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记2002年轰动世界的长春插播事件

【纪实】用生命换来的50分钟(下)

作者:李缘修

这是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只是我们往往在很久以后才知道他们的存在。(网路图片)

人气: 970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3月07日讯】这是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只是我们往往在很久以后才知道他们的存在。 ——编者按

英雄折翼不回头

当梁振兴离开了插播小组,回到家,疲惫不堪的他没有来得及重新回归他熟悉的家庭生活,过问一下他即将高考的女儿的学业,就接到一个电话,将他叫去办公室。在那里,他被早已等候在此的“610”警察带走。直到他生命的终结,他没有离开过牢狱。

毛坯公寓里,插播小组的伙伴们知道了梁振兴被逮捕的消息。日常的技术培训每天还在有序进行,周润君照常地做好了饭菜,同修们围坐在一起,看似饮啖如常,实则每个人都是食不知味的。

如果选择离开,至少,他们此时是安全的,转移走满地的电线纵横的插播设备,这间空荡荡的公寓里什么都没有。他们来得及去家里看看,来得及脱身远走。

不过,没有人说起这话题,没有人提议结束行动,他们心情沉重地在暮色里分头离开,第二天又如常出现,一个人都不曾少。饭点的时候,周润君照常提着一兜菜进来,生火做饭。油锅热了,水烧开了,日常的动静具备着某种安抚人心的温情。

听说3月6日,本地的法院会开庭审讯一群坚持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之后,周润君提议,为了震慑邪恶,让世人明白真相,可以将原定的插播时间提前,在3月5号晚实施。刘成军看看大伙儿,一致点头同意周大姐的意见,于是,按照原定的插播地点和路线,将同伴分成三组。长春市两组,距离长春市数十公里的松原市一组。

他们选定了《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是自焚还是骗局》和纪录片《伪火》这部2001年刚刚获得哥伦比亚艺术节大奖的作品,将中央电视台播出的假新闻画面里的自焚现场一一破解,逐一揭示其自编自导自演的真相。

任务布置好之后,刘成军特意去了一趟老家,将自己的儿子刘默涵接了出来,带到他在长春的住处。据同住一室的同修回忆,孩子因为见到久别的父亲,格外开心,唱歌、耍宝,逗得大家哈哈大笑。直到很晚,小男孩才肯安身睡去。深夜,刘成军摩挲着儿子,不能成眠。

真相洪传破铁幕

3月5日,暮色早早地笼罩大地。周润君为大家做好了最后一顿晚饭,大伙儿带着工具出门了。周润君送到门口,微笑道:“都安心去吧。一会儿我就把剩下的灶具碗筷什么的都收拾了。这房子就空了。”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一群人走到街头路灯下,彼此对视一眼,便各自走开。

雷明和张闻负责靠近长春电视台的一条线路,刘伟明和孙长军负责另一条线路。刘成军和其他几人,则远赴松原。插播启动时间则统一为当日晚上7点,三地同步进行。

50分钟的真相,把中共当局动用全部造谣机器构建的铁幕冲破了一个洞。(Fotolia)
50分钟的真相,把中共当局动用全部造谣机器构建的铁幕冲破了一个洞。(Fotolia)

插播成功了!当天晚上7点多,真相电视节目出现在千家万户的电视屏幕上,几十万的长春市和松原市民收看了真相节目。当刘成军从松原市的市区街头打出租车离开,看见迎面的车道上,呼啸而来的警车正在扑向信号置换的插播点。他没有返回住处,而是一个人走上街头,他迫不及待地,想要从冰天雪地万家灯火之中探知到人们对于真相的态度。

插播后的翌日清晨,刘成军回来了。见到生死与共的同伴们,他情不自禁地掉下了眼泪,一再说“谢谢你们!谢谢你们!”。他告诉大家,在清晨上班高峰期的公交车上,很多人都在谈论“天安门自焚”真相,谈论前一晚有线电视台播出的《是自焚还是骗局》和纪录片《伪火》。老百姓都明白了所谓的“天安门法轮功自焚”是怎么回事。

50分钟的真相,把中共当局动用全部造谣机器构建的铁幕冲破了一个洞。一屋人都笑了,眼里含着泪。

血溅长春恶浪翻

长春插播的消息立刻传到了江泽民的耳朵里。他当即勒令在北京参加“两会”的吉林省委书记王云坤赶回长春,限期破案。公安部头领罗干、刘京,也赶到长春亲自督战。而插播不到一个小时之后,长春当地的军队、警察与政府官员就已经全城出动,开始对法轮功学员武力抓捕。

承担长春市内插播主干线的雷明当场被捕。插播成功后,他和张闻沿着街道离开时,被围追的警察堵截,为了保护张闻,飞毛腿雷明让张闻躲进一条僻静的支巷,他则在警察们的视线中,沿着街道往前飞跑。这一次,他没能走脱,被从四面八方扑来的警车、雪亮的车灯追踪,被荷枪实弹全副武装的警察们抓住。

雷明被押到长春市公安局,闻讯赶来的各路党媒将话筒和摄影机对准他,然而,他没有说任何话。他明白,无论他说什么,他的话都有可能被改头换面,成为中共攻击法轮功的把柄。

在被抓捕后四天四夜的酷刑审讯里,雷明经历的毒打、电击、高温铁器烙在身上的重度烫伤,令监狱里最见多识广的犯人都为之瞠目结舌,为之心惊胆寒——他们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可以被打成这样:全身上下被电击,表层皮肤已经黑焦,而全身的经脉和骨节,已然被打到筋断骨折。被收监的雷明七窍流血地躺在地板上,全身浸泡在鲜血中,五官扭曲,七窍流血,耳目失聪。而唯一的生命迹象是偶尔转动的眼珠。

3月10日晚,插播团队中的刘海波被抓,家中5,000元现金和身上的钱物当场被抢走,警察当着他妻子和两岁儿子的面,打断了他的脚踝,将无法行走的他当场野蛮拖走。而凌晨1点多,刘海波命丧公安局,年仅34岁。

根据一位现居澳洲的霍姓警察披露,他目睹了整场对刘海波的酷刑审讯,并由此胆寒,从此离开了中共的体制。据他回忆,两名警察将一个高压电棍从其肛门插入体内,电击内脏。刘海波因此猝死。

这是长春插播事件之中,被中共警方迫害致死的第一人。

受火攻刘成军被捕

2002年3月23日,刘成军被中共警方抓捕。他曾经用手机给参与插播的一个朋友打了电话,彼时那位朋友已经身陷囹圄,电话被警方控制,接通后无人接听的状态,让刘成军警觉地将自己手上的电话关机。

然而,第二天,刘成军的表弟擅自将这个电话开机,打了一通电话。这使得被监控的手机被雷达锁定了地点——警察赶到了刘成军藏身的乡下姨妈家。警察没有搜出刘成军,便抓住刘的姨妈夫妇和表弟,一顿酷烈的殴打和威吓拷问之后,表弟负痛不过,对警察抬抬手,指向家门外高高的柴草堆。

于是,警察点燃了由上百个玉米草垛堆起来的像粮仓一样庞大的柴草堆。火光冲天,浓烟弥漫向方圆数里的村落,引来诸多村人前来围观。最后,浑身被烧伤的刘成军出现在火光里,呛入肺腑的浓烟和高度的灼伤已经使他没有了防卫能力,警察们一拥而上围住刘成军,给他戴上手铐脚铐,这时其中一个警察端起枪,对着刘成军的双腿,开了两枪。他们将双腿被打断的刘成军反铐在警车后座,带回了长春市。

2003年岁末,在吉林中日友好医院,刘成军的家人见到了临终前的刘成军,只见他耳朵、口鼻都在流血,腿上的脉管像被割开。淌满地板的都是刘成军体内流出的鲜血。

他的姐姐刘琳哭着对他说:“弟弟,我一定会把你救出去。你放心吧!”

刘成军摇摇头:“啥也别执著了。”

他用微弱的声音,对着围在床前的父母、姐姐,还有看管他的犯人看护,背诵了一首李洪志大师的诗:“大觉不畏苦,意志金刚铸。生死无执著,坦荡正法路。”

2003年12月26日,刘成军含冤辞世。时年32岁。

遭酷刑雷明离世

2005年,性命垂危的雷明被狱方允许保外就医。回到父母身边的雷明,已然形销骨立,面目全非,双腿肌肉萎缩,失去了行走能力,肺部萎缩到仅剩下正常肺部大小的十分之一,维持着这个仅存一副骨架和一口气的衰竭躯体。

虽是如此,当地的公安和“610”办公室、街道居委会依然轮番上阵,一趟一趟地上门骚扰。为了不让年迈的父母天天受惊吓,雷明不得不离开家,出外漂泊。

2006年8月,漂泊中的雷鸣在出租屋中去世,年仅30岁。

梁振兴撒手人寰

长春插播的最早发起人——梁振兴被非法判刑十九年,被辗转关押在吉林监狱、长春铁北监狱、四平石岭监狱、公主岭监狱。根据一位现已出狱的名叫张洪伟的长春大法弟子回忆,为了让他在恐惧中早日转化,警察特意将他安排在梁振兴的隔壁监室,可听到每一次梁振兴被毒打的惨叫。一次,警察恶毒地把梁振兴的四肢固定在床上,胸口裸露,打开窗,让东北的寒风直吹他的胸口,这样冻了一个小时之后,一名包夹梁振兴的犯人还在梁振兴的胸口上狠狠踩上一脚,梁振兴立刻从嘴里喷出血来⋯⋯

2010年5月1日,梁振兴死于公主岭监狱,死因是狱方给绝食之中的梁振兴野蛮灌食,将食管错插入肺器官。

后记

根据现有的统计, 参与长春插播事件的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四至二十年,至少八人被虐致死。 八条鲜活的生命, 十五个人的青春,为长春几十万的电视观众换取了50分钟的真相。

人们将永远记得,在2002年的3月5日,有一群法轮功学员将真相信息传入了长春有线电视网。一道道光束,承载着历史的真相,穿破了中共用谎言浇筑的高墙。

这是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只是我们往往在很久以后才知道他们的存在。

2007年9月5日,在澳洲纽省的议会大厦里,亚太人权基金会举办了2007年度人权奖的颁奖典礼,授予为打破暴政新闻封锁的刘成军“丹心汗青奖”。 ◇#

责任编辑:田宇

评论
2016-03-07 6:2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