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直击】三名学运领袖被捕 学生高呼“梁振英下台”

在政府总部前坚持罢课五天的学生,26日晚冲入占领政府总部前的公民广场。深夜,警方出动防暴警察和铁马架组成人墙,并使用胡椒喷雾对付学生。学生在现场高呼梁振英下台。(余纲/大纪元)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4年09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真、林怡香港报导)香港大专生经过近16小时的坚持,警方在9月27日下午1时20分,向仍然留守在政府总部前公民广场的学生,正式宣布清场抬人,拘捕最后留守在公民广场的几十名学生,最后被抬走的包括二名学运领袖,学联秘书长周永康及副秘书长岑敖晖,迄今,包括凌晨被捕黄之峰在内,三名学生领袖全部被捕。

香港立法会议员梁国雄也在学生当中,被捕,抬走。当最后一位示威者在下午1时52分被带走,警方宣布完成整个在公民广场的清场行动。但目前警方只完成了对政府总部外公民广场内被包围学生的清场, 场外现在聚集了更多前来声援的香港民众,事态升级。

雨伞对盾牌,和平示威对抗武力驱赶。面对香港特首梁振英拒绝回应学生要求对话的诉求,连日来坚持罢课的香港学生,26日晚将行动升级,宣布占领被围栏封锁的公民广场,警方和学生爆发冲突。香港警方27日凌晨出动防暴警察对手无寸铁的学生粗暴清场,学生们在政总前坚持抗争,现场高呼:打倒梁振英、梁振英下台。

(大纪元视频 香港市民重夺政府总部 高呼梁振英下台)

学联昨在政总举行第五天罢课集会,1,500名中学生加入罢课,学生晚上突击占领公民广场。稍晚,警方出动大批防暴警察手持盾牌与示威者冲突。市民以雨伞应对胡椒喷雾。(宋祥龙/大纪元)
学联昨在政总举行第五天罢课集会,1,500名中学生加入罢课,学生晚上突击占领公民广场。稍晚,警方出动大批防暴警察手持盾牌与示威者冲突。市民以雨伞应对胡椒喷雾。(宋祥龙/大纪元)

发起罢课的学联和学民思潮26日晚冲入占领政府总部前的公民广场,警方出动大批警力和学生发生冲突。(潘在殊/大纪元)
发起罢课的学联和学民思潮26日晚冲入占领政府总部前的公民广场,警方出动大批警力和学生发生冲突。(潘在殊/大纪元)

发起罢课的学联和学民思潮26日晚冲入占领政府总部前的公民广场,警方出动大批警力和学生发生冲突,有市民现场通缉特首梁振英。(潘在殊/大纪元)
发起罢课的学联和学民思潮26日晚冲入占领政府总部前的公民广场,警方出动大批警力和学生发生冲突,有市民现场通缉特首梁振英。(潘在殊/大纪元)

27日凌晨3时15分,香港警方派出全副武装、手持长盾牌、警棍及胡椒喷雾的防暴警察到场,以胡椒喷雾及盾牌,武力赶离手中只有雨伞的示威者。

有示威学生被警方带走(余纲/大纪元)
有示威学生被警方带走(余纲/大纪元)

凌晨4时30分,警方准备清场。桥上市民抛伞给守护路障的市民,他们纷纷撑起伞,准备抵挡警方的胡椒喷雾。现场气氛开始紧张。路障前的市民及周围支援的市民一同高呼“梁振英下台!”,声音响彻立法会和政府总部。

(大纪元视频 梁振英出动防暴警察对付和平示威的学生)

警察采取第一阶段的清场行动。现已封锁通往香港政府总部立法局大厦前的人行通道。现场警察与民众推撞,多次施放胡椒喷雾驱赶群众。在清晨7时,警方强行将所有民众驱逐离开立法局前的行人通道。

在政府总部前坚持罢课五天的学生,26日晚冲入占领政府总部前的公民广场。深夜,警方出动防暴警察和铁马架组成人墙,并使用胡椒喷雾对付学生。学生在现场高呼梁振英下台。(余纲/大纪元)
在政府总部前坚持罢课五天的学生,26日晚冲入占领政府总部前的公民广场。深夜,警方出动防暴警察和铁马架组成人墙,并使用胡椒喷雾对付学生。学生在现场高呼梁振英下台。(余纲/大纪元)

在政府总部前坚持罢课五天的学生,26日晚冲入占领政府总部前的公民广场。深夜,警方出动防暴警察和铁马架组成人墙,并使用胡椒喷雾对付学生。(余纲/大纪元)
在政府总部前坚持罢课五天的学生,26日晚冲入占领政府总部前的公民广场。深夜,警方出动防暴警察和铁马架组成人墙,并使用胡椒喷雾对付学生。(余纲/大纪元)

在政府总部前坚持罢课五天的学生,26日晚冲入占领政府总部前的公民广场。深夜,警方出动防暴警察和铁马架组成人墙,并使用胡椒喷雾对付学生。(余纲/大纪元)
在政府总部前坚持罢课五天的学生,26日晚冲入占领政府总部前的公民广场。深夜,警方出动防暴警察和铁马架组成人墙,并使用胡椒喷雾对付学生。(余纲/大纪元)

深夜广场内十数名示威者自愿离场,警方抄下其个人资料并表明日后有可能检控,然后放行。(宋祥龙/大纪元)
深夜广场内十数名示威者自愿离场,警方抄下其个人资料并表明日后有可能检控,然后放行。(宋祥龙/大纪元)

深夜广场内十数名示威者自愿离场,警方抄下其个人资料并表明日后有可能检控,然后放行。(宋祥龙/大纪元)
深夜广场内十数名示威者自愿离场,警方抄下其个人资料并表明日后有可能检控,然后放行。(宋祥龙/大纪元)

早上8时,警方与政府总部对出天桥的示威者推撞和冲突。警方又在天桥附近加设铁栏,将示威学生拦阻在天桥外,有示威学生大叫可耻和学生无罪;有学生则高举双手,表明和平抗争零武力,双方继续对峙。

在政府总部对出的空地,有大批示威者聚集,他们手持雨伞,戴上口罩,以保鲜纸保护双眼,以防胡椒喷雾。警方准备进行第二次清场行动。

梁振英曾否认防暴论 两年后应验

梁振英2012年3月竞选特首时,曾被对手唐英年揭露在2003年一个政府高层会议上,讨论应否继续硬推23条时,梁振英竟说:“香港始终有一次要出动防暴队同催泪弹对付示威人士。”当时梁振英即时黑面否认。

但在今年,香港警方至少两次出动防暴警察对付示威者,上次是6月立法会外的反新界东北发展拨款示威。

警察沦为梁振英镇压工具

发起罢课的学联发表声明称,我们没有武器,只靠自己的血肉之躯进入这片广场。以往,公民广场都曾经有群众留守,亦不曾出现安全问题,根本不需要使用暴力清场。但是,警方执迷不悟,以过分武力,包括使用胡椒喷雾、盾牌、甚至警棍,把人民赶出自己的土地。更可耻的是,面对一班市民自发守护大台,向不义政权表达不满,警察竟然主动袭击这些市民。挑起混乱场面,以向不在现场的市民制做暴力的假象。到底,谁才是行使暴力、不理性的一方?政府才是主动封锁公民广场的一方,人民重夺广场,亦只是应有之义。我们不禁要问警方一个问题:你为了谁而清空公民广场?为了什么而去执行职务?

实际上,当权者自知无法面对民意,于是梁振英龟缩在家,而警察则身为梁振英的工具,任其操纵,并在政总及立法会袭击市民。证明当权者无法面对民意,只能以粗暴武力袭击市民,是希望借此恐吓对政府有意见的市民。真正暴力的是警察袭民与及当权者的制度暴力。

责任编辑:何嘉林

评论
2014-09-27 4:1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