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丹:信任政府的中国人得到了什么?

人气 15

【大纪元2015年02月19日讯】一份名为“2015年全球信任度调查”的报告如是显示,各国民众对本国包括NGO、企业、媒体和政府的各类机构所持有的信任度并不乐观,占比分别为63%、57%、51%、48%,总体投票比例仅为55%。然而,中国在这些不温不火的信任指数中,却以总体75%的投票比例,全球“最受信任”排名第四的佳绩闯入了人们的视野。

最值得一提的是,中国人对本国政府的信任占比一度高达82%。最终,“国人更愿意付出自己的信任”成为了此项有关信任度调查的关键性总结。对于政府,中国老百姓是如此心甘情愿的将自己的信任奉上,足见其忠诚、感念之心。尽管这份深沉的信任所包含的想要依靠、报以期待的感情中,或许还夹杂着别无选择、不能自主的无奈,但这份或深或浅的信任能被普遍持有,却也说明了中国老百姓对政府能否施以眷顾一直是留有希望的。

然而,被寄予了厚望,是否能做到不负众望?被赋予了信任,又是否能做到不失信于民?这显然是政府必须用实际行动来一一作答的关键问题。长久以来,政府给予民众的基本生活保障如何,向来被视为是付出信任之后能否得到回报的重要依据。而与基本生活保障息息相关的养老、医疗、失业等社保制度是否完善,则会被当作衡量政府在“用之于民”时能否做到竭尽所能、诚心诚意的关键指标。

若要盘点大陆有关部门在这些方面所彰显的“政绩”,我们便可发现,中国老百姓从基本的生活保障中所得到的实惠可谓是杯水车薪。提及养老,人们似乎只能在“政府来养老”、“政府帮养老”、“养老不能靠政府”、“自己来养老”、“再老也要养政府”这些不断偷换概念的官方标语中黯然神伤,只能在所谓的“以房养老”政策被强行贯彻的过程中独怆然而涕下,又或是在读着某地居民每月只能收到2元养老金的消息时悲愤交加。

而谈到医疗,中国的老百姓则更是有苦难言。且不说当前的医保制度所覆盖的人群范围极为有限,也不论“看病难、看病贵”本就是长久以来总也无法解决的老、大、难问题,只看政府拨款用于医疗的财政经费占比之低以及始终存在的“特权医疗”,即“政府投入医疗费用的80%是为了以850万党政干部为主的群体服务”的现状就不难发现,类似“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治国道理在中共的另类思维中,不过是不必遵守的旧俗而已。

事实上,用于民众的经费被减少到极限,又何止体现在以养老、医疗为主的社保这一处。教育、住房以及老百姓吃饭、穿衣等方方面面,实际都在上演着由中共担当主角的名曰“欧也妮•葛朗台”的剧目。有所不同的是,中共所演绎出的悭吝不仅表现在对“守财奴”这一形象的诠释上,更重要的是向大家展示出中共只对自己奢侈、只为自己享受的自私本性。可见,中共这位堪称中国最富的“欧也妮•葛朗台”,并不是靠白手起家、勤劳致富的商贾巨擘,而是靠以权谋私、掠夺、抢占来满足自身欲求的贪腐集团。

以上种种事实都是在告诉那些对中共政府报以期待与信任的中国人,“付出就有回报”在中共治下只能被当成一个无法成立的伪命题;而对于不顾民众谋生之难、维生之艰的中共政府来说,“信任”不过是傻瓜的一厢情愿而已。

此外,对比之下,我们也同样惊愕的发现,在那份2015信任度调查报告中,那些被人们视为福利水平引领世界的发达国家,其民众对政府的信任度却比料想的低了许多。无论是美、加的41%、49%,还是英、法、德的43%、42%、50%,又或是同位于亚洲的韩国、日本33%、40%的占比,似乎都在讲述着“质疑似乎比一味信任更有现实意义、更接近幸福”的道理。或许更重要的,恐怕要来源于那个“中国人可以不信任吗”的网民质问。

对于此问,我们或可用三种回答来言尽:其一、中国人不会不信任,原因只在于一直以来所接受的只能同意、不能反对,只能称赞、不能批评的洗脑教育;其二、中国人不敢不信任,因为一旦质疑,便极有可能惨遭被禁声、被抓捕、被迫害的厄运;其三、中国人不能不信任,只因为在政府打着权力旗号肆意耍赖的处境中,老百姓即便狂呼呐喊“不信任”,也根本不起作用。

如此,中国人也只能言不由衷的道一声“我信任”。正如回答“你幸福吗”,“我姓曾”那般,一切尽在无奈之中。

责任编辑:尚一

相关新闻
中国旅游业面临信任危机
挪威人信任度欧洲最高层
曾铮:澳洲人对中国的好感为何下降?
研究:中国年轻人不信任北京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刘鹤旧文泄密 印度疫情惊恐
【新闻看点】中共敢攻台?美一大招北京真会慌
【远见快评】巴西轰中共生物战 布林肯王毅交锋
【直播】布林肯联合国安理会发言
【首播】新世纪力作《抉择》5月7日网络首映
【秦鹏直播】美中激辩联合国 美抗共朋友圈形成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