来源:fotolia.com)

人气: 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4年10月29日讯】清晨步出户外,迎面凉飙吹襟,顿觉神识清明,五内清泠,不禁想起弥漫燕山古堞之上千年散之不去的金铁之气,每值此故国之晚秋,越发透着一股苍劲与肃杀,若龙若剑,为风为云。

自然,我故国之晚秋,还有西山红叶之烂漫,绿黄橙赤。亦有菊花之会的艳赏,与登高踏秋的雅兴,至于紫蟹鲈鱼之佳味,与枣栗柑橘诸方物,亦是一类丰硕的秋韵。除此种种,秋天之高远,秋风之萧瑟,秋意之简淡,更是极尽唯美使人无限神往。然而却源于此时代之因素,每值故国之晚秋,我之心境也变得肃然,似有燕山古堞之秋气,沉郁胸中,拂之不去。所以然者,非是徒叹又一季年华之老去,只是望见五千年文明之如悲风逝去,谁又能无动于衷不为之怆然。

遥想故国,曾经之汉风绮丽,残唐旧梦,宋人高韵,元代风骨,明清风流早已于此文明之晚秋灰飞作文革劫火之余烬,烟灭成锄镐重锤下的粉齑,或是埋没于三峡河床的淤泥里,而劫后之故国,暴骨填壑,积墟如丘,其上,乌有之邦大国崛起。最后一批耆德尊宿,博学大儒,文坛巨匠,艺界泰斗,在庐其庐,火其书,诛其心的赤祸下,经历批斗,屠杀,下狱,洗脑,终于凋零殆尽后,剩下的苟活者替中共呵佛骂祖,为中共歌功颂德。中共改变了中国人的民族性,还在成批制造着背弃儒释道文化而充斥以假恶斗党文化的中共人。而月初国殇,中共令举国人为65岁红朝庆生,记忆尚存的国人却不能不想起五千年文明之血脉如何被中共一刀截断,血色殷殷染红了一个晚秋。

而当我登上燕山古堞,奇怪此地为何不论四季皆有秋杀之气,莫非是五千年来,那些抵御夷狄,捍卫中华文明的将士们之英灵与他们的剑气,而他们是否也在等待中华文明走出最后一个劫数,才能了无牵挂的跨着大鹏向着九重天阙归飞而去。当年春秋之世礼崩乐坏,孔夫子困于匡人,曾说“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那固然是一次文明之劫数,而因为有了孔夫子这样的卫道者,三代往矣,文明不绝。而此故国之晚秋,中华文明在其最后一个大劫中,有形的一切几为乌有,想来,如果天祐中华不丧斯文,如果尚以炎黄苗裔自居的国人心中尚存文明之记忆,如此燕山之秋气,哪怕形迹无存,仍坚守盘桓,千劫不灭,如此,则五千年文明必有一天将如佛陀所谕之优昙婆罗凭空而生,从天而降,大放其华。

而此际,我之故国虽然时逢晚秋,魔乱中华之中共也终于走到尽头,败像尽显。虚假的经济泡沫逐一破灭,道德沦丧后的乱象毕露无遗,失去最后一点所谓执政合法性之中共,干脆卸下假面赤膊上阵,示人以彻头彻尾的流氓嘴脸。而国人终于日渐清醒,不仅一亿八千万三退勇士与此赤匪决裂,各地民众抗暴亦各具规模,此起彼应,香港雨伞运动更是走在反抗中共暴政之前沿。――今日之中共已如三秋寒蝉,却不得不强作精神,疲命内斗,张尾伸须,股落腹裂,真是丑角妖戏尽,天凉好个秋!

而当我想到这些,却感到天地之间不胜凛冽,似有天意于冥冥之中玄机在握,所以中共已如败叶瑟缩,失落已久之中华五千年文明却妙门光启,随神韵古风澹荡八荒。而五洲观者不论族裔,凡一睹神韵之大美,无不为其善化,以为此人类文明之精粹,普世共尊之大宝。想来,于一民族而言,国家尚属历史之范畴与地理之范畴,而文明则是无为时空所范畴之民族精神之所在。只要文明不灭,一息之存必成燎原。当日,孔夫子出世,一人之力起救三代文明,今者,神韵之来使我中华文明流布四海,德泽亿兆,而中华文明之卫道者,又何止夫子一人,虽千万人、万万人将挺身自任,继往开来,而我遥望故国,却于彼秋色之尽头,俨然见有五千年文明之休光,如旭日之将升,喷薄焕然,昭明天表。

--转自《新纪元周刊》自由评论

责任编辑:劳拉

评论
2014-11-01 10:0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