担心的事终于发生:大陆高房价开始驱赶人才

人气 10124

【大纪元2016年12月19日讯】在大陆,人们一直在谈论高房价会不会驱赶人才,这一令人担心的现象近来浮出水面。在深圳、厦门、合肥等一些房价上涨最疯狂的城市中,不少年轻人、技术骨干流露出想要逃离的念头。

“房价驱人”日益蔓延

近日,大陆网络上流传一篇贴文,勾勒出高房价驱赶人才的大致情况。文章说,那些房价上涨最疯狂的城市,如今面临着“人才出走”的挑战:深圳,腾讯内部论坛的一次调查显示,有近四分之三的人因高房价而动了逃离的念头;厦门,2016年的年轻人口流出率高达37.26%,房价和收入的失衡是重要原因;合肥,某个3D列印技术团队11人,今年有3名骨干因高房价而出走,公司伤筋动骨。

文章以深圳为例表示,这座“房价收入比”(房价与家庭年收入之比,数字越高代表房价越不合理)排名全球最高的城市,在“不要让华为跑了”的惊叫声中感到不安,对“房价驱人”最感头痛。

据北京大学社会调查研究中心和智联招聘联合发布的《2016中国年度最佳雇主年度总报告》显示,在大陆大学生理想的就业城市中,深圳仅位于第六,不仅被北上广甩在后面,也被非一线城市杭州和成都超越。

文章说,论人均收入,论人才需求,深圳皆跻身全国前三,在这些求职者最为看重的条件,深圳颇为优越,然而,一些年轻人正在用脚做出他们的选择。

不仅是深圳,这轮房价涨幅靠前的“四小龙”南京、厦门、合肥、苏州也不同程度出现了人才出走的情况。房价驱人日益蔓延。

驱动人才流动的两股力量

文章表示,根本上而言,决定人才流动的是两股力量,向内的拉力和往外的推力。深圳的拉力包括旺需求、高薪酬,足以让年轻人才前来投奔,但是,深圳的推力同样不可小觑,以高房价为核心的高生活成本,把里面的人赶走,把外面的观望者吓走。

百城价格指数显示,2016年11月深圳每平米的房屋均价是55,040元,一年前是41,139元,两年前是30,530元。也就是说,这座房价收入比全球最高的城市,过去一年房价涨幅33.8%,两年涨幅80%。令人望而生畏的房价增速,很容易让年轻人放弃在此地扎根的念头。

据《南方都市报》报导,去年11月,因不堪高生活成本的重负,媒体人小贺离开深圳前往杭州发展。在深圳福田租住40平方米的一室一厅需要4500元/月,而在杭州阿里西溪园区附近租住的89平米两室一厅只要2800元。房子大一倍,租金却几乎少一半,小贺从深圳迁往杭州的轨迹,实则是深圳高房价高房租驱赶人才的一个案例。

“楼市四小龙”亦频繁上演“房价驱人”

“房价驱人”事件不仅在深圳频繁上演,今年因增速超越北上广而被称为“楼市四小龙”的南京、苏州、厦门、合肥也面临“房价驱人”的苦恼。

厦门:厦门大学今年经济系毕业的40多名研究生中,仅有两三位留在了厦门。腾讯此前发布的QQ大数据2016全国年轻指数显示,厦门年轻人口净增加率为-19.17%。厦门大学经济学教授丁长发认为,产业结构短板和过高的房价,是造成厦门年轻人口流出的最主要原因之一。

南京:有记者在招聘会上了解到,很多毕业生更愿意回老家就业,不愿意留在南京,一对毕业生抱怨:“我们考虑过留在南京,找一家宠物医院就业,但是南京的房价实在太高了,我们俩要想在南京安个家,实在太困难了。”

“房价驱人”的中国特色

文章表示,“房价驱人”不仅中国有,在国外,伦敦、纽约、巴黎、首尔等地“房价驱人”事件也一直发生着,但中国却具有自己的特色。

一般来说,高房价是伴随城市产业升级的结果,底层劳动者包括部分蓝领会因生活成本过大而离开,但与此同时,高级劳动力会留下来,甚至会源源不断地涌进来。硅谷房价在美国排第一,但高精尖人才还是一个劲往硅谷去。

正如有研究论文所说的,房价上涨相当于设置了门槛,抑制了普通劳动力的流入,同时将城市内部难以承受高房价的劳动力排挤出去,但是未能阻碍技术人才向城市的流入,正是通过普通劳动力的流出与技术人才的流入,促进了城市劳动力供给结构的改善。

但这一论断目前没有在深圳出现。据深圳市相关部门透露,深圳引进人才的数量已经呈下降趋势,本科以上学历者,从2011年的59.76%降低到55%,呈小比例下降,尤其是硕士和博士占比下降更多一些。

此外,在智联招聘《2016中国年度最佳雇主年度总报告》上,深圳在本科生最愿意去工作的前十大城市中,排名第六;对博士生群体来说仅排在第十位,只有1.5%的博士把深圳作为求职首选。似乎学历越高,对高房价越心生畏惧。

正在中国发生的这波“房价驱人”,不仅“驱赶”了低端劳动力,也“驱赶”了以博士为代表的高级劳动力;不仅小商贩、流水线工人、酒店服务员在逃离,连华为、中兴、腾讯的高级研发人员也在往外腾挪;在合肥,对“房价驱人”最强烈的反应来自科技企业、高等院校。

有趣的“京沪诅咒”现象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今年北京、上海的房价也上升得比较快,两个城市房价收入比高居全球第五和第六,但据智联招聘《2016中国年度最佳雇主年度总报告》调查显示,无论是本科生还是博士生,仍将京沪作为求职首选地。与此对应,房价与京沪处于同一档次甚至更高的深圳,出现了人才逃离现象。文章将这个现象称为“京沪诅咒”。

一个“京沪诅咒”正在悄然生成:房价与京沪相当的城市,其人才将被京沪抽走。作为政治文化和经济金融中心,京沪是中国资源聚集度最高的城市,它们对人才的拉力,压住了高房价“驱赶人才”的推力。而京沪之外,若有城市的房价快速蹿升,甚至超过京沪,那么,高房价产生的负面推力极有可能会把高端人才推向京沪。

事实上,“京沪诅咒”在“楼市四小龙”身上也有所应验。

据媒体报导,在北京IT行业工作了近四年的刘文平本来准备回合肥买房置业,但经过此轮房价暴涨后,刘文平打消了主意。在一二线城市的选择上,刘文平的选择颇具代表性,他说,我宁愿在北京郊区买房,房价虽高,但是至少工资有保障;而在合肥不一样,房价高,工资水平却不及二分之一。

在厦门,过高的房价和单薄的产业和薪酬,也在促使人才投奔一线城市。

在“京沪诅咒”的影响下,深圳和“四小龙”正在经受挑战。#

责任编辑:刘晓真

相关新闻
谁绑架了大陆房地产市场?
调研报告:中国房地产拐点或到来
历次全球房地产大泡沫警示大陆房市风险
蔡慎坤:房地产泡沫为什么坚不可摧?
最热视频
【探索时分】美军隐形航母杀手AGM-158C
【首播】专访程晓农:经济全球化告别中国版(6)
【思想领袖】克拉奇:制止中共种族灭绝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