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核心强势动作 改变江祸国政策(完整版)

人气 15272

【大纪元2016年12月18日讯】(大纪元记者薛飞综合报导)中共六中全会今年10月确立了“习核心”的地位,意味着“江核心”势力出局、习近平权力的进一步集中。随后,习近平当局紧锣密鼓地出台一系列重磅文件,改变前党魁江泽民时期的多个祸国政策。

11月27日,出台了《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纠正江泽民当政时恶化的官商勾结问题;28日,起草的《公共安全视频图像信息系统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则是针对江泽民当政时耗巨资建立的庞大的“金盾工程”及之后中共相继建立的对13亿国民全方位的监控系统。

11月30日,出台审议规范党和国家领导人有关待遇等文件,“敲打”江泽民等中共退休元老的“老人干政”;同日,国务院发文《关于规范公安机关警务辅助人员管理工作的意见》,则针对江泽民时期频发的警察暴力执法问题和规范辅警工作。

12月2日,平反的聂树斌冤案,牵出江泽民时期的国安部长许永跃和河北省原政法委书记张越等人。前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秘书王友群认为,江泽民是聂树斌冤案的罪魁祸首。

出台保护产权文件 给民企吃定心丸

11月27日晚,中共中央国务院正式发布《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其涉及解决八个方面的产权问题,包括:私有产权保护不力、企业特别是民企过去的经营不规范问题、涉案财产处置随意牵连合法财产、房屋土地70年使用权到期后续问题、饱受诟病的强拆强迁、国资“蛀虫”、侵犯智慧财产权成本过低等方方面面。

这是习近平于10月底成为中共“核心”后发布的一份重磅文件。官方解读称,这是当局“首次以中央名义推出产权保护的顶层设计”,8月底经中央深改小组会议审议通过,三个月后才全文公布。

《意见》里面写道:“严格遵循法不溯及既往、罪刑法定、在新旧法之间从旧兼从轻等原则,以发展眼光客观看待和依法妥善处理改革开放以来各类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经营过程中存在的不规范问题。”尤为外界关注。

29日, 最高人民法院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两份有关产权保护的司法文件,文件也特别提到,要客观看待企业经营的不规范问题,对定罪依据不足的依法宣告无罪。对“改革开放”以来各类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因经营不规范所引发的问题,严格遵循罪刑法定、疑罪从无、从旧兼从轻等原则,依法公正处理。对虽属违法、违规但不构成犯罪,或者罪与非罪不清的,应当宣告无罪。

当局微信公号“侠客岛”解读时表示,推出如此重要的改革的时机是将于本月在北京召开的一年一度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背景则是“今年以来,民间投资意愿悬崖式下降。比如1−5月,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仅为3.9%,创下了2000年5月,也就是十六年以来的新低。”“国内民间投资意愿一降再降,同时民间投资外流现象上升。”

出台完善的产权保护制度被广泛认为是特赦中国民企原罪,给民企老板吃定心丸,为下一步经济改革注入新动力。

为什么特赦中国民企原罪?

所谓民企“原罪”,指民企在早期发展中,普遍存在违反政策、违法或违背道德的行为。当局为什么此时要在全国范围内特赦民企原罪?

有报导指,习近平上任后的铁腕反腐,在处理官场贪腐危机的同时也波及一些有着“原罪”的民企。在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背景下,让以经济增长为最主要合法性的中共有所顾虑。

另一重要原因则要归咎于过去十多年江泽民掌权时,以色情、贪腐治国,使社会道德沦落、官场贪腐无极,官商勾结已经渗透到角角落落、方方面面。

江泽民为了巩固个人权力收买人心,放纵各级官员“闷声发大财”,中饱私囊。江泽民家族及其权贵集团更是趁机大肆攫取国家财富,占据了绝大多数的中国大型国企。其中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控制着中国的“电信行业”及上海众多重要的经济领域。曾庆红家族和周永康家族控制着中国的石油行业,非法获得庞大的经济利益⋯⋯

而在习近平这几年的强力反腐中,落马的高官几乎都是江泽民时期肥起来的巨贪,动辄数亿、数十亿。几乎每一个巨贪后面都有一个或多个“金主”,其中铁道部原部长刘志军有商人丁书苗;周永康有四川涉黑亿万富豪刘汉;薄熙来有大连实德原董事长徐明;令计划夫妻有北大方正前高管李友等。

其中,周永康的马仔刘汉的汉龙集团涉足能源、矿山、地产、跨投,拥有铀矿、钼矿、铜矿、金矿等30多家企业,身价数百亿。云南价值5,000亿的兰坪铅锌矿,由于周永康的过问,刘汉仅以10亿就控股60%。

令计划夫妻同北大方正前高管李友、魏新等人官商勾结。令组建的官商勾结的庞大网络“西山会”传获李友及其方正集团出巨资支持。有消息称李友曾通过令计划家人控制的一个账号共转账370亿元。李友近日被判囚四年半,罚款逾7.5亿元。法院指他有重大立功表现,分析指与令计划家族有关。

此外,已倒台的国安部前副部长马建也曾受李友贿赂。而马建和河北政法委书记张越,又同政泉控股实际控制人、神秘富商郭文贵结成“盘古会”同盟。郭文贵藉张越及马建等人之手,动用政法强力国家机器参与商业利益争夺。多位与郭文贵有利益纠纷者均有被河北政法系统控制甚至刑讯逼供的经历。

美国华裔政治学者裴敏欣最近出版《中国权贵资本主义—政权衰败的动态》一书,剖析了中国全国性腐败的重要起源。他发现,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的腐败案件大多数呈现“窝案 、串案”的形式,而90年代开始的产权改革是这些“窝案”和“串案”出现的主要驱动力。

在获得产权的过程中,官员们互相勾结,让原本产权不明的资产变为有所有权归属。典型的贪腐案通常是由私营企业主藉由贿赂官员来获得一片资产的所有权的过程。裴敏欣研究了上世纪90年代以来在中国发生的260起“窝案”和“串案”,案件涉及各个官僚机构,盘根错节。

如此范围和如此广度、深度的官商勾结必然涉及到不得不同中共各级官员打交道的中国民企,诸多民营企业在原始积累过程中带有不可告人的原罪。习近平上任后的反腐行动中,也波及到一些有着“原罪”的民企。

时事评论员石实表示,江泽民当政时贪腐实在太过严重,不可能把所有这些民营企业家都抓起来,只能出台文件赦免部分企业的原罪。同时由于中国大陆经济不好,当局试图以依法治国的办法留住人心。

习近平强调“亲”和“清” 试图改变官商勾结情况

习近平上台后,在展开反腐运动的同时,也试图改变这种腐败到骨髓的官商勾结。习近平曾在多个场合痛批官商“勾肩搭背”,强调不能以权谋私、搞权钱交易。

在2016年中共全国政协民建、工商联委员联组会上,习近平提出了以“亲”和“清”为内容的新型政商关系,引起媒体广泛报导。按照中共自己的话说,所谓“亲”,就是要“坦荡真诚同民营企业接触交往”;所谓“清”,就是“同民营企业家的关系要清白,不能以权谋私,不能搞权钱交易”。

有媒体指,现行的中共人治体制,为官商勾结泛滥奠定了基础。权力没有锁入笼子,那些官员随便一个批示就可以让人一夜暴富或者让人倾家荡产,在此情况下,谁敢不向权力献媚?政商关系的厘清,核心在于制度,而不是依靠道德感召。

知名财经作家吴晓波曾表示:民企“所谓的原罪其实是制度性的原罪。企业家确实内在有一种贪婪性存在,全世界的企业家都是属于这种状况。所以,如果不能从制度根本上进行清算,特别是加强经济治理的市场化、法治化和民主化建设,那么,官商模式的杜绝将非常困难”。

“唱红打黑”重创中国民企的信心

国务院产权保护《意见》同时强调对私有产权的保护,指“公有制经济财产权不可侵犯,非公有制经济财产权同样不可侵犯”。

过去十多年来,私有合法资本被公权力(政府、官员、公检法机构)非法侵占的情况每天都在大量发生,比如饱受诟病的强拆、多地招商引资后关门打狗,造成大量冤案。

最具代表性的则是薄熙来下台前在重庆掀起的“唱红打黑”运动,包括黎强(资产约10亿)、陈明亮(死刑,资产约30亿)、王能(资产约20亿)、彭治民(资产约80亿)、李俊(资产约60亿)、龚刚模(资产几十亿)等重庆数百名民企老板均被戴上黑帽子、家破人亡、千亿私人财产被没收,但进入国库的钱只有9.2亿。

“唱红打黑”重创中国民企的信心,造成的移民潮和资金转移潮至今未退,对中国经济造成毁灭性打击。熟悉民营经济的学者对港媒透露,打黑期间中国有200至300个民企老板逃亡国外,部分人直至薄熙来下台后才敢回国。

上海知名维权律师郑恩宠对大纪元记者表示,这个《意见》出台的另一背景,是对《民法总则》起草的分歧作出一个裁判,因为民法总则确实是保护私有财产的。

郑恩宠表示,“现在不但是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大陆中产阶级、白领阶层以及拥有几百万至上千亿的一些民营企业家,他们也对共产党制度不满,官民矛盾凸显。中共自己公布的数据,民营企业家现在养活了中国70%的就业人员。”

郑恩宠认为,在习近平主政期间,这个产权制度的纲领性文件不能变成宪法或几百部商事法律、经济法律、民事法律等进行重大修改的话,他什么事情都办不下去。

公安部起草监视摄像头管理条例

11月28日 ,中共公安部起草了《公共安全视频图像信息系统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下称《意见稿》)。该《意见稿》指,禁止在可能泄露他人隐私的场所、部位安装视频图像采集设备,对违法者将进行处分或追究刑事责任。

《意见稿》还指,社会公共区域的视频图像采集设备的安装位置应当与居民住宅等保持合理距离。旅馆客房、集体宿舍以及公共浴室、更衣室、卫生间等可能泄露他人隐私的场所、部位,禁止安装视频图像采集设备。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认为,公安部针对摄像头发文,显示习近平正在改变江泽民时期的政策。

中共前党魁江泽民掌权时期建立了一个庞大的网络封锁和监控系统──“金盾工程”(正式名称:全国公安工作信息化工程)。该工程于1998年提出、99年立项,截至2002年的初期,研究花费已达8亿美元,但官方从未正式公布过金盾工程一共花费了多少。“金盾工程”后来又发展成“天网工程”(城区电子监控系统)、“大情报工程”等,对全部国民进行全方位监控、迫害。

2010年,中共官媒披露,单是北京一地的公共图像监控摄像头数量已达四十余万个,覆盖了全市重点公共场所、主要交通道路和100%重点要害单位,超过70%的居民社区装有技防设施,总规模70多亿元。

薄熙来在重庆掌权时,更对民众的监控发挥到极致,耗资200多亿元建设了一个号称“世界上最先进”的监控系统,该系统仅是摄像头就有50万个,重庆市每个角落都在被监控之中。

其它地区,湖北省安装摄像头55万个;长沙投入8亿元在全市安装2万6千个;乌鲁木齐安装4万多个 ;长春市安装6万个。不仅如此,多地的出租车上安装了摄像和录音设备,甚至更衣室、厕所通道也可见电子眼。

资料显示,2010年,国内安防企业达到2.5万家,行业总产值达到2,300多亿元。从2010年的情况看,视频监控系统在安防电子各类产品中的比重约55%。

尽管监控无处不在,但对真正的罪犯却效果成疑。2013年,引起全民关注的长春失踪婴儿案中,盗车地点距婴儿被埋地点不到40公里,结果却是嫌犯主动自首。网友质疑,斥上亿元建设的天网工程成了“睁眼瞎”。

中共监视系统从针对法轮功扩展到全民

中共建设“金盾工程”初期,正是江泽民镇压法轮功的最疯狂阶段,法轮功学员成了最直接的受害目标。

资深中国问题专家横河,在希望之声节目中表示,金盾工程的很多项目,像人员的资料库,甚至人脸识别系统,最早是针对法轮功学员开发的,后来被扩展到全社会各个阶层。

他介绍:“金盾工程和后来金盾工程发展的大情报系统,12分钟之内可以把全国13亿人查一遍;4分钟内将全国在逃人员查一遍;3分半钟内将全国驾驶员、司机全部查一遍;公安部对七类重点人员进行分类搜索不超过2分钟;把所有的讯息碰撞一遍不会超过40秒。这一来它是把全国所有的人盯着了,任何人都可能成为受害者。”

“金盾工程”的骨干项目负责人之一,公安部科技信息化局前副局长、总工程师马晓东去年落马。

事实上,大陆媒体报导早直白点出,“天网工程”的首要任务并不是打击普通刑事案件,而是“维稳”。中共政法委在2005年曾下发的《关于深入开展平安建设的意见》,称“平安建设”的目标任务第一就是针对法轮功的,提出对法轮功的活动要“发现得早、控制得住、处置得好”……

中共公安部为监控乱象出台新的草案后,香港亲共媒体“东网”罕见于11月29日、30日连续两天发表系列报导,集中火力抨击公安部的监控系统,并点出江泽民和其儿子江绵恒的金盾工程,文章包括《无所遁形:江泽民时期秘建庞大监控系统》《无所遁形:未定监控合理距离》《无所遁形:公安部认监控系统侵犯个人隐私》等等。

报导还说,由公安部门主导的这一庞大监控工程,涉及公民隐私,却至今没有任何法律授权,只是公安部认为“业务需要”,就投入了公款和纳税人的钱。大陆数百个一、二线城市,每个城市的投资都是数以亿计的人民币来计算。

旅美时事评论员唐靖远表示,东网点出这个条例变相承认了中共的公安系统,长时间大面积地在侵犯公民的隐私权,是非法行为。同时也明确点出这个背景跟金盾工程有直接关系,等于释放信息:金盾工程是有问题的。

唐靖远还表示,东网直接点名中共前党魁江泽民,而且非常不客气,规模还很大,说明随着中共高层的分化,媒体的阵营也在分化选边站队。

出台领导人有关待遇等文件

11月30日,习近平主持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规范党和国家领导人有关待遇等文件,对党和国家领导人办公用房、住房、用车、交通、工作人员配备、休假休息等待遇进一步作出规定。

文件明确提出:“党和国家领导人退下来要及时腾退办公用房;不能超标准配备车辆、超规格乘坐交通工具,外出要轻车简从;压缩赴外地休假休息时间,实行严格报批制度等。”

外界认为,此次中共政治局审议通过文件,规范所谓党和国家领导人有关的待遇,相信具有一定针对性。

从政治局会议披露的内容看,主要篇幅都是强调约束党和国家领导人“退下来”以后,让外界自然联想到前总书记江泽民自2002年从“党和国家领导人”位置退下,又延任两年中共军委主席后,长期保留中央军委的办公室,军委的任何决策,从军事驻防调动到人事任免,都必须在“江办”汇报及备案。直到2012年,习近平上台才将其撤掉。

“要压缩赴外地休假休息时间必严格审批”让外界联想到,不久前,已退休数年的原政治局委员、北京前市委书记刘淇携家带口、祖孙三代十多口人浩浩荡荡赴西藏旅游,一批警卫、秘书甚至保健医生也随行,当地更是出动公安、交警全程护送,一条龙最高规格服务。事情爆光后引起公愤,传此事已经被政治局通报批评。

而江泽民退休后几乎年年都要外出“巡视”,兴师动众,访遍名山大川。2006年“五一”期间,已退休的江泽民要登泰山,其亲信、时任山东省委书记张高丽不顾假期游客,下令封锁泰山两天,并要求山东省委省政府的官员们列队迎候。张还特备大轿,指令八人抬江上山,张自己在后面“护驾”。

据港媒报导,在当今世界中,中共的高干待遇可能最为复杂繁琐也最为严密优厚。从衣食住行的办公用房、住房、用车、交通、工作人员配备,到生老病死的用药、住院、丧葬,一应俱全,等级森严而分明。

比如,乘坐何种排量和品牌的汽车,配备几名警卫、秘书、司机、厨师、保健医生,住院可以报销多少进口药,直至死了以后葬到八宝山什么场地等等,都有着各种成文或不成文的规定、规则。形成了一个特权阶层,每年耗费巨额公款。

媒体披露,2012年,江泽民仍享受最高国家主席级别的薪酬、福利、待遇,全年总开支为3,840多万元人民币,是副总理级别的近10倍。据报,江泽民2012年在上海居住150天,仅宴客就花费230多万元人民币,全部由公款支付。

报导称,当年江泽民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和江泽民随行人员共25人;而江2004年退出中共军委主席时,江办的工作人员和随行人员有36人。

有港媒评论称,最高领导层能够在此时出台文件,直接对党和国家领导人待遇,特别是对已退休高干做出种种约束性条款,还是显示出了十八届六中全会确立“习核心”之后高层政治格局的细微变化。生活待遇缩水的背后也是退休领导人政治影响的式微。

也有分析认为,六中全会后,习近平的一系列改革措施,正在对官僚系统全面收权。

国务院发文规范辅警工作

11月29日,国务院办公厅出台《关于规范公安机关警务辅助人员管理工作的意见》,从管理体制、岗位职责、人员招聘、管理监督、职业保障等方面,提出了规范警务辅助人员管理工作的具体措施和要求,尤其明确指出,辅警履行职责行为后果由所在公安机关承担。

在管理监督方面,意见明确提出按“谁使用、谁管理、谁负责”原则,严格落实警务辅助人员管理责任,并就日常管理制度、管理监督和退出机制作出规定。

在岗位职责方面,区分警种和部门,明确界定、列举了文职辅警可以协助开展非执法、不涉密岗位的相关辅助工作,勤务辅警可协助开展执法岗位的相关辅助工作,以及辅警不得从事的相关工作。

在人员招聘方面,明确警务辅助人员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或公安机关明确警务辅助人员的招聘,公安机关各警种、单位和基层所队不得自行组织警务辅助人员招聘。招聘要统一标准和程序,受过刑事处罚或治安管理处罚、有较严重的个人不良信用记录等人员,不得从事警务辅助工作。

根据此意见,公安部多次部署对现有警务辅助人员进行全面排查和清理整顿。

根据中共的官方介绍,辅警,即辅助警察的简称,又称协警,是根据社会治安形势发展和公安工作实际需要,面向社会招聘,为公安机关日常运转和警务活动提供辅助支持的非警察身份人员。按照《公安机关组织管理条例》规定,辅警不能参与执法,不具有行政执法权,必须在在编警察的带领下开展各项工作。

据悉,辅警前身是治安联防队员,但中共改革开放以来,社会矛盾和治安状况空前复杂,需要警察的地方越来越多。但国家编制有限,庞大辅警队伍由此应运而生。

过去十多年来,中共公安制造了大量的枉法事件,如近期的雷洋致死案,引发社会极大关注。11月29日,北京检察院对雷洋案涉案警务人员邢某某、孔某、周某、张某某、孙某某等5人涉嫌玩忽职守案侦查终结、依法移送公诉部门审查。据此前的报导中,雷洋案出警的警员中,有2名民警、4名辅警。

事实上,在雷洋案持续发酵的过程中,无论是法律人还是媒体,均对辅警参与执法提出质疑,认为辅警执法于法无据,有越权之嫌。

有关规范辅警工作的意见出台前,辅警参与执法一直处于模糊地带,频频爆出事故。一方面,他们没有执法权,却冲在矛盾的第一现场。今年10月8日,广东顺德两名辅警疯狂追车,致一名摩托车司机倒地死亡。

诸多案例也显示,不少辅警人员在参与“堵截、扭送违法犯罪嫌疑人”等活动中,甚至存在诸多违法行为。

但另一方面,这些问题的最终解决,多为辅警被开除,而警察却安然无恙,身为“临时工”的辅警,往往成了“替罪羊”。

不久前,网传河北广宗“交警夜查货车收黑钱”的视频,对此,河北省新闻办最新通报称:网传视频内容属实,非法收取货车司机现金100元的是辅警。

去年年底,山东枣庄多名“特警”开着特警车辆,穿着特警制服,手拿着警械,对一对男女粗暴执法,视频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当地警方回应称,视频中的“特警”系特巡警大队的辅警。

而有网友调侃说:“临时工就是这样一群人,他们拿着最低的工资、享受着最少的权利、承担着最重的责任,还最经常地被当作‘替罪羊’”。可以说某些执法部门的“临时工”策略,已成了政府公信流失的加速器。

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中国问题专家李天笑先生曾经表示,公安的枉法事件连续曝光给习近平深化公安改革提供了契机,改革过程也是进一步清理公安系统中的江派势力的过程。之前,整个政法系统、公安系统已经沦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学员和民众的工具。习近平要解决民怨,就必须要将公安真正的打击犯罪的功能拉回正轨。

此前的5月20日,习近平支持的中共中央全面深改小组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深化公安执法规范化建设的意见》。会议强调,公安执法的规范化、专业化的问题。

聂树斌案被平反

12月2日,中共最高法院第二巡回法庭宣告,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案原判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改判聂树斌无罪。至此,这桩案发迄今二十余年,“2005年真凶再现”后又申诉达十年之久的冤案,终于被平反。

从被抓到被执行死刑,聂树斌在七个月的时间里即被冤杀,而其父亲在其被执行死刑次日前去探望时,才得知儿子的死讯。

2005年,曾犯下多起强奸杀人案的王书金在河南落网,后主动供述称自己是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真凶,但河北司法系统则一直致力于让其“闭嘴”。在法庭上出现了被告“王书金”坚决自认聂案真凶,检方则百般为其脱罪的吊诡局面。

据媒体报导,聂树斌案的始作俑者是原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后来官居国安部部长的许永跃,当初下令“要杀”,而且要“快杀”。许永跃之后,又历经了冯文海、刘金国、车俊、王其江、张越5任河北政法委书记,但聂树斌案始终“岿然不动”。

据报导,已经升任中共国安部部长的许永跃强力阻挠聂案重查。2005年,聂树斌案首次见报后,时任河北政法委书记刘金国曾一度召开公检法联席会议,决定成立专案组。未料,承诺一个月拿出结果的刘金国,一星期后即被调离,转任公安部副部长。

2013年,最后一任的政法委书记张越更是为让“真凶”王书金翻供,亲自坐镇指挥,当王拒绝配合后对其施以酷刑。张越是许永跃亲信——前国安部副部长马建的盟友。马建和张越在习近平反腐中均已落马。有最新报导称,许永跃因还涉多起案件活动被限制,不允许出京。

聂树斌案可以说是中共江泽民集团过去20多年间,中国法治乱象的冰山一角。其它的离奇冤案包括:内蒙古呼格吉勒被判强奸杀人,死刑执行9年后真凶现身;河南农民赵作海被判故意杀人,死刑缓刑,11年后所杀的人“复活”归来;湖北佘祥林被判杀妻,牢狱15年后妻子“复活”回家;海南黄亚全、黄圣育被判杀人,10年牢狱后真凶现身;安徽赵建新被判杀人,死刑,4年后真凶现身……

但目前仍有太多的冤案还在“等待”。同样是许永跃制造出的河北陈国清等四人抢劫致死案,10年后服刑犯人检举出真凶仍申诉无果;1995年,吉林退伍军人金哲宏杀人案;1990年,吉林刘忠林杀人案;2000年,江西乐平4名村民抢劫、强奸、碎尸案……无一不是申诉十余年、甚至20余年,反复被法院驳回。

同其它案件相比,聂树斌案更多了一道神秘色彩。是因多方报导称聂案涉及“中共按需杀人”黑幕,包括知名律师李庄在内的多名律师也在微博披露,聂树斌被枪毙多年,而他的器官可能还存活。

中共活摘器官早已经存在多年,但在江泽民1999年镇压法轮功后,透过强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等罪恶手段,制造庞大的“器官库”谋取巨利,使得中国的器官移植数量呈现爆炸式增长。

参与聂树斌冤案的一帮江派政法官员都参与了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只有中专学历的许永跃被曾庆红、江泽民看中并重用,执掌中共最高的特务机构国安部近十年,同时兼任中央处理法轮功问题领导小组(中央“610办”)副组长。许永跃在任期间,监控和打击法轮功成为国安部的第一要务。副部长马健是其重要帮凶。

前政法委书记张越也是靠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发迹,又紧紧依附周永康积极迫害法轮功捞取资本而上位,是手上沾满法轮功学员血迹的恶徒。2003年,张越升任公安部26局(即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公安部“610”办公室)局长。2007年,调到河北省任政法委书记、省公安厅厅长、党委书记、武警河北省总队第一政委等职。

大纪元评论员夏小强的文章认为,聂树斌案件的深层意义在于,聂树斌案件重启、再审困难重重,历时两年,因为幕后操纵者都是江派政法系统重要成员;因此,遭到江泽民集团的阻挠和抵抗,这与习近平当局对江泽民集团的反腐和打虎形势密切相关。如今,聂被宣判无罪,显示出阻挠聂案的背后势力落败,在习近平成为领导核心之后,江泽民集团大势已去。

文章称,习近平在2014年的中共四中全会上,提出的“依法治国”与此相关。从2014年到2015年,中国多地法院重审冤案和启动国家赔偿。这种举措,一方面为中国社会将逐步过渡到真正的法制社会在做出尝试,另一方面,也是为未来中国将会出现的更大规模的冤案重审和国家赔偿做出铺垫准备。

目前,随着聂案的艰难平反,曾经制造冤案的中共政法系官员的大量落马和调职,也为其它冤案带来一些机会。目前,仍在等待的一些备受关注的冤案中,承德陈国清四人22年冤案,2016年9月8日,陈国清等四人向最高法院提出申诉;吉林高院今年4月底终于开庭审理刘忠林杀人案,但至今未作出裁判;今年4月27日,江西高院决定再审西乐平程立和等4名村民抢劫、强奸、碎尸案。

习近平重提“依宪治国”“依宪执政”

12月4日,习近平在掌权后专门设立的“国家宪法日”第三度到来之际,再次作出指示强调“依宪治国”“依宪执政”。2012年及2014年,习近平曾多次提到“依法治国首先是依宪治国,依法执政关键是依宪执政”,但均遭到刘云山掌控的中宣系统封杀,因这触及到刘云山在内的江泽民集团的根本利益。

近日,网传明年中共各级政府机构的改革方案,其中包括取消地方的政法委。时政评论家李天笑对此表示,习近平多次强调依宪治国、依法治国,一上台就废除劳教制度,若明年真是取消地方政法委就等于是逐步在减弱党对司法干预的作用,这跟习近平想实行总统制的迹象相符。取消政法委后,法外机构“610”被取消的可能性就很大了。

前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秘书王友群认为,江泽民是制造聂树斌杀人冤案的罪魁祸首,呼吁立即抓捕江泽民,从源头上彻底铲除影响中国社会稳定的最大祸害。#

责任编辑:林锐

相关新闻
成报批张德江操控全国人大报复“习核心”
王岐山在官媒发表署名文章 再挺“习核心”
港媒批张德江释法挑衅“习核心” 愈释愈乱
中纪委发文挺习核心 “讲政治”提法引关注
最热视频
【西岸观察】美国还原孔子学院真面目
《珍言真语》答谢10万订阅特别报导
【珍言真语】港府打压传媒 卢俊宇:加速制裁
【一线采访视频版】前军报记者:黎智英被捕 港人创3奇迹
【十字路口】中共九大威胁 利用网红当外宣?
【罗厨寻味】咸鱼鸡粒茄子煲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