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透视】解散中宣部正当其时

夏小强

南周事件让中国报纸好坏立判。《新京报》因拒绝转载《环时》社评,遭到中宣部施压。《新京报》社长戴自更口头提出辞呈,赢得各界赞誉声援。(Guang Niu/Getty Images)

人气: 495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3月17日讯】今年的中共两会前后,发生了与中共中宣部相关的一系列敏感事件,以控制言论制造谎言而臭名昭著的中宣部成为了众矢之的。因此,解散中宣部,也成为中国社会和民众期待的下一个重大事件。

两会前,大陆商人任志强质疑中共“官媒必须姓党”事件引发中纪委与中宣部交锋。3月4日,新疆主管的“无界新闻网”突然转发一封要求习近平辞职的公开信,有关截图被海外网站转发。3月8日,消息人士称,习近平亲自叫停了对任志强文革式的“大批判运动”。3月10日,官媒新华社员工周方发表致中共全国人大、最高法、最高检及中纪委的公开信,认为“围攻任志强”事件是网管部门滥用公权力,是类似“文革式大批判”的违法行为。

从任志强事件、网络上出现颂习红歌《东方又红》迅速被删,到中共央视任由习近平夫人彭丽媛的假消息被炒作、新疆“无界新闻网”发表攻击习近平的文章,再到财新网刊出政协委员谈任志强事件稿件被删、党媒新华社“两会”报导中出现“中国最后领导人”字样,凸显习近平当局和江派常委刘云山主管的宣传系统正激烈角力。

中宣部恶名昭著

中宣部的前身,是在共产国际直接指导帮助下模仿苏共中央宣传鼓动部,而在1921年中共“一大”后成立的“中央宣传局”,1924年5月正式成立中央宣传部,后在文革期间取消。1977年10月,中共恢复中宣部。中宣部的办事机构为一室五局:办公室、理论局、宣教局、文化艺术局、新闻局、出版局。进行宣传工作的工具包括宣传员网、报纸、刊物、出版、戏剧、电影、美术、音乐、广播、学校等。

英文里的“宣传”(propaganda)一词,和洗脑、欺骗联系在一起,是个不折不扣的贬义词。只有在法西斯和共产党的词典里,“宣传”一词才具有正面的意义。寻遍古往今来的政治体系,也只有在法西斯和共产党政权体系当中,才有“宣传部”的一席之地。

“改革开放”以后的中共,出于维护自己国际形象的需要,把宣传部的英文名称改为“公共信息部”(Publicity Department),但其性质没有丝毫改变。中共政权的存在依靠暴力和谎言,谎言主要体现在对宣传媒体的严控、对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的全力打压,中共通过控制的媒体喉舌制造谎言对民众洗脑,最终控制民众的思想。这一切主要通过中宣部来完成。作为中共中央直属机构的中宣部,是中共对中国媒体和全民精神控制的专门机构。

几十年来,中共始终把完全控制意识形态领域作为其党生死攸关的头等大事。中共通过中宣部掌控全中国的舆论导向,贯彻传达“党”的意志,通过国家宣传机器,对民众进行反复洗脑宣传,把全民思想统一到中共中央的意图上来。中国的两千多家报纸、近万种期刊、上千家广播电台和电视台,以及上百万个网站,均由中宣部和各级宣传部负责管理。

为加强对传媒的控制,中宣部设新闻阅评协调小组,监控中央和地方主要传媒的动向,并定期向上报告。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宣传部或新闻局聘用大批“新闻审读员”,专门负责监控传媒文章、音像制品等的“政治问题”。

众所周知,中宣部并没有自己的意志。它以中共中央的意志为意志,以中共的集团生存为目标,以共产党的利益为根本利益。中宣部的工作,说来简单,那就是一面封杀真实,一面制造虚假以取代真实。

中宣部同时不遗余力地制造出另一种“真实”,通过给百姓虚幻的满足感和安全感来维护其党的稳定。铺天盖地的党文化造假宣传,把民众和中国的真正现实几乎全面隔绝开来。

中宣部阻碍中国与世界接轨

在全球一体化的今天,世界已经成为一个相互依存和相互影响的整体。特别是中国如今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和中国经济的持续稳定发展,对世界起着越来越大的作用和影响。支撑世界共同发展的基本条件,是自由民主制度下的自由经济。中国要维持良性发展,要与世界接轨,要融入世界自由经济市场,需要这样的基本条件,特别是自由经济市场所必需的信息自由流通,至关重要。

中国社会要融入世界,需要更加自由和透明的信息环境,而中共体制下中宣部对媒体言论的控制和垄断,已经成为中国正常发展的严重障碍。

世界进入互联网高速发展阶段之后,互联网已经成为超越广播、电视、报纸这些传统媒体的最重要信息平台,互联网通过信息的自由传播和分享把全世界连接为一个更加密切的整体,全世界每个国家本应该都在其中。中宣部却在竭尽全力封杀自由信息。

中国互联网的高速发展,对中宣部的新闻审查制度和严控舆论的现状也形成了有力的挑战,特别是微博和微信平台的出现,社会上发生的一些中共不愿意让民众知道的突发事件,网民往往通过微博或微信在第一时间发布出来,这样就造成中共对新闻管制的失控。

互联网的高速发展和全球一体化的趋势,使得中共的信息封锁越来越困难,同时中共也低估了中国民众渴望了解自由信息的意志、勇气和智力。因此,在中国民众的眼中,中宣部显得越来越愚蠢、力不从心和罪恶滔天。

中宣部在搞乱中国

今年2月中旬,习近平分别视察了中共三大官媒,并要求这些媒体忠诚。此举被认为是习从刘云山掌控的中宣部夺权。随后,中纪委巡视组进驻中宣部进行巡视。

中共文宣系统长期被江泽民集团把持。中共“十八大”后,负责文宣系统的中共常委刘云山是江派对抗习近平阵营的前台人物。刘云山一直对习近平当局的政策进行抵制、封杀,并多次挑衅习近平讲话,如删除习近平讲话稿中的关键字句,封杀和曲解习近平的言论,不断制造事端,并打造习近平的“左派”形象等等,已经严重阻碍习近平的正常执政。

2013年2月初爆发的《南周》事件,被指是刘云山一手操纵,由广东宣传部删除《南周》新年献词中的“宪政梦”,令习近平难堪、舆论哗然。不久后传出习近平在常委会议上斥责了刘云山。

2014年9月5日,习近平在中共人大60周年大会上再提“依宪治国”和“依宪执政”,但被刘云山下令从中官媒报导中过滤掉。

2014年8月5日,大陆媒体纷纷转载了前一天《长白山日报》刊发的习近平反腐言论“个人生死毁誉无所谓”,但遭到全面查删。

2014年7月29日,周永康被立案审查当天,中共官媒人民网发表文章《打掉“大老虎”周永康,不是反腐句号》称,直指周永康的后台老板江泽民,但文章发表几个小时后被删除。

三年来,刘云山已经成为中共党内与习近平又一分庭抗礼的权贵势力的核心。此前被外界称为“第二权力中央”的周永康掌控的政法系统,在习近平上任后的反腐“打虎”下被摧毁后,刘云山掌控的中宣部正在取而代之,成为对抗习近平当局的大本营。这主要是因为刘云山身跨中共三大权力系统。

刘云山不仅控制了中共的中宣部“笔杆子”,权力还跨中共“刀把子”——刘云山和中共前国安部长、公安部长、最高检察院检察长贾春旺是亲家,此“政治联姻”使得刘云山在政法界拥有广泛人脉。刘云山身为政治局常委,担任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负责党务、组织,拥有很大权力。

江派刘云山掌控的中宣部,正在阻碍着习近平的正常执政。习近平曾经说“民心是最大的政治”,习近平也多次要求宣传部门要讲真话、讲实情,要实事求是地对待现实、对待历史。然而,刘云山和中宣部的所作所为,正在让习近平的这些话成为“笑话”,让习近平失去民心。中宣部已经成为中国社会的一颗毒瘤,正在搞乱中国。

解散中宣部正当其时

如今,中国时局正在发生着前所未有的变化,中国社会也正处在一个关键的历史时刻。中共高层正在进行激烈政治博弈,中共政权统治造成与民间社会的巨大撕裂,使得中国大部分阶层的民众,无法与中共形成共识。中共统治所依靠的经济发展也走到了尽头,经济困难重重。

中国社会正在多种合力的作用下动荡前行,中国民众不安、不满、恐惧、焦虑、愤怒和抗争的情绪,表现在不断发生的社会群体和个体事件中,同时也在中国的网络和媒体上不断发酵。

中宣部不仅成为习近平当局执政的障碍,在中共体制内外,都遭到质疑和指责。前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夏业良曾在博客上发出公开信,指责主管意识形态的中宣部部长刘云山“不学无术”,控制所有人文社科科学方面的研究课题指南和研究经费,并指责中共中央中宣部“控制国民思想和阻碍学术自由”;大陆维权人士胡佳,在2012年7日曾投书《华盛顿邮报》呼吁解散中宣部和政法委这两个“透过谎言、威吓与暴力支挡专制的机构”。中国维权律师高智晟,指控中宣部杀伐文明、戕害道德、扼杀人的基本尊严及人固有的言论自由、思想自由的权利;前中共陕西省委副秘书长林牧也曾指控以刘云山为首的中宣传部作恶多端。这其实也是大部分中国民众内心的呼声。

如今,习近平与江泽民集团残余势力在多个领域展开激烈博弈,其中在宣传领域表现明显。江派常委刘云山作为江泽民集团利益的代言人,掌控中共宣传系统,如今打着维护中共体制的旗号,对抗习近平。在中共体制内,掌控舆论话语权是政治博弈中取得主动的关键。习近平在四中全会后利用“依法治国”对江泽民集团展开全面清理,需要舆论宣传、网络和民意支持环境,刘云山和中宣部正在成为最大的阻碍。

中国社会也到了一个必须“解散中宣部”的关键历史时刻。

如今的刘云山和中宣部已经成为江泽民集团对抗习近平的主力军。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则是,包括刘云山在内的江泽民集团的重要成员,都是因为积极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而起家和上位,刘云山也不例外。中共高层习近平与江泽民集团展开的激烈政治博弈,其核心也是围绕法轮功问题而展开。

刘云山因为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而被“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出多次追查通告。通告称,刘云山1993年至2002年任中共宣传部副部长,2002年10月至2012年11月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刘云山积极主导并配合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政策,导致成千上万大陆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大量法轮功学员被以活体摘取器官的方式屠杀。刘云山利用其掌控的宣传机器,用谎言诋毁法轮功,在大陆以至国际社会上煽动对法轮功的仇恨,加剧了迫害。

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造成的一系列恶果,如今正在中国社会发酵。法治是维持社会经济发展的基本条件,在不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前提下,中国不可能实现法治,中国社会的经济和一切,都不可能正常运作。

习近平当局如果立刻解散中宣部,重新打造适合中国与世界接轨所需要的信息流通和舆论环境,不仅可以缓解社会的经济和舆论危机、顺从民意、凝聚民心,还可以为公开抓捕江泽民创造需要的舆论环境和条件。

立刻解散中宣部,正当其时,这是中国迎来充满曙光大变局的开始。#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6-03-17 9:1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