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陈思敏:人大教授涉内幕交易背后的更深内幕

人气: 1401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6年01月25日讯】1月24日,中国人民大学(以下简称人大)商学院教授宋常涉股市内幕交易被查。宋常被媒体封为“最忙独董”,因其常常在同一时期兼任多家上市公司的独立董事,例如仅2014年一年5家,已达证监会规定上限,这当中知名度最高的即私募大老徐翔控股的大恒科技。宋常跨界腐败,金融与教育两界哗然。不过在盛产“独董教授”的人大,兼职数量最多的还不是宋常。

2015年12月3日南京中院,人大招生就业处原处长蔡荣生案一审开庭审理。蔡被检诉涉受贿2,000多万,媒体报导称涉及金额达数亿元,其中比这些数字更夸张的情况是其曾让一个“11岁的富二代上了人大本科”。此外,与蔡荣生同时被查的,还有博士生导师胡娟。

蔡荣生2013年11月外逃被截获时,媒体报导他从2006年开始,就先后在国内7家公司担任过独立董事。同时被查的胡娟,个人简历亦堪比奇才:博士没毕业就是副高,一毕业就是正高,第二年就升教授,第三年就当上院长。而且这两人还有一个共同关系人,就是原人大校长纪宝成。蔡荣生是纪宝成的得意高徒,胡娟则是他的秘密爱徒。

原人大校长纪宝成是于2015年3月被媒体披露已于2014年底受内部通报处分:取消副部级待遇,勒令辞去所有社会兼职等,但他到底涉及什么问题,并没有提及。不过当时有媒体揭密纪宝成在人大坐拥一个包含成套床组在内的“帝王”办公室,网上还传他拿了4,000万的“课题费”,组织一批教授为薄熙来的重庆模式写了本《重庆新事》。而其得意高徒蔡荣生出身的长春一汽,是江泽民自苏联莫斯科实习回国后的第一个发迹地。

纪宝成是在2000年9月被任命为人大校长。人大校园在江泽民1999年7月公开迫害前,约有五百人先后经常在校内炼功点修炼法轮功,迫害后成了重灾区的人大,学校“610”及保卫处对修炼法轮功的师生大面积迫害,校内的“徐悲鸿艺术学院”变异成为24小时监控和进行强制放弃“真、善、忍”的洗脑班。

所以人大不是一开始就腐败无良,人大曾有过品优德高的学者与良师。例如马琨,人大新闻学院摄影老师,也是国内最早受过新闻摄影培训的专业人才,其摄影专著《旅程》被十多个国家的图书馆列为藏书。但马琨在2002年就被迫害至流离失所。

又如已被迫害致死的王桂菊,是人大首钢冶金研究院工程师,但被也是人大教授的丈夫秘密举报,其丈夫还为了个人前途不念夫妻情份与她断绝关系。仅此这些足已充分反映这场迫害对基本人性与亲情的伤害到了何等严重的程度。

据报导,目前盛行的“独董教授”,宋常不是人大的孤例,人大不是高校的孤例,类如宋常这些正确应该说教学是副业,炒股才是主业甚至专业的“独董教授”,那有时间教学?知法犯法还能教好学生?又怎会为小股东去善尽什么独立监督的义务?

因而纪宝成当初被内部通报又模糊处理,教育界时有评说,就是为了给中国的大学留点门面,因为近年来,媒体上与大学有关的腐败新闻实在不少,大学的形象已经不起太多牵累。

事实上,自江泽民公开镇压法轮功以来,中国高校包括顶级大学,都已经被拖下水而成为迫害主流社会精英的重灾区,但受迫害的绝对不仅仅是坚持“真、善、忍”原则的教育人士,更有那些因为一时名利而出卖良知与学术道义,为江泽民这场迫害编造谎言误导学子与民众而在全社会煽动仇恨的无良学者。

当舆论哗然连大学教授都能涉股市内幕交易、都向钱看,那各行各业莫不如此,中国社会真的已无净土。为此各界尤其教育界又在声嘶力竭探讨如何才能恢复大学的清明时,那就不应该再漠视江泽民对中国教育系统德行教育莫大杀伤力的这场迫害。#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6-01-25 1:4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