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铭:中共江氏集团是名副其实的邪教组织

人气 260

【大纪元2015年09月14日讯】近日,黑龙江省五常市法轮功学员关云华女士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中共江泽民集团豢养的那些恶人恶警将她的丈夫打死,器官被摘取,又酷刑折磨迫害她。

关云华女士在诉状中说,他们“把我绑架到拉林派出所,当天送我到五常监狱(后得知我丈夫被他们绑架到哈尔滨公安七处不到两天就被活活打死了,尸体惨不忍睹,眼珠被摘除一只,内脏摘走。)

在五常刑警队,他们让我签字(承认我丈夫有罪),我不签,他们就拽我头发打我,把我打倒在水泥地上四肢抽搐,几个小时后他们花钱雇一位老人把我扶下楼,他们还当众诬陷说我是炼功炼的。之后我绝食几天,他们强行灌食迫害。”

“二零零二年九月份,我又被劫持到万家劳教所。当天就搜身,还剪短头发,又给我打了一支不明药物的针,造成我左腿失去知觉几个小时。

在集训队,以赵余庆、姚福昌为首的警察、强迫我放弃信仰,用胶带封住我的嘴,给我上大挂,双手铐在背后,用绳子吊在上铺上、脚离地、手铐铐齿如同老虎咬在手腕一样,刑事犯说我当时手已经被勒成黑紫色,同时用电棍电我颈部,致使我的颈部长时间不能活动。后来医生来检查心脏,才把我放下来,造成右臂麻木(很久都不能动)。这时,刑事犯拽我手在写好的“三书”上强行按手印。”

“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他们连我孩子也不放过,警察多次到处找我孩子,家人担心孩子被迫害,无奈被迫辍学,由年迈的奶奶领着她艰难地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夏天还穿着春天的鞋,十几岁的孩子去打工。小小的年纪却饱尝了同龄人无法承受的痛苦和打击。在幼小的心灵上留下了永远都无法弥补的创伤。就因为我们信仰‘真、善、忍’做好人。”

“我的家人每天提心吊胆,生活在恐惧中。我父母、婆婆,承受着失去亲人的巨大痛苦。在心情沉重压抑下,我爸出了车祸,意外去世。给家人带来难以承受的打击和痛苦。”

这是关云华女士在控告状中提供的几个片断,把人家丈夫杀死了,还要逼迫人家说自己丈夫有罪,不签字就殴打人家,还当众诬陷说人家是炼功炼的。这就是江泽民豢养的那些恶人恶警所干的过去只有匪徒才干得出的事情。

过去国民党把共产党称作“共匪”,时过几十年“共匪”的性质不但没有改变,已经沦为作恶多端无所不干的匪徒,给世界带来危害的最大的国家恐怖主义组织和邪教组织。历数中共的罪恶,中共窃政以来在历次发动的政治运动中,被其迫害死的民众达八千万;一场“反右运动”利用阴谋把五十余万知识份子打成“右派”;一场“文革运动”使七百余万人死于非命;八九“六.四”时在光天化日之下用坦克机枪屠杀学生;在对法轮功十六年的迫害中,使数百万信仰“真善忍”的善良民众被关押、劳教、判刑、酷刑折磨,甚至被活摘器官致死;江泽民集团因惧怕日后清算,为政变夺权制造了多少砍人、爆炸等恐怖事件?这一切都在佐证中共是名副其实的共匪,邪恶十足的邪教恐怖组织。

在逾十七万的控告江泽民的诉状中,每份诉状都在揭露曝光中共江泽民集团的罪恶,每份诉状也都是对这个邪教恐怖组织的有力佐证。在江泽民、曾庆红等迫害元凶即将被绳之以法、中共江泽民集团面临着彻底解体的时候,认清中共江氏集团是名副其实的邪教恐怖组织,这对于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彻底抛弃中共,使中华民族从危难中解脱出来走向光明特别重要。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赵汗青:马三家酷刑受害者经历与中华民族的梦魇
郦剑锋:为什么中国人有时感觉不到中共统治的恐怖?
甄仁:中共是一个害人邪教
欧阳非:理直气壮的口号震慑中共邪教的窝点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美3大动作抗共 赵立坚说辞软化
【有冇搞错】习仲勋重修惠能金身传说
【唐浩视界】数字人民币 藏中共6大谋霸战术
【横河观点】美国制裁才知中国超级电脑有假
【拍案惊奇】拜登30天提6兆支出 台积电亟需水
【时事军事】美海军惊人计划 快速打击剑指中共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