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台绿色创意 洗发精瓶身种树生花

人气: 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6月18日报导】创新台湾系列报导(中央社记者魏纭铃台北18日电)洗发精用完后的瓶身埋进土里,可长成一棵树;平凡无奇的包装纸盒,盒材是利用台湾埔里特产茭白笋和甘蔗渣农作剩余物回收再利用制成,这创意来自发妆品牌欧莱德(O’right)。

坚持友善环境的理念,是美发沙龙发妆品牌业者欧莱德(O’right)创意无限的泉源。

O’right创办人总经理葛望平在2002年创业初期,父母因病相继过世,父亲留给他新台币500万元创业金并对他说,“如果有一天你成功了,你没有父母可孝顺,但你可以孝顺这个国家”。

有严重过敏气喘体质的葛望平长期服药,加上双亲离世的打击,影响他罹患严重的忧郁症,医生建议他,“找件事情专注去做”。

葛望平高中读夜校念机械工程科,白天打工,假日发传单,初入社会代理澳洲发妆。他说,“那时代理的产品很化学,我因为过敏痛恨化学,2006年决定自创品牌,决心专注做绿色环保”。

当时发妆界奢华品牌一堆,却没有专门做绿色品牌,葛望平钻研后深刻体认到,多数人声称的绿色环保,仅是有交代做半套,一点也不彻底。

诸多令他不满意的地方,葛望平转化视为“机会”,“我想要用一瓶洗发精改变所有事情、改变世界。我想要做一个伟大的事业,每天都在想创新,都在跟自己比”。

O’right确定走绿色之路后,力行台湾唯一从行销设计研发制造销售服务一条龙,贯彻自然纯净环保品牌的精神,成为百分百台湾设计、台湾制造的环保发妆公司。

从经营理念来看,多数人以为创业过程一定考量兼顾成本风险,拒绝“老二哲学”的葛望平则认为,“成本只需要被管理,真正创新者不会考量风险,若要有价值就无法考虑低成本,创造价值才是首要的工作”。

生意好坏只是“结果”,葛望平说,唯有创造有价值的东西,被人抄袭,才有真正的竞争力。

“在我眼里,绿色品牌不只是绿色成分,就像真正的绿色食物,要从种植、收成、运送到烹调都该全程对环境友善,才能真正叫‘绿色’”葛望平说。

O’right对绿色的纯粹坚持,得到客户认同,进而转亏为盈甚能挺过金融海啸,2011年拓展海外市场。

金融海啸期间,当所有消费都下降时,绿色相关产业却逆势成长。葛望平分析,“这代表当绿色被认同,就不会因环境变迁而改变,那不是冲动型消费,而是理念的认定,做得好自然能获得消费者死忠的支持”。

“生意好不好,在于客户认不认同,环保不只是责任更是竞争力,不会有人反对环保只是早晚接受的问题而已”。他强调,台湾不可能永远以低价与别人竞争,成本竞争容易被取代,真正让人感动而认同甚至口耳相传,才是真正的价值。

用大豆油墨印刷的花草盒可回收很好,但能就地掩埋,赋予包装盒崭新生命力,具启发教育意义的话那就更好了。

O’right首创全球第一瓶会长成树的洗发精,设计能生物分解的环保洗发精,从瓶盖、瓶身及瓶底的种子槽,皆采用生物可分解材质,使用完后掩埋在适当环境下,1年左右经生物分解回归自然,底槽隐藏的相思树种子可发芽成树,为地球制造新的氧气。

此外,产品提袋是采欧盟认证ecocert,有机起泡成分及生物可分解材质制成。

为了贯彻品牌理念,O’right还斥资新台币2亿多元打造绿建筑总部,落实企业品牌形象。总部从用水全循环到发用电系统,一并系统化管理,屋顶太阳能发电还能卖电给台电。

在小细节上,坚持友善环境和重复利用原则,对环境冲击降到最低,力求享受美丽生活同时,也要为地球尽力。这种追求极致的好,是O’right得以持续创新的原始点。葛望平说,“现代环境很少接触生命,这些创新的作法,如果以降低成本为主要考量,根本就无法执行”。

O’right能打破环保与经济成本难相辅相成的迷思,创造两者相得益彰的成绩单。葛望平认为,致胜关键在于“真实的表现”。

知识爆炸时代造成诸多分歧,人性良善本质被掩盖,这种真实的本质应被唤醒,葛望平说,“现在的社会需要这样的真实,这就是价值所在,我希望O’right带给人们的,是如此的启发”。

许多企业节省成本以营利为目的,葛望平指出,这些企业不会不知道要做绿色环保,只是认为不可行,“这种观念应该被改变,而O’right的存在,就是要印证这是可行的”。

面对未来,葛望平深信,未来的世界不是比谁广告做得好,而是比谁最真实的,“我敢断言,到了2020年,一个企业若与绿色及永续无关,应该也没有竞争力了,O’right只是比人家早走上最正确的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