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靖宇:中共“新锁国”政策拖累中国经济

人气 1815

【大纪元2015年10月09日讯】最近印度总理莫迪访美,与Google、微软等科技巨头签订合约,突显发展“数位印度”(Digital India)的抱负心。反观中国,Google与Twitter这样的企业却在大陆境内遭到封锁。

在莫迪的合约中,Google将在印度的500个火车站设立免费Wi-Fi,印度裔的Google执行长皮伽(Sundar Pichai)指出,这将是印度有史以来最大的公共Wi-Fi计划,若以潜在使用人数来看,规模可能为世界之冠。微软则要让低价宽频普及至50万个印度村落。

莫迪还在访问Facebook(脸书)总部的演说中,呼吁各国领袖拥抱社群媒体,“开始从政以来,我发现政府的问题之一在于官方与人民之间隔着一层鸿沟,但社群媒体能让双方紧密连结”。

尴尬的是,脸书在中国也被封锁,莫迪此言,听在北京政府耳里,不知是何滋味。

从现实情况看来,中共封锁西方几大科技巨擘的举动,确实已经把科技与经济发展的机会拒之门外,白白奉送给其他新兴国家……这种“新锁国”带来的是孤立与落后。

美国新制度经济学家Acemoglu及Robinson于2013年合著《权力、繁荣与贫穷的根源:为什么国家会失败?》,书中提出两个重要概念,即广纳型(inclusive)与攫取性(extractive)的政治与经济制度。广纳型制度指“将经济机会与经济利益开放给更多人分享、致力于保护个人权益,并且在政治上广泛分配权力、建立制衡并鼓励多元思想”的社会,凡是选择了广纳型制度的国家就会迈向繁荣富裕。

相反,凡是选择了攫取性制度,让经济利益与政治权力高度集中,被少数特权人士垄断,则国家必然走向衰败,即使短期之内出现经济成长,却注定无法持续,因为特权阶级为了保有自身利益,会利用政治权力阻碍竞争,不但牺牲多数人的利益,也不利于创新,阻碍了整体社会进步。

由此观之,所谓“政治左倾、经济右倾”的“社会主义自由市场”,一方面要在政治上维持共产主义高压专制,排除人民参与公领域事务的可能性;另一方面为了统治正当性又要发展经济,要在经济上改革成资本主义自由开放,鼓励大众参与投资,这种“双重性格”根本上是不可行的,就像左脚要往左、右脚却要往右,下场人人可预见。

更何况,目前中共政治左倾,倾向的是更保守的共产主义马列毛思想,尤其毛式思想反商,更与市场经济水火不容;中国如果不从根本上改革,这样“政左经右”的发展模式一定会碰壁,让经济走下坡,投资人也将转往其他国家。

举最近在大陆成为焦点的香港首富李嘉诚为例,他抛售在中国大陆的资产,转而投资欧洲,中共官方媒体新华社为此写了一篇评论:“别让李嘉诚跑了”,掀起全国性话题,李还因此受封“李跑跑”。

然而,资金本来就不应该受政治力量控制,市场经济机制就是一只看不见的手,会自然调和供给与需求。当今的中共如果仍然要企业家展现“忠党爱国”情怀,妄想把投资者的资金锁住,就是在经济的领域冠上政治的大帽子,要“经济为政治服务”,这样只会掐住市场经济的咽喉,让中国在错误的发展道路上越走越远。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何清涟:“李嘉诚话题”权力与资本的关系
中共GDP数据屡遭质疑 探秘真实中国经济
中国制造业续下滑 投资者前所未有的担忧
周小川万字长文透露大陆银行生死危机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司法部查亨特说明3点 五中释信号
车评:双色多变化 2020 Nissan Kicks SR
【新闻看点】备战动员?五中公报泄习心头大患
【拍案惊奇】美大选“神算”开口 中共甩锅新招
【珍言真语】金钟谈红二代罗宇 中共体制造悲剧
【重播】最后冲刺 川普及夫人访宾州五地演讲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