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丹:信任政府的中國人得到了甚麼?

人氣 15

【大紀元2015年02月19日訊】一份名為「2015年全球信任度調查」的報告如是顯示,各國民眾對本國包括NGO、企業、媒體和政府的各類機構所持有的信任度並不樂觀,占比分別為63%、57%、51%、48%,總體投票比例僅為55%。然而,中國在這些不溫不火的信任指數中,卻以總體75%的投票比例,全球「最受信任」排名第四的佳績闖入了人們的視野。

最值得一提的是,中國人對本國政府的信任占比一度高達82%。最終,「國人更願意付出自己的信任」成為了此項有關信任度調查的關鍵性總結。對於政府,中國老百姓是如此心甘情願的將自己的信任奉上,足見其忠誠、感念之心。儘管這份深沉的信任所包含的想要依靠、報以期待的感情中,或許還夾雜著別無選擇、不能自主的無奈,但這份或深或淺的信任能被普遍持有,卻也說明了中國老百姓對政府能否施以眷顧一直是留有希望的。

然而,被寄予了厚望,是否能做到不負眾望?被賦予了信任,又是否能做到不失信於民?這顯然是政府必須用實際行動來一一作答的關鍵問題。長久以來,政府給予民眾的基本生活保障如何,向來被視為是付出信任之後能否得到回報的重要依據。而與基本生活保障息息相關的養老、醫療、失業等社保制度是否完善,則會被當作衡量政府在「用之於民」時能否做到竭盡所能、誠心誠意的關鍵指標。

若要盤點大陸有關部門在這些方面所彰顯的「政績」,我們便可發現,中國老百姓從基本的生活保障中所得到的實惠可謂是杯水車薪。提及養老,人們似乎只能在「政府來養老」、「政府幫養老」、「養老不能靠政府」、「自己來養老」、「再老也要養政府」這些不斷偷換概念的官方標語中黯然神傷,只能在所謂的「以房養老」政策被強行貫徹的過程中獨愴然而涕下,又或是在讀著某地居民每月只能收到2元養老金的消息時悲憤交加。

而談到醫療,中國的老百姓則更是有苦難言。且不說當前的醫保制度所覆蓋的人群範圍極為有限,也不論「看病難、看病貴」本就是長久以來總也無法解決的老、大、難問題,只看政府撥款用於醫療的財政經費占比之低以及始終存在的「特權醫療」,即「政府投入醫療費用的80%是為了以850萬黨政幹部為主的群體服務」的現狀就不難發現,類似「取之於民、用之於民」的治國道理在中共的另類思維中,不過是不必遵守的舊俗而已。

事實上,用於民眾的經費被減少到極限,又何止體現在以養老、醫療為主的社保這一處。教育、住房以及老百姓吃飯、穿衣等方方面面,實際都在上演著由中共擔當主角的名曰「歐也妮•葛朗台」的劇目。有所不同的是,中共所演繹出的慳吝不僅表現在對「守財奴」這一形象的詮釋上,更重要的是向大家展示出中共只對自己奢侈、只為自己享受的自私本性。可見,中共這位堪稱中國最富的「歐也妮•葛朗台」,並不是靠白手起家、勤勞致富的商賈巨擘,而是靠以權謀私、掠奪、搶佔來滿足自身欲求的貪腐集團。

以上種種事實都是在告訴那些對中共政府報以期待與信任的中國人,「付出就有回報」在中共治下只能被當成一個無法成立的偽命題;而對於不顧民眾謀生之難、維生之艱的中共政府來說,「信任」不過是傻瓜的一廂情願而已。

此外,對比之下,我們也同樣驚愕的發現,在那份2015信任度調查報告中,那些被人們視為福利水平引領世界的發達國家,其民眾對政府的信任度卻比料想的低了許多。無論是美、加的41%、49%,還是英、法、德的43%、42%、50%,又或是同位於亞洲的韓國、日本33%、40%的占比,似乎都在講述著「質疑似乎比一味信任更有現實意義、更接近幸福」的道理。或許更重要的,恐怕要來源於那個「中國人可以不信任嗎」的網民質問。

對於此問,我們或可用三種回答來言盡:其一、中國人不會不信任,原因只在於一直以來所接受的只能同意、不能反對,只能稱讚、不能批評的洗腦教育;其二、中國人不敢不信任,因為一旦質疑,便極有可能慘遭被禁聲、被抓捕、被迫害的厄運;其三、中國人不能不信任,只因為在政府打著權力旗號肆意耍賴的處境中,老百姓即便狂呼吶喊「不信任」,也根本不起作用。

如此,中國人也只能言不由衷的道一聲「我信任」。正如回答「你幸福嗎」,「我姓曾」那般,一切盡在無奈之中。

責任編輯:尚一

相關新聞
中國旅遊業面臨信任危機
挪威人信任度歐洲最高層
曾錚:澳洲人對中國的好感為何下降?
研究:中國年輕人不信任北京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中共宣布南海軍演 美航母過黃岩島
【新聞看點】中共頻頻挑釁 拜登耐心政策遭批
【西岸觀察】男人可進女廁 拜登恢復極左議程
【秦鵬直播】揭開美國神祕「取消文化」面紗
【財商天下】嚴苛防疫返鄉受阻 撕裂華人新年
【新聞大家談】神祕泰山會解散 德州奇兵贏一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